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阿婆!阿婆!期中出成绩了,你猜怎么着?”还没进门,陈松楠就挥舞着试卷喊开了。
      
      刚好下午三点多,张红巧正睡得香着呢。听到这么一喊,直接被喊醒了,推开窗冲着院子里喊道:“嚷嚷啥呢,那么大的一个姑娘,大着喉咙像个什么样?有娘生没娘养的,教了那么多年也是白搭!”
      
      张红巧嗓门大呀,嚷的隔壁邻居都探出头来看热闹。陈松楠也知道她这个大姨是什么德行,继续往屋里走去,装作没有听到她说话。
      
      “什么玩意!整个就是一白眼狼!”张红巧翻了一个白眼:“要真是我闺女,刚生出来我就直接给搁粪桶里淹死算啦!这种没教养的东西,养了也是白养......”
      
      沈建国不耐烦了:“你折腾够啦没有!自己是个什么样子心里没点数?还好意思说人家,喉咙那么大,是嫌不够丢人吗?没看人家隔壁邻居都在笑你吗?”
      
      “你这么看不起我,当初为啥要讨我做老婆?合着现在给你生了孩子伺候了老母就开始嫌弃我了,瞧上松楠这个丫头年轻鲜嫩了是吧?我变成这样是为了谁,要不是我,你还不知道在哪疙瘩种地呢!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吗?”
      
      沈建国听不下去了:“那是你亲侄女,比咱们闺女还小一轮多,你说话也积点德吧!我靠你才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我求你给我的?是你自己非要倒贴上来的!”
      
      眼看两口子就要吵起来了,就听见院子小屋内传来的哭声:“阿婆呀——阿婆你怎么了——”
      
      张红巧两口子一听,这情况不对呀!两口子这才想起来,前几天都没看到老婆子出门。
      
      隔壁那几个年纪大爱凑热闹的女人,赶忙往小屋内钻。
      
      就见松楠一个人坐在床头椅子上,拉着老太太的手,眼泪一直流个不停,看着令人心疼。
      
      隔壁家的胖大婶一看,这不行啊!躺在床上的老太太和平常判若两人,原本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散乱着,紧闭着双眼,平时那么宝贝的松楠在旁边哭的稀里糊涂的,也不起来安慰一句。再凑近一看,哎呦我的亲娘诶!老太太全身都发青了,这得死了好几天了吧。
      
      哎呀!这可不得了啦!
      
      胖大婶嗓门大呀,直接就喊道:“红巧,建国,你们家二娘走了!”
      
      听到这么一声喊,张红巧两口子皱了皱眉,炸了:“走了?怎么就死在我们院子里了?还不容易日子变好了,她倒是个享不了福的。”
      
      老太婆命比谁都硬,克死了自个儿老公孩子还有婆家老两口,快八十了,还能一大早起床去赶集的主。上礼拜还看见小老太买了斤排骨剁的咚咚直响,馋的自家小孙孙哇哇直哭,这虽说改革开放九十年代了,可儿子没出息呀。沈建国一个人工资得养着媳妇还有儿子一家,也不是顿顿都吃的起肉的。倒是这小老太每个月拿着抚恤金带着松楠这赔钱货隔三差五的能吃上一回。
      
      问她要吧!结果这小老太还把肉剁的更响了,眼都不抬就说:“这点肉,都不够我们松楠塞牙缝的,还留给你家那祖宗?要是端到了你家,能留给松楠一根骨头,那都是你们两口子良心发现了。我又不是那喜欢用自个儿老脸贴人家冷屁股的人,你们家建国怎么说也是个小官儿,跟我个孤寡老太要肉吃,也不嫌丢人?”
      
      把张红巧气的够呛,这话里话外的埋汰谁呢?
      
