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佣兵之王(三) ...

  •    “我之前见过你。”
      
      阎罗突然冒出来一声,险些将殷宸吓炸毛。
      
      “你一直跟在我们身后,那次我在湖边擦拭血迹,湖里潜藏着一只淡水沧龙,却一直没有攻击我,而你的……”他看着她,轻声道:“…在湖里,你的尾巴尖,碰到我脚踝了。”
      
      殷宸反应过来他不是苏醒了记忆,刚要松口气,就听见他的话。
      
      不知为什么,他明明神色淡淡、语气平静,殷宸却莫名觉得耳后一阵热。
      
      喂喂这是什么口吻,说的跟她像个变态似的,要不是那时规则下的限时任务,非得碰他一下,她巴不得这辈子都离他远远的好么。
      
      阎罗细细观察她神情,微微挑了挑眉,低沉说:“能听懂我们的语言?”
      
      殷宸心中一凛。
      
      卧槽,中计了。
      
      忘了这家伙儿看着再怎么辣鸡,本质还是那个深不可测的大佬。
      
      不不,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殷宸不说话,只面无表情看着他,似乎根本没听懂。
      
      阎罗也不觉得失望,只低低笑了起来:“无论如何,是你救了我,谢谢你。”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里逃生的,这片孤岛上有太多神秘诡异的事情,他并没有好奇心来一一探究。
      
      他只知道,他还活着,那么算计他的那些人,就该等着了。
      
      不过现在说这些太早,他是个颇有耐心的人,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伤势。
      
      蛇妖看着他,歪了歪头,忽然一甩尾巴滑开了。
      
      阎罗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密林后,才开始打量周围。
      
      他面前的是一片湖泊,很大、也很漂亮,左边不远处可见一座瀑布倾泻而下,周围尽是盛放的花草,遥遥的,他还看见有羽毛艳丽的鸟儿在树枝间跳跃。
      
      比起包括霸王龙在内的那些顶级掠食者呆着的山顶的诡谲幽暗,这里倒是更像个仙境。
      
      阎罗半阖上眼,神色难得显露出疲惫。
      
      他的身体素质极佳,但也到底是□□凡胎,受了这么重的伤,能在短时间清醒过来已经是意志力惊人了,他知道,庇佑他的是这里最强大的存在,这里不会有危险,他也可以放纵自己显露一些虚弱。
      
      这时,又是轻轻的摩擦声,阎罗睁开眼,看见那只蛇妖又凑了过来,她手中还捏着一朵粉白色花苞,正直勾勾盯着他。
      
      阎罗见没出什么意外,又想阖眼养神,蛇妖却不满的推了推他,阎罗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见他还不明白,蛇妖似有点不悦,尾巴甩了一下,突然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
      
      阎罗从没被人这样对过,他也从不允许别人离自己这样近过,他瞳孔微微一缩,手下意识想抬起来,却因为筋脉尚未修复好而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对自己为所欲为!
      
      蛇妖才不管他怎么想的,捏着他的下巴一用力,强迫他张开嘴,直接把花苞塞进他嘴里,用力一挤,一股清甜的汁水就落进他口腔。
      
      阎罗尝到清甜的汁水,才算明白过来,他紧绷的身形渐渐放松,看着她松开自己,又随手把干瘪的花苞扔到一边,撑着下巴打量起他。
      
      阎罗咳了两声,看着她凶戾冰冷的模样,莫名竟觉有些笑意。
      
      他看了看她,确定她不打算干点别的了,便又开始闭目养神。
      
      这还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放松休息,
      
      感觉并不坏。
      
      殷宸等阎罗的呼吸渐渐平缓绵长了,才松了口气。
      
      “可以啊朋友,表现可嘉啊。”规则啧啧有声,幸灾乐祸的骚起来:“本以为你是青铜,原来是个王者啊,照这个架势绝对没问题。”
      
      “废话,我可是梦兽,玩梦的祖宗!”殷宸得意洋洋翘起尾巴:“要不是怕他真身醒来弄死我,我还可以表现的更出色。”
      
      “照你描述的性格,他将来肯定是要追杀你了,你还是别在意过程了,一门心思把他救出来吧,他怎么也不能真的手刃恩人对吧。”
      
      殷宸心说那可真不一定。
      
      不过规则说的也有道理,将来怎么样那都是将来的事儿了,但是梦里她要是没达成任务标准可是很快就要灰飞烟灭的,所以还是该咋地咋地,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关的再说。
      
      阎罗这一睡,一直睡到天黑。
      
      他睁开眼,全身是一阵阵分筋错骨般的剧痛,那种痛苦像是在骨头缝里来回穿梭,甚至给人一种疼到绝望的窒息感,让他额上瞬间就被密密麻麻的冷汗覆盖。
      
      除此之外,他的喉咙干渴,胃部也因为强烈的饥饿而扭痛。
      
      阎罗闭了闭眼,喘息了一下,尝试着动了动手脚,竟然已经能轻微的活动了。
      
      他恢复的效果好的惊人。
      
      他没看见那道熟悉身影,他怀疑她已经离开了,这个猜测让他微微垂眼、神色喜怒不辨。
      
      但一会儿,身后却传来重物被拖动的声音,一条银白色的蛇尾从他余光中出现,尾巴尖翘起来,像卷着什么。
      
      蛇妖在他面前松开尾巴,里面滚出来一个黑色的像是野猪一样的野兽尸体,身长足有三米开外,但被她摆弄着却轻巧的像是洋娃娃玩具。
      
      原来是猎食去了。
      
      阎罗甚至没意识到,自己的唇角勾了勾。
      
      殷宸把野猪尸体拽过来,指甲在它腹部轻轻一划,厚实的毛发和坚硬的肌肉瞬间一层层分开,露出里面细嫩的肉质,她又看了眼阎罗,觉得以他现在的牙口估计还是咬不动,便又往里面割了两层,然后勾出一条条极细嫩的肉丝,把手伸到他嘴边。
      
