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松江棉布 ...


  •   贾赦对于这穿成筛子似的清朝已经绝望了,红楼加上清穿,能正常的起来吗?

      只是他说什么都没想到,这个世界穿的比他预期中的还要离谱,大皇子福晋早逝也就罢了,但这八福晋啥时成了早逝的命了?

      要知道历史上的八福晋可是一直活蹦乱跳,直到雍正朝还在继续作夭的能人啊,这么一个能人说没就没,直到现在贾赦仍感到几分不可思议。

      为此他还特地打探了一下八福晋真正死因,虽说明面上的理由是因病而亡,但只要有心,有什么打探不到,他早打听到八福晋是因为长期服用求子药,这才败坏了身子骨而亡。

      虽然说这个结果合情合理,也很符合八福晋多年无子的人设,但不知怎么的,贾赦总觉得有几分古怪,总觉得太巧了点,偏生他远在广州,也没法好好调查,也不知真正的真相如何。

      想到不符合历史早逝的八福晋,贾赦就心情沉重,说不定,这世上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的重生者也不一定。

      一听到可能是大皇子或八皇子,张氏惊的险些一口气上不来,要论九龙夺嫡中那个皇子最倒楣,大皇子和八皇子绝对有份。

      大皇子是直接被圈禁起来当成生孩子的工具,而八皇子更惨,连做生育工具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圈禁到死,就连八福晋也跟着落到尸骨无存的地步。

      张氏从元春还是小婴儿的时候便抚养着她,把元春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的疼爱,一听到女儿可能会成为大继福晋或着八继福晋,张氏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这还不如做四皇子的侧福晋呢。”

      做妾也比被圈禁一生,成了生孩子的工具的好,不!如果是被指给八皇子,怕是连成生孩子的工具的机会都没有呢。

      贾瑚大为不解,“太太为何说做四皇子的侧福晋胜过大皇子与八皇子的福晋呢?”

      大皇子也就罢了,但八皇子人品高洁,朝堂上无人不赞赏,而且后院更是出了名的干净,只有一个侧福晋和几名侍妾,膝下又无子女,妹妹要是做了八继福晋,倒是比进大皇子的后院当现成娘要来的强些。

      当然,要是做十五福晋就更好了,十五皇子虽然小些,但小也有小的好处,以元春之能,不怕不能将十五皇子牢牢的握在手里,更何况十五皇子的生母王庶妃与贾家有几分旧,也算是自己人,不怕她在妹妹跟前摆婆母的谱。

      贾赦与张氏对望一眼,两人超有默契的同时闭嘴。

      自从发现自己穿到这成了筛子的清朝之后,两人没少想跟孩子说一说九龙夺嫡的事情,不求有什么从龙之功,但好歹也把该避的避开啊,但两人每一次才想说出口,就被噤声,甚至还有一次差点被雷劈,时间一长,两人也知道九龙夺嫡这事是禁词,说不得。

      张氏也放弃跟孩子们说什么八皇子将来会夺嫡失败,最后下场凄凉,只能气道:“总之八皇子不好,自个不好还拖累妻儿,那那都不好。”

      贾瑚与贾珠脸上都露出讶异之色,他们都知道太太没啥学识,可从来不说虚话,太太既然嫌弃八皇子,必定有其原因。

      想想太太的特殊来历,兄弟俩顿时脸色重,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八皇子当真嫁不得。

      贾赦琢磨了一下,淡淡道:“八皇子野心太大。”

      说着,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天空,很好,没被雷劈也没被噤声,可见得这话还是可以说的。

      贾瑚与贾珠对望一眼,顿时想起了原来世界里的废太子──义忠亲王和新帝。

      在他们原本的世界里,义忠亲王底下并无多少兄弟,几个兄弟也不怎么长进,新帝虽是捡到了皇位,但能力着实不咋的,要不也不会想到用宫妃回家省亲一事来敛财。

      但这个世界却大有不同,这个世界里的太子底下兄弟甚多,还个个精明能干,文人中还时不时讨论起什么嫡长,想想太子的艰难情况,贾瑚和贾珠都想给他点蜡了。

      贾瑚沉吟道:“如此说来,八皇子并非良配。”

      这世上事上最复杂的莫过于皇家事,贾家可没这本钱掺合进去。

      贾赦缓缓点头。

      张氏郁闷的胃都疼了,大皇子和八皇子自不用提,十五皇子也不是什么良配,至于让女儿入四皇子府为妾……她除非脑抽了才会同意,张氏左思右想,总觉得没半个好的选择。

      她低声道:“老爷,咱们可否求一求圣上,别给元春指婚了?”

