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

  •   彤色的太阳散发着无力的微光,融化在遥远的天际。坠日黄昏之下,那偌大的圆盘一点点下落,带着朦胧的银环,消失在地平线上。
      
      姜月皎坐在运输台侧,修长的双腿在空中一晃一晃,她的身后是高耸入云的天梯,顶端停靠着末日以来人类最后的希望,主宰号飞船。
      
      她的脚下,是在废墟上建立起来的E基地。
      
      随着夜幕的降临,基地的灯光一点点亮起来,发动机的声音显得遥远又缥缈,只有身边的录音机转动着磁带,向她一点点播放着电影的录音。
      
      “有人是浅色的,
      有人是缎色的,”
      
      姜月皎低下头,静静享受着这片高处的宁静,风在她的脚下,萦绕着基地外层的防御能量罩,空气和粒子的撞击,偶尔发出温柔的青光。
      
      能量罩之外,是肆虐的风暴和荒野。
      
      “但偶然间,
      你会发现虹色的人。”
      
      “当你遇见的时候,
      什么也比不过他。”
      
      轰——
      
      身后升降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如同巨兽咆哮着横冲而上,姜月皎关掉录音机,将小巧的磁带取出,小心放进包里。
      
      这盘电影录影带是她保存下来为数不多的黑暗时期之前的东西。
      
      末日降临后,整个地球环境急剧恶化,动物的变异与人类的精神力觉醒几乎是在同时发生,但却阻挡不了原本美丽的家园变成如今的地狱。
      
      人类只能居住在基地的能量罩之下,艰难抵抗着变异动物的攻击。
      
      E基地是欧亚大陆仅剩的最后一个大型基地,幸存者们最终团结在一起,利用仅剩的资源共同建造通往太空的主宰号飞船,这是他们唯一的逃生方舟。
      
      升降机运送着飞船部件急速而上,姜月皎站起身,晚间的维修检查就快开始了,作为精神力较低的觉醒人,她无法参与战斗,只能作为后勤负责基地的维护。
      
      忽然,脚下的重力急剧降低,只是一瞬间的变化,失重感潮涌而来,又瞬间消失殆尽,她惊讶地回过头,脚下基地浅色的灯光悉数变为惨烈的红,警报声刺耳地回荡在每一个角落。
      
      而远处扬起的沙尘暴之中,有无数疯狂的黑影在晃动。
      
      出事了!
      
      她跳下平台,顺着钢梯往下爬,以往变异动物并非没有攻击过基地,但只是拉响了局部警报。姜月皎的速度很快,穿梭在废弃的城市里,一刻不停地朝着前方跑去。
      
      很快,她遇到了越来越多的觉醒人,但不同于以往的战斗状态,所有人都在沿着她而来的方向而去。
      
      潮涌的人潮让她越来越难以前行,直到一只手将她拉到旁边的巷子里。
      
      青年穿着一身黑色战斗装,清俊的脸上神情严肃,双手按着姜月皎的肩膀:“你疯了?!”
      
      顾易星顿了顿:“所有人都在朝升降台走,你往前去做什么?”
      
      姜月皎没法说话,她在觉醒时伤到了咽喉,在生存是第一位的末日,没人愿意为了一个哑巴学习手语,顾易星是她唯一的朋友。
      
      于是她比划:那位呢?
      
      顾易星知道她说的是谁,几乎整个E基地,就没人不知道韩让的存在,他是基地精神力最强的战斗者,如果没有他,变异动物早就将这里夷为平地。
      
      但现在一片混乱,谁还管的上别人。
      
      顾易星告诉她,韩让在基地前面,但是这一次的变异入侵规模太大,基地是挡不住的。所有人都想逃,留下来只会死。主宰号其实早就建造完毕,只是承载空间有限,不可能让基地所有人都离开,现在去抢位置还来得及。
      
      姜月皎挣脱开他的双手,依然逆着人潮往前面跑去。
      
      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冲出基地边缘的时候,她的耳边瞬间充斥满了变异动物的嘶吼声,能量罩摇摇欲坠,沙地上堆满了觉醒者的尸体和漆黑的方块,鞘翅目的大型变异昆虫张开凶猛的口器,一只四人高的虎甲骤然跳起,却被无形的力量狠狠拍下,被猛然砸在地上,只能发出无力地嘶鸣。
      