      阎罗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这只猎物是给他打的。
      
      他想伸手接过来自己吃,但很显然他的手臂还没有那个能力,眼见着那双凶瞳里开始闪烁不耐,阎罗只能张开嘴,那根修长的手指一下子伸进他嘴里。
      
      他咬下肉条,但还是无法避免的舐到她指尖,纤细而软,有淡淡的血腥味,更多的却是清甜的花香。
      
      他僵在那里,殷宸其实心里也抖了一下,但为了人设和小命,她强作镇定的把手指收回来,又勾了一条肉丝喂给他,在心里一遍遍默念着自己不是在犯罪,这是在救人!这是功德无量!
      
      喂第二条肉丝的时候,阎罗一直不愿意张嘴,殷宸狭长的眼睛顿时威胁性的眯起来
      
      ——上一次她这副表情,是生生掐着他的下巴把花苞汁水挤进去的!
      
      阎罗无奈的又张了嘴,口腔里又弥漫着那种被血腥味包裹的清甜香气。
      
      两个人在诡异的氛围中完成了投喂工作,一个喂一个吃,足足持续了大半个小时,阎罗一个人,一条一条的,竟然把一只野猪身上的软肉都吃光了!
      
      殷宸知道是因为阎罗的身体在快速恢复、需要大量的能量,他吃了这里的草药、又喝了她的血,基因里也在发生着变异,所以对能量的需求格外庞大,因而不觉得奇怪。
      
      但让她惊讶的是,阎罗对自己突然这么能吃也并没有显得很震惊,只是随意看了那野猪骨架几眼,然后就一直抿着唇用让她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她。
      
      看看看,看她干嘛,看她美的惊天动地么,没见过这么靓的蛇妖怎么滴,没见识的愚蠢人类。
      
      蛇精女王不能虚,蛇精女王无所畏惧!
      
      殷宸面上淡定自若,找了个远点的地方挖个坑把野猪尸体埋了,要不然尸骨腐烂臭死了。
      
      这之后,她又绕着阎罗转了两圈,让他周围充满自己的信息素,防止等她离开了有不长眼的傻帽过来把人吞了,那她就连个删号重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然后,她一甩尾巴又离开了。
      
      阎罗看着她的背影,皱了皱眉头。
      
      为什么总会觉得熟悉呢…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她…
      
      他慢慢阖着眼,身体在疲惫的本能下入睡。
      
      然后他又做起了那个梦。
      
      那是一片混沌的世界,他飘在半空中,身边垂立着一把闪烁着寒光的长剑。
      
      他静静的看着对面虚空的水波纹晃动,一个庞大的、几可遮天蔽日的阴影缓缓浮现。
      
      他心中却异常平静
      
      ——因为刚才有三个同样这样恐怖的身影,现在已经变成了他脚下的尸骨。
      
      它会成为下一具尸骨。
      
      那时的他,这样淡淡想着。
      
      “梦兽…”他听见自己冷淡的声音,连杀意都显得太过云淡风轻。
      
      它愣了一下,之后又看见他和他脚下的凶兽尸骨,眼神一瞬间极为惊恐—那种惊恐很奇怪,不像是一只怪兽,而更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姑娘,仿佛下一秒就会撕心裂肺的尖叫出声。
      
      不知是因为它的眼睛太清澈干净,还是它的神态太鲜活生动,连崩溃的惊慌都带着一种可以被称为可爱的意味。
      
      他平生见过无数恐惧的目光,从来古井无波的心,却鬼使神差的,在那一瞬间微微一动。
      
      这一丝涟漪,让身边的剑没有第一时间冲出去,而是在原地轻轻嗡鸣。
      
      下一瞬,那只凶兽的身型瞬间变小,从庞然大物变成两掌大小的毛团子,圆滚滚的身形、白绒绒的长毛,两颗黑珠子似的大眼睛警惕又委屈的盯着他。
      
      然后,他就看见它两只前爪交替飞快在地上刨着,漫天尘土飘飞,生生刨开一个坑,它毫不犹豫的跳进去,又从坑边伸出两只染脏了的白爪子,捧着挖出来的土往坑里填。
      
      活埋自己?掩耳盗铃?
      
      像个小傻子……
      
      他静静看着它露出坑边沿的那两只白色小耳朵,白绒绒的、立起来的小耳朵紧张的抖了抖,像是在听外面的动静。
      
      它不知道,它的一举一动,在他的眼里,清清楚楚。
      
      心中似有点点涟漪波动,他微微抬手,身影和气息都在这一方空间瞬息消失。
      
      它似有所感,但是被他之前吓坏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探头出来。
      
      他就站在虚空之外,居高临下,看清它粉嫩的小鼻子吸了吸,毛软的绒团尾巴惊魂未定的快速摇摆着,机灵的黑眼睛把周围环顾了个遍,才松了口气。
      
      它灵巧的从坑里跳出来,抖了抖身上的土,抬起爪子看着自己灰扑扑的肉垫和软毛,整张小脸皱成一团,再没有刚出结界时的趾高气昂盛气凌人,垂头丧气的冲着一个方向走了。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迈开步子,慢慢向着它离开的方向走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