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破产第十五天 ...

  •   “池老板?哪个池,三点水加个也字吗?那他叫什么?”
      姜枳下意识连发三问。
      
      池这个姓氏并不多见。
      所以听到这个姓氏,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池彻。
      
      可随即,便觉得自己刚刚问的太过鲁莽了。
      
      一个能用700万美金拍下这只祖母绿宝石戒的男人。
      怎么可能是缺钱到被自己包养两年的池彻呢?
      
      池彻若真和餐厅老板一样有钱,姜枳也就不用因担心他‘被自己的债务拖累’,忍痛分手。
      
      所以,见大家一个个摇头,回答:“我也不知道老板叫什么,只知道姓池。”
      姜枳也没再追问,潦草地点点头。
      
      只是视线还停在帘下未被遮掩住的修长双腿上。
      
      戒指之后还有三件物品要拍,姜枳的视线却一直没有移开,像是企图等一个懂事的微风吹起帘子一角。
      
      直到所有物品拍卖结束,转播关闭,原本在电视前围坐一圈的员工们站起离开,各自重新陷入忙碌。
      
      这一页才算揭过去了。
      
      *
      
      万少峰与池彻对这枚戒指都是势在必得。
      他们没有设置金额上限,直到竞拍者败下才会停止加价。
      
      只是万少峰人如其表,长得是一副不好惹的模样,玩弄过的手段也一个比一个脏。
      
      从他帮家里做事起,万家的生意便越来越红火,可名声也越来越差。
      和万家合作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怕的是和万家竞争。
      
      有敏感地人察觉到。
      从万少峰在商界初现头角起,他交手过的竞争者,下场凄惨,不是破产就是突然被爆出猛料,不仅是商圈八卦,连几十年前的感情史都能被挖出,直接成为各界笑柄。
      
      没想到,连拍个戒指,也要耍小心机。
      本身没设pass价格,却因想看这位近期炙手可热的新贵丢脸,而故意放弃。
      
      没想到,对方也是个花钱不手软的主。
      这下可糟了。
      他该怎么向甜甜交代?
      
      万少峰的指尖一直在桌面上不耐地敲击,好不容易才忍到拍卖结束,立马起身向外走。
      周遭和他打招呼的人,无论前辈还是同辈。
      万少峰一个都没搭理。
      
      在场大部分人都了解万少峰,一直是脾气乖张,目无尊长,所以没人因此生气。
      只当小万少爷这是没拍到自己心属之物,又闹脾气了。
      
      他心中有事放不下,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找了个人少的偏僻角落,拨通了阮甜甜的电话。
      
      “嘟嘟”几声,便接通了。
      
      见对方接通电话的速度这么快,万少峰的心便沉了一沉。
      他知道,这说明对方很期待结果,一直在等自己的电话。
      
      “喂~少峰。”
      电话那头传来的女声,媚入骨髓。
      
      明明有着天使一般的纯洁面庞,心也善良的堪比新生儿那样纯净,却有着可以蛊惑任何男人的声音。
      
      饶是听了一年多的万少峰,也没能生出免疫力。
      这不,女人隔着电话单单说了这么三个字,他便觉得身子从骨头酥至心脏。
      
      向来带着戾气同人对话的万少峰,不由的把声音放轻柔。
      “嗯,你困了?那怎么还没睡。”
      
      “在等你呀。”
      阮甜甜用比她名字糖度还高的声音,拖长尾音,娇滴滴道。
      “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啦?是不是拍卖会已经结束了。”
      
      “是……”
      万少峰有些不知道怎么向她开口,追求阮甜甜这么久,她就主动开口求了这么一次,自己居然还没办到。
      “对不起,甜甜,我……出了一点差错,没能拍到那枚戒指。”
      
      “……”
      电话那头一阵良久的沉默。
      
      一想到甜甜在失落,不说话也有可能是在无声垂泪。
      万少峰便开始慌乱,烦躁感腾地从心口上升。
      
      他嫌热一般松了松领结,询问。
      “甜甜,你在难过吗?”
      
      “没有……”
      她的鼻音更重了,几乎和哭腔无二。
      
      “你别哭啊。”
      万少峰着急的像个毛头小子,他皱着眉压低嗓音喊道。
      “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都怪我,你不要伤心,你可以骂我,或者等我回去后你也可以打我发泄,只要你不哭,怎么都好。”
      
      “不是呀!你误会了。”
      阮甜甜的声音听起来比他还要急切。
      “我只是,我只是太感动了,没想到你会因为没有帮我拍下那枚戒指,而那么自责……”
      
      万少峰一愣。
      
      “少峰,你真好。”
      
      不愧是他喜欢的女人,连这种时候,她也是先考虑到别人,先看到别人的优点。
      和圈内的那群势利的千金大小姐就是不同。
      
      阮甜甜是干净的,身上没有铜臭气。
      
      这番交谈后,万少峰更爱阮甜甜了,也更确定,为了姜枳那种女人抛弃甜甜的何遇,是个没眼光的臭傻逼。
      
      “那周末的慈善晚宴,你还要以我女伴的身份出席吗?”万少峰顿了顿道,“毕竟我没能拍到那枚戒指……”
      
      “当然要去呀,我正好想要积攒人脉,这样的晚宴名人聚集,要不是有你,我根本没资格去。”
      阮甜甜呵呵地笑。
      “而且,主办方不会给姜家发邀请函的,对吗?”
      
