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未婚夫 ...

  •   
      “各位各位,让开让开。”
      
      汪序真正琢磨着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侧头看过去是一行扛着设备看起来就像导演制作组的人,估摸着是上午一直未露面的导演来了。
      
      众人依言纷纷让开给这一行人让开路,眼巴巴的看着他们走到前面的拍摄地架起灯光和各种摄影架——这场拍的是群戏,不少群众演员都已经就位了,刚刚还拥挤的地界儿还空荡荡的,正巧露出墙上挂着的不少沙袋。
      
      剧组里有的时候也会要求演员进行锻炼,保持体脂和肌肉,所以基本的运动器材都有,看着那个沙袋,汪序真眯了眯眼。
      
      如果既想不暴露自己不是傻子的事实,又想被人关注到行云流水的花式武替实力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抛弃自己的羞耻之心和脸皮,趁着导演他们这些管事儿的都在的时候露一手了。
      
      他知道导演其实选人都很任性,不像编剧制作方和选角公司那般前顾后怕,他们要考虑知名度红火度等等一切外界原因。但是导演选角一般都是看感觉,感觉来了就认准了一人是常事,标准的随心随性。
      
      于是在半个小时第一个片段cut后,大家都在休息闲聊的时候,汪序真趁着导演向这边看过来的一刹那,果断抬脚踢向对面吊着的拳击沙袋,他极尽炫技,线条修长漂亮的身形在空中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式的华丽侧翻——
      
      然后完美落地。
      
      汪序真遏制住还想摆个彬彬有礼的姿势的冲动,抬眼看向导演——结果导演的身影早就被周围的群演挡住了!艹!
      
      汪序真愣愣的抬头,看向周围好几个比他还愣的吃瓜群众,众人都一脸惊讶,交头接耳,自认为小声的交谈着——
      
      “这傻子干啥呢?”
      
      “不知道啊?抽风了?”
      
      汪序真:“......”
      
      算了,他绝望了,一群不懂审美的人。请问他刚刚那个极为标准的回旋侧踢,哪里跟‘抽风’能沾上一星半点的关系了?
      
      汪序真郁闷的又回到角落里缩着去了,结果过了一会儿,他幻想中的导演没来找他,自己的一个回旋侧踢反倒是引来了另一个人——
      
      “小伙。”一个胸前挂着工作牌,瘦的跟猴子一样的男人凑了过来,兴致勃勃的看着汪序真问:“你有兴趣干个兼职么?搬盒饭的缺一个。”
      
      好家伙,两个受伤的职位武替没捞到,搬盒饭的来找他了。汪序真一愣,转念之间简直有点哭笑不得,但面上不好露出端倪,只好呆呆的看着他。
      
      旁边有知情者好心的提醒了一句瘦猴:“这人是傻子。”
      
      “啊??”瘦猴纳闷的挠了挠头,也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他刚刚看到汪序真动作挺利落的,估计力气也不小。
      
      在剧组能找到一个没事干的闲人很是不容易,瘦猴眼珠子转了转,看着汪序真眼睛呆滞不像正常人的模样,干脆的从裤兜里拿出一百块钱忽悠道:“傻子,钱要不要啊?”
      
      嘿,这还有意外收获呢?汪序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伸出细白的手就想抓。
      
      “等会儿,我还没说完呢。”瘦猴扣扣嗖嗖的把一百块钱缩了回去,循循善诱:“想要钱,得跟着哥哥干活,一天搬三趟盒饭行不行?”
      
      汪序真又点头:“你给我红票吗?”
      
      红票?瘦猴看了眼手里的钱,果断道:“搬三趟盒饭给你。”
      
      汪序真笑了:“好啊。”
      
      虽然说一天搬三趟盒饭给一百块钱有点埋汰人了,但是他现在可真太需要钱了,搬个一周不就能买一个破手机了?反正他现在力气大的很,不用白不用呗。
      
      相当看的开的汪序真果断就跟着笑的见牙不见眼的瘦猴去搬剧组晚上吃的盒饭了,其实活不难,不过就是从卡车上一箱箱的把盒饭运到剧组的推车上而已,距离也不过十几米,有力气就行。汪序真觉得一百块钱挣的还是挺轻松,第二天早上到剧组化完妆,就又跟着瘦猴去进行搬运了。
      
      只是汪序真没想到,他在挣钱的路上居然还能遇到拦路虎,而且这位拦路虎还是相当出人意料。
      
      在一群助理和经纪人的簇拥下带着墨镜,穿着一身黑西装活像要去饰演黑客帝国的周时祁正巧路过卡车,见到这幕就忍不住皱起了眉,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干脆的走了过去——
      
      “汪序真。”猛然听到一声呼唤,正在搬箱子的汪序真一回头就看到周时祁那张酷炫狂霸拽的脸,手臂差点一哆嗦——随之是真情实感的有些懵逼。
      
      周时祁......干啥要管他的闲事儿啊?
      
      汪序真莫名其妙的看着周时祁沉声问:“谁让你干这个的?”
      
      汪序真:“......”
      
      “时祁?”陈舟昨天不在,自然不认识汪序真这个小人物,他有些纳闷的轻声问:“怎么了?”
      
      这个时候刚运了一批盒饭的瘦猴也跑了回来,见此场景当场愣住——他怎么也没想到周时祁真人会近距离出现在他面前,一双眼睛瞪的活似铜铃,半晌后才磕磕巴巴的说:“周......周......”
      