      说句不好听的,无论是那位皇子,她都瞧不上。

      贾赦无奈长叹,他虽然一个字都没说,但众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对于元春的婚事,他也无能为力。

      几人神色闇然,还以为自己是重生(穿越)就无敌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皇权给压得死死的,连自家女儿的婚事都无法做主。

      一家子瞬间愁云惨雾的,正当一家子为了元春的婚事头疼时,元春突然拉着贾琏来了。

      时近冬天,夜凉如水,元春穿着一袭家常的松江棉袄,拉着一脸无奈的贾琏缓缓进来,虽然元春年纪尚小,不过才十三岁,但肌肤胜雪,眉目如画,气质出众,虽然稚气未脱,但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将来长成后的绝色之姿。

      张氏最是心疼元春,连忙迎上前捂住元春微凉的小手,嗔道:“都这么晚了,元姐儿怎么来了?这里可不是广州,该多添件衣裳才是。”

      松江棉布虽然匀细坚洁,厚实立体,望之如绒(注一),但始终只是棉布,在这深秋穿着,终究是太单薄了点。

      元春笑着解释道:“让娘担心了,女儿不冷。”

      她自幼跟着珠哥哥习武,虽然武功不如珠哥哥,但也寒暑不侵,这一点寒风她压根不放在眼里。

      贾珠则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贾琏,元春还是个半大孩子,根本就熬不得夜,这么晚了还过来,必定是贾琏这混小子不小心透露出了什么。

      贾琏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大感冤枉,他绝对什么都没有跟元春说啊,可老爷太太一路上愁眉苦脸的,贾瑚和贾珠两个人又一天到晚比杀气,再加上选秀的事情,元春又不是傻子,自然猜到了一些啊,这怎么能怪他呢,要怪就怪他们全家演技都不过关啊!

      做为家里唯一的一个正常人兼背锅王,贾琏内心非常苦闷。

      “爹娘可是为了我选秀的事情而担心?”元春笑容微闇,低声道:“圣上指婚,想来最少也是个宗室大臣,女儿只要循规蹈矩,格守本份,想来这小日子也不会难过。”

      元春年纪虽小,但素来聪慧,早早也私下打探了一番,秀女选秀,主要看的还是家世,她的家世放在广州绝对是一等一的,但在京中,只不过算得上是二等人家。

      而且贾家虽然被抬了旗,但说到底终究不是满人,十之八九会被许为侍妾,是以元春说出了‘循规蹈矩,格守本份’这八个字。

      张氏又是心疼又是心酸,哪怕是现代,正室生的小三生的都差距极大了,更别提是规矩严格的古代,她拉着元春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最后才叹道:“不至如此,圣上透了意思出来,想来至少是个正室。”

      虽是如此,张氏还是郁闷到近乎内伤,康熙似乎觉得一个皇子正室就很给他们贾家面子了,但张氏还真想说一句,爱新觉罗家里所有的皇子她都瞧不上啊!

      偏生在这没人性的旧社会里,她不但不能骂,还得感激的感谢皇恩浩荡。

      呸!什么玩意!

      元春微不可微的松了口气,笑道:“那不是挺好的,太太还担心什么。”

      张氏长叹,“他们那配得上我儿。”

      有本事的野心太大,她要不起;没本事的她更是瞧不起,元春的婚事本就难办,再加上康熙这么一个只重权势的帝王,天知道他会为了平衡势力把元春许给谁。

      元春歪歪头,不解的问道:“男人怎样重要吗?”

      男人不过就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吗,好不好重要吗?

      “而且能得圣上赐婚的人家必定是富贵无双的人家,到时说不定能多些乖巧可人的妹妹来陪我呢。”

      她有嫁妆,本就不靠夫婿过活,自个有钱,又有可爱的妹妹相伴,小日子轻松写意,至于男人什么的,重要吗?

      贾赦与张氏无奈抚额,是了,他们差点忘了自家女儿身上无往不利的百合光环了。

      几个孩子没一个正常,就连非穿越也非重生的元春也有那么一点不正常。

      说也奇怪,也不知为何,明明元春是个女孩子,偏生极讨其他女孩的喜欢,小时候为了谁先跟元春玩,几个小女孩没少为此打过架,即使长大了,元春也是女孩子们关注的重心。

      一瞬间,贾赦觉得自己似乎错怪贾宝玉了,或许贾宝玉的好色是后天影响,不是先天的啊。

      张氏气结,“你啊,也太小看后院里的女人了,要是来个爱闹夭蛾子的,你这日子要怎么过啊!”

      她知道女儿爱美人,不过不是每个美人都值得怜惜的,她搅尽脑汁,想举出一些后院女人不好惹的例子来教育一下元春。

      但贾赦除了她之外别说姨娘了,连个通房都没有,平日里往来的官眷也没人敢把自家的遭心事往她面前说,要拿宫斗剧里的例子吗,似乎又不怎么适合,一时间,张氏还当真举不出什么例子。

      见张氏一脸苦恼,又努力试图举例,元春心下微缓,笑道:“太太别担心,要是妹妹们不乖的话,那就……”元春笑着露出了一对小虎牙,莫名的带着几分杀气,“揍她丫的。”

      众人默然,果然,这个很元春。

  • 作者有话要说:  注一:出自百度百科
    求收藏,求留言,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