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破产第十四天 ...

  •   池老板也要参与拍卖?
      
      旗袍女人挑了挑眉,随即想起:“噢,原来如此,那个特意新建、有帘子遮挡的高台隔间,就是给咱们老板用的吧?”
      
      见苏姐点头,旗袍女人轻笑:“难怪呢。”
      
      今早员工们提前上班,特意在拍卖台对面、隔着整个一层大厅的二层走廊上建了一个新的隔间。
      她见时就在想,这是哪家有权有势的人要参与竞拍了。
      
      毕竟,就连万家的小少爷,万少峥。
      他也只是坐在一层大厅前排。
      
      像新建隔间这种——正对拍卖台的位置、俯览众人却将自身藏于帘后的隐私性。
      都是本场拍卖会的独一份。
      
      能坐进去的,一定是佼佼者。
      是无论资产还是名气,单拎出来能压过全部参与者,各项指标都相当能打的人。
      
      两人手里握着的信息相同,说话时掐头去尾,也不影响交谈。
      
      但一旁的姜枳就听不懂了。
      不过她的好奇心本就不重,知道同事这番话的意思是夸老板厉害,也就足够了。
      
      *
      
      两小时过去,晚七点整,拍卖正式开始。
      
      因这是以拍卖为主,不是宴会,所以并未安排过多侍者。
      全场一共只有六名侍者,安静地站在靠墙不起眼处,眼睛如鹰一般飞速地朝着昏暗的场内瞧,确保客人抬手的同时,就能到达附耳听命。
      
      拍卖师介绍拍品,每一件看似寻常的物件,由他口中讲出,则被镀了一层又一层的金。
      从历史到材质,他能几句话抬起众人上百万的心理价。
      
      不过,这也只可能是‘看似寻常’的物件。
      要真是出名千金难求的好东西,不用拍卖师介绍,台下就该争相举牌竞价了。
      
      Serendipity并不是第一次举行拍卖会,可众人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在有人举牌加价时,呼喊“卧槽”。
      在以为价格已经到达顶点,又有人加价时,啧啧感慨“有钱真好”。
      
      他们见姜枳也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看,还以为她也乐在其中。
      想搭话,聊上几句。
      
      毕竟姜枳是屋内离电视机里的人们最近的人,她曾经就是当中的一员。
      大家想听姜枳聊两句,讲讲她曾经在拍卖时遇到过的宝贝,见到的趣闻。
      
      可奈何姜枳的厌世脸自带‘生人勿近’buff,大家几次看向她,张张嘴,又闭上了。
      
      幸好在场唯一和姜枳打过多次交道的苏姐通透,看懂了大家的意思,也因知道姜枳是个好姑娘,有心带她打入内部。
      便起了个头。
      “姜枳,你以前经常参与这种拍卖吧?”
      
      一直发呆的姜枳被喊了才回过神。
      “嗯,是经常参与。”
      
      “那你以前应该都是坐在下面竞拍的人吧,今天应该是第一次以纯观看者的身份参加拍卖会,感觉会不会很新奇?”
      
      苏姐这样说,并非在挑衅姜枳。
      而是因为和她相处了一个月后,已经基本了解了姜小姐的性格,知道她会很洒脱的回应这段话。
      
      果然,姜枳没有生气,而是朝苏姐莞尔一笑。
      “是的,这种感觉的确挺新奇的。”
      
      从前参与拍卖会,都是因为收到了消息,知道拍卖会上有自己或父母要的东西,带金上前线厮杀。
      
      这样两手空空只能干瞪眼的状态,的确是头一回。
      
      苏姐话问的有技巧,两人这么一问一答,直接将姜枳的形象在大家心中定了性。
      众人见这位落魄千金并没有摆架子,脾气也出奇的好,被苏姐问了那么刺儿的话也能从容应答,好感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线上升。
      
      搭话的心又蠢蠢欲动。
      其中一个胆子最大的姑娘先出声,红着脸问她。
      “那个、姜、姜枳!你见多识广,能不能屈尊当一回旁白,在我们看的同时,给我们解说解说。”
      
      “旁白,倒是没问题。”姜枳为难地对她笑了笑,“可我不知道要讲点什么,这位拍卖师是圈子里有名的舌灿莲,他夸完,应该也不剩下什么了。”
      
      她没拒绝就好。
      旁人跟着应和:“聊聊八卦,谈谈你曾经拍到过的宝贝……总之,你想说什么都行!”
      
      姜枳也不扭捏,落落大方地点了头:“行。”
      
      见姜枳和大家交往的这么和谐,有人不爽了。
      
      前朝余孽、戚惠子的侄女儿戚青青心里犯了酸水——
      一个没钱的穷小姐,也不知道这群人巴结她作甚。
      
      随着时间流逝,姜枳和大家聊得越来越投机,戚青青的腹诽也就越来越多。
      终于,在有人夸姜枳“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时,戚青青没忍住,将心声脱口而出。
      “那又有什么用,落魄的凤凰不如鸡。”
      
      “……?”正在逗趣的大家一怔,纷纷纳闷地朝她看来。
      
      搁往常,这种书中没出现、又只会耍耍嘴皮子的小角色,姜枳肯定不屑理会。
      
      可偏偏,与此同时,电视上的拍卖师拿出了一个宝贝——
      姜枳心心念念的祖母绿宝石戒。
      
      戚青青简直是送上门的泄火口。
      
      她未看戚青青,只是不咸不淡地问了句:“怎么,你是鸡?”
      
      “骂谁是鸡呢?!”戚青青炸了,“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啊!”
      
