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嫁入豪门 ...

  •   
      一个住在老旧小区家里条件很是普通的傻子,怎么会和周时祁这种顶流大明星认识的?而且周时祁的口气听起来好像还很熟稔一样,汪序真心下飞快的琢磨着,抿唇不语——他有点怕多说多错,还不如就这么当做什么都没听懂的样子。
      
      周时祁眯眼看了看他:“你怎么不说话?”
      
      他又怀疑自己刚刚觉得‘汪序真没小时候那么木讷’的想法是错了的,这家伙,分明还是这么一副不爱理人的自闭模样。
      
      而且他现在脸上覆着一层画皮似的故意扮丑的‘面具’,表情都看不分明,周时祁顿时便觉得有些无趣。刚刚帮他解围是因为两家之前有牵绊,虽然汪序真不记得他,但这事儿于他的身份来说是义不容辞。现在解了围,自然就没有什么继续交谈的必要了。
      
      片场的休息室都不大,狭窄的窗户射进来几丝光线打在靠着墙的周时祁身上,他半靠着,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大约是顾忌有人在,周时祁微长的头发挡着的眼睛里情绪复杂,瞧着汪序真淡淡的说:“走吧。”
      
      这男生年纪虽小,但身上散发的气质却有一种致命的危险感,像是一团蓝色焰火,看着清清冷冷,一旦靠近却会被那危险的火苗卷烧殆尽,连渣都不剩。
      
      即便汪序真以前在片场混了多年,也很少见到这样类型的男人。唔,怪不得他会红,汪序真心中又默默感慨了一句,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摸上身后的门把手。
      
      “时祁。”然而不待他打开门出去,外面就有一个人没敲门就推开了,门板正正好好的抵在汪序真背上,撞的他一个踉跄不由自主的往前扑——正巧被前面的周时祁接个正着。
      
      “樊哥。”周时祁一双狭长冷淡的凤眼看向门口有些惊诧的樊越,不悦道:“下次敲门。”
      
      “好好好,是我冒失了。”樊越自知冒失,干脆的认错,看着周时祁放开怀里的人有些纳闷的问:“真真怎么在这儿?”
      
      他既然问了,周时祁就三言两语的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末尾微微冷笑了一声:“樊哥,这片场得管管了。”
      
      吴九这样的人是在哪儿都不待见的,心思整天都放在占小便宜上也就算了,还敢公然欺负智力有缺陷的人,利用人家让自己轻松,这行为可以说是猫狗都嫌弃了。片场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是樊越这个制片人管理负责,吴九欺负人还正好被周时祁撞见,樊越脸上都感觉有点骚的慌。
      
      “呵呵,好。”这是这话题是他自己挑起来的,樊越也不能说什么,拍了拍汪序真的肩膀安慰他:“刚才叫你搬盒饭那哥,以后说什么都不用听明白么?”
      
      汪序真点了点头,心中多少有点欲哭无泪——其实,他想挣钱啊!
      
      樊越说完这一句,就跟周时祁说起了他刚刚着急忙慌过来的正事儿:“明天正式开机,就得找营销号放路透图开始造势了,刚吴编跟我说了,这部电影里有三个角色都能跟你这个角色炒一下cp,你觉得炒男女的还是男男的比较好?”
      
      在娱乐圈混惯了的人说话都直白,什么网上粉丝拼命粉饰太平的‘拒绝路透’‘别吸我们哥哥血炒cp’之类的,都是资本眼中的营销方式罢了,圈内的人说起来也一点不避讳,基本都是负责人跟演员这边事先通过气的。
      
      汪序真以前在剧组没接触过中心圈的人,但这些事情基本也都知道,并不意外。只是在听到樊越问‘男女还是男男的比较好’时,还是忍不住有点想笑。
      
      他不愧是穿到同姓可婚的耽改剧本里了,真是有够开放。现实生活中哪敢这么公开炒男男cp,那些流量小生都是即舍不得炒cp带来的流量又像抬着架子,一个个皆是扭扭捏捏欲盖拟彰的表演着何为‘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呢。
      
      许是樊越想到他是个傻子,基本上把他当空气,说起这些私密事情也没让他回避了。
      
      “跟我说什么。”周时祁坐在沙发上,一双长腿大刀金马的横着,指间夹着的烟被樊越眼巴巴的凑过来点上。烟雾缭绕中,周时祁的眼中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他淡淡的说:“找陈舟去。”
      
      樊越听了,脸上立时有几分苦涩——他哪能不知道这种事情其实都得跟经纪人说,但问题是......陈舟不同意剧组里的其他演员和周时祁炒cp的这件事啊。经纪人不同意,也根本不点头让剧组营销,樊越不得已才来周时祁这边看看有没有门路,谁知道也被一个干脆的软钉子堵了回去。
      
      “呃,时祁,你也知道现在的潮流就是这样。”樊越无奈的叹了口气:“配合,是种双赢啊。”
      
      “双赢?赢在让别人跟我捆绑吸血么?”周时祁咬着烟笑了下,眼睛里却没什么情绪:“去找陈舟问。”
      
      这态度显然是跟经纪人一条心,都打算不配合剧组的营销CP了,但经纪人的力度哪能压过艺人,甚至这有可能就是周时祁嘱咐下去的,樊越想到这一点,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心头也多了一股火气在蔓延。
      
      “时祁,我知道这部戏里的演员咖位跟你比起来是碰瓷了。”樊越跟他算是能说的上话的了,想来想去也不藏着掖着,直接了当的说:“但你总得给剧组一点营销的空间,这年头不炒作哪儿来的话题度?”
      
