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四轮马车 ...

  •   对于元春的想法,贾赦与张氏非但不以为忤,反而很赞成,张氏做为武指,最爱的就是动手,莫名其妙穿越不说还被困在后院,老早就闷的慌了,一听到女儿要教训未来的小妾,当下便提供了方法一、二、三,包准让人疼偏偏又找不到伤痕。

      至于贾赦虽然没提供肉/体上的伤害方法,却提供了法律上的解决办法,主母对侍妾可是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可打、可卖、可杀,即使皇家妾不同于寻常人家,但也有的是方法可以折腾人又让人说不出个不是。

      就连贾瑚与贾珠也提供了不少办法,贾瑚可说是见多识广了,以前的贾母、王夫人不说,就连全荣国府里最蠢的王熙凤也不是个简单的,只要跟她们学到一二,也尽够元春用了;至于贾珠,他有秘密武器,蛊虫一出,谁与争风。

      而唯一正常的贾琏默默捂胃,想想当年那温柔贤良的大妹妹,再看看眼前这个被教歪的大妹妹,不知怎么的竟升起一股对不起早逝的二太太的感觉。

      “你们也够了!”做为正常人,贾琏深觉得自己得拯救一下元春的三观。

      他义正言词道:“你们不是应该先教导元春友爱妾室,让妻妾和睦吗?怎么能想着要怎么对付侍妾呢。”

      所谓正妻,便是应该公正严明,上敬公婆,下护子女,友爱妾侍才是,侍妾做错事,已经好生教导,怎么能还没过门,就想着如何教训侍妾呢?

      贾赦、贾瑚、贾珠三人不约而同的冷冷的瞧着贾琏,直看的贾琏寒毛直竖。

      元春歪了歪头,疑惑问道:“三哥,你脑残了吗?”

      如果是好的妹妹,她自然会好好照顾她;如果是个不好的妹妹,还想着要跟她和睦相处,岂不是把自个的脸送上去让人打吗?

      她可没有这么善良。

      贾赦直接吐槽道:“这家伙没救了,回炉重造吧!”

      众人默默点头。

      于是乎,贾琏的悲惨生活再度开始了,就在贾琏被迫重新学习如何做一个好妹控的同时,一家子也终于到了扬州了。

      贾赦一家子才刚到扬州,林家大管家就在城外等着了。

      林大管家对贾赦重重一躬身道:“老奴给贾大老爷请安,贾大老爷一路辛苦了。”

      “起来吧,不必客气了。”贾赦淡淡问道:“妹夫和妹妹近来可好?”

      林大管家脸上的笑容更深,“老爷和太太一切都好,太太在府里望眼欲穿,早早就催着小的到城外等着呢。”

      贾赦勉强扯了一个嘴角,要说林如海望眼欲穿吗,他还会信上一信,但要说他那妹妹望眼欲穿吗?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毕竟他和贾敏之间可是隔着一个老太太再加一个贾政呢。

      虽是如此,但贾赦心里也明白,既然到了扬州,林如海便不好不见。

      一则,林如海可是圣上心腹,虽说贾赦爵位高,但论官位品阶,两人不分上下;二则,林如海除了是同僚之外,更是亲戚,虽说他和贾敏不合,但在朝堂上,亲戚就是天然的盟友,就凭这一点,贾赦也不好不见林如海。

      林大管家殷殷劝着贾赦到林府小歇,还备好了四轮马车,就等着贾赦一家子呢。

      一般出行大多是使用双轮马车,快是快了,也够灵活,但这颠簸程度可想而知,而四轮马车虽然没有双轮马车灵活,但载人数更多,且比双轮马车更加平缓,只是在城里用用,倒也适合。

      一见到这四轮马车,贾赦的眼睛顿时亮了。

      华夏不似欧洲,少有四轮马车,一则是因为畜力珍贵,四轮马车负载是高了,但拉车的马也要跟着多才成,华夏马少,一般人家能有一匹马就不错了,那有可能养的起需要更多畜力的四轮马车呢。

      再则,华夏并没有四轮马车的前轮导向技术,四轮马车不易转弯,行驶上一点也不灵活,又费气力,一个不好就撞车,是以四轮马车在华夏并不多见,大多是象征意义大于实用意义,如林家前来接人的这辆四轮马车。

      瞧着这四轮马车,贾赦摸了摸下巴,或许可以当一回文抄公,给元春加点份量才是。

      他记得四轮马车的前轮导向技术一直到了清朝未年时,才从欧洲引进,康熙虽然有无数的缺点,晚年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贪官污吏横行,要不是有雍正横空出世,说不定清朝就被他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闭完了。

      但康熙有一点是好的,那就是他是真正注重民生的皇帝,像这种有助于民生的技术,想必定有兴趣,就冲着这技术,总得给他一点好处吧。

      贾赦所求不多,只要元春别许给大皇子或八皇子就好,当然,不入皇家更好,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林官家见贾赦看着马车发呆,还以为贾赦对太太仍有心结,连忙低声道:“贾大老爷,我家老爷当真是真心诚意邀请大老爷过府一叙。”

