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风之子03 ...

  •   “你好,这位同学,根据调查,你和前两天金融中心的谋杀案有些联系,请和我们走一趟。”
      为首的警长话语冷硬,眼眸如同鹰隼一般锐利,紧紧盯着宗衍的脸庞,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两天前,金融中心,这都指向了同一个地点和同一个事件。
      宗衍自己觉得自己已经足够隐蔽了,就是没想到第一次出手,就被逮到了,属实有些小尴尬。
      
      虽然有一些不同于普通人的能力,但宗衍平日里自认为还算十分低调的那一类。这次要不是因为星之精这种反人类的玩意儿出现,宗衍是绝对不会做出在暴雨里飞行这种一看就会暴露自己身份的举动的。
      
      他和那具无辜被星之精吸干的尸体没有任何关系,反倒是匡扶正义,行善积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星之精斩于风下,为民除害,还为此错过了考试。
      非要说起来,宗衍本身都还是被无辜陷害的呢。
      
      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
      
      “好。”
      他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相当配合警方的动作。
      
      虽然看上去十分镇静,但是宗衍内心也没谱的很。
      他就一个穷学生,平时三点一线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家庭虽然不太完整,从小跟着奶奶一起长大,和其他人唯一的不同就是拥有超能力。
      
      但是天地可鉴日月良心,宗衍从来没有用自己的超能力干过任何一件坏事。
      要是干了坏事,他也不至于穷成现在这样。
      
      “带走。”
      见宗衍配合,警长的神色也松了些许。他一挥手,后方的警察们纷纷围拢过来,呈十字形状围在宗衍四周,一个个神色戒备,好像如果宗衍在中间有什么异动,这些人就会立马掏/枪或者直接来一个锁喉。
      
      这整件事情都透着一股诡异。
      
      宗衍的脑袋乱糟糟的。
      他现在还没想通自己到底是怎么暴露的,明明他一路上都注意了摄像头,在电梯里更是用电磁脉冲把摄像头给屏蔽了,真没理由被抓个正着。
      
      而且这个严密程度就很蹊跷,对付一个学生还用得上这么大的阵仗?一般来说未成年学生有嫌疑,不都是应该保护学生隐私为重嘛?
      
      宗衍甚至有一个十分可怕的猜测。
      ——除非他们早就知道,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高二学生身上有着什么不同寻常的能力。
      但不管怎么样,这一趟他都走定了。
      
      “这位警长先生,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正在警察们押着宗衍,在全班人的注目中准备走出教室时,物理老师忽然颤巍巍的走了过来,打破了寂静。
      “这位是我的学生,他的性格脾气我了解。我以人格担保,他绝对不会和命案有什么联系。”
      
      宗衍猛然抬起了头,眼眸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清阳中学高二的物理老师是个姓刘的秃顶老头,大家表面叫他刘爷爷,背后叫他老魔头。
      这外号诞生的原因是因为他治学严谨无比,随身携带戒尺,不听话的学生还真的会被他当堂叫上去打手板。据说这还是他老人家铁面无私了几十年的传统,清阳中学毕业回来探望母校的博士生都说物理学的好是因为当初手板打的疼。
      
      老魔头之前一直都是固定只带高三的一线教师,手下不知道带出过多少高考状元,在江州出名的很。两年前本来退休回去颐养天年了,后来又被学校领导们毕恭毕敬的请回来重新执教。
      只不过他回来后说自己身子骨不太硬朗了,常年执教高三未免工作压力太大,所以就申请了从高一手把手带起。没想到这刚回来复辟就遇上了宗衍这么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愣是没把他给气出高血压来。
      
      平日里宗衍和这位老魔头的关系实在是说不上好,毕竟他是屡教不改的问题学生,虽然还没有过分到上课公然顶撞老师,但是老魔头要叫他留校,宗衍肯定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放学时候依然我行我素第一个踏出教室。
      
      宗衍一直和他不对付,却没想到这一次他会为了自己说话。
      
      “而且这一次逮捕明显不符合司法机关的流程,宗衍是我们的同学,他的人品有目共睹,我们都可以保证。”
      第一排也有清冷的声音传来。
      
      宗衍回头看过去,正好撞见那个黑发少女看过来的眼神。后者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咬了咬下唇,有些不自然的挪开了视线。
      
      宗衍一愣,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他的确是不在意班上的同学不错,不过这个人他还是认识的。
      
      夏可妍。
      清阳中学的校花,人长的好看,学习成绩也好,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还会拉小提琴,多才多艺的很。
      更别说她们家还是江州当地有名的书香门第,据说和清阳中学的校长是世交,每次开学典礼都是校长亲自给她颁奖。
      
      虽然宗衍不关注这些,但是耐不住每次老魔头都拿她跟自己作对比,久而久之就记住这个名字了。
      可宗衍明明记得自己一句话都没和这位校花说过,没想到这个时候对方却路见不平挺身而出。
      