      你说这么命硬能来事的小老太,怎么突然就走了。
      
      等他们两口子反应过来,及拉着拖鞋走进院内,那边已经开始给老太太穿戴了。
      
      小老太年轻的时候也是有夫有女的,只不过唯一的女儿睡觉的时候因为被子盖得太过严实被活活闷死了。后来又得到儿子战死沙场的消息,公婆一时想不开服了老鼠药走了。送走了女儿和婆家的老两口后,侄女张红巧跑过来说要认她做二娘给她养老。老太太也是怕自己走了没人送葬,对这个干女儿也是掏心掏肺的,早些年那点子抚恤金都花在了张红巧身上。后来张红巧看上了沈家老大沈建国,老沈家别的不多,就是孩子多,又没了爹妈,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沈建国身上。再加上沈家两个大点的小姑子嘴上又不饶人,老太太怕张红巧过得不好,一直也是好言相劝,可是张红巧不听,死活要跟着这个穷小子,最后两个人还闹出了私奔的笑话。没办法,生米煮成熟饭了,大姑娘家的名声都没了,老太太也只能帮衬着张红巧。
      
      先是舍下脸去求上丈夫曾经的战友,好说歹说终于把沈建国给送进了部队,等复员后,又托了关系把沈建国安排到派出所当公安,也算是拿上了铁饭碗。结果呢?忙活了大半辈子,把张红巧一家子安排的妥妥当当,还给买了房,到老了没用了就被嫌弃了,还被赶到了院子里面只能搭个棚屋住着。老太太也算看透了,说好的养老送终,连养老都不给养,还提什么送终?于是自个儿跑上跑下的把遗照拍好,墓地也看好,敛服什么的也都给准备好了,只等松楠再大点,她就好两腿一蹬无牵无挂的走了。
      
      张红巧走进小屋内,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哭的死去活来,很是伤心的样子,“我的二娘啊......我这狠心的二娘,你睁开眼看看啊......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丢下我们这些儿孙走了?我的二娘啊......我这狠心的二娘......”
      
      胖大婶一边听着一边看着哭的眼泪鼻涕一堆的张红巧,心道:还真是个不要脸的,人活着就没见你多孝顺,死了还哭起人家狠心来了!也是,有便宜都你占了,平常连颗白菜都要占老太太便宜的人,这往后老太太没了,上哪去占便宜。倒是苦了松楠这丫头,早些年要不是有了这老太太,指不定溺死在哪家的粪池里。
      
      松楠也是一肚子的伤心,虽然有对爹妈,可粒米都没给她吃过。打小就和老太太相依为命,老太太这么一走,她就等于没了家。
      
      沈建国特地整了一个大横幅,写着“沉痛哀悼张兰英老人,先夫抗美援朝保家卫国,遗孀四十余年坚贞不移。”
      
      这么大一个横幅谁看不见呀,不管认不认识,就冲这烈属的名号,有些大小官员也得过来吊唁一番。沈建国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想着办法露脸。
      
      肯来帮忙的人越来越多,老太太先夫的战友也来了几个,沈建国那个叫扬眉吐气呀!
      
      到了出殡的时候,张红巧拉着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松楠去了后院:“一会儿老太太出殡时那个丧盆你来摔。”
      
      松楠吸吸鼻子:“那都是儿子子侄来完成的事情,我要是摔了,到了阴间,别的鬼看阿婆摔盆都没个男丁,到时候欺负她怎么办?”
      
      “那你就别摔,你姨夫一把年纪了,还让他给老太太摔盆,是嫌弃他命长吗?反正我儿子是要给我和你姨夫摔盆的,我两都没死呢,哪有先给别人摔盆的道理?”
      
