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勾引 ...

  •   
      铃声早就打响了,男厕门口冷冷清清,只站着梁药一个人,她把粉色外套和碍眼的胸罩塞回书包,心下有些惆怅。
      
      没想到昨晚遇到的一中帅哥就是楚昼,麻烦了,这本来就不是她擅长应付的类型,又出现了这种情况,接下来要怎么办?
      
      梁药重新背上书包,思考着对策。
      
      “雯雯!”
      身后有人喊她。
      
      梁药转头,看到苏浅小跑过来,紧张地看着她,“你有没有事?楚昼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事。”梁药笑了笑,“你不是先回教室去了吗,怎么过来了?”
      苏浅:“老班叫我来找你回去,一二节课要考试,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梁药笑容一僵,发出灵魂三连问:“考试?考什么试?什么时候说要考试的?”
      梁雯没有告诉她今天要考试啊!
      
      “就刚刚在早自习说的。”苏浅叹气,“老班临时搞数学测验,范围是上一课的内容……你突然捂住肚子做什么?”
      
      “实不相瞒,其实我今天来大姨妈了。”梁药弓着背,声音小小的,像是在忍耐着剧痛,“现在痛经得厉害,肯定考不了试了,浅浅,你帮我和老师请个假,我就先回家了。”
      
      “啊?”苏浅有点懵,看她痛苦的表情,不确定是真的假的,“可是请病假要去医务室开证明,不然门卫不会让你出学校。”
      
      “那我现在去开。”梁药虚弱地捂住肚子,拖着脚步往外走,“老师那里就拜托你了。”
      
      苏浅看她这样很担心,“要不要我扶你过去啊?”
      
      “不用,你赶快去考试吧,别迟到了。”
      梁药飞快摇头,驼着背加快脚步溜走了。
      开什么玩笑,如果她去考试,那第一天不就得穿帮了!
      
      梁药来到校门口,发现果然有门卫守着,她想了想,又绕了一圈找到学校后门,
      是一道扇形铁门,无人看守,却用铁链牢牢锁着。
      
      梁药摘下书包抛到外面,然后手脚麻利地爬上铁门轻轻一跳。
      成功越狱。
      她在九中就常常旷课,换了个学校照样轻车熟路。
      
      梁药拍了拍手,捡起书包,打算回家画稿时,王芹芹打来电话。
      
      她挑眉,接起来问:“我妹就暴露了?”
      不会这么快吧?
      
      “没,不是,她适应得挺好的,是另一件事。”
      王芹芹顿了下,激动道:“你赶快上九中贴吧看看,许艳向你道歉了!据说她找的那些混混后来都被无声无息干掉了,表示再也不敢惹你麻烦,卧槽你是怎么做到的?真有一套啊!”
      
      “等等,我去看看。”梁药一愣,挂掉电话,然后打开贴吧,一眼就看到王芹芹说的帖子。
      
      【我是许艳,我为我的自私郑重向梁药道歉,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
      
      数千多人顶帖,一下就火成了hot帖。
      
      梁药点进去看了看,内容和王芹芹说的差不多,许艳简直就像是被人摁头认错,洋洋洒洒三千字的道歉文写得凄婉哀恸,还招供了买人教训梁药的事实。
      傻子才会主动承认这些,除非有人逼迫。
      
      帖子太长,梁药懒得往下翻,直接截图,找到微信里一个叫“罗穆”的人,把图发过去,问:“你干的?”
      