      他顿了顿又低声道:“太太这阵子身子不适,倒是不怎么见客。”

      贾赦微微挑眉,看来他这个便宜妹妹还真不是普通的不见待他啊。竟然连个管家都知道了。

      他倒也不矫情,当下便就应了,毕竟此行的目的是见一见林如海,至于贾敏,管她高兴不高兴,他压根不在乎,只是去林府前不忘了提醒张氏,让她多看少说话,甚至是最好不要说话,省得让人发现一二。

      张氏不满道:“怎么光顾着提醒我,你自个倒是小心一点,不要让林如海发现了才是。”

      她的性子的确是和原本贤良淑德的张氏不同,不过贾赦又何尝不是,认真说来,贾赦才是真正变的最大的呢。

      夫妇俩人对望一眼,难得的有了些共鸣,当初怎么不是他/她穿到对方的身上呢,那至少还可以本色演出,不用担心了。

      无论如何,丑媳妇还是得见公婆,为了不让人怀疑,一家子还是硬着头皮前往了林府。

      一到林府,便看到林如海在大门外等着了。

      见到贾赦一家子,林如海眼睛一亮,上前几步笑道:“多年不见,大舅兄倒是比以往更精神了。”

      虽是奉承话,但林如海摸摸嘴上的胡子,不免也有些奇怪。

      说起来,大舅兄比他还大上几岁,可他都隐隐有了白发,头发更是稀疏,而大舅兄却还是一头茂盛乌发不说,风姿俊朗,虽然人到中年,但仍有当年京城第一美公子的风范,看的林如海都不由得有些羡慕了。

      贾赦感慨道:“妹夫倒是清减了些。”

      和原身记忆中的林如海相比,现在的林如海可足足老了二十岁都不只。

      他顿了顿劝道:“虽说扬州盐务烦重,但妹夫也要顾着自己的身子才是。”

      林如海苦笑一下,他也想轻松一些,可这盐务里的弯弯绕绕那是这么容易理的清的,更别提其中还牵扯到了甄家,轻也不是,重也不是,一个不好便要被圣上斥责,这几年来,他如磨心石一般,着实难熬。

      贾赦也不过就是劝上两句,林如海可和他这只咸鱼不同,林如海一心一意想要恢复林家的荣光,自入仕之后,更尽心尽力,是得了个拼命林郎之称,要不是靠着这份拼劲,林如海也不会在不满四十的年纪坐上这个位置。

      待进内堂,贾瑚带着几个弟妹向林如海夫妇行礼,林如海和贾敏膝下空虚多年,看着眼前的几个孩子,只觉得这几个孩子不但生的好,气质出众,着实羡慕的紧。

      几个孩子不是飘逸如仙,便是潇洒风流,即使是小小年级,容貌还未长开的元春也是娇俏可爱的紧。

      林如海随口一问,这才知道三个孩子身上都已经有了功名,贾瑚和贾珠早就考上了秀才,即使是最差的贾琏也得了一个童生。

      再随口考了几句,几个孩子都回答的头头是道,各种典故也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力,可见得学识着实不差。

      做为读书人,林如海最喜欢的自然是会读书的后生,他连连点头赞道:“大舅兄当真把三个孩子教养的不错。”

      童生也就罢了,以贾瑚和贾珠的年级能考中秀才,着实不易,可见得大舅兄当真是用了心裁培几个孩子,并没有因为珠哥儿非其亲生而忽视了他。

      贾赦哈哈一笑,“是他们几个懂事。”

      他可真没教过这三个孩子什么,三个孩子都算得上是积年老鬼了,自然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

      林如海慈爱的问道:“以这几个孩子的学问,大可再考一场,怎么不再继续考了。”

      按他来看,贾琏的功课还有几分不如,但贾瑚与贾珠两个都可以下场一试了。

      贾赦淡淡道:“这两个孩子的年纪都轻了些,还不如先压一压,三年后再说。”

      官场上讲究的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两个孩子的年纪都轻了些,即使现在入仕,也安排不到什么位置。

      况且现在大皇子和太子之间斗争的可厉害了,与其让几个孩子成了这些皇子手中的棋子,还不如略压一压,再过三年再说,到时直接给他们谋个外放避难也容易些。

      一谈到这,最有资格说话的莫过于林如海了,两人就官场的习惯交换了一下意见,越谈越是热络,颇有几分相见恨晚之势。

      和热络的林如海相比,贾敏却着实安静的很,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甚至连个笑脸都没有,王嬷嬷在衣袖底下不知拉扯了多少次贾敏的衣角,但贾敏见到贾赦夫妇就来气,别说来个笑脸了,连个眼神都欠奉。

      虽然林如海和贾赦聊的热络,但身旁有这么一个死人脸的贾敏在,再加上张氏眼观鼻,鼻观心,装作雕像,一边热闹,另外一边冷淡,这气氛难免的尴尬了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留言,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