      “哦,不好意思,误会了。”
      姜枳呷了口茶,依旧没看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视,慢条斯理道。
      “只是我看你说的这么起劲儿,还以为你就是那只我比不过的鸡呢。”
      
      戚青青这种等级,连稍高端一点的骂句都配不起。
      
      挺难听的一句话,说出口却引不起众人的反感。
      毕竟是戚青青骂姜枳不如鸡。
      先撩者贱。
      
      而且在两人都沉默后,拍卖师的声音终于传入了大家耳中。
      “……最后,这个戒指的上上任主人大家都不陌生,是姜岳夫人、岳冉,天天戴在手上的那枚戒指。”
      
      大家这便彻底明白了,为什么前一秒还看着亲近可人的姜小姐,下一秒忽然跟一个大家都懒得搭理的事儿精计较。
      
      撞枪口上了。
      
      拍卖方原以为,这枚戒指不过是拿出来凑个数。
      毕竟新主人是以280万的价格拍得,而这枚戒指的市场价也不过才300万。
      
      在场众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没谁会因为这枚戒指撕起来。
      姜枳之所以可惜,也只是因为它是父亲在赚到钱后,送给母亲的第一件首饰。
      
      可谁都没想到,它竟成为了今晚的重头戏。
      
      先是被一个叫万少峥的小少爷拍到了310万的价格。
      
      一听名字和价格,姜枳就知道,他就是原文中跪舔阮甜甜的那个男配。
      
      姜枳皱着眉向电视里举牌的那位看去。
      因为万少峥坐在第一排,所以全貌被她看了个一清二楚。
      
      万少峥长得不错,五官能算上乘。
      只是他的帅气极具侵略性,又毫不收敛眼中锋芒,一看就是性情乖张、脾气暴戾。
      
      拍卖方开始倒计时。
      
      万少峥觉得自己已经十拿九稳。
      连姜枳也觉得这枚戒指肯定是他的了,毕竟是原文剧情,百分之九十九不会出现意外。
      
      一想到原本是证明父母爱情的戒指,今后要被白月光拿来恶心她……
      姜枳太阳穴就不住地跳动。
      
      可正在此时,那谁都以为不会发生的、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出现了。
      
      二层楼上,马主管的声音传了过来。
      “400万!”
      
      “……!”姜枳双眼一亮。
      
      马主管喊价,意思是餐厅老板也要竞拍这枚戒指。
      难道……难道从她拒绝和何遇订婚开始,其他剧情线也会依次出现意外?
      
      只是可惜了,姜枳好不容易生出一回好奇心,想看看餐厅老板的样子。
      结果摄像头与马主管所站的隔间刚好是一前一后,一南一北。
      
      她专注地瞧了半天,也只能看到半遮帘下,属于男人的一双长腿。
      
      又是在拍卖师倒数到第二声时,有人加了价。
      
      “410万!”
      听声音,是万少峥。
      
      接下来的加价速度就快了许多,两人像是较上了劲,你追我赶地拍起了这早就过了其本身价值的戒指。
      
      “500万!”
      “510万!”
      “600万!”
      “610万!”
      ……
      
      一个不墨迹,永远从最前面那一位数加起。
      一个不放弃,不论价格多少,他总会加个十万报价。
      
      在场的人看得是目瞪口呆,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能是有仇,或者在追求同一位女士,对方点名了要这枚戒指。”
      有人小声说道。
      “这种情况在拍卖会上时常出现。”
      
      终于,价格在700万的时候,停了下来。
      
      700万是马主管的报价,万少峰没有追加。
      但不知为何,在姜枳密切的观察中,她发觉从‘510万’的报价起,万少峰的脸色便逐渐缓和了。
      
      等抬到700万时,他的脸上甚至出现了笑意。
      
      直到拍卖师倒计时结束,落锤公布最终拍得价为“700万元人民币”时,万少峰带着装出来的疑惑表情出了声。
      
      “人民币?”
      万少峰回头向上望了一眼,又看向台上的‘舌灿莲’。
      “不是美元吗?我出的610万报价可是610万……美元。”
      
      锤音都落了,他才说自己给出的价格是美元。
      难怪刚刚拍着拍着,万少峰突然笑得像狐狸,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
      
      这么一来,和万少峰竞拍的餐厅老板此刻骑虎难下。
      按照美元付账,换算下来比心理价高出了四千多万。
      可要按人民币付账……又太丢脸了。
      
      虽然拍卖会鲜少有落了锤还重新拍的例子——哪怕是误会。
      但这里是小说世界,她姜家那么大的企业都能被别人害破产,又何况是一个拍卖会的细节呢?
      
      再加上,姜枳仔细想了想,原文中的成交价确实是‘美元’。
      
      她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无法违抗原书剧情吗。
      
      那她先前拒绝了何遇,会不会和这次一样,只是昙花一现的更改剧情的希望?
      
      正当拍卖师为难,底下人交谈声不绝,而姜枳也以为已经凉凉之时。
      
      隔间内的男人却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一动未动。
      隔间外站着的马主管连帘子都没撩起,更没跟男人商量,直接就向下方的拍卖师喊话:“不是人民币,我家老板也是按照美元的单位喊的价。”
      
      万少峰成竹在胸的狐狸笑忽然就僵在脸上。
      
      拍卖师和姜枳与他不同,两人皆松了口气,沉下去的心脏也终于恢复了原位。
      
      而随着拍卖师接下来的话,姜枳刚刚复原位置的心脏,又忽然跳到了嗓子眼。
      
      “那么,恭喜池老板以70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这枚成色极佳的……”
      
      后面的话,姜枳已经都听不进去了。
      
      “chi”老板?
      餐厅的老板姓“chi”?
      
      哪个“chi”……
      是池彻的池?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见面,后面全是对手戏。
    感谢在2020-02-09 14:14:44~2020-02-10 12:49: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你的淮淮上线了 4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今天也要加油鸭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