      对方很快回了,只有一个字:“嗯。”
      充分展现了主人傲娇别扭的性格。
      
      梁药很感动,“兄弟,谢了。”
      她本来就想找时间解决许艳的事,既然有人仗义出手,那就不用她多费功夫了。
      
      罗穆:“就一句谢谢?”
      梁药:“下辈子做牛做马,涌泉相报。”
      
      “我不要下辈子,”罗穆回得很慢,一字一句,“就现在,轮回酒吧,过来。”
      
      大白天的去什么酒吧。
      梁药想拒绝,罗穆已经发了地址过来,详细得连旁边有个公共厕所都标出来了。
      
      “……”
      行吧,想想确实有好久没见老朋友了,聚一聚也好。
      
      梁药最后还是先回了趟家,脱去校服,然后化妆成原来的自己,才前往酒吧。
      
      *
      
      梁药不知道,逃课的不只有她,还有楚昼。
      从厕所出来后,他没有回教室,而是撇开赵亿豪一行人,径自回家换衣服。
      
      楚家别墅。
      
      楚昼一进去就看到鞋架上多了双陌生的雪白皮靴,一看就是年轻女孩穿的鞋。
      
      他脸色倏地冷下来,脱鞋进屋,还没到客厅就听到女人交谈的声音,伴随着阵阵笑声。
      
      楚昼听到他妈道:“云欢啊,嫁过来给我当媳妇吧,阿姨真的好喜欢你。”
      “阿姨您说笑了,我哪配得上昼哥哥。”小女生含羞带怯的声音。
      “配不配得上要试过才知道。”
      ……
      
      楚昼表情阴郁,唇角下压,刻意放重了脚步。
      
      果然,里面立刻安静了,他走进客厅,看到楚母和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坐在沙发上,她们看见他时吃了一惊。
      
      楚母连忙站起来,“小昼,你怎么就回来了,不用上课吗?”
      
      “换个衣服就走。”
      楚昼目光盯着那女生,冷声问:“她是谁?”
      
      楚母表情有些不自在,“她啊,我朋友的女儿,和你正好差不多大。”
      
      “昼哥哥,你好。”女生看着楚昼清俊的容颜,心怦怦跳,害羞道:“我叫……”
      
      “没必要介绍。”楚昼不客气打断,漠然道:“什么时候走?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女生一怔,小脸火辣辣地疼,尴尬不已。
      
      “小昼!”楚母微微皱眉,声音变得严厉,“对待客人要有礼貌。”
      
      楚昼没说话,转身回房间,五分钟后换衣服出来,全程没有任何表情,目不斜视朝家门走去。
      似乎就真的像他说的,只是回来换衣服,一秒都不会逗留。
      
      楚母急忙过去拉住他的手臂,“小昼,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瞒着你要云欢来的,我也没逼着你们一定得在一起。”
      她知道儿子在生气,放缓了语气,“我只是想让你们交个朋友,你这么大了,总得适应适应女生,那件事都过去那么久了,你也该……”
      
      “妈,”楚昼眉头紧蹙,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堪的回忆,心里涌起烦躁感,尽量平静道:“放心好了,我的事我会处理好,有时间管我还不如多陪陪爸。”
      
      说着他甩开她的手,迈开长腿出了家门。
      
      楚母望着他的背影叹气。
      
      “怎么了?我好像听到小昼回来了。”楚父从房间里出来,四处看了看,“人呢?”
      
      “已经走了!”楚母气道,捶了他一拳,“都是你把他惯的,我不就是给他找了个女……性朋友,他就生气了。”
      
      楚父很不赞同,“自打出了那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现在有多讨厌女人,还总去刺激他干嘛,万一又被刺激出病怎么办?”
      
      “我知道……”楚母咬咬唇,“可他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顺其自然吧。”楚父安慰道,“他还小,不着急,如果遇到了喜欢的女生,自己会主动接触的,你别瞎操心了。”
      
      楚母皱眉,“可万一他喜欢上男的怎么办?”
      
      楚父:“……”
      这个问题问得好。
      我他妈怎么知道?
      
