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童敬远工作忙,时常飞外地,要么就在公司加班到深夜,抽不出时间来教训童淮,只在当晚又打了个电话来。
      童淮委屈了一天,小脾气上来,摁着免提把手机放桌上,边吃着陈阿姨做的夜宵,边拿起PSP,对他爸说什么不理不睬。
      
      童敬远隐约听到游戏机的声音,知道他肯定没听自己说话,想了想,问起具体情况。
      童淮喝了碗冰镇绿豆百合汤,心情稍稍回复,纡尊降贵拿起手机:“他说我英语作弊。”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补充,“当着一大群人,没有证据。”
      
      自家孩子会不会作弊,童敬远心里清楚,而且童淮的英语还行,也没必要作弊。
      “是挺委屈,”童敬远皱了皱眉,心下也不舒服了,“然后你就骂老师了?”
      童淮磨蹭了会儿,他没有把话往心里憋的习惯,声音低下去:“他说‘你妈没教过你要诚信吗’。”
      
      童淮三岁就没了妈,好歹上了一年学,班里的老师都听说过。
      
      那边童敬远沉默了下,声线跟儿子一样冷下来,嗯了声:“骂得对。”
      有人支持,童淮立刻翘起了尾巴。
      童敬远之前忙工作,学校打电话过来也没说清楚怎么回事,介于这小祖宗一贯的脾气,他还真先入为主以为是童淮的错,此时诚心给儿子道了歉,随即说:“不过时机场合不对。”
      “我骂人呢还得翻黄历选个黄道吉日?”
      
      “……”童敬远被噎了下,失笑,“行,不挑日子。”
      还是个孩子呢,孩子就该在有些时候由着心性肆无忌惮点,毕竟长大后就不能再那样了。
      
      不过这也就是父子间的私话,出去了对着外人肯定不能这么说。
      童敬远好好安慰了儿子,旋即话锋一转:“崽崽,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童淮刚还心情灿烂,听到这句,手一抖,直接挂了电话。
      童敬远不吃这套,电话被挂了就发微信:记着啊,上个月答应爸爸的,这学期进步不了两百名,暑假就得去柴叔叔那儿打工,体验下民间疾苦。
      -老爹:还有十几天期末考,崽,爸爸看好你[/微笑]
      
      童淮假装没看到,嘀咕着我断网了,把手机一揣,向准备离开的陈阿姨打了声招呼,上楼洗澡。
      洗完澡,童淮先玩了会儿游戏,又看了部电影,最后愁眉苦脸地看了十分钟书,睡意给书上的公式催生出来。
      他昏昏欲睡,一头倒床上就睡着了。
      
      这晚童淮反复在做一个梦,梦到陈梧弹着他的成绩单,冲他冷笑,童敬远和薛庭站在一起,拍拍薛庭的肩,朝他挥手:
      再见了,当年抱错了,这才是我家崽。
      
      我日。
      童淮吓得从床上滚下来,脑袋嘭地磕床头柜脚上,痛得嗷了声,捂着脑袋瞬间清醒。
      
      他揉着脑袋,盯了会儿天花板,拿起手机就给童敬远发消息:爸。
      童敬远早起来了,收到消息,惊喜又诧异地问他怎么起这么早。
      
      童淮怀着沉重的心情,打字:你能答应我件事吗?
      -老爹:进步两百名,没得改。
      
      -不卷很直:你回来后咱先去做个亲子鉴定吧。
      -老爹:……
      
      闹钟还没响,现在才六点,高一早自习是七点,童淮一般要在床上赖到六点四十,慢吞吞地吃完早饭,再打车去学校,踩着点到教室。
      他给噩梦吓得没睡意了,换好衣服下楼,陈阿姨正在做早饭,闻声诧异地探出头:“小淮,今天怎么这么早?”
      童淮从冰箱里拿出牛奶:“……为了我爸。”
      
      难得起了个早,吃完饭童淮出去坐公交。
      他四岁时被爷爷奶奶接去养到十一岁,捧在手心里宝贝,惯得跟个什么似的。童敬远将他接回来几年,才后知后觉儿子出了点问题,不动声色地和他较着劲,改他各种娇生惯养的恶习,比如因为家里有司机而赖床。
      童淮才不在意,童敬远不给他安排司机,他就打车。
      今儿有兴致,坐公交。
      
