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萨塔在达克里斯族中以丰富的矿石资源和发达的经济而闻名。
      
      首都萨塔b星是整个达克里斯星域最大的交易市场,在这里,有来自古继的奴隶、来自赛提克族的最强机甲配件、甚至还有欧德瑞安族冒死从古遗迹中发掘而来的古老科技图。
      
      即使星际人族的体质远超姜月皎记忆中的地球人,但萨塔b星的环境也需要经过大量化的机械改造,才能使那些计算力低下,没有能力替自身施加保护的普通人在这里生存。
      
      人造机械环境的代价是高昂的资源消耗。
      
      男性星人的共生主星分为行星和恒星两种,大多数人族都是以行星为共生主星,因为恒星的力量过于强大,许多星人甚至活不到成年。
      
      诸野是萨塔千年难遇的天才,他的共生主星是一颗过渡性气星,在将来是有望冲击优先级的存在。
      
      星人的计算力等级分为五个等级,ABC为P初级,DEF为M中级,GHI为A高级,JK为O优先级,最高的是S类强化级。
      
      J-O优先级计算力的星人,已经足以成为一个小星系的掌控者。
      
      这一次的成星礼,诸野邀请了各大种族前来观摩,尤其是瑞斯达族的元帅女儿,是他精心为自己挑选的配偶。听闻元帅女儿不仅拥有星人当中绝世的美貌,更在病愈后生成了潜力无限的星球改造系统。
      
      只要能拿下她,他的潜力甚至可以提升到S级。
      
      姜臻派了军舰护送她进入达克里斯族的星域,但行政主星系不允许军舰进入,只能在外星系停泊换乘高级跃船。姜月皎的跃船刚刚靠近萨塔b星,就看见舱外漆黑的星空背景上,如同深渊之铁的萨塔B星上空升起了无数绚烂的烟火。
      
      星球级的烟火过于耀眼,令周围的星辰都黯然失色。
      
      跃船进入轨道,顺利停靠在萨塔族的最大的外空港,整个港口已经彻底封锁,此时是b星的夜间,璀璨的光源汇成华丽的光海,诸野穿着整齐的礼服,身上星章熠熠发亮,深黄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他身材高大,缓步走向姜月皎。
      
      诸野单手放在胸前,俊美的脸上露出礼貌的微笑:“欢迎来到萨塔,姜小姐。”
      
      崇尚暴力和自由的达克里斯并没有这样温和的礼仪,这是诸野为了在她心中留下好印象而特意研究的瑞达斯族的交往习惯。
      
      他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位大病初愈的睡美人,一定会被自己的魅力折服。
      
      姜月皎的确是有些惊讶。
      
      在她看来,星球上空燃烧的不是烟花,都是钱。
      萨塔族原来最大的爱好不是暴力,而是烧钱。
      
      迎接到了重要任务,诸野便安排她休息,成星礼还有三日,这段时间诸野提出要陪她逛逛萨塔的贸易城,姜月皎求之不得,她原本来这里,就是想要了解星人的情况。
      
      在基地的时候,她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物资整理和基地维修,计算力强大的星人可以瞬间启动自身物质,形成机甲,有的还能驾驶星际船舰。
      
      她虽然拥有超强的星球改造系统,却并没有将人生目标放在这种另类的“相夫教子”上。
      
      女性星人虽然不能拥有机甲和共生主星,但系统和自身计算力成正比,如果能够运用得当,她也可能驾驶星舰,就和这里的旧人一样。
      
      旧人无法利用环绕自身的星物瞬间形成机甲,但却可以利用计算力操控已有的战甲,从而达到了星人相同的层次。
      
      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力量才是真实的,这是姜月皎在末日生存得出的法则。
      
      如果她足够强大,就能和那个人站在一起。
      而不是卑劣地逃走。
      
      ……
      
      贸易城并没有姜月皎想象的那么井然有序,整齐干净,更像是一个大杂烩的世界,既有高级店铺林立在街道两侧,高耸入云的机械墙壁闪烁着永不熄灭的灯光,也有路边杂乱的奴隶市场,奴隶主们带着自己的“货”,和路边的行人讨价还价。
      
      她看着新奇,诸野却觉得这位大小姐心思单纯,看什么都带着好奇心。
      
      他刻意推掉了这几日的应酬,专心陪着美人,自然是有什么应什么。
      
      往前走了一会,街道上越来越乱,诸野微微皱眉:“前面是古继的奴隶拍卖场,那边没什么好看的,又脏又乱,我带你去看看——”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人群陡然喧闹起来,伴随着吵闹声的还有冲天的火焰,但一瞬间,那炎热的气息便急速熄灭下来。
      
      骚乱发生的很快,提克完全没想到这人还能挣脱计算力缚绳,从把他抓来开始,这人就没少给他闹出事来。
      
      若不是萨塔这边有金主看上了他,提克早就随便找个流浪星把他卖了。
      
      也不知道这拍卖场的金主是看上了他什么,精神紊乱,计算力报废,共生星球时刻都在发生爆炸的星人,完全就是他们眼中的残疾人族。听说这人以前也是优先级的计算力,如果找黑市的人强行剥离他的精神星物,说不定能得到一副不错的计算力机甲。
      
