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佣兵之王(二) ...

  •    “梦兽……”
      
      清清淡淡的嗓音,却似隔过千山万水,带着波澜不惊的冷凝与威仪。
      
      刚刚自混沌中诞生、洋洋得意一爪子迈出结界的庞然大物,还没来得及尖啸一声向九重天张扬自己的存在,就对上了一双如寒星寂灭冰冷的眸子。
      
      三千墨发仅以一根玉簪竖起,踩在一片血肉尸骨中的白靴纤尘不染,冷峻漠然的容颜旁,静静垂着一柄泛着猎猎寒光的长剑。
      
      “梦兽……”
      
      他又淡淡说了一声,脚下,是其他三只上古凶兽支离破碎的尸体。
      
      殷宸抖了一下,生生从梦中惊醒。
      
      妈蛋!
      
      殷宸抹了抹嘴,确定自己没有被吓得流口水才算松了口气。
      
      被吓醒了再没了睡意,她哀怨的趴在大石头上,蛇尾不爽的甩了甩。
      
      她真的命苦。
      
      这天下像她这样还得舍身犯险去救天敌的有几个?!
      
      想想那会儿,君刑之徒、九重天上以满肚子坏水闻名的大帝岚风笑眯眯出现在她家,命外面天兵天将层层将她的小竹楼围住的画面,她就想翻白眼。
      
      岚风生得一副温文如玉的好相貌,说起话来也是难得的爽快:君刑道尊受劫昏迷,事关九重天乃至三界安危,作为三界中唯一有能力入他梦的殷宸,要么入梦帮忙,要么他就带着九重天与她同归于尽。
      
      殷宸:“……”
      
      入梦还能有一条活路,和整个九重天硬杠……她真不想死的那么难看。
      
      虽然上古凶兽的尊严至高无上,但考虑到小命、对君刑的仇恨值、以及成功后取之不尽的好处等等……殷宸还是屈服了。
      
      殷宸慢吞吞的看着阎罗,其实真想趁着这家伙儿还没想起来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摇着他的肩膀狠狠吓唬他以报自己当年之仇
      
      ——然而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咦,对了。”殷宸突然直起身来,挠了挠头发:“我刚来的时候你不是告诉我,除了限时任务还有个主线任务的么?是什么呀,现在人已经见到了,应该可以说了吧。”
      
      “接下来就没有具体任务了,只有一个主线总任务。”规则慢吞吞说:“【请入梦者殷宸将梦者阎罗收为禁.脔,具体方式不限,无具体要求,以最后评价达到总标准为准,任务未完成者,抹杀!】”
      
      殷宸一屁.股从石头上摔下来!
      
      “你说什么!”她艰难的再次爬上石头,眼睛都变成了竖瞳:“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规则才不怂她嘞,坦坦荡荡平平静静又重复了一遍。
      
      殷宸两眼冒圈圈,喃喃着:“我肯定是穿错梦了,这特么是十八.禁啊,这不对,这肯定是我没睡醒。”
      
      “这并不难理解啊。”
      
      规则一副你大惊小怪的模样,用科学的逻辑给她解释道:“梦中最本质的规则是符合人设、合理完成剧情。你现在是一只成年的没有伦理观念的孤岛女蛇王,遇见并且救了一个强壮的成年人类男性,那肯定是要视为私有物的呀。”
      
      “我求求你别说话了!”
      
      殷宸羞耻的捂住脸:“我真傻,真的,我怎么会以为这是纯纯的虐渣撕.逼升级剧情呢,这是在逼我往十八.禁的道路上走啊!我明明还是只单身兽啊!我我,我清白了几千年啊。”
      
      “怎么就逼你往十八禁走了,你要是不愿意,可以打擦边球么!”规则尽力解释:“只是扮演,扮演你懂吧!只要你让他觉得你把他当禁.脔,并且顺应剧情发展下去就够了。你换一种心态,你是在做任务,是在救人命,大公无私!大义凛然!”
      
      “呸!”
      
