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认出来了 ...

  •   
      “是你。”
      楚昼认出了梁药,昨晚有过一面之缘的书店看板娘,那张浓妆艳抹的脸让人印象深刻。
      
      少女有着一头柔软蓬松的卷发,松松垮垮散在肩头,带了几分慵懒,她眼影极深,勾出一双漂亮的狐狸眼,直勾勾看着他笑,有种摄人心魄的美丽。
      
      换是平时,无论她长得多漂亮楚昼也不会有过多印象,只是恰好昨天在书店被找茬,而她又是事件的起因,再加上没过多久,所以楚昼一下就认出了梁药……的脸。
      
      至于她是谁,有什么目的,他一概不知,也没有兴趣。
      
      楚昼只看了她一眼,便又转过头去,表情没什么变化,白皙的指节拎起酒杯,淡淡抿了一口鸡尾酒。
      
      “你竟然还记得我?”梁药有些惊讶,她都做好被无视的准备了。
      
      不能浪费这个好机会!
      一定要趁机打探出他喜欢的女生类型!
      
      她对自己现在的妆容很有自信,连头发都在出门前用卷发棒卷了一下。
      楚昼不可能认出自己。
      
      思及此,梁药无视少年生人勿近的气场,自来熟地凑近他,笑盈盈道:“小哥哥,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就加个微信吧,说不定我们意外聊得来哦。”
      
      “离我远点。”楚昼垂下眸子,看着手中色彩斑斓的酒,声音淡漠。
      梁药再接再厉:“不加微信也行,那就告诉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这总可以吧?”
      楚昼被她吵得有点烦,总算屈尊降贵瞥了她一眼,“你到底想干什么?”
      
      梁药想也不想:“追你呀。”
      她弯起眼睛,半真半假道:“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楚昼轻呵一声,不为所动,“你喜欢我什么?”
      
      梁药见他一点都不相信,微微眯起眼,忽然倾身向前,纤白的手扶上他的肩膀,嘴巴凑近他耳朵,轻笑着吹了口气:“当然是——你的脸呀。”
      
      梁雯喜欢楚昼哪里她不知道,反正她对他唯一的好感就是这张脸。
      
      梁药说完,感觉到掌下温热的身体猛然僵住,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就被人用力捏住,同时整个人重重撞在吧台上。
      
      面前罩下一片阴影,楚昼一只手扣住她摁在吧台,另一个手撑在她身侧,俯下身子,眼睛冷冰冰盯着她,压抑情绪,一字一顿:“我说了,离、我、远、点。”
      
      梁药的手被摁住,背脊骨传来钻心的疼,但她眉头都没皱一下,仰头看着少年近在咫尺的脸,那双漆黑的眼睛冷冽、阴郁,透不出一点光,沉沉不见底。
      
      她又气又想笑,现在是谁靠近谁啊?
      我只不过碰了下你肩膀,你他妈就给我来个壁咚?
      
      但梁药有个习惯,心里火越大,脸上笑得越开心,“你反应这么大干嘛,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心跳声大得我都替你害羞。”
      
      楚昼皱了皱眉,还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不,今早就碰到一个,想到这,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仔细打量梁药美艳的脸,突然问:“你是梁雯?”
      
      声音耳熟,眉眼相似,从见面起就有种熟悉感。
      很像。
      
      以前楚昼对梁雯不熟,所以不会往她那想,可今早才有过惊心动魄的会面,他印象深刻。
      
      当他把这个名字说出口,梁药脑袋空白了一秒,不过也只有一秒。
      
      她趁他不备,手腕忽然发力,挣脱了他的束缚,然后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故意嗲声埋怨:“你抱我的时候竟然喊别的女人的名字,太过分了!”
      
      楚昼果然被隔应到了,皱眉推开她,“滚。”
      
      他没有迟疑,结账后转身就走,像是碰到了瘟神。
      
      他一转身梁药就收起了妩媚的笑,长舒一口气,拉开椅子坐下,有些惊魂未定。
      
      吓死了。
      
      她没想到楚昼会认出来,从来没有人会把化妆后的她和梁雯搞混。
      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梁药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楚昼不知道梁雯还有个双胞胎姐姐,所以只是觉得有点像,就直接当成同一人了。
      以后还是不要用梁药的身份出现在他的面前。
      太危险。
      
      结果忙活半天,还是什么情报都没套出来。
      梁药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不过有件事可以确定,看他刚刚反应那么大,他应该不吃她这款类型。
      
      *
      
      梁药在外面混了一天,吃完晚饭才回家,梁雯已经回来了,看到她后立刻兴奋地跑过来,“姐姐,怎么样怎么样,你见过楚昼了吗?”
      
      “嗯……”梁药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不仅见到了,还有了长时间的……会晤。”
      
      梁雯很开心,“然后呢,你们发生了什么?”
      
      梁药慢吞吞道:“就……我成功让你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我觉得短时间内他应该忘不掉你了。”
      
      “哇!姐姐你果然好厉害!”梁雯不疑有他,开心鼓掌,“你觉得能追到他吗?”
      