      哪怕是打断了这人的四肢,刻意绑上歪曲的木板令他骨骼无法正常自愈,套上堪比酷刑的锁链,时时刻刻消耗着他的体力,但他竟还能三番五次地逃跑和反抗。
      
      提克很欣赏他,但更欣赏他所能换到的银币数额。
      
      银币是银心联盟全星际通用的货币,由稀有金属铸造而成,其中含有的能力甚至还提升星人的计算力。
      
      前面就是奴隶拍卖场,将人送过去自己就能坐着数钱。
      
      没想到这人利用共生星球的能量爆发峰,冲破了计算力缚链,如果不是贸易护卫队及时赶到,用电磁枪击倒了他,提克这一趟就白跑了。
      
      他走到那人面前,蹲下身:“凌燃,跑什么啊?”
      “说不定那位金主是看上了你这张脸,后面好日子等着你呢。”
      
      地上那人侧躺着,高大的身体蜷缩在一起,护卫队的电磁网将他禁锢地死死的,蓝色的电流在苍白的肌肤上形成刺骨的痛觉,令他失去一切战斗能力,暗金的卷发沾满了泥污,贴在他同样满是灰泥的脸侧。
      
      双腿因为长期的强制铁板诱导而变形,手上被重新加上了镣铐,镣铐上的铁刺深深扎入手腕当中,鲜血从手腕蜿蜒而下,滴落在泥土里。
      
      周围的人眼见暴走的奴隶已经被控制,渐渐也散了。
      
      提克蹲在他旁边,正要敲打敲打他,却看见那双因为痛苦而一直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金色的风暴在他的眼中汇聚,原本该是温柔璀璨的眼眸,此刻充斥着暴虐和令人心惊胆寒的桀骜。
      
      ……
      
      人群散开后,即便隔得远,姜月皎也能看见地上躺着的那个试图逃跑的奴隶。
      同样是人族,在这里却依然存在着残酷的奴隶制度。
      
      在末日生存,她所谓的同情心早就消磨殆尽。但那个人仍然让她想起自己在末日挣扎生存的日子。
      
      那段时间末日刚刚降临,到处都是疯狂的变异生物和人类的尸体,她和父母生存的基地被虫潮淹没,所有人被迫向新基地逃离,而在路上,远比嗜血的生物更可怕的,是人心。
      
      他们和基地幸存的觉醒人们占据了一栋小楼,暂时收集物资,躲避变异生物,没想到一队强盗伪装成受伤的学生骗开了他们的大门,将所有人绑了起来。
      
      这些强盗不仅拿走了所有的物资,还试图强-奸女人。
      
      她的母亲提前自杀,父亲想要帮她逃走,却被人抓了回来,五花大绑地扔在地上,最后被强盗们嬉笑着活活打死,末日来临,他们靠暴力取乐。
      
      看着前面地上蜷缩着的伤痕累累的男人,鬼使神差地,姜月皎想走过去看看。
      
      诸野自然也看到了前面那个奴隶,若是在平常,他还有心情过去戏弄一番这位曾经的天才。从诸野出生开始,他就总是被拿来和凌燃做比较。
      
      他是萨塔的天才,而凌燃却是四族之上,整个联盟,整个星际的天才。
      
      但现在,他即将成年,前途一片光明,只要能获得身边这位美人的芳心,不仅能得到瑞斯达族的力量,自身还能冲击S强化级,拥有加入达克里斯族的议会的机会。
      
      而凌燃,却因为战争事故成了一个废人。
      
      幸灾乐祸也要分时间,姜小姐还在这里,若他表现出落井下石的模样,岂不是有损自己在姜小姐心中的形象。
      
      “一个奴隶而已,别脏了您的裙子。”诸野出声阻止。
      
      他示意侍卫挡住姜月皎的视线,伸手示意她往后走:“若姜小姐对古继的奴隶有兴趣,晚上会有一个小型的拍卖会,我可以带您去看看。”
      
      她低头犹豫了片刻。
      是啊,这里的奴隶千千万万,她救得了一个,又能救得了多少个?
      
      姜月皎抬头,努力挤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心里却牢牢被那个倔强不甘的身影占据。
      
      街上的奴隶有很多,但大多都目光死沉,毫无生气。
      
      那个人却宁愿受伤,也要拼死反抗,即便他的双腿已经变形,浑身都是伤口——
      
      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尖叫,诸野的声音变得遥远,一股热浪陡然将她整个包围。
      
      身体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拉入一个炙热的怀抱,她能感受到身后那人坚硬的胸膛,他的体温远高于一般人,她的心脏陡然急促地跳动起来。
      
      男人从身后环抱着她,左手将她的一只手按在腰侧,右手抓住手腕放在她左侧的肩头,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她身侧。
      
      她才发现,男人握着她的手指修长好看,但手腕却以诡异的姿势微微弯曲,上面一排骇人的血洞,彰显着主人为了逃脱锁刺,是如何残忍地对待自己。
      
      他的气息不稳,手臂上苍白的肌肤间布满了红色的裂痕,仿若随时可能倒下。
      
      诸野和身边的侍卫被男人猛然爆发的巨浪能量冲击散开,眼看着他挟持了姜月皎,只能发出愤怒的声音:“凌燃,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抓的人是谁?”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好心女主帮助身残志坚的男主复健的故事
    燃哥:我知道,我抓着的是我媳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