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你瞅瞅她,睡觉还砸吧嘴的。”
      
      蒋俊杰别提多兴奋了,那模样比训练得了全连第一还开心。他在部队当兵,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这还是闺女出生后,父女两的第一次见面。
      
      蒋俊杰的目光落在自个儿闺女白嫩嫩的小脸上,忍不住伸出手指头去捏了捏。
      
      松楠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四肢酸软无力,也不知是谁,捏了她的脸一下,刚想发出抗议,却只能发出一声哭嚎。
      
      张兰英急忙拍开丈夫的手,直接把床上的闺女捞到怀里,又横了一眼蒋俊杰,“甜甜才多大,你也舍得下手去捏?小孩子皮肤嫩,你一个当兵的,下手没个轻重,还当这是你们部队的皮小子呢?”
      
      耳边的女声让松楠皱起眉头,缓缓睁开眼睛,此时的她正被一个女人抱在怀里,女人扭着脑袋和旁边的男人说着话。松楠想挪动脑袋,想看清女人的脸,却发现她被抱在怀中,襁褓的边缘遮住了视线,再怎么挪动脑袋也还是看不清,她想张嘴,结果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叫声。
      
      张兰英正教育着丈夫呢,怀里的闺女却“咿咿呀呀”叫了起来,她不禁一笑:“咋了?甜甜是不是被你爹给弄醒了?好好好,娘帮你教训他,打他,叫他欺负我们甜甜......”
      
      松楠一开始还有点害怕,待看到张兰英的那张脸就安下心了。
      
      小的时候,阿婆也曾给她讲过年轻时候的事情,拿出亡夫赴朝前两人补拍的结婚照给她看。眼前的这张脸,正是年轻时的阿婆。
      
      琢磨着刚刚阿婆说的话,她也能判定自己应该是重生到了早夭的表姨身上。终于又回到了阿婆的身边,松楠喜滋滋的把脸贴在张兰英的胸前,吮吸着自己的小手指,傻呵呵的笑着。
      
      “甜甜?”蒋俊杰一愣,想到他一走就是大半年,回来后光顾着稀罕闺女了,竟忘了问媳妇闺女的名字。
      
      张兰英“嗯”的应了一声,又解释道:“娘说了,小名就叫甜甜,希望她以后甜甜蜜蜜的,大名等你回来取。”
      
      蒋俊杰听完后很开心呀,颠颠儿的从衣兜深处掏出一张小纸片来。
      
      “这写的啥呀?”张兰英好奇的凑过去,看来看去就认出个蒋字来。
      
      蒋俊杰嘚瑟的扬了扬小纸片:“蒋令娴,这是我特地去求了副团取得,那可是个文化人。”
      
      瞧把你能耐的。
      
      蒋俊杰很高兴,张兰英也很满意。蒋令娴,这一听就是很有文化,不像村里那些花呀草呀红呀翠呀的,土的要死。这么几句话的功夫,松楠就有了新鲜出炉的大名,蒋令娴。
      
      甜甜,蒋令娴,那个都比松楠(送男)好。
      
      蒋家老两口到了傍晚才回来的,正是农忙的时候,田里面也是一堆事。不过孙女刚出生没两月离不开人,张兰英又是头胎,也敢叫她跟着下地。
      
      听到孩子的大名一起,蒋家老两口也松了一口气。他们也是大字不识几个的,哪有什么取名的本事,就连儿子蒋俊杰的大名都是花了十个鸡蛋请人老秀才取得。这两月琢磨来琢磨去就想到些什么红花呀翠花的,想找人取名吧,老秀才都作古十来年了,村里也没个文化人。最有文化的村长给自个儿闺女取名都是大妮二妮的,想来想去就怕取错了名以后孩子惹人笑话,老两口一合计,索性丢给儿子算了。到底还是儿子有本事,这名字一出去,到哪都没的说。
      
      吃完饭,张兰英刷完碗筷,搁好碗筷回房给甜甜喂奶。
      
      蒋俊杰鼓足勇气敲开爹娘的房门,想和老两口说事。
      
      “咋了?”杜二菊这会儿正盘坐在床上数着家底呢,整整齐齐的一沓钱,有零有整的,她数了几遍都是八十九块七毛八。
      
      这些钱都是这两年蒋俊杰的津贴还有老两口带着媳妇在乡下种地所攒的。
      
      也别觉得这钱少,一斤大米也才一毛七,那还是细粮呢!蒋俊杰一个月的津贴也才一块七毛二,就这还都是前两年部队才开始实行的津贴标准。
      
      建国后太平了,国家没收了地主土地分田到户,实行农民土地私有制。老两口和张兰英都勤劳肯干的,把庄稼伺候好了,缴纳完公粮,留下自家口粮,总归是有富余的。卖掉多余的粮食后,一年到头还能剩个五六十的。
      
      “娘,这钱您先收着。”
      
      杜二菊接过,低头数了一遍,一愣,惊讶的抬头:“怎么还多了十三块?”
      