      殷宸恨不得啐他一脸:“这是关键么?!关键是这个人可是君刑啊,那个以杀道治三界却没人敢吭一声的开天之主啊。
      
      想当年,我刚出生的时候,多么弱小可怜的一小只,还什么坏事儿都没干呢,这家伙儿就凶残的想要干掉我,要不是我机灵现在哪儿还能站在这儿,你还让我禁.脔他,你是嫌我死的不够快是不是。”
      
      规则摊手:“那我就管不了了,反正我知道你要是不遵守人设规则,你现在就得凉。”
      
      殷宸面无表情。
      
      “很好,就保持这个表情。”
      
      规则惨无人道地说:“记住,现在你就是一个莫得感情的蛇精大佬,你要冷血、要薄情、要玩弄……OK!他要醒了,你快准备好了啊。”说完它立刻消了声开始装死。
      
      殷宸唇角一阵抽搐,被它的无耻震的愣是无话可说。
      
      就在这时,对面靠在树根的阎罗急促的喘息了一下,她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表情,从石头上跳下来,冲着阎罗滑了过去……
      
      阎罗在连续几个深呼吸之后,猛的睁开眼睛。
      
      他眼神中生死搏杀的凶悍之态尚存,睁开眼后下意识警惕的环顾周围,一只手也条件反射的去摸自己的武器
      
      ——然而当然是摸了个空,殷宸怎么可能放任他留着武器,统统和破布料混在一起丢了老远。
      
      没摸到武器,阎罗皱起眉头,然后才似是神志渐渐恢复,回忆起了什么,不禁愣了一下。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印象里,他的骨骼和内脏因为剧烈的撞击而碎成一团,即使是用现在最顶尖的医学手段也救不回来。
      
      但是现在,他身上那些支离破碎的伤口都止了血,正在慢慢长出新肉,而心脏处更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里面似乎被塞进了什么,一股清凉温润的感觉流转全身,伴随着的是渐渐恢复的力量与生命力。
      
      这时,他听见地上的树叶被什么光滑的东西摩擦的声音。
      
      他抬起头,看见那个半蛇女子缓缓滑动而来,那一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金色瞳孔在阳光下愈发璀璨妖美,闪着比金子还灼灼的光!
      
      殷宸对上阎罗的目光,一瞬间寒毛倒竖
      
      这个男人,现在成了人类,换了张脸,气息衰微不堪一击,但他的眼神,却让殷宸仿佛一下子回到九重天上,被道尊君刑的眼神看着的时候。
      
      一样的冷漠平静,带着骨子里的薄凉和漫不经心,万事万物在他眼中,都不过是蝼蚁。
      
      这时候,阎罗眼中却划过一丝诧异。
      
      这一点人类的情绪,却骤然让殷宸清醒过来。
      
      “呵呵。”规则在她心里无情嘲笑:“还说自己多厉害,纵横三界的大凶兽是吧,怎么一看见人家就怂了?现在这可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伤残人类啊。”
      
      “谁说我怕了。”殷宸老脸一红,强作镇定:“我这是进入一下状态。”
      
      规则:“解释之前,蜷起来的尾巴先松开吧,没事儿啊,不紧张。”
      
      “……”殷宸恼羞成怒:“你闭嘴!你老BB影响我发挥了!”
      
      规则呵呵呵,在她炸毛之前果断收音。
      
      殷宸深吸一口气。
      
      嗯,蛇精女王。嗯,殷日天,你可以,相信自己。
      
      殷宸脑子里万千思绪,在阎罗眼里却不过是她停了一瞬,便滑了过来。
      
      她慢吞吞的滑动到他身边,围着他绕了两圈,那条银白色的蛇尾正好把他和他靠着的大树都圈起来,然后她才停在他正面,凑近了定定盯着他。
      
      阎罗始终耐心的任她打量,甚至在她凑近时也没有生出攻击的欲.望。
      
      即使他很清楚,他眼前的这个生物,是远比那些巨大恐龙更可怕的、这座孤岛上最强大最有威胁力的生命。
      
      大概是因为她救了他?
      
      再或者,是因为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从潜意识里弥漫上来的熟悉甚至是……亲近?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至少他很确定,她对他没有任何恶意或者杀意。
      
      近距离看,他发现她和人类长得很像,除了那双冷血动物般的竖瞳和比起常人更显冷戾锋利的容貌棱角,她看起来就是一个美艳异常的年轻女人。
      
      她凑近他,从侧脸到脖颈,鼻翼微微翕动,像是在嗅他的气息,歪着头双眼微微眯起的样子,竟然显出一种诡异的诱惑来。
      
      阎罗心底微微一动,心口像是被什么轻轻挠了一下,他侧了侧头,目光直视前方,直到她结束试探,重新停在他面前。
      
      “我之前见过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