      “是!”这点万少峰敢保证,“我看过出席人名单,非富即贵,已经破产的姜家绝没有资格参与。”
      
      “那就没关系了。”
      反正阮甜甜要这枚戒指,也不过是想在姜枳面前气一气她,既然不会碰面,那有没有戒指都没关系。
      
      万少峰解了这桩心事,才挂断电话。
      一回头,险些被吓出心脏病。
      
      “池总?”万少峰阴沉着脸,看上去一副想要发火的模样。
      他一字一顿地将话从咬紧的牙缝挤出去,“没想到近期在各界势头大好的池总,竟然有偷听的癖好。”
      
      “万总误会,我只是想来打个招呼,过来听到万总在打电话,便没贸然上前打扰。”
      池彻看着他,面无表情,同样一字一顿地说道。
      “不过,万总刚刚说的并不是商业机密,嚼舌根的话,我向来左耳进右耳出,请万总放心。”
      
      “……”
      万少峰被气得一时语塞,本就欠揍的话,在没有音调起伏与表情变化的情况下说出,杀伤力加倍。
      
      可那场周末要参加的,用来给阮甜甜积攒人脉的慈善晚会,正是池总举办的。
      他就是想骂,也不能现在就骂。
      
      万少峰咬咬牙,将骂娘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生生挤出一个笑容,请池彻割爱。
      “对了,池总,关于刚刚拍下的那枚戒指,还有没有商谈的余地?池总有所不知,那枚戒指其实是我女友的心爱之物,她……”
      
      “我知道,刚刚你通话的时候我在。”
      池彻睨了他一眼,提醒道。
      “但不巧,我也是拍给女友。但她不像万总女友大度,我的女朋友脾气坏,心眼小,要是没拍到必定会生上半天闷气。”
      
      言外之意——
      既然你老婆脾气好,不怪罪,那你就别挣扎了。
      反正池夫人脾气差,而他必定不会让池夫人有半点不高兴的可能。
      
      池彻说完,抬脚便走,没有片刻停留。
      
      留没说完话的万少峰一人在原地语塞。
      
      马主管想笑,掐了下大腿才憋住。
      还以为老板只是个面瘫,没想到说起话来气死人不偿命。
      
      他好期待,等这位diss过姜家的万总,日后看到姜小姐戴着这枚戒指,该是什么表情。
      
      怀着又能看八卦了的愉悦心情,马主管迈着小碎步跟上了前方的池彻。
      
      *
      
      员工用餐结束,还剩了许多新鲜食物,整盘未动过。
      于是,姜枳打包了不少姜顺尧和岳冉爱吃的菜品,带着它们顺道回了趟家。
      
      一推开门,就听到坐在客厅的父母叹气。
      
      因是直接用钥匙开门,姜顺尧和岳冉根本没机会隐藏,愁容被姜枳撞了个正着。
      
      “发生什么事了?”
      姜枳比搜查犬还敏锐,她将菜放到冰箱里,就抱臂站在客厅茶几前,以身高压迫感‘审讯’坐在沙发上的父母。
      “是生意上碰到什么问题了吗?”
      
      问完,见姜顺尧和岳冉面有犹豫,她轻哼了声。
      “别忘了上次你们是怎么答应我的,是谁说的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难题都坦诚相待,再不瞒我?”
      
      “哎,不是要瞒你,只是这事儿说难也难,但就算办不成也不会使我们现状变差,所以才没有告诉你。”
      岳冉指指姜顺尧,跟女儿讲道。
      “家里想要拉投资,可是以前合作过的公司如今都不露面,打不通电话,你爸就上门求见,可人家一听是你爸,就让秘书推说没时间。他有时候在别人公司等一下午,也见不到对方一面,这就算了,秘书连杯咖啡或茶也不倒,就让你爸干坐着等!”
      