      周时祁靠着软绵绵的沙发背上,眉眼懒散,沉默不语。
      
      “这剧组就没有一个你能看上眼的?”樊越抓狂,开始胡言乱语:“就随便挑一个炒一炒,热度起来了就迅速解绑。”
      
      一个制作人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是已经很卑微了。周时祁虽然一向出了名的狂妄,但若是陈舟现在在旁边,也会拉拉他让他给个台阶下,只不过......
      
      “随便挑一个?”周时祁瞧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问:“你说的?”
      
      见他有松口的迹象,樊越眼睛一亮,灵活的脑子里迅速了略过一遍演员表,然后忙不迭的点头:“嗯!”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周时祁抬了抬长长的眼睫,修长的手指竟然指了下旁边呆呆坐着的汪序真,面不改色的道:“那就他吧。”
      
      汪序真低着头听热闹也被无端端的cue到,他吓了一跳,放在膝盖上袖长莹润的五指不自觉的蜷缩了一下。
      
      “......什么?”樊越压根就没把汪序真当成剧组的一员,听了这话都愣了,半晌后就觉得周时祁是在玩他,他勉强保持着不失礼貌的微笑:“时祁,你没搞错吧?”
      
      “没有啊,他不是剧组的一员?”
      
      樊越真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他刚刚脑子里略过一遍这个青春电影的演员,想想都是有名有姓的小年轻,绝对符合炒作条件。但却偏偏忘了汪序真这么个人物,让周时祁抓到了漏洞。
      
      “你怎么能跟一个傻子炒作?”虽然都怪他自己刚才不够严谨,但樊越气的半死,忍不住口不择言:“时祁,你别故意气我了。”
      
      “樊哥,注意言行。”娱乐圈中可谓是嘴最损的顶流大人,一双凤眼居高临下的瞄着樊越,近乎是讥诮的提醒了一句,然后侧头看了眼低头玩自己手指的汪序真。
      
      ——他还是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乖巧的低着头,一派麻木的模样就像小时候的那个自闭症少年。周时祁忍不住皱了皱眉,内心轻轻的嘲了一下自己,分明是个什么都听不懂的傻子,他刚刚竟然觉得他听到了那样的话会不开心。
      
      汪序真怎么可能会有感觉呢?周时祁没注意到他忍不住微微翘了下的嘴角,转头看着满脸尴尬的樊越,有些不耐烦了:“不行就算了。”
      
      “别别别。”樊越也自知刚才激愤之下说的太过了,尴尬的脸都有些红,连忙忍气吞声的说:“他也行,行的。”
      
      周时祁就算跟一个傻子炒,对于他们剧组来说也比没人可营销强。更何况汪序真虽然傻,但起码有个颜值在呢,再说他之前叫人安排的热搜现在在网上已经掀起了不少的波澜,这部剧关注度高,现在吃瓜群众都知道有个傻子进剧组了。
      
      到时候这个傻子再跟周时祁炒cp......倒也不失为一种另类的话题度。
      
      樊越自己安慰着自己,强笑道:“那怎么个方案?”
      
      “需要方案么?”周时祁挑眉看了眼汪序真无所事事的模样,轻扯嘴角:“他也不会配合。”
      
      樊越:“......”
      
      “随便拍几张路透照就得了。”这年头,粉丝尤其是西皮粉,都很擅长自己脑补的。而且樊越未必真的要商量什么所谓方案,他来,只是要自己的一个态度而已。周时祁心里跟明镜似的,却懒得和他虚与委蛇,不耐烦的挥了下手:“走吧。”
      
      樊越今天烦他好半天了,现在有好不容易得到他松口,自然不好意思在耽搁下去。周时祁脾气不好扒不出来后台在整个圈子里都是出了名的,樊越不敢惹,谄媚的笑了笑就扯着汪序真走了。
      
      临到门口的时候,汪序真忽然回头对着周时祁笑了下:“谢谢哥哥。”
      
      这其实蛮幼稚的小子人还算不错,刚刚还维护了自己,顺着他的意思叫声‘哥哥’自己也不吃亏,反正他都叫了好多人了。然后再周时祁微微顿了一下的眼神中,汪序真顺着樊越扯着自己的力道就离开了。
      
      一出门,樊越连忙问:“你刚才怎么管周时祁叫哥哥?”
      
      他现在也知道了汪序真虽然傻,迟钝,但基本沟通还是能做到的,自己是说让他管剧组其他人叫哥就行,但当时没有周时祁啊......这傻蛋居然敢管周时祁叫哥!?
      
