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风之子02 ...

  •   考场里一片静寂,安静的只能听见笔尖在白色试卷上滑动过的沙沙声。
      墙壁花白,从吊灯投射下来的灯线浅淡,沉默地课桌上流淌。
      
      外面的雨愈发大了。
      哒哒哒哒的雨从云端顶上降落,打在石板地上,发出稀稀拉拉的躁动,却又被门板阻碍,没能影响到考场半分。
      
      “笃笃笃。”
      
      有人敲了敲门,拉开了半截门缝。
      
      刹那间,外头的声音一下子就明晰了许多,雨声争先恐后的挤了进来。
      
      门外的人抬了抬眼。
      
      少年的黑色短发潮湿,身上的校服衬衫洗的发白,站在教室的门口。 
      
      他手上半截袖子被雨水打湿,连带着裤腿也是。另一只单手握着半透明的伞稍稍倾斜,修长的指尖扣在伞柄上,将它收起来。冰冷的雨水就这样顺着透明的伞面滑下,滴滴答答的在深色的地面上凝聚成一滩小水洼。
      
      以雨幕为背景,远远的看过去,似乎聚拢着无数光源。
      
      “老师抱歉,我来晚了。”
      他的声音淡淡,和外面的雨声连结在了一起,如同玉石般凛冽。
      
      “开考十五分钟后不得入内。”
      ——现在已经超过三十分钟了。
      
      教室的监考老师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后,走过来将面前的门重新拉上,隔着门板,声音里透着毫不留情。
      “哦,对了。缺考的学生自己去教导主任办公室写检讨。”
      
      教室里许多学生都纷纷抬头看过来。
      
      视线很多,有漠不关心的,有明明白白将担忧写在脸上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宗衍只是站在门外抿了抿唇,视线轻飘飘的扫过澄澈的玻璃窗,默不作声的背过身去,撑开了伞,重新走进了雨幕里。
      
      “靠,看他那副样子,拽什么拽。”
      
      叶景明回头悄悄看了一眼后方的夏可妍,果不其然在她平日里沉静无波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淡淡的担忧。
      他手一紧,差点气得把手上的笔转飞出去。
      
      “叶哥别气了,这场物理期末考呢。要物理拿了零分,那小子铁定被老魔头批死。”
      另一头的小跟班立马压低声音接话,下一秒又在监考老师扫过来的警告眼神中缩了缩脖子,乖乖闭嘴。
      
      考场再次恢复了静寂,就好像刚刚出现的不过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意外。
      
      不过到底还是扰乱了不少人的心情。
      
      在高二(3)班里,宗衍是个格格不入的存在。
      甚至在整个清阳中学,他都是。
      
      当初高一入学的时候,清阳中学各年级就在传,说是高中部来了个不得了的新生,直接将中考状元的风头都给盖了过去。
      
      这新生没别的特点,长得好看,据说还家世显赫。
      前一条长得好看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入学短短一天校草之位就在众人心目里易主,其硬件实力可见一斑。
      
      但这后面一条倒是一直没有得到证实。
      
      清阳中学一直都是江州的豪门中学,内里各个设施完备,师资团队强大无比,老师的学历都是清北复交起步的那种。入学门槛极高,毕业生数据也常年霸占了江州头把交椅。在江州,只要是有点关系或者底蕴的家庭,挤破头都得把孩子送进来。
      
      清阳中学里的学生,要么就是学习格外优异,要么就是家境非富即贵,这是众人的共识。
      不巧的是,宗衍的学习成绩平庸,按照这个逻辑排除掉一个选项,接下来的选项自然就只有非富即贵这一个了。
      
      而且宗衍还是所有小语种老师批准不用上周五下午小语种课的唯一例外,据说他熟练掌握了好几门不同的语言。
      
      除了显赫和底蕴皆有家族,哪个家族又会花这么大的力气去培养这方面的知识呢?
      
      除此之外,宗衍平日里也神秘无比,从不加入学校举办的各类社团,也不参与班级组织的校外活动,甚至每学期的春秋游都能找借口推掉。早上踩着铃声和老师一起走进教室,放学后又是紧跟着老师的脚步走出教室,绝对不在学校其他地方停留。
      
      饶是这样,清阳中学里暗恋他的女生还是不在少数。
      
      不少女生下课的时候故意绕远路走到高二(3)班的教室前,挽着闺蜜一起,磨磨蹭蹭的来回踱步,就是为了透过玻璃窗看他一眼。有时老师下课留在教室里讲几道题,出门的时候都会发现外面的走廊被围得水泄不通,活像是走T台似的。
      
      暗恋他的人多,不爽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叶景明就是其中之一。
      叶景明家境不错,是本地一家奢侈品外贸公司的公子哥。他父亲白手起家,赶上了政策,把公司建的红红火火,在江州当地是个人人争相巴结的体面人。
      
      在高二(3)班里,宗衍的学习成绩属于平庸无比的中游,叶景明倒是那个回回考试垫底的。不过这大少爷来学校也不是奔着读书来的,据说人老爸早就已经托好了关系,就等高三直接转入清阳中学的国际部,考雅思攻读预科送出国外去镀层金。更何况人家老爸还是清阳中学的校董,捐钱修了一栋大楼,所以各科老师也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原本以宗衍的贫困程度,和叶大公子绝对不在一个时空,可惜因为某些宗衍完全不知名的原因,叶景明一直明里暗里给他使绊子。
      叶景明看宗衍不爽很久了,清阳中学反宗衍联盟的主席非他莫属。
      