      是找不到愿意合作的公司?
      姜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其实可以理解,姜家的现状,在他们眼里和随时会伸手讨饭的乞丐差不多。
      只是乞丐讨饭,姜家讨钱。
      
      比起当面拒绝,撕破脸,还不如装忙,避而不见,让姜顺尧自己识趣点知难而退。
      
      “没事,拉投资的事情交给我,你们先休息休息,不要因此费心。”
      姜枳从包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封烫金的邀请函,削葱段似的白嫩二指将其一夹,对着父母晃了晃。
      “这是本周末的慈善晚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发给我,也不知道主办方是谁,但看举办地点,一定是名流聚集。”
      
      而现今市里数得上号的名流,都是姜枳喊过叔叔阿姨,小时候给她喂过糖,掐过她脸颊的人。
      就算她耍赖似的,直接杀到他们面前,攀关系。
      
      应该也不会有人和她计较。
      
      *
      
      时间一晃眼就到了周末。
      
      姜枳穿着从礼服店租来的长裙,本想再租一条披肩,她忽然想起了母亲衣柜里还有一条黑色长毛披肩,看着就暖烘烘的。
      
      岳冉怕女儿穿起来老气,原本不同意。
      结果看到姜枳真正穿上的样子后,便打消了顾虑,十分欣慰。
      “大多数都是人靠衣装,我们枳枳不同,我们枳枳是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岳冉这话,虽然有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意思。
      但绝不能算错,甚至连夸大其词都称不上。
      
      她穿着一条租来的黑色长裙,裹着半年前知名设计师为岳冉单□□制的披肩,提着那个仅剩的能参加宴会的手包,在厅前签完名字,款款踏入大厅的瞬间。
      
      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刚刚还在讨论今天晚宴主办人,商界新贵池大少的人,全噤了声。
      一个个朝门口望来。
      然后,便再挪不开目光。
      
      “姜枳怎么回来?”
      “是啊,这种晚宴,以她的身份、以姜家的现状,她怎么可能有邀请函?”
      “总不能是池家有意扶贫吧,我刚才看到何遇了,她不是和何遇要订婚了吗,估计是以何遇未婚妻的身份来的吧。”
      “啧……未婚妻,笑死人了,姜小姐是不是还不知道,何遇和她在一起只是因为她和那个贫穷女长得像。”
      “当然不知道,连咱们也是最近才知道。我告诉你们,谁都不准在那个贫穷女回来前,提前把这事儿捅到姜小姐面前。”
      ……
      女人们的目光先是一怔,而后带着嫉妒的目光窃窃私语。
      
      男人们则默契地不做声,用不端酒杯的另一只手,碰碰身边还没注意到的同伴,努努嘴,示意他们向门口看去。
      
      而后看着同伴们露出意料之中的惊艳目光。
      
      姜小姐貌美,气质更是一绝。
      ‘芭蕾舞者最有气质’,这是全世界公认的事实,芭蕾舞者不仅身形好看,他们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优雅气息。
      
      天鹅自然是与常人不同,她们站在普通人里,无异于鹤立鸡群。
      可即使是气质身材俱佳的天鹅群,也有最美天鹅一分,姜枳与其他芭蕾舞者,则形成了新的鹤立鸡群。
      
      这样的存在来到晚宴之中,想不惊艳全场,想不吸引大众目光?
      很难。
      
      姜枳本人自然更清楚这点。
      她在门口站了十几秒,除了用来观察她今晚的‘目标’现在都在哪里之外。
      就是为了让众人看到她,注意她。
      
      以直挺的腰板、与依旧完美到滴水不露的外表,告诉他们,姜家并非沦落成衣衫褴褛的穷乞丐,也不会因怕人议论而各种逃避。
      姜家依旧有自信,也有资格,出现在任何一处。
      只要她想去。
      
      正在姜枳发现她第一个要攀谈的阿姨,在右前方端着香槟和人笑谈,准备上前打招呼时。
      
      一个侍者快步拦在了姜枳面前。
      
      “怎么了?”姜枳询问。
      
      “姜小姐,有人在二楼露台等您,希望您能赏脸上去一趟。”侍者微微倾身道。
      
      “是谁?”姜枳问。
      
      “这个不方便告知。”侍者摇头,“我只能告诉您,对方有意和您谈一谈跟姜氏的合作。”
      
      难道是某位长辈?
      在看到她进来后,差人来喊她上楼密谈?
      