      *
      
      轮回酒吧。
      
      梁药到的时候,看到罗穆一群人在沙发上围成一圈打牌,闹声不断。
      
      罗穆是以前她在夜店里认识的朋友,初中就辍学在外面混,年纪轻轻就是多家酒吧的老板,也是这一代的老大,为人义气又有实力,好多人愿意跟着他混。
      
      “药姐来了,快过来坐!”有眼尖的小弟看到了她,兴奋招手。
      “来了。”梁药轻笑,走了过去。
      
      罗穆靠在沙发背,嘴里叼着根烟,烟雾缭绕中,他的脸棱角分明,性感又迷人,他腿上坐着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正在代他发牌。
      
      罗穆望见梁药,眯了眯眼,目光停在她脸上就一直没离开过,吸了口烟,没有主动开口。
      
      小弟们对她倒是很热情,问候不停。
      “药姐,你怎么好久没来玩了?”
      “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日子里,穆哥有多想你。”
      “是啊,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你来呢。”
      
      “我最近很忙,没空。”
      梁药随便找了个位置坐,正好就在罗穆对面,她笑嘻嘻冲他打招呼:“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这么想我啊。”
      
      “你这丫头懂不懂规矩,见着穆哥要喊哥!”罗穆怀里的女人不认识梁药,颇为不爽地看着她,示威般地抱紧了罗穆的手臂。
      
      没想到……
      “放手。”罗穆淡淡开口。
      “啊?”女人愣住。
      “我说放手,从我身上下去。”罗穆不耐烦重复。
      女人张了张嘴,委屈地从他怀里出来。
      
      梁药吃了颗花生米,见状挑眉笑,“对女孩子要温柔,这不是你常挂在嘴边的话吗?”
      
      罗穆看着她,没头没脑问:“交男朋友了?”
      梁药愣了下,“没啊。”
      “那为什么不来?”
      “都说了,忙。”
      罗穆不爽地啧了声,“说起来你好像还没谢我。”
      梁药环胸,“你想怎样?”
      
      罗穆指着脚下一箱啤酒,“拼酒,你赢了,这事就过了,我赢了……”
      他顿了顿,“做我女人。”
      
      这话一出,周围顿时一阵起哄声。
      
      梁药要笑不笑,脸上没有意外的表情,“行啊,陪你玩玩。”
      ……
      
      一个小时后。
      
      罗穆烂醉如泥地瘫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而梁药神色如常地坐在他对面,晃着手中半杯酒,连脸都没红一下。
      
      空气诡异地静默着。
      
      梁药对着旁边小弟感叹:“你说这人啊,为什么总那么不自量力?”
      小弟确认老板昏死过去,大胆说坏话:“大概因为……蠢。”
      
      谁都知道,药姐千杯不醉,酒量过人,这也是他们服她的原因。
      
      梁药无聊摇头,眼睛无意识扫过吧台,看到一个熟悉的修长身影时,目光猛然顿住,然后惊讶睁大眼。
      楚昼怎么会在这里?
      梁药有些不相信地看了好几遍,确定真的没认错。
      她看到有好几个女生找他搭讪,可全都被他无情地忽视掉了。
      什么情况?
      学校高岭之花、成绩傲视群雄、荣誉榜风云人物、众所周知的好学生,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梁药若有所思。
      这是个机会。
      眼下正是了解楚昼的好时机。
      她现在是梁药,就算翻车把他惹怒了,也和梁雯没关系。
      
      这么想时,她拿着酒杯走过去。
      
      *
      
      楚昼穿着白色高领针织衫,懒散地靠在吧台前,手里是一杯鸡尾酒,他低垂着眼,细碎的黑发自然垂落,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表情,干净清冽的气质和周围格格不入。
      
      这时,他耳边传来一声轻笑。
      “帅哥,一个人?”
      
      楚昼一顿,抬头,视线里出现一张笑吟吟的脸,妩媚动人。
      有点眼熟。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有阴影,不过不是那啥咳咳,你们放心好了。
    没错,男二出来了,这篇文还是有男二的,我们药药是很有市场的!
    明天中午……嗯,还有一更,不过可能会晚一点点,反正绝对有,更新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放心吧
    继续发一百红包~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安生 2个;O(∩_∩)O哈哈~、苏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懒w-7 6瓶;西诺 2瓶;爆米花、是惠鸭喔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