      多了十二块九毛五,比往常的津贴还翻了一倍!这年头管你是连长还是营长,津贴都是一个样儿的,蒋俊杰就是一个小连长,再怎么升,一年津贴还是这个价。
      
      蒋俊杰点点:“今年的津贴涨了,一个月三块五毛七。” 
      
      杜二菊开心的眯着眼,将一张张钱给摊平,全都用线扎好,放在小木盒里锁好,再将木盒给塞在了橱柜深处。
      
      等收拾完了这些,杜二菊看着还杵在屋里的儿子,这钱也给了,咋还不走?
      
      她略一想,便觉得自己猜到了是咋回事,又打开橱柜,拿出木盒,从里面抽出一张五块钱递给蒋俊杰。
      
      “回去让兰英给自个儿做件袄子,一尺棉布两毛五左右,她身量小,连里带面一丈二还能富余一些出来,再买个一斤棉花,这五块还能余个一块多。”
      
      蒋俊杰越听越觉得内疚,早些年战乱,土匪流寇横行,老两口夭折三子一女就只留下自己这个命根子,都把他当佛一样供着。十八岁那年他又不顾爹娘的反对,抛下新婚不久的媳妇去当了兵。建国前对内对外的战争就没停过,他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的,让老两口操碎了心.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了,谁知道......
      
      这让他如何开口啊?闺女都没满一岁,爹娘又只有自己怎么一个儿子了。万一他也出了什么事情,只怕爹娘也熬不住了。可是不说,到时候从别人口中得知,只怕对老两口的打击更大......现在甜甜还在吃奶阶段,这事也不能告诉兰英,怕她撑不住回奶。
      
      想到此处,蒋俊杰更是为难,嘴巴动了动,只觉得满嘴的苦涩,他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
      
      杜二菊一看,还以为是钱的事,“还嫌不够啊?芝麻大饼一个才三分钱,一根脆麻花五分钱,一块多够你们两口子在县城造一天了。”
      
      “娘,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这么一说,杜二菊又觉得自己猜到了,带着深意地笑看了儿子一眼,给边上正给自个儿卷烟的蒋大勇使了个眼色。
      
      “行了,一会儿等兰英喂好奶,我就让你爹去把甜甜抱过来,晚上孩子搁我这了。”
      
      “娘,我......”
      
      “哎呦!还害臊了,晚上可别折腾的太晚,明天起早点帮你爹干活。”
      
      蒋俊杰沉默着,没有说话。
      
      “唉!”蒋大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别看老爷子坐在边上不说话,可人家听的清清楚楚,这吞吞吐吐的样子,明显就是有话想说。
      
      看着站在眼前的儿子,老爷子终于说话,“有什么你就直说吧!”
      
      “能有啥事?”杜二菊一愣。
      
      过了好半天,蒋俊杰才开口:“爹娘,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已经在朝鲜西海岸的仁川港登陆了,朝鲜人民军快扛不住了......”
      
      “朝鲜和美国?”杜二菊纳闷了,“朝鲜和美国打仗关你什么事?你这是日子过好了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给咱家甜甜造个弟弟妹妹出来。”
      
      蒋大勇抓着烟丝的手一抖,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就捅了捅老伴的腰:“你先别说,让俊杰说完。”
      
      老爷子一说,杜二菊静了下来,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两双眼睛齐齐的盯着蒋俊杰看,,这会儿蒋俊杰更是开不了口了,好半天才颤抖着嘴唇道:“朝鲜那边请求援助,中央也通过决策了......美军要是过了三八线,侵占了平壤,接下来就能向中朝边境鸭绿江进犯了。”
      
      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蒋俊杰犹豫了一下又说:“我们上级也接到了通知,这次回来团聚几天就要赴朝参战了。”
      
      听到此处,杜二菊的眼泪就忍不住了,撩着衣摆擦了一下眼泪鼻涕,直接撂下话来:“你要是去了,我就死给你看!”
      
      蒋大勇捏着卷烟没有说话。
      
      蒋俊杰也为难,抿着嘴站着没再说什么。
      
      杜二菊抹着眼泪,“咱不去了行吗?去的人肯定多,到时候少你一个也没什么的。好不容易过上了太平日子,咱就守着老婆孩子好好过,不蹚这些浑水。到时候你带我去部队,我跪下去求求你们领导......”
      
      蒋俊杰看着眼前不停淌泪的老娘,胸中一酸,眼眶一热,眼泪夺眶而出。
      
      “儿呀,咱不去了行不......”杜二菊拽着儿子的衣角哀求。
      
      蒋俊杰没有答应,只是跪在老两口床前。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工资方面,1949年4四月之前都没有同意的津贴标准,只有不定期的发放少量津贴或者伙食尾子。
    1949.4-1951.2 连级到营级的津贴是1.72
    1951.3-1952.2 是3.57
    1952.3-1952.6 是12.6
    每年都涨一点,到54年底的时候才涨到28.43
    55年一月我国才实行的薪金制,正营级一个月130
    不是温蒂写的工资少,是那会儿部队工资真的不高,个人认为甚至还不如农村种田的高。
    上面包括的部分物价也是参照了当年的价格来写的,芝麻大饼三分一个是真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