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5、第 95 章 ...

  •   萧敬岭停下话头,喝了口茶润润喉,抬头就见到宋佳琪表情扭曲的站在在门外瞧热闹,他笑着起身,拉了拉身上不太合身的衣服,“宋姑娘来了,这是请我们过去用膳?”
      宋佳琪行了一礼,“世子爷高明!”
      萧敬岭似笑非笑的看了宋佳琪一眼,换来对方一个如出一辙的表情,顿时心塞不已。
      这丫头装相的本事比自己高明不少啊!还有宋家的这几个毛孩子。刚刚他已经暗暗观察过了,一个个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宋佳琪这个看起来古灵精怪,其实心黑还脸皮厚的丫头。宋文珩面对自己的时候板板正正,怎么看都是一副酸腐儒生的样子,但是面对崔云泽的时候却表现的自然而然的亲昵,尤其是那双灵动的眼中偶尔闪过的狡黠,配上那一张人畜无害的脸,长大后怕又是一个心黑手狠的崔云济。他实在是不喜欢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他怕一不小心就被他们坑了。
      至于宋文珏虽然行事作风看起来痞里痞气,但分寸拿捏的极好,小小年纪察言观色本事也不差,并且。
      宋佳琬这小姑娘玉雪可爱,又进退得宜,这样可爱的小姑娘,真是让人喜欢到心坎里,恨不得把这小团子抱回家。
      关键是跟这几个孩子在一起聊天,并不会冷场,就算是自己说出什么典故,几个孩子能听懂的就说几句,听不懂的,不会不懂装懂,他们会好奇的看着你,让你忍不住的想要给他们讲解明白。
      这一家子,真真有趣。
      宴席摆在前院的葡萄架下,这里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致,但入目的是硕果累累的庄稼,随着微风习习,送来的是瓜果飘香。
      萧敬岭虽然不精通农事,但也见过不少农田,从京城一路走来,听过的见过的不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两三种作物种在一起,且都长的郁郁葱葱。
      他顾不得其他,快步来到地头,仔细观察,然后掰下一个鼓鼓囊囊的玉米棒子,像是要查看真伪。
      只是掰的时候力气用的大了点,把整个玉米秸秆都给掰断了。
      福宝心想,世子爷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上了。大姐平时最是宝贝这些庄稼,基本上每天都要到地里转转,浇水更是从不假他人之手。世子爷这次算是有麻烦了。
      果然,萧敬岭愣了愣之后就喃喃道:“这东西也太不抗造了。”
      “是啊,都是这些东西不醒事,没承受住世子爷的手劲。”宋佳琪凉凉的道。
      萧敬岭将掰下的玉米棒子扔给随从,“不就是一颗玉米吗?你说个数,小爷赔给你!”看你那小气吧啦的样,没见过世面。
      宋佳琪点头,“世子爷果然大气!这一颗玉米确实不值钱,但是咱们这账可不能这么算。您面前的这片地是实验田,这块试验田是我专门用来育种的。一个玉米棒子能产大约六、七两玉米,而这些玉米能种三四分地。”说着,宋佳琪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算,“这三四分地的产量,大约在260斤——300斤之间。这几年玉米价格浮动不大,大约五文一斤,咱们按照260斤算,一共1300文。”话落,宋佳琪伸出手掌,等着萧敬岭付银子。
      萧敬岭没工夫机会宋佳琪这账算的是否合理,他现在全副心思都在这玉米的亩产上。掰着指头算了半天,亩产800多斤?这不可能!不会是这丫头拿着自己开涮吧?
      宋佳琪见已经引起萧敬岭的兴趣,就越发的云淡风轻,抬抬手,示意他赶快给银子。
      萧敬岭憋气,取了一个五两的银锭子递给宋佳琪,“小爷还能少了你的银子?”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丫头还是个财迷呢!
      宋佳琪见了银子,顿时喜笑颜开,将财迷本色演绎的淋漓尽致。心里还兀自感叹,二世祖的银子也太好糊弄了。
      福宝心里好笑,大姐这是想吊着人家吧?那是得好好配合一下。见萧敬岭被大姐气的不轻,赶忙出声请客人入席。
      宋佳琪就觉得,福宝是越来越有眼力见了,她也没再抻着,边介绍这实验田,边示意萧敬岭入席。
      葡萄藤下摆着方桌,角落里几块降温的冰,压下了萧敬岭心底的烦闷,见宋佳琪那死丫头认真的说着什么大豆肥地;什么作物跟玉米套种怎么取长补短、提高产量,萧敬岭的眼睛越来越亮。
      已经坐在饭桌上,宋佳琪也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让萧敬岭有个印象就好,哪怕不能亲自盯着,只要上位者上了心,宋家的好处就少不了。但具体的,还得看这块地秋收时具体产量。
