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做夫子》麻辣笋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10 10:10: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吃不起肉包子 ...

  •   楚辞和那个猎户又聊了几句,突然又从山上下来几个人。
      
      “楚秀才,秦小哥,你们两个认识啊?”
      
      说话的这人是楚辞他们村的村长,他笑呵呵地看着地上这头大野猪,还用脚踢了踢。
      
      “不认识,方才野猪被赶下山时突然朝我奔来,是这位秦小哥救了我。”
      
      “哎呀,是我的疏忽。”村长一拍脑门,“今天我们请了秦小哥和村里的老猎户一起上山剿野猪,忘了和你说今天最好不要从这路出村了。”
      
      楚辞明白村子是看在他秀才的身份才这样说的,要是其他村民早噼里啪啦开骂了。
      
      “不关您的事,是我自己没往心里去。不过现在野猪被打死了,出村应该没有关系吧。”
      
      “这……怕就怕还有其他的野猪,现在虽然已经打了四头了,万一……”村长还是有些犹豫。
      
      “我陪楚秀才走一趟吧。”一旁的秦钊突然开口说道。“刚才是我把野猪赶下山惊扰了楚秀才,就当赔罪,我且护他一程。村里的野猪大的打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小的,没我也没关系了。”
      
      “这个好,那楚秀才,你就让秦小哥陪你去一趟吧。”村长怕村里唯一的秀才出点什么事。
      
      楚辞想了想,也行,有一个猎户在身边还是挺有安全感的,于是就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朝前走去,“不知秦小哥可否告知名讳?”
      
      “嘿嘿,不敢当,我大名叫秦钊。楚秀才你呢?。”
      
      “哦,我叫楚辞。你是哪儿人?”
      
      “曲坛村人,就在你们村往外走大概四五里再转弯的地方,从山上走倒是近。”
      
      “哦,原来是哪里,听人说是个好地方。”
      
      “哪比得上你们这里啊,你们长溪村人才是周围十里八乡最让人羡慕的村子呢。”
      
      “哦?我怎么没听说过?”楚辞赶紧去翻记忆,发现他们村子还像没出什么好东西吧。
      
      “就是因为你啊!只要是袁山县的人都知道,长溪村出了个十四岁的秀才,若不是风水好,祖坟冒青烟,哪能有这样的事啊。”
      
      楚辞恍然大悟之际,还有些微微羞涩。想当年他考上北大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一副就该这样的表情,还让他失落了好几天呢。
      
      楚辞觉得这秦钊很会聊天,他今天跟他说的话比前十几天在家说过的还要多。逮着这个机会,楚辞把之前原主的知识盲点都旁敲侧击问了一遍,还没整理出来的,自然留到以后了。
      
      说着说着,镇上就到了。
      
      平安镇三个大字出现在城墙上,楚辞读的是古汉语,认识点繁体字根本不值得炫耀。
      
      平安镇的城门比县城要小一些,城门两边各站着一个手持长矛的衙役。楚辞看着这老城墙的样式,心里觉得,要是他爸妈能来研究,估计高兴得不得了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黯然,果然还是放不下啊。也是,他们家感情虽然淡漠了一点,但始终是一家人。
      
      楚辞叹了口气,真希望他能和古代的楚辞交换一下身体,这样他父母也不用承受丧子之痛了。
      
      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了,当下最重要的,是怎么照顾好那一家人。既然用了别人的壳子,即使非他所愿,也应该承担起责任来才是。
      
      秦钊不知道楚辞在想些什么,只看他满脸唏嘘,便以为他是想起了被人诬告的事情,便扯了他一把,引开他的注意力,说道:“楚秀才,到了,咱们进去吧。”
      
      老百姓们排着队入城,衙役们只是打量他们一眼便放行了。
      
      原本入城是要交一文钱进城费的,但是去年新来的县令一来就取消了这个钱。这一举动在当时还惹得下面的差官们很是不快。但是进城的人多了后,商家赚的也就多了,县太爷抽出了半成商税分给袁山县衙上上下下的人,一下子就堵住了他们的嘴,也让自己在这袁山县站稳了脚跟。
      
      他们平安镇自然也是不需要的。
      
      平安镇下辖有四五个大村,还有十几个小村子,每日人来人往的,倒也算繁华。当然,和县城肯定是不能比较的。
      
      进了镇子,楚辞兴致勃勃地欣赏起周围的建筑和摆设。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即使书画中再写实,也不如自己亲眼所见来的震撼啊。这一刻,楚辞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已经脱离了现代人的身份,变成一个古人了。
      
      现在是秋天,正是万物成熟之际,来赶集的农人背上背的几乎都是自家产出的粮食或是山上摘的果子。
      
      “楚秀才,我就送你到这吧,那边还要过去一下。对了,你回来的时候应该就可以从大路走了。”
      
      “多谢秦钊兄弟。”
      
      “嗨,谢什么,一件小事。”秦钊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走了。
      
      古代人真纯朴啊!楚辞心里很感动,现代人都精成什么样子了,就算一个小学生都有可能黑化。
      
      他摇了摇头,心里感叹了一句世风日下就继续往前了。
      
      周围的铺子都已经开门,每家铺子前面都挂着一面大大的布幡,上面写着店铺名和主营业务。
      
      在经过一个包子摊时,楚辞闻到了诱人的香味,猪肉和葱做成的大包子上锅那么一蒸,足以让楚辞这个许久未沾荤腥的人口水流下三千尺了。
      
      他摸了摸身上袋子,里面除了他嫂子给的二钱银子,还有二十几个铜板。
      
      “老板,你这个包子多少钱一个?”
      