      反正只要是宗衍倒霉,这家伙就挺开心的。
      按照宗衍的自闭程度,班上的同学他都不见得认得齐,也就只有这个叶景明,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很,久而久之宗衍就记住这人的名字了。
      
      期末考试缺考,是会被请去教导主任办公室喝茶的。
      
      为了考试,宗衍在和星之精大战三百回合终于把对方斩于刀下后,愣是开着风之子的人设,从浦东新区的杜家口马不停蹄的飞到了嘉定区的清阳学校。
      本来宗衍只会在晚上用风之子去苍穹上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以此逃避一下生活的重压,但白天在城市里飞行这种事情他还真是头一次干。
      
      他的风之子还只能维持三个半小时,这要是万一在半空中坠落,那真是神仙都救不回来。
      要不是今天雨下的足够大,就像有人端着一盆水从云端上倾覆而下,把能见度限制到了一个十分模糊的范围,宗衍还真不敢直接飞过来。
      
      超能力者如果暴露,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更何况他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超能力者。
      这是宗衍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够从虚空中取出卡片的时候,自然而然刻入脑海深处的信息。
      
      虽然出现了星之精这种不科学的东西,但是只要把它们赶回去,一切就还会恢复原状。
      宗衍这么坚信着。
      
      他并不是无缘无故的缺考,他是去拯救世界了。
      拯救世界难道不比期末考试来的紧急重要且刺激人心吗?!
      
      宗衍觉得自己的逻辑思维有理有据,堪称满分,正好他平日在学校里也比较散漫,可以归类为桀骜不驯的问题少年那一类。
      
      平日里物理老师那个老魔头点名让他留校,宗衍都能偷偷摸摸跑掉,更别说教导主任了。
      
      他得回去找到那本委托他翻译黑皮手抄本的委托人。
      那个人一定有问题。
      
      虽然被人当枪使了,但是这件事情既然由他而起,那也必须由他结束。
      宗衍十分冷静的思考着,毫不犹豫的从教导主任办公室门口转身离开。
      
      反正期末考试一考完,他就只用两天后再来一趟学校领一下暑假作业,就可以开启他愉快而充实的假期。
      
      在两天后的早晨,坐在教室里被班主任点名批评的时候,宗衍都依然是这么想的。
      
      宗衍很偏科,他学得最好的是数学和英语,特别是前者,甚至还拿过单科年级第一。
      
      一般来说,按照理科逻辑而言,数学学得好,理科肯定不会差。
      
      也许宗衍生来就是为了打破这个理论的,他的物理就学的跟一坨狗屎一样。
      “一坨狗屎”这个形容词还是物理老师亲自颁发给他的,用来比喻他满分一百一十,每次只能雷打不动三十分的物理试卷。
      
      但偏偏宗衍还是两方面均衡发展,他理科里物理不行,文科里的历史也不遑多让,次次都徘徊在三十分左右。
      
      这种情况,学文学理都一个样。
      后来宗衍就选择学理了。学理科也不是不可以,以后出路指不定还广些。
      
      物理老魔头也表示你终于完全的落入了我的手掌心里.jpg
      
      马上就要放假了,只要挨完这顿批,接下来的两个月宗衍都不用感受被物理支配的恐惧。
      暑假对于任何一个学生来说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所以宗衍现在对于教室里的咆哮声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老老实实走到教室后面罚站,低垂着头昏昏欲睡。
      
      “笃笃笃。”
      在物理老师唾沫横飞,从一次缺考上升到人生的不完整和生命的遗憾之时,教室门再一次被敲开了。
      
      “抱歉,我们打扰一下,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身穿黑色警服的警察鱼贯而入,将手上的搜查令和警察证展示给正在讲台上的老师看。
      
      “啊,哦,您请。”
      物理老师因为这忽如其来的变故愣了一瞬,连忙后退两步。
      
      全班同学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寂静不已,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察走进教室。
      他们个个都穿着笔挺的警服,佩戴着警徽,手上则抓着长长的警棍。
      
      “我的天,那是真枪吧......”
      叶景明喃喃的道,他盯着一位警察腰间别着的黑色枪柄,咽了一口口水。
      
      枪这玩意所有人都不陌生,但是真枪实弹那还真是这些温室们的花朵第一次遇见,不禁有些发憷。
      
      为首的那位警察手上拿着照片,在教室里环视一周后,毫不犹豫的走到站在教室最后面罚站的宗衍面前,神色严肃。
      “你好,这位同学,根据调查,你和前两天金融中心的谋杀案有些联系,劳烦和我们走一趟。”
      
      刚刚还在打瞌睡的宗衍立马睁开了眼睛,神色警惕。
      

  • 作者有话要说:  老规矩,歌单在网易云搜索【宗衍】就可以了
    感谢在2020-03-03 19:24:13~2020-03-03 20:57: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颜如舜华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