      但更多的虫子冲了上来。
      
      在凶残的虫潮面前,整个基地显得脆弱不堪。
      
      抵抗者的尸堆前方,站着一个黑色的人影。
      
      前线这里的觉醒者已经死光了,能量罩摇摇欲坠,所有人都在朝升降台逃去,只有韩让依然还在这里。
      
      精神力不仅可以用来战斗,还能帮助人类进行侦查,不用转身,他也可以察觉到姜月皎的存在。
      
      她认识他,基地的英雄。
      
      但他却不认识她,因为她只是个没用的小哑巴。
      
      她感受不出这种层次的战斗,只是看见那个平日里冷淡而强大的男人微微侧过身,漆黑的碎发在狂风下摇晃,露出坚毅的下颌。
      
      她是跟着韩让一路走到E基地的,但那时他还是个少年,从尸山虫海中杀出了一条路,而她像个卑劣的尾行者,一路远远地、小心地跟着他。
      
      现在少年已经变成了青年,好看的侧脸轮廓清晰,褪去青涩之后,只剩令人畏惧的强大。
      
      韩让顿了顿,伸出有力的手臂往前一捏,一阵尖锐的嘶鸣过后,漫天掉下来无数庞大的虫尸。
      
      他伸出手,从腰间的皮带上取下一个巴掌大的小包,操控着精神力将东西远远地仍给后面的人。
      
      姜月皎起先有些失神,但很快明白他动作的对象是自己,她上前接过小包,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东西,就听见他的声音夹裹着风而来:“把它给主宰号的船长。”
      
      “你,离这里远点。”声音冷漠,夹着淡淡的不悦。
      
      男人说完,静默地转过身,继续独自对抗漫天的虫潮。
      
      包裹像是某种兽皮制成的,她才反应过来尽管漫天风暴,身边倒叉着无数的虫类残肢,却没有一个伤到她。
      
      这是韩让在她身上施加了精神保护。
      
      她留在这里,只会让他分神,但如果手里的东西可以帮到他——
      
      姜月皎快速后退,她知道韩让不会在这样压力巨大的关头分出精神力来查探她的动作,但她依然做了手语:
      
      谢谢你,
      等我。
      
      回去的路远比来时要煎熬,升降台上拥上了无数人,她可以听见主宰号引擎预热的声音,爬上之前的高台才能抵达升降机,但由于能量罩部分失效,先前的铁梯已经被破坏,她只能抓着刺手而冰凌的台柱一点点往上爬。
      
      手上的鲜血越来越多,离高台只剩最后一点距离,她却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最近的受力点。
      
      下一刻,一双手从上面伸了下来,漆黑的皮质护手套握住她鲜血淋漓的手掌,顾易星探出头来:“小皎!我看见你过来了!”
      
      顾易星的精神力也很强大,探测范围能够覆盖整个基地。
      
      她反手握住他的手,脚下用力,心里却忽然涌起不安的感觉。
      
      觉醒者尸体旁边的漆黑方块她曾经在军需库看见过,那是基地研发的新式炸-弹,威力强大。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觉醒者近距离使用精神力引爆。
      
      那么多的炸-弹……
      
      砰——!
      
      姜月皎被拉上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是基地前线的死亡焰火。
      
      如同盛开的地狱之花,夹杂着浓烟滚滚燃烧开来,引燃了无数变异虫子的身体。以及,瞬间吞没了那个在火海之中的人。
      
      她坐在高台上,所有人都在抢升降机,顾易星站在她面前,伸手去扶她。
      
      耳边的爆炸声一瞬间变得很远。
      
      顾易星说:“韩让是基地最强大的精神者,主宰号只会带走人类最后的精英,他的手里一定有船票。”
      
      他伸过来扶她的手上闪出一道白光,冰冷的刀刃精准地刺入她的心脏。
      
      昔日一贯温柔的声音此刻在她听来显得无比冷漠:“我看见他给你的东西了,对不起,小皎。”
      
      “但是,我也想活下去。”
      
      顾易星伸出手,取走了她腰袋里的皮质包裹。
      
      ……
      
      她醒过来的时候,心脏的部位还在隐隐作痛。
      
      又做那个梦了。
      
      姜月皎从床上坐起,漆黑如瀑的长发从细润的肩头滑落,苍白的脸上带着些许细汗,她的目光落在舱外旋转的星海之上,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她穿到这里已经有一个月了。
      
      这是一个和地球不同的星空世界,人族分为两种,星人和旧人,寿命都远超于地球人。
      
      他们使用类似精神力的力量来操控机甲和战舰,在这里精神力被称为计算力。
      
      旧人更像地球上的人类,而男性星人与星球共生,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独立的星球,因此对于星人一族,男性的计算力来自星球,女性会在成年之后生成一定的星球改造系统,以帮助男性进化星球,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宇宙之中,力量象征着一切。
      