      “客官,咱们这个包子三文钱两个,个大皮薄,咬一口满嘴的油,吃着可美了,您来几个?”
      
      这包子铺的老板见他一身长衫,觉得他大概是挺有钱的,故而非常热情。
      
      楚辞又摸了摸身上的袋子,然后说道:“近日吃油腻的东西吃伤了,肉包子油多,那就算了。”
      
      说完,他转身欲走,心里流下了两行泪,一朝穿越竟然连一个肉包子都不舍得买了,这生活品质下降的也太快了吧?
      
      “诶诶,客官别走啊,您要是嫌肉包子油腻,我们这还有野菜包子,吃了刮油,也是喷香的,一文钱两个!”
      
      “给我来两个尝尝味道。”楚辞迅速转身,掏出了一文钱。
      
      包子铺老板接过钱,给他用竹镊夹了两个包子在油纸里。
      
      楚辞谢过之后便走了,这包子铺老板看着他的背影,心下琢磨,“到底是穷还是有钱呢?”
      
      楚辞找了个无人的巷子大快朵颐,身为今世的秀才前世的高中老师,楚辞还是保留着那份知识分子的尊严。他们一般不当街吃东西,除非实在太饿了。
      
      两个包子下肚,楚辞顿觉人生已经圆满了。其实食材好不好无所谓啊,重要的是这人的手艺。
      
      上辈子的高中附近多少早点摊,每家吃起来都是香精佐料的味道,哪有这个野菜包子来的原滋原味纯天然无污染。
      
      他掏出帕子擦了擦嘴巴,又细心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昂首阔步往外走,风度翩翩的样子,惹得街上偶尔路过的女性都为之侧目。
      
      楚辞看过很多点文,有一阵流行过草根男主,他也学会了很多发家致富的方法。眼下他有学问又有身份,最好是去参加点什么比试之类的得点奖金先贴补生活。
      
      可是走了一大圈,基本上把镇上的店铺都看遍了,楚辞根本就没有找到一个文人墨客的集中地,当然也找不到施展才华的地方了。
      
      失策了,忘记这是一个小镇了,镇上哪有那么高级的配置。事实上,他们县城也没有这样的地方。
      
      从楚辞身上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教育水平其实还没那么发达,秀才不多,举人更是几年都不出一个,哪来那么多文人骚客有闲情逸致搞什么聚会,比试。
      
      就这样回去好像有些丢脸。楚辞兴冲冲地出来,为的是改善大家的生活,而不是转了一圈又往回走。
      
      他在街上转来转去的样子落入了一个人的眼中。
      
      “嗨,小兄弟,过来一下。”
      
      楚辞听见别人好像在叫他,于是慢慢走了过去,“不知这位老丈找小可何事?”
      
      叫他的是一个穿着儒衫的老人,看上去应该五六十岁了,他面前支着一个台子,上书“代写书信”四个大字。
      
      “我看你走来走去的,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唉,小生为家计所迫,想要谋份差使养家糊口,见笑了。”
      
      “听你说话的样子像个读书人,可会写字?”
      
      “会。”
      
      “那行,我这个摊子你先帮着看一看怎么样?刚才拙荆突然有事找我,我每日都在这里摆摊,今日一走,这摊子无人看着怕耽误了别人的事。你只需要给我二十文纸笔费,今日摊子上赚的钱你就全部取走,黄昏时分会有人来收摊。”
      
      楚辞忖度片刻,然后答应了。
      
      他从袋子里掏出二十文递给了这个老人,“还未请教老先生尊姓大名。”
      
      “不敢当,老夫姓陈名旭,大家都叫我陈伯。”
      
      “陈伯好,小生楚辞有礼了。”
      
      “楚辞?你就是那个以十四稚龄考上秀才的长溪村楚辞?”
      
      “正是小可,惭愧惭愧。”楚辞有些不好意思了,一个秀才公活的这么落魄。
      
      “你若是惭愧,老夫岂不是无地自容?我知天命之年方才考上秀才,后生可畏啊,对了,说起来我们还是同年呢。”陈伯呵呵笑着,看上去很是自豪。
      
      楚辞对陈伯的印象瞬间变得很好,一个豁达没有酸腐之气的秀才公绝对是值得结交的对象。
      
      只可惜他有事在身,不然的话多交流几句也是好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喜欢的收藏一下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