      姜枳心中带着希望,和侍者一路走上二楼,在她推开露台门前,侍者便向她又鞠了一躬,离开了。
      
      “这么神秘?”姜枳小声嘀咕了句。
      
      门被无声推开,她踩着极细的高跟,走了进去。
      
      天边挂着轮圆月,却因雾隐隐的天气,被纱般的乌云遮去五分之一,本就冷清的月光透过密云洒在露台上,只剩淡淡几分亮。
      
      却美出另一番意境。
      
      搁平常,她一定会倚在露台栏杆上好好欣赏月色,可今天的姜小姐另有要事需办。
      无心赏景。
      
      可……
      “人呢?”姜枳纳闷地看着空无一人的露台。
      不会是有人知道了她今日参加晚宴的目的,所以串通侍者戏耍她吧?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声。
      
      姜枳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的一惊,赶紧回头。
      
      结果发现,不过是落地窗帘忽然被风吹起,在墙角鼓动。
      
      她捋了捋被微风吹落至耳垂的碎发,有点儿失望地无声叹了口气。
      大约两秒后,便又整理好了情绪。
      
      恢复了平常那副金枪不倒的模样,姜枳镇定地走出露台,准备下楼继续刚刚的事情。
      
      可一层人群明显的骚动让她停住了脚步。
      
      姜枳好奇地从二楼向下望去。
      
      发现不少人都聚集在门口处,交谈声不绝于耳。
      
      “是谁来了?”姜枳挑眉,“这么大派头。”
      
      不仅门口,其它地方三三两两结成的团,窃窃私语之外,时不时也抬头朝门口看一眼。
      这不算完,他们往往在看完门口后,再……
      
      再抬头向二层看一看。
      均是朝姜枳这边看来。
      
      而真看到姜枳后,反应又各不相同。
      
      姑娘们大多表情兴奋,眼里闪着有好戏能看的光。
      男人们大多表情复杂。
      
      看来来人必定和自己有关系。
      
      门口好奇聚集的人多,她位置虽高,却一时半会看不起对方的脸,只知道是个身段漂亮的女人。
      
      她心中有了猜测,四处眺望,找寻何遇。
      当发现何遇正怔怔地看向门口,失魂落魄至极的模样后,姜枳便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看来是阮甜甜来了。
      虽然原文中,他们三人第一次打交道,应该是在半年后的某场晚宴里,眼下算提前了。
      
      但姜枳并不抗拒这点。
      来得早更好,希望男女主早日相见,如果能在何遇和自己没有订婚的情况下,两人解开误会,说不定就不会迁怒到她头上了。
      
      感觉自己说不定能因此逃过悲惨命运的姜枳,心情大好。
      想好了,从今天起,她就是何遇和阮甜甜这对儿CP的最大粉头,两人必须锁,钥匙她吞了,谁都别想拆散这一对儿害人精。
      
      她态度积极地盯着门口处看,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阮甜甜究竟长什么模样。
      
      是有多么貌美,才能让那么多男人趋之若鹜。
      在书中将她姜枳踩进了泥底。
      
      可等几秒后,人群散去,女人巧笑嫣嫣的模样露在所有人面前。
      姜枳的浅笑却僵在了脸上。
      
      “……”
      血液倒流,心脏狂跳,姜枳在看清阮甜甜的这一瞬间,忽然失去了言语的力量。
      只觉得手脚冰凉,大脑一团乱麻。
      
      怎么是她……
      阮甜甜为什么会是她?!
      
      这一刻的姜枳,比当初和池彻说分手时还要失态。
      眼瞧着那群看好戏的女人,又要抬头。
      眼瞧着她这副仓皇神情,要落在众人面前。
      
      忽然腰上一紧,有一只手环过了她的腰。
      在她惊呼前,揽在她细腰前的胳膊用力向后一带,姜小姐猝不及防地跌进了男人的怀中。
      
      后脑勺磕在了对方结实的胸膛上。

  • 作者有话要说:  嘬烟】是池彻,没错,别的男人不配姜小姐入怀。
    作者收藏和下一本接档文的预收求一下!点进作者专栏就能看到啦!
    《和狗皇帝互换灵魂后》
    楚翘是独得盛宠的皇贵妃,狗皇帝没翻过她以外的人的牌子。
       其他妃子恨得牙痒痒,巴不得楚翘立马就死。
      
       下毒、陷害、耳边风……
       宫斗剧出现过的招式全在楚翘身上用了一遍。
      
       狗皇帝不仅信了楚翘是个毒妇,还在她哭着跟他诉说真相时,称她抛弃初心,不再天真,毒妇心肠。
       “你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究竟有什么不满!为什么要陷害她们!”
      
       ——
       直到他重生并和楚翘互换灵魂,回到了第一次发现楚翘毒妇心肠的赏花会上。
      
       看见那个他印象中娇柔的岚昭仪,缓步走到他面前,前一秒还朝他笑,后一秒就跳进了一旁的池子里。
       一边扑腾还一边叫。
       “救命啊,贵妃她推我进水了!我不会游泳!”
       他这才发现自己是个傻子,竟误会了楚翘。
    ——
    狗皇帝想向楚翘道歉,在御书房外等了两天,却只等来一句口谕。
    由太监总管扯着嗓子为他转达。
    “贵妃别急,这才只是开始,慢慢受着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