      星人和旧人并不分开生活,人族分为四大种族,各占据银心系以外的四大星域,银心联盟负责整合四大种族的力量,是整个宇宙的政治文化中心。
      
      她的这具身体也叫姜月皎,和之前在地球上的身份不同,是瑞斯达族最高统治者的女儿。
      
      从她醒来开始,享受的就是全宇宙最顶尖的待遇和治疗。
      
      更重要的是,她能说话了。
      
      瑞斯达族以军事战略和战争研究出名,前身是赤星分部,后来吸纳了诸多具有军事天赋的旧人,是星际非常强大的存在。
      
      姜月皎身为元帅的女儿,自小就受到万人瞩目。
      
      她幼年时期进行计算力预估检测时,测算仪显示了乱码,这在星人历史上并不少见,多数都是残缺计算力或者根本无法生成系统的人,以至于她一直很自卑。
      
      但现在成年后不仅生成了系统,还表现出了巨大的潜力,显然完全推翻了之前的猜测。
      
      一切迹象都指向一个可能性——她的系统潜力巨大,以至于计算力等级评估系统都无法给出最后的等级结论。
      
      从被各族暗中嘲讽的废物,到整个星际的星人争相讨好的宠儿,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她穿越过来之后,并没有之前的记忆,只能用失忆的蹩脚借口。好在医生说这是精神力损伤的正常表现,只需要好好休养,记忆会慢慢复苏的,才让她蒙混过去。
      
      舱外的巨大星体散发着美丽的光芒,简洁而宽敞的房间里,星光洒在光洁的地板上。
      
      姜月皎赤脚下床,站在舱窗边,隐约可以看见反射出的自己的影子。
      
      和地球上的样貌有五分相似,只是现在的她更加像个精致的瓷娃娃,皮肤白皙莹润如玉。苍白的小脸上是一双宝石般闪耀的黑色眼睛,双唇带着淡樱色,漆黑的长发自然滑落,洁白的长裙仿若轻柔的羽毛,托起她柔弱的身体。
      
      舱顶打开,飞下来一个巴掌大的透明圆球:“主人,联盟给您的康复贺礼已经放入星球级物质舱,目录物品包含以下一百个星系的顶尖珍惜品——”
      
      投影打在她身侧,显露出一张滑不到底的清单。
      
      她转过身,瞥了一眼,声音有些无奈:“这些我都不认识,球球,收起来吧,给姜……给父亲送过去。”
      
      姜臻,瑞斯达族的元帅,也是她现在的父亲。
      
      投影刷新了一下,球球重新列出了一张地图:“距离萨塔的主星还有十个小时的路程,主人可以再休息一会。”
      
      自从她苏醒之后形成了星球改造系统,收到的来自各个种族的邀请就没有少过。
      
      萨塔是达克立斯族的四分支之一,其余三个分别是古继、风暴和朝离。四分族以议会的形势统治着达克立斯族的星域,互相之间各自独立。它们前身为黑星分布,奉行星人至上主义,至今还残留着奴隶制度和黑市交易。
      
      这一次萨塔的潜力新星不仅送来了豪华战舰,还邀请她参加成星礼,既有彰显萨塔实力的想法,也有联姻的意思。
      
      姜臻的意思是随便她爱去不去。
      
      来到这里一个月,一开始适应期过后,她也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观摩星人的成星礼,再看看这个号称暴力和自由共存的矛盾种族。
      
      萨塔的主星越来越近,这是一颗巨大的黑色岩石行星,静静漂浮在漆黑的星空中,显得神秘而又强大。
      
      地球上的末日记忆仿佛一场离她越来越远的梦,而眼前的宏大世界,才刚刚展开它的一角。

  • 作者有话要说:  专栏新文已开,戳进可见~
    《神级小号在末日[无限]》
    高高在上的某末日主神,原本性格狠戾残暴,容貌俊美清冷。
    谁想沉睡期间,被一个女人摸上床,偷走了心脏。
    强制苏醒后,失去心脏的主神神格不全,灵魂受创。
    失去大部分力量,只能装成纯善小可怜,进入末日世界中去找那个蒙面偷心的女人,
    然后伺机杀掉她,拿回神的心脏。
    人是找到了,对方却在——
    停电之后的废弃城市里搞基建,
    丧尸横行的死亡国度里修猎场,
    病毒肆虐的恐慌都市里开医院,
    洪水滔天的绝望孤岛上建海景……
    ??说好的挣扎在末日中,奋力求生的渺小人类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