      松楠心里一疙瘩,老人去世后要由长子长孙来完成。阿婆她没有孩子,只能由子侄来完成。摔了盆,就意味你是死者的孝子,能继承遗产。但是张红巧这幅作态明显是不想让家里男丁摔盆,又不想别人摔盆继承阿婆的遗产,所以就找到了松楠这。在乡下哪怕是再不讲究的人家,也没有让女孩摔盆的道理,但是不摔盆的话,死者就会沦为不得善终之列。
      
      松楠张张嘴,想开口去求求张红巧,但用脚趾盖想都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答案。
      
      “你这丫头,哑巴了?”张红巧不悦。
      
      “好,我来摔盆。”松楠答应了,她也知道就算不答应她这个大姨也会有各种办法逼得她同意的。
      
      松楠举起丧盆,狠狠一摔,丧盆一摔,顿时哭声大作,紧接着就是出殡,送灵柩。
      
      吊唁的人多了,吃饭的人也就多。到了吃饭的点,松楠在灶房给几个过来帮忙的婶娘们打下手。张红巧平日里扣扣索索的,但是顾忌到沈建国的脸面,席面倒也算过得去。
      
      松楠端着一盘馒头出去的时候,看见沈建国将一位老人和一位中年男子迎进堂屋。
      
      “节哀!”老人跟沈建国握手。
      
      沈建国激动的双手紧握老人的手:“您真的太客气了!您和夏局长能来是我的福气!”
      
      老人皱了皱眉,没再多说什么,这话说的,丧礼的时候说福气?一看就知道平日里是个不孝顺的主儿。
      
      “见外!”夏局长扶着老人一起恭恭敬敬的给老太太上了香。
      
      坐在院子里吃席的所长看着沈建国的眼神真就不一样了。平时看着这孙子活干的不咋地,不会说话也不会来事的,干了二三十年还是个内勤民警。但没想到连上面公安局局长都认识!
      
      紧跟着还有一些公家机构的大小领导也都过来送个花圈,上个香。
      
      沈建国带着儿子沈家宝四处转悠,忙着招待这些人。
      
      所长也是个精的,主动起身,喊沈建国:“你也是,那么忙就跟我说一句呗,我在这多多少少能帮上一点......”完了又拍拍沈家宝白斩鸡似的肩膀:“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就这体格别说当个户籍民警,进刑警队都绰绰有余。”说着又喊沈建国,“让客人等着干嘛?赶紧的......咱哥俩一块儿........”
      
      户籍民警?沈建国心里乐开了花,那可是个铁饭碗,又是清闲岗位。他给这老小子送了不少礼,都没有松口,结果这丧礼上大小领导一来,这老小子反过来巴结他。沈建国父子两脸上的笑止都止不住,这老太婆的丧事办的好呀!
      
      松楠钻回灶房,抿着嘴,很不高兴。
      
      胖大婶叹了一口气,到底是年纪小藏不住事,这样子要是让张红巧看到了,指不定闹腾成什么样。
      
      吃完收拾后,松楠待在小屋内盯着阿婆的遗照发呆,张翠梅过来一把拉起女儿。拽着松楠匆匆走向堂屋。
      
      “摔盆是你摔得,老了也是你陪着的,凭什么好处都要让他沈家人占了?待会儿你也给我机灵点,摔盆是你摔得,按规矩财产就都是你。等拿了这房子以后,把你大姨一家给轰出去,我就能和你爸你哥搬到镇上陪你了。”
      
      “你们生我不养,也不供我吃住,从小就是阿婆带我长大,凭什么要求我拿了阿婆的房子给你们住?”
      
      “我们不养你不供你吃住是因为我们没钱,那老太婆有钱才能养得起你。只要拿到了老太婆的钱和房子,我们不就养得起你了吗?到时候咱们一家拿着钱给你哥找个好工作,还能少了你一口吃的?我总归是你亲妈,再怎么样总比东西到了你大姨手里强吧?再说了,没有我,看你一个十五岁的丫头片子怎么抢的过张红巧那个母大虫!”
      