      大概这就是感动中国同窗情了。
      
      “我也是,大家都是同学......”
      “我也可以保证.....”
      “我也是......”
      随着夏可妍的出声,教室里大半同学都纷纷跟着应声。
      其中很多同学,宗衍别说记得他们名字了,就连脸都不见得记得清楚。
      
      现在,这些素不相识的同学一个个都用真挚的眼光注视着警官,为一个并不那么相熟的同学发声。
      
      宗衍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平时的路人缘也没有到自己想象中那么差劲的地步。
      
      “不好意思。”
      警长皱了皱眉,“这次流程和常规司法流程确实不同,但更多的恕我无法更多解释。不过只需要这位同学配合录口供,并不是直接确定了嫌疑人的逮捕,还请稍安勿躁,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位好人。”
      
      既然警察都这么说了,大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就只能看着一队人把宗衍往教室外面带。
      
      走到门口的时候,宗衍忽然停下了脚步,原地转了个身。两旁的警察立马将手放在了枪把上,警惕的看着他。
      
      “谢谢大家。”
      身穿校服的黑发少年简单的朝着教室里点了点头,朝着物理老师倾身之后,转头毫不犹豫的离开。
      
      “我靠啊叶哥,这回那小子恐怕真是凶多吉少了......”
      小跟班探头探脑的从窗户旁边看出去,警察们押送着宗衍走过长长的走廊,沿路的班级都这阵仗惊动,纷纷致以注目礼。
      “这是惹上什么了,这阵仗,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拍电影呢。”
      
      叶景明也是脸色有些发白,但是很显然,刚刚夏可妍给宗衍说话的那一幕更加刺眼,于是他下意识嗤笑一声,“十六岁要负完全刑事责任,自己干了什么事情自己最清楚。”
      
      他这句话没有压低声音,坐在后排的同学都听的清清楚楚,就连班长也皱了皱眉:“叶景明,你说话注意一点,大家都是同学,你怎么可以无缘无故污蔑别人。”
      
      “我没有——”
      叶景明看夏可妍也转了过来,脸上的神色不太好看,内心立马一个咯噔。
      
      他正想开口辩解几句,声音却被另一阵轰鸣声盖了过去。
      
      什么东西?!
      巨大的响声震得一整栋教室的透明玻璃窗都在哐哐颤抖,老师慷慨激昂的讲课声在瞬息之间被盖了过去。
      
      从窗口望出去,忽然有一架漆黑的直升飞机毫无征兆的飞入了清阳中学的地界,巨大的螺旋桨在空中轰隆隆的盘旋着,将下方足球场上整整齐齐的假草地皮都掀起,狂风大作。
      
      这架直升飞机通体呈黑,机身上印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浑身线条流畅,两旁的鳍片下黑黝黝的洞口说明了这并不是一架普通的民用直升机,而是一架正儿八经的军用直升机。
      
      清阳中学不少物理老师都是军事爱好者,此刻更是认出了这是刚服役不久的武直系列,一个个激动的面红耳赤,一溜烟的跑到走廊上合影留念。
      
      这架突如其来的直升飞机整的所有人都有些懵。
      刚刚把宗衍押到操场旁边的警察明显认识这个标志,他们面色严肃无比,眼眸里却隐隐透出激动的光。
      
      “哐当——”
      直升飞机的门悄无声息的划开。跳下来的那人穿着纯黑色的军装,边缘的地方用浅淡的银线勾勒,胸口别着张牙舞爪的龙徽,程亮的军靴一直别到了裤腿。
      
      “龙组特种作战部队,都是同事,幸会。”
      穿着军装的人朝着警长颔首致意,出示了手中的证件, “根据上级指示,这个人的笔录和后续调查将移交给我们处理。”
      
      “久仰大名。”
      警长深吸一口气,沟壑纵横的脸上露出严肃又崇敬的神色来。
      
      只要是编制内的,都不会对这一支名为“龙组”的队伍陌生。
      
      事实上,他们的名气根本不仅仅于此。
      在国际上,他们是和美国海豹突击队、英国第22特别空勤团、德国GSG9特种部队齐名的特种作战部队,也是守护华夏大好江山的中枢力量之一。虽然在国内比较低调,但是在军事迷的眼中,他们就是守护疆土的守护神。
      
      每年有数也数不清的人参军,很多年轻人都梦想着有朝一日通过龙组青训的选拔,成为他们的预备一员。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清楚,龙组里每一名成员都不是普通人。
      “不是普通人”是一个暧昧无比的界限,虽然人人都知道龙组里面没有普通人,但到底是哪方面的不普通,官方从来没有给出过具体的定义。  
      
      警长也是从军队前线退居到幕后的人物,关于龙组的事情,他比寻常人知道的更多。
      有一些概率百万分之一的人具备着其他人并不具备的,超乎寻常的才能,他们被称为觉醒者。
      加入龙组特种作战部队的门槛就是觉醒者。
      