      “必须的。”梁药微微一笑,“如果追不到我跟你姓。”
      
      梁雯这才安下心,高兴没多久,反应过来。
      你本来就和我姓啊……
      
      *
      
      接下来的日子里,梁药都去一中上的学,她和楚昼不在一个班,发生交集的可能性很小,不过听苏浅说,下个礼拜学校就要按月考成绩重新分班,以她的成绩绝对可以和楚昼一个班。
      
      于是梁药开始等待时机,期间不动声色地向同学打听楚昼的事。
      
      翻来覆去就那么几点,什么家里有矿,高岭之花,富家子弟,拿过奥数竞赛冠军,一出生就站在财力和智力的顶峰,居高临下蔑视尔等凡人。
      
      梁药心想他都出生在罗马了,也没见得他比凡人开心多少,每天冷着张脸像别人欠了他几百万。
      
      “他以前有过女朋友吗?”梁药问苏浅,这才是她最想知道的。
      “应该没有吧,我没听说过。”苏浅摇头,“他从来不靠近女生,更别说女朋友了,他一般只和赵亿豪他们来往。”
      
      梁药默了两秒,“他不会喜欢男的吧?”
      听着gay里gay气的。
      
      苏浅愣了愣,“不会吧?”
      
      最终没能讨论出所以然。
      
      每天都要上课的日子无比煎熬,梁药度日如年地熬完了这个礼拜,休息两天后,迎来了星期一的升旗仪式,据说今天不仅要发表国旗下的讲话,还要给月考前十五名的同学颁发奖状。
      梁雯正好卡在了十五名上,和楚昼一头一尾。
      
      下课铃一响,全校的学生排成长队,如潮水般往操场方向涌去。
      
      梁药在女生中算是比较高的,手插在口袋,懒洋洋地排在后头跟着大部队走。
      她感觉周围有许多视线瞄过来,或惊艳或嫉妒,好在无论是梁雯还是她早就习惯了别人的注视,一点反应都没有。
      
      操场很快站满了学生,黑压压的人头,空气嘈杂。
      梁药举目望去,试图找到楚昼的身影。
      
      “楚昼在最前面。”苏浅发现了她的小动作,开口道:“楚昼是一班,一班是重点班,是所有班的榜样,一般都放在最前头给学校当门面,拍照时更方便一点。”
      
      梁药好奇:“拍什么照?”
      
      “学校的宣传照啊。”苏浅道,“特别是楚昼这样有才有颜的人,次次都站在第一排第一个给学校当宣传大使,这照片往官网上一放,年年都能骗不少小姑娘报名呢。”
      
      说着,她奇怪地看了梁药一眼,“雯雯,这些你不是知道吗?以前还梦想着和他一起拍呢。”
      
      梁药打哈哈:“一时忘了。”
      
      这时,校长拿着话筒上台了,“大家安静,在升旗仪式开始前,我有件事要说,自从新学期开始来,我就一直反复强调,要严格遵守学校纪律,不迟到不早退,更不准旷课,一旦发现严肃处理,一直到上上个礼拜,你们都做的很好,没有一个人违反纪律,可是!”
      
      听到这里,梁药眼皮一跳,有种不祥的预感,和旁边的苏浅对视一眼,果然在她脸上看到了慌张的表情。
      
      校长继续道:“可是,就在上个礼拜,据检查纪律的值日生报告,竟然有两个人旷了整整一天课!”
      “有!两!个!人!”他着重强调,抑扬顿挫,像宣布彩票中奖似的。
      
      “……”
      梁药转头问苏浅:“你没告诉老师我请假了?”
      
      “那天班主任有事,没来,别的老师来监考的。”苏浅愧疚道,“然后那一天没有老师发现你不在,我就没说了。”
      
      梁药:“……”难怪她第二天去上学那么太平,原来班主任都不知道她没来。
      
      与此同时,校长大声宣布了中奖名单:“楚昼,梁雯,你们两个上来一下!”
      
      全场一片安静。
      
      这两人无论谁单拎出来都是好学生的典范,没想到会双双旷课。
      
      梁药面不改色,迎着大众异样的眼光上去了,早些年她在九中被通报批评过几百次,早就习惯了。
      
      时隔多日,她终于看到了楚昼,他穿着整齐的校服,慢吞吞走上台,表情同样淡然,只是看着没什么精神,眼皮懒洋洋地耷拉着,表情有些漫不经心。
      
      梁药怀疑他随时都可能在校长面前打个哈欠。
      
      她沉默地站到他旁边,两人很有默契地装不认识,谁都没看谁。
      
      校长生气地看着他们,“你们是学校最优秀的学生,竟然也学着不三不四的人玩起了旷课!现在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你们诚实回答我,你们旷课干什么去了?”
      
      “楚昼,你先来!”他把话筒举到楚昼嘴边。
      楚昼抬起眼皮,言简意赅:“换衣服。”
      校长等了半天没后文,不信道:“就这样,没了?”
      “嗯。”
      
      校长忍了忍,又把话筒转向梁药:“梁雯,你呢?”
      
      梁药还在想用什么理由,这话筒就过来了,她来不及多想,顺口就道:“帮他换衣服。”
      
      她的声音经过麦克风,被无限放大,传到了下面每一个人耳中。
      
      静——
      
      旁边,楚昼打哈欠的动作顿住,缓缓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 作者有话要说:  楚昼:谁能帮我计个数,这是她第几次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
    这章继续发红包~
    昼昼你这样对媳妇以后会后悔的(狗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北霖、O(∩_∩)O哈哈~ 2个;哎呦喂、2748022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巷猫归 10瓶;陳立農是心上人啊 4瓶;果茶、亦素 2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