      松楠看着张翠梅一脸兴奋的样子,没有说话,这人根本就是在糊弄自己年幼,也不想直接揭穿张翠梅的谎言。松楠不喜欢张翠梅,可是她更恨张红巧。但凡张红巧对阿婆有一丝一毫的关心,也就不会等她放学了才发现死了三四天的阿婆了。可偏偏,张红巧是阿婆的干女儿,也是可以继承阿婆遗产的。她虽然年纪小不太在意钱财,但也不想张红巧如愿以偿,索性就让两姐妹狗咬狗去吧,她甚至都能想到一会儿堂屋内会是怎么一副场景。
      
      进了堂屋,推开门,张红巧两口子正数着礼金,看到张翠梅来了,把用报纸包着的钱往屁股下一塞,嘟囔道,“来也不敲一下门?”
      
      “我来和你说说老太太财产的事情!”张翠梅拉着松楠进了门,顺手关了门找了位置坐下。
      
      “什么!”张红巧的声音尖了起来,就怕别人听不见似的,“这是我二娘,丧事也是我们老沈家给办的,我们沈家的事情,管你们陈家屁事?”
      
      张翠梅看了张红巧一眼,暗地里不停地掐一把松楠示意她说话。
      
      松楠又不是傻得,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可偏偏就闭着嘴不肯往外蹦一个字。
      
      张翠梅有些头疼,索性直接开口道:“老太太出殡时是松楠摔得盆,按照惯例,老太太留下的财产都应该是松楠的。松楠还小,不懂事,就由我这当妈的开口了。”
      
      张红巧两眼一瞪,扯着嗓子道:“哎呦!建国你看看,我们家老三还知道松楠是她小孩呀!我以为她就只有一个儿子呢!亲闺女扔在我们这十五年,这些年松楠和老太太吃住都是我沈家的,现在还好意思来分财产?”
      
      张翠梅皱眉:“什么叫吃住都是你老沈家的?你老沈家的房子难道不是老太太的吗?拿了人家房子,还把人老太太赶到院子里住棚屋,逢年过节连点孝敬都不给,一老一少全靠那点抚恤金活着,也好意思说吃住都是你沈家的?反正我不管,摔盆是我闺女给摔得,剩下的财产就该她拿。总不能便宜都你们老沈家占了吧?”
      
      “什么叫便宜都我们老沈家占了?那是我二娘,我是她干闺女,当妈的补贴闺女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张翠梅不管,就拿着老太太走了是松楠摔得盆说事,念叨来念叨去都是那个意思。张红巧也是,拿着自个儿和老太太的干亲关系翻来覆去的说。
      
      松楠看着眼前已经吵得不可开交的两姐妹,转身准备离开。
      
      “干嘛去!这事没说完,你就不许走!”张翠梅狠狠的瞪了松楠一眼,大有你要是跨出这门一步,我就跟你没完的架势。
      
      松楠没办法,只能继续杵在那边。
      
      这么一下,张红巧的注意力就放到了松楠身上,看着那张脸,越看越气。要不是这丫头答应了摔盆,能会有这档子事吗?吵了这么一会儿,她倒是忘了一开始是自己要求松楠去摔盆的,反而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松楠身上。
      
      许是松楠一直杵在那没动弹,张红巧更气了,直接抄起手边的搪瓷缸扔了过去,离得较近的张翠梅看见了,哪有不躲的道理,腰一扭闪到了一边。
      
      松楠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陶瓷缸向她砸来,她压根没想躲。从小和阿婆相依为命,如今阿婆也没了,家里父母和姨妈一家都是这样的性格,都是一窝黑心肝的东西,落在谁手中都没个好,指不定转头就把她卖给村里那个傻子瘸子的。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的来说,还不如跟老太太一起没了算了。
      
      松楠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身体终是倒在地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九十年代扛把子》求收藏
    作为演艺圈的金牌经纪人,尤小盖最讨厌的就是流里流气的街边小混混和奇装异服审美异常的小太妹.
    没想到有朝一日喝多了酒,睁开眼他就成了九十年代的街头扛把子,并且拥有了一个审美堪忧的太妹女友......
    尤小盖看着面前紫眼影黑嘴唇的少女赌咒发誓:我尤小盖就算是死,都不会喜欢蒋程程一下!
    到后来
    啧!真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