      萧敬岭也知道这一点,对宋佳琪的小心思也不在意,只要产量真的提高,让大雍朝少些饿死的人,就是给宋家个爵位也未尝不可。
      这般想着,萧敬岭才有心情关注起面前的席面。
      “这是什么?”萧敬岭满脸好奇的指着毛豆问道。
      宋佳琪笑着道,“就是新鲜的带着荚的黄豆。”她从丫头手里,拿了湿帕子擦了手,示范的亲自动手剥了起来,“就这样,自己动手,更自在一些。”宋佳琪知道,这些高粱子弟恨不能吃饭都让丫头喂到嘴里,才叫不失了体统。今儿亲自动手,也算是一种全新体验。
      “哦!”萧敬岭点头,毫不犹豫的动了手,尝过味道之后,点评道:“味道不错!”
      “原汁原味的东西,确实不错!”崔云泽附和道。
      他这做派倒把宋佳琪看的一愣。也许是她的表情太直接,萧敬岭就笑,“你这丫头不会以为我们整天过的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吧?”
      宋佳琪眨眼,“难道不是?”说完,还看了看侍立在其身后的随从。
      萧敬岭看了随从一眼,嫌弃的不要不要的,“爷们在外行走,有个随从服侍就算不错了……”言下之意,想要过衣来伸手的日子,那得看主人家招待的如何。
      这话说的,宋佳琪没法接。就算把宋家的人都安排去伺候这位爷,人家也不一定满意。她自顾自的剥了小龙虾,在白开水里涮了涮,等到把辣味去了些,递给暖宝,“尝尝看,可还适口?”
      暖宝摇头,将虾肉递给喜宝,“二哥吃吧。”
      暖宝受不了辣椒的辛辣,平时也只能吃一点点的辣味,稍微多一点,就受不了,这次倒是自己准备的不妥当了。没有安排妥当。这般想着,低声对春兰吩咐了几句。
      这边萧敬岭和崔云泽却对小龙虾爱不释手,两人就跟有人要抢食似的,就算被辣直吸溜口水,手上的动作也没放慢分毫。
      等到一盘子麻辣小龙虾被消灭,萧敬岭的用餐速度才慢下来,轻抿了一口冰镇葡萄酒,感叹道:“还别说,这葡萄酒味道醇厚,确实难得,只这道小龙虾粗鄙了些,不太相配。不过……味道新奇,也算是难得了。”
      宋佳琪心里点头,小龙虾跟葡萄酒确实不太相配。但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为了解渴解辣,就给你上凉白开吧?没见你手边放着凉茶吗?觉得不合适你不会喝凉茶啊?
      福宝见宋佳琪只低头剥虾,没有要接话的意思,赶忙客气道:“都是些乡野吃食!您喜欢就好。”
      崔云泽点点头,他特别钟爱这些辣辣的东西,“这小东西这么一做,倒也开胃。”说着,示意萧敬岭尝尝香辣河蟹。
      这边正说着话,十三香小龙虾上了桌,宋佳琪给暖宝剥了一小碟,才算把这小祖宗给安抚好。
      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气氛倒也算不错。
      “听说你这丫头医术神乎其神,把肠痈都治好了。”萧敬岭试探着问道。
      宋佳琪翻了个白眼,“什么神乎其神?埋汰谁呢?”说着,她就谈了口气,“宋家祖上治愈过三十多例肠痈,我只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巨人的肩膀上?这说法虽然新鲜,倒也贴切。”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认真问道:“消渴症你祖上可有研究?”
      宋佳琪抬头,认真的看着萧敬岭,她以为皇家有人得了消渴症,于是话说的就有些余地,“消渴症虽然不是什么绝症,但禁忌颇多,情况复杂……”
      萧敬岭摆手,“我知道,一人一方,根据不同脉象,做出相应的调整也是应有之义。”说着,他收了嬉笑之态,无比认真道:“宋姑娘可对消渴症有把握?”
      宋佳琪放下茶盏,同样无比认真的问道:“我能先问问患者的情况吗?”
      闻言,萧敬岭看向崔云泽,宋佳琪也随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崔云泽不自在的轻咳一声,“本不想麻烦宋姑娘的,但此事关乎一个姑娘的清誉……”
      萧敬岭扶额,崔云泽到底会不会说话?什么叫不想麻烦人家?这是跟谁见外呢?还有什么叫关乎姑娘家的清誉?你到底跟人家姑娘有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事?
      这不是让人误会吗?
      果然,就见宋佳琪了然的点头,特别善解人意的道:“崔公子放心,身为医者,我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可以把脉案和药方给我,我先看看,再说其他。”
      
      

  •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新春快乐!平安康泰!同时温馨提示大家,勤洗手、多通风、戴口罩、少聚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