      刚醒来时精神了一阵,一上车又有了点困意。童淮坐在最后一排,蜷着两条长腿,打了个哈欠,闭眼昏昏欲睡。
      坐公交的话,半个小时才能到学校,他的眼皮泛了会儿涩,听到某个熟悉的站名时才睁开眼,一睁眼就见旁边坐着个人。
      
      薛庭。
      
      薛庭也闭着眼,耳朵里塞着耳机,白色的耳机线隐隐约约被校服遮着。
      清晨的阳光还不强烈,浅浅斜入车窗,时暗时明,男生呼吸和缓,侧脸在这光影里不断变换着,在阴阳交界里刻画出明显的轮廓线条。
      
      童淮一看到他,后脑的包好像又开始隐隐作痛,不太乐意:“你怎么坐这儿?”
      薛庭依旧闭着眼,似乎没听到。
      童淮戳了戳他的手臂:“哎,你挪个地。”
      
      被碰到了,薛庭才拧了拧眉,触电似的将手臂别开,不太耐烦地睁眼,指了指前面。
      坐公交上学的学生多,早没空座了。
      
      他一抬手,童淮就注意到他校服袖口有点蹭脏,一大早天也挺热,他袖子没拉上去,露出的一截手腕上隐隐有血痕。
      怎么回事?
      
      童淮愣了下,转头就蛮不讲理地嘟囔:“反正就是不准你坐这儿。”
      边说还忍不住往他手上瞅。
      “……”薛庭挑了挑眉,收回那只手,张口道,“董淮……”
      
      什么?
      童淮一脑门官司,眼睛瞪得溜圆:“打住!”
      
      昨天只叫对姓,今天只叫对名。
      这位新来的大学霸到底是脑子有问题,还是看不起他故意的???
      
      不对,能考年级第一,脑子应该没问题。
      因为听说他作弊还骂老师?
      
      童淮一大早就开始生闷气,剜了眼薛庭,心里琢磨要怎么教训他。
      学校里传他认识“社会哥”,校霸也要绕道走其实半真半假。
      
      校霸是他发小,前一阵打赌输给他,见了他得叫爸爸,可不绕道走吗。
      童淮升上高中就励志当个校霸,可惜又懒得打架,上学期末翘课去网吧,认识了几个“混道上的”,还拉了个微信群,经常发红包联络感情,几个人都叫他一声童哥。
      
      童哥瞅了眼将耳塞塞回去,闭上眼继续假寐的薛某,摸出手机偷偷打开微信,在群里发起提问。
      
      -不卷很直:你们一般怎么教训得罪自己的人?
      
      等了五分钟,没回应。
      
      童淮无聊地转了转手机,发了个三个两百的红包。
      下一秒,红包被领完,群里其他人冒出泡。
      
      -鸡哥:!哪个不长眼的敢惹我们童哥?
      -虾米米:刚起床,童哥今天起这么早啊
      -蛊惑仔:拽进小巷子,给他点颜色看看
      
      童淮打了个问号:什么颜色?
      
      -鸡哥:……
      -虾米米:……
      -蛊惑仔:……
      
      灵魂提问。
      
      什么颜色……这还真没想过,简直是收保护费打架斗殴生涯里的一大知识盲区。
      鸡哥纠结了会儿,满脑门黑线地回复:管他什么颜色,打一顿,给他打得妈都不认识了就知道尊敬您了。
      
      童淮又偷偷瞥了眼薛庭。
      大概是嫌童淮太打扰,他侧过了身,支着手肘撑着下颔,从童淮的角度去看,只能看到对方优越的侧面线条起伏,还有双眸闭合时安静的长长睫毛。
      身上还沾着点书卷气,瞧着就不经打。
      
      他咂了咂舌,指尖点点屏幕,发过去一句“算了”,公交车正好到站。
      
      到教室时其实不早了,六点五十,大部分座位上已经坐了人。
      薛庭和童淮一前一后进教室,收割了两波惊呼。
      
      给薛庭的:“妈耶今天什么日子,薛哥您这么晚才到?”
      给童淮的:“太阳打西边出来啦,童淮你竟然来这么早?”
      
      童淮:“……”
      就你们有嘴会叭叭,少说一句能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