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做夫子》麻辣笋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09 07:57: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我们是一家人 ...

  •   又过了七八天,村里的黄大夫给楚辞把过脉后,终于宣布他的药汤可以停了,大家为此都松了一口气。
      
      虽说这里面没有什么名贵药材,但是每天几十文的药钱还是少不了的。家里的钱为了楚辞考科举已经花用的差不多了,就等他今年鱼跃龙门后能够给家里带来一些进项。
      
      但是谁都没料到又出了这事,为了把楚辞带回来治病,他们把家里的田地全部卖了,才换回来他一条命。
      
      上次抢收的玉米,是他们能从田地获得的最后一样东西。
      
      黄大夫看在楚辞是个秀才的份上,这些天的药都是赊给他们的,但是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把账清了。
      
      趁黄大夫在外面和楚广说话,楚大娘进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一个布袋。她把布袋再三摩挲了几下,才递给了黄大夫。
      
      “老嫂子,这……”
      
      “拿去吧,我知道这些药你已经算我们最便宜了,现在小二已经好了,我们也没什么可谢的。”
      
      黄大夫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话,叹了声气便走了。
      
      楚辞十分好奇布袋子里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无奈的样子。
      
      他悄悄地把楚远拉到房间里,“小远,奶奶的那个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呀?”
      
      楚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奶奶晚上经常会把它拿出来玩,她说这是爷爷送给她的。”
      
      楚辞一听便明白了,估计是楚辞他爹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吧,她才会这么舍不得。
      
      楚辞心里做了个决定,他现在感觉身体已经好了,是时候为这个家里做点什么了。
      
      楚辞出生于一个书香世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文化人。他的爷爷奶奶是古文字研究所的,爸爸妈妈则是考古学家,一年到头也不在家里几天。
      
      也许是因为文化知识高了,他们秉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做法,一家人聚在一起时也都是交流一些学术知识。
      
      楚辞毕业于B大文学系,不继续深造却选择去做一个高中语文老师,在他们看来是很不理智的行为,但是他们尊重他的选择。
      
      楚辞更加挫败,其实他倒宁愿家人能对他破口大骂,而不是维系着这种冷淡的亲情。
      
      他不知道接到他的死亡通知时他的家人会有什么反应,但他知道,这种苦痛不会打败他们,他们会马上收拾心情,继续投入到自己的研究中去。
      
      在这里的几天,他体会到了那种寻常家庭的幸福,虽然穷,但是每天都会坐在一起说上几句温暖人心的话,暖融融的关切尽在其中。
      
      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接受了原主的记忆还是怎么样,反正他现在已经能够很好的接纳这一家人了。
      
      “娘,明天我想去镇上一趟。”
      
      “镇上?”楚大娘看了他一眼,“是了,你的纸和墨条都快用完了。我去问你大哥借点钱。”
      
      “不用了娘,我不是为了买那个去的。”楚辞连忙拦住她,家里没钱他是知道的,再去大哥那里要,估计只能要来嫂子的嫁妆了。
      
      他的嫂子是个沉默寡言的女人,不太爱说话,但是干活很麻利,心地也很善良。
      
      楚大娘沉默了一会,“唉,娘对不住你们。”
      
      “娘,是我对不住您和大哥,这段日子让你们操心了,以后我也会和你们一起扛起这个家的。”楚辞说道。
      
      楚大娘抹起了眼泪,总觉得这孩子在生死场上走了一遭之后变得懂事了一些。
      
      屋子外面的楚广也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他刚听他娘说要找他拿钱的时候是很为难的,因为他身上也没钱。秀娘那里确实有,但一个汉子不能养活家人还要拿媳妇的嫁妆钱贴补弟弟,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但他弟弟的一番话也让他心酸,长兄如父,爹死的早,他这个长兄又没用……
      
      第二天一早,楚辞吃了早饭,就和家人告别,临出门时,他的嫂子叫住了他,“小叔,你等等。”
      