      虽然之前警长在查看了尸检结果后内心隐约有了些猜测,所以在抽调人手的时候特意加强了警备,直接申请越过司法程序前来,但是如今真相大白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龙组既然插手,背后所意味的自然无比明了。
      
      这个还在读书的少年,正如警长所猜测的,同样不是一位普通人。
      
      他极大概率可能是一位“觉醒者”。
      
      ####
      一阵动静过后也下课了,走廊上站满了黑压压的学生。
      听到消息的学生全部都来围观了,毕竟怎么说宗衍在学校里也还挺出名的,至今学校论坛上都还有他的热门照片楼。
      
      学校就像是一潭死水,只要有任何一点东西将死水的打破,涟漪就会扩散到任何一处。
      
      两方会谈进行的格外顺利。
      
      按照规则而言,龙组可以插手到任何一件案子中去,特别是在他们发现有未登记在案的“觉醒者”时,甚至能够进行无条件介入。
      
      “放心好了,这件事情虽然和觉醒者有关,但并不是一个学生能做到的。”
      既然龙组的负责人都这么说了,警长才放下心来。
      有些事情龙组不会透露太多,就像这件事情,主要是涉及到觉醒者的事件太少太少,龙组也来不及接手,所以警长也很上道的没有多问。
      
      他深知,如果这个学生是一位觉醒者,那这件事情就已经不在普通公安机构能够处理的范畴了。
      
      于是两方就在清阳中学的操场上十分友好的寒暄了片刻,互相敬礼后,警察们又和问讯赶来的校长交涉解释,便离开了学校。
      
      宗衍被顺利移交给了这一群名叫“龙组特种作战部队”的神秘组织,不论是警察还是校方都没有任何意见。
      反正这三队人看上去都我行我素的很,没一个打算过问宗衍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好像宗衍直接就被盖章定罪了一般。
      
      虽然宗衍没听过这个什么龙组特种作战部队的名号,但特种作战部队这几个字他还是有分辨能力的。
      出动特种部队,就很离谱。
      
      “只需要做个笔录就够了吧。”
      这一回还不等龙组的成员开口,宗衍就先开了口:“在你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我是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下,这是我的公民权。”
      
      “啊,对。”
      为首的龙组成员明显愣了一下,立马露出一个笑容,伸出手去。
      “别这么戒备嘛小兄弟,来,我叫贺远,交个朋友。”
      
      宗衍:......
      他盯着对方的手,那只手上带着半指式的作战手套,大拇指的内侧满是厚厚的茧,一看就是长时间使用某种兵器留下的痕迹。
      
       “我们请你来,倒不是完全因为这事。”
      贺远十分敏锐的从他脸上看出了十足的不信任来,于是他连忙出声解释:“你放心吧,我们龙组绝不是什么恐怖组织,就是现在站在这里一时半会也不好解释,所以——我们先上飞机,然后再慢慢说。”
      
      宗衍心想那你们一个个凶神恶煞还搞这么大排场的看上去也不像是想和我友好谈话的模样啊。
      不过人在屋檐下,那还真不得不低头。于是他十分沉默的看着贺远比了一个“请”的手势,率先跳上了直升飞机。
      
      武装直升飞机是专门用于作战的战斗机,平日里都是拿来反坦克和对空导弹,在战场上利用制空点压制敌方火力,随时随地就能变身空中移动炮台的存在。
      这样的战斗机,身上每一寸地方都物尽其用,而直升飞机又是以轻巧著称,所以留给机组人员乘坐的地方就大大削减了。加上驾驶位都只不过能够容纳四到五个人个人乘坐。
      内部机尾还堆叠着一些杂物,等走近了看才发现那些全部都是各种枪,甚至还有拼装到一半的狙/击/枪。它们被扔在那里,看上去就像街边卖大白菜一样,随意的很。
      
      机舱内除了驾驶员,副驾上还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
      这个人身上穿着的军装和贺远的一模一样,只不过肩头的军衔明显要更高级一些。
      
      宗衍悄无声息的收回了视线,他猫着身子低下头去,沉默的坐到了飞机的最角落。
      
      “老大,人带到了。”
      贺远在他身后顺手拉上了飞机的门,舱内的光线一下子变得暗淡了许多。
      
       “走吧。”
      戴墨镜的男人略微一颔首,从平板上面抬了抬眼,直升飞机的机翼便再一次开始了旋转,从操场上急速起飞,朝着远处掠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03 20:57:53~2020-03-06 01:21: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知所谓、狐不予、曦羽、鹤十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得理科者得 20瓶;岁迟欢 18瓶;明月别枝 15瓶;扶苏、十三月凉、叹墨尘 10瓶;清曲 9瓶;缘浅 6瓶;浮影天光 5瓶;柠檬不酸 4瓶;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3瓶;姬妮雅、倾耳、你真可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