      汪序真眨了眨眼,实话实说:“他让我叫的。”
      
      樊越一瞬间有点迷惑——汪序真的信息档案录入剧组里也是公布了的,今年二十六,比起二十二的周时祁要大了四岁,结果他让汪序真管他叫哥哥?傻子不会说谎打趣,难不成周时祁有充大这个癖好么?
      
      不过一想到周时祁牛气冲天的模样,樊越又打了个冷战,觉得并不意外。他只希望周时祁不要心血来潮让自己管他也叫哥哥就行,要不然自己腆着一张老脸......也得叫。
      
      这就是娱乐圈里最为真实不过的富贵能淫,威武能屈的现象。
      
      “行了。”樊越神色复杂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卸妆去,然后送你回家。”
      
      他本来之前都计划好了把汪序真饰演的呆呆戏份都集中在两天拍完,反正总共也没几场,然后把钱给了就不用再让汪序真来了。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中间又出了这么个岔子,之前的计划倒是又得重新推翻了——毕竟得让他呆在剧组配合炒作嘛。
      
      只是让一个智力不足的家伙呆在剧组,是不是还得找个人看着他呢?
      
      把汪序真送回家的一路上樊越都在琢磨着,然后等他下车的时候,樊越还不忘叮嘱了一句:“明天还是早上那个时间在这儿等着知道么?”
      
      汪序真乖巧的一点头,樊越才开车走了。
      
      寂静的小区门口只剩下自己,汪序真才轻轻的舒了口气——装傻也是个力气活,他都快累死了。今天有好几个瞬间,他几乎都快忍不住想恢复正常人的状态了,一开始觉得好玩现在却逐渐的焦躁,但汪序真到底还是不大敢轻举妄动。
      
      他没忘了自己现在是穿到了一本书里,虽然没什么戏份但毕竟是男主角的哥哥,万一他突然恢复正常智力了,那会不会改变剧情的走向呢?
      
      但是要是不恢复正常,难不成他还能一直伪装成一个傻子不成?汪序真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拖着‘沉重’的步伐开始爬楼,等快爬到自家楼层的时候,隔着几阶楼梯汪序真就听到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他抬眼一看,好家伙,家里门都没关,难不成来人了?
      
      汪序真快走几步,爬上楼一进门,就听到一阵洪亮的笑声——
      
      “哈哈哈这酒可好,你小子别给老子糟蹋了!”
      
      这洪亮的嗓门,野蛮的声音,汪序真几乎是立刻就有点感兴趣。他挑了下眉快走两步,在客厅一拐角的桌子上就看到一个年纪大概六十多,两鬓斑白剑眉虎目眼神锃亮锃亮的老人家,正举着酒杯哈哈大笑着。桌上其他的汪家三口,对他可以说是毕恭毕敬。
      
      “咦,序真回来了啊。”正当汪序真琢磨着这位老人家是谁的时候,他已经敏锐的听到动静抬头,看着拐角处的汪序真热情的挥了挥手:“快过来过来。”
      
      汪序真只好走了过去。
      
      还好这时候旁边的汪序濯盯着酒杯不满的皱了皱鼻子:“爷爷,这酒太呛了我不喝。”
      
      哦,原来是爷爷,刚才还想着称呼的汪序真坐了下来后就叫了声:“爷爷。”
      
      “你这小子,好好喝别糟蹋了!”老爷子瞪了汪序濯一眼:“这酒贵着呢!”
      
      “贵?”汪序濯哼了一声,毫不留情的开嘲讽:“爷爷你什么时候买过贵东西啊。”
      
      “阿濯!”汪治国瞪了汪序濯一眼,斥责道:“怎么跟爷爷说话呢?”
      
      “哈哈哈哈哈别说他,老子就喜欢这小子直来直去的性子,对我胃口。”汪老爷子年轻时从军,性格豪放直爽,一点也不介意汪序濯的冒犯,反而十分欣赏,挤眉弄眼道:“你爷爷没钱买,但这是人送的啊,你周爷爷送的。”
      
      听到‘周爷爷’这个关键字的时候,汪序真敏锐的感觉到全家人的视线都一顿,然后缓缓的集中在自己身上——
      
      汪序真:“......?”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都看他?
      
      “爸你和周老爷还有联系呢?”刚刚没参与谈话的陈穗凤闻言眼前一亮,可也就是亮了一瞬,然后扫了汪序真一眼又变蔫了,微微叹了口气:“哎,都怪这傻子太不争气。”
      
      汪老爷子皱了皱眉,瞪她一眼:“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就是遗憾吗。”陈穗凤喝了口酒,等了汪序真一眼怒道:“要不是这他脑子有问题,现在周家飞黄腾达了,咱们不也能借上光了么?”
      
      什么?汪序真拿着筷子的手一顿,目光流露出几丝惊愕。
      
      “要不是他不争气,变傻了。”陈穗凤不依不饶地说着,语气中是掩盖不住的遗憾:“他不就嫁入豪门了么!”

  • 作者有话要说:  真真:不,本铁血直男不想
    明白书名的含义了吧233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