      “大嫂,怎么了?有东西要我带去集市上卖吗?”楚辞发现他嫂子闲暇时会绣一些小玩意,以为是想让他带去集市上卖了。
      
      “不是,”他嫂子抹了抹手,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小角银子,黑黑黄黄的,约莫二钱的样子。“这些你拿去买东西吧,读书人纸和墨是缺不得的。”
      
      楚辞定定地看着他嫂子,半晌才接过银子,在手心里握的紧紧的,搁的手心生痛。楚辞朝她弯腰行了一个礼,“兄嫂之恩,辞铭记于心。”
      
      沈秀娘看上去十分慌乱,她连忙把楚辞叫了起来,“可不敢这样,咱们是一家人。”
      
      楚辞笑了笑,“嗯,一家人。嫂子我走了。”
      
      沈秀娘目送楚辞的背影越走越远,她也觉得,这小叔子好像一下子长大了。
      
      楚辞走在路上,一路上都有村民和他打招呼。都是一个村的,谁不知道楚辞从小就聪明,压根就犯不着作弊。但就是运道比较差,看来他们老百姓,还是老老实实种田比较好啊……
      
      出了村子,有一段山路,两边都是山,不太高,倒也算不得危险。山上的一些树正在落叶,给这段山路铺了厚厚一层黄金地毯,看上去十分漂亮。
      
      楚辞想,要是在现代有这么一条路的话,那些小女生绝对会拿着手机拍个不停,人人的朋友圈里都能发个九宫格了。可是在古代,这却是十分常见的景色,匆匆赶路的行人根本就不会低头看这路一眼。
      
      眼下的他,还有点闲情逸致,但若是找不到一个活计来解决家里的困境,估计他以后也没有办法停下来欣赏这些东西了。
      
      楚辞正走着,突然从山上冲下来一只黑乎乎的动物,嘴边还长着长长的獠牙,没命似的往楚辞这边拱。
      
      楚辞一下子吓懵逼了,他一个文弱书生,当年的军训时的军体拳都没练熟,要打野猪这也太难为他了吧?
      
      幸好他腿还没吓软,知道往旁边躲闪一下,不然这野猪就真的撞到他了。
      
      但是这一避却让野猪发现了他,把头一掉转,又朝着楚辞奔去。
      
      吾命休矣!楚辞再无办法,因为不忍直视自己的死状,所以他把眼睛闭上了。
      
      突然,一些温热的液体飙到了他的脸上,楚辞瞬间黑了脸,不是吧,拱死就拱死吧,还撒点尿是什么意思?
      
      楚辞一抹脸睁开了眼睛,却发现那头长相丑陋的野猪倒在地上,脖子处有一条很长的刀口,鲜血汩汩地往外流着。
      
      一个猎户打扮的,身上还裹着兽皮的年轻男子提着一把大刀站在野猪旁边,好奇地看着楚辞。
      
      “多谢义士相救。”楚辞连忙行了一礼,要不是这人,他今天就要把命赔在这了。
      
      “哈哈哈,你就是楚秀才吧?我说你们读书人就是多礼,谢什么谢啊,这头猪是我赶下来的。”这猎户是个开朗性子,当下就咧开嘴哈哈大笑。
      
      “你怎么能把猪往路上赶呢?万一来的不是我这种壮年男子,而是一些老老小小怎么办呢?”楚辞很愤怒。
      
      “呃,你们村长没和你们说吗?今天不是叫我们来杀野猪,这条路好像不让过。”猎户挠挠头,看上去有些无措。
      
      “……”楚辞心里叹了一口气,怪不得刚刚其他人都往旁边小路走,他还奇怪大家为什么喜欢泥泞小路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那对不住了兄弟,不过野猪我杀了,你也没受伤,咱们这事就算扯平了。”
      
      楚辞看看他,这人大概是个豪爽不拘小节的,当下也点点头表示没关系。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请各位留下一个收藏再走吧,球球你们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