      汪序真简直有点替他丢人。
      
      “别周了。”周时祁无情的打断他,面无表情的指了指卡车上的盒饭箱子问瘦猴:“你叫他搬的?”
      
      “啊?”瘦猴一愣,看了眼汪序真只会低头绞弄衣角的傻样子,忍不住辩解着:“呃,我是雇他来搬盒饭的......”
      
      周时祁:“多少钱?”
      
      瘦猴几分钟前之前打死都想不到周时祁会站在他面前更他讨论这小学鸡一样的问题,整个人都木了,呆呆的问什么回答什么:“一、一百。”
      
      一百?周时祁听到这个数字冷冷的嗤笑一声,浓密的长睫下锐利的凤眸看过去,锋芒毕露:“我给你三百,你给我搬九趟。”
      
      瘦猴:“......”
      
      陈舟这时候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忍不住瞪了瘦猴一眼:“吴九,你他妈的给这儿欺负人呢是不是?搬盒饭的不是一天二百么?!”
      
      瘦猴大名吴九,已经在剧组里干了不少年了,连陈舟都能叫得出名字。只可惜现在一个打杂的,蝇营狗苟惯了也上不了什么台面,吴九见到汪序真是傻子,就自动自发的给他减了一半的利润,寻思傻子总不会到处说。
      
      谁成想这么倒霉,居然被大人物撞到了——
      
      吴九也是人精,伸缩自如的就鞠躬弯腰的连连道歉:“这个,真不好意思,我这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他真是个大傻逼,刚才说给二百不就得了?
      
      “你自己搬吧。”周时祁瞄他一眼,一把抓着汪序真的手腕把他扯了过来,在周围所有人的一脸懵逼之下把浑身僵硬直挺挺的汪序真抓了进去,从了无人烟的后台一路带到了自己在剧组的休息室。
      
      汪序真十分惶恐,脑中反复思索着自己是不是无意中得罪这位当红炸子鸡了,脸上自动自发的摆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喂。”周时祁皱了皱眉,像是很纠结似的慢吞吞问了句:“你真不记得我了?”
      
      “......”汪序真有些纳闷,难道他应该记得他么?樊越不都告诉他们了自己现在智商迟钝,跟不上正常人的节奏,为什么周时祁的表情很是不开心的样子?
      
      汪序真犹豫半晌,怯怯的说着:“昨天见过。”
      
      “话说你虽然傻,但也应该记得帅哥吧?”
      
      尤其是他这种可以说是过目不忘的帅哥!相当自恋的周时祁仗着汪序真是个傻子,在他面前毫不避讳的自夸着,完全没留意到汪序真那张‘面具’背后微微抽动的额角。
      
      周时祁只是看着眼前的脸,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儿——他记得汪序真就是因为小时候他们是邻居,那个时候邻里之间还没那么生疏,都有来有往的互相走动。从懂事开始,周时祁就经常听周围的人说起,隔壁汪家有个傻子儿子。
      
      他特别小的时候,还不懂‘傻子’的真正含义,但真的见到汪序真本人的时候,才真正的察觉出来他和别的孩子的不一样。小区的儿童乐园里,所以孩子都跑着闹着,唯有从小就万分精致的汪序真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瓷娃娃,木讷呆滞极了,就算坐在秋千上,白净的手指也只会抓着旁边的吊绳,一动不动。
      
      周时祁觉得好玩,还上前逗过他几次,结果这个孩子气的举动回家却挨了老爷子结结实实的一顿收拾——
      
      “你知道他是谁么?就敢欺负!”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怒气冲冲的看着年纪尚小的周时祁:“要不是真真脑子烧坏了,你们两个长大就得结婚在一起你知不知道?!”
      
      ......什么?不到十岁的周时祁是第一次听到‘结婚’这两个字能和自己扯上关联,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傻子!他为什么要跟一个傻子结婚?
      
      “时祁,这事儿是你还没出生的时候,爷爷和汪序真爷爷是战友,指腹为婚的。”周母辛茹给懵逼的周时祁解释了一下,语气中也有着一丝遗憾:“可谁知道后来真真烧傻了,这事儿也就不作数了。”
      
      在后来,周家飞黄腾达搬离了那个小区,两家人渐渐也就不往来了。
      
      只是在周时祁十二岁搬走之前,有了这么个‘未婚夫’的名头让他怎么看都看汪序真别扭,一直到离开都没再跟他说过话。但他知道汪序真虽然比他大了四岁,但那年纪却真的是虚长的,每每回应都是迟钝木讷,像个孩子。
      
      他也就成了小区里的名人,过于好看的一个傻子。
      
      周时祁没想到多年之后,他竟然还能看到自己儿时的傻子‘未婚夫’,但好像......汪序真没小时候那么木讷了?周时祁也不知道这感觉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是汪序真这幅全然不记得他了的样子让他有些来气,就算智力只有五岁,也该记下来他这个大帅比未婚夫才对啊!
      
      “什么昨天?”周时祁哼了一声,看着汪序真大言不惭的说道:“以前还管我叫哥哥呢,现在怎么不叫了?”
      
      其实周时祁这纯属吹牛逼,他以前也就是闲的无聊的时候去跟汪序真说过几次话,压根不记得他有没有回应过,更妄论哥哥了。
      
      只是现在的汪序真却完全不记得这一切,他一愣,第一次觉得脑筋有些转不过来轴——wtf?这傻子以前和周时祁认识?

  •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未婚夫的羞耻之路正式开始2333,背景是耽改剧本,所以设定是同姓可婚的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