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6、第 96 章 ...

  •   看到宋佳琪那种了然的表情,崔云泽一时有些愣神,把刚刚的对话又回忆了一遍,也没想清楚宋佳琪到底是明白了什么。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只要宋姑娘愿意出手帮忙,哪怕康家姑娘的病不能根治,只要有了起色,也能跟家里那继母有个交换条件。
      这般想着,崔云泽端起酒杯,客气道:“那就麻烦大姑娘了。”
      宋佳琪颔首,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待放下酒杯,好似才察觉这葡萄酒的后劲。
      才这么一会儿子功夫,她喝了差不多两杯,就感觉脸越来越热,口渴的厉害。宋佳琪将酒杯推远了些,怕酒后失言,强压着自己不再多话。
      福宝机灵的转移了话题,只打问一些京城的风土人情,以及这一路上的见闻,众人说说笑笑,吃了一顿酒,也就散了。
      宋佳琪带着两个小的回了后院,福宝亲自送萧敬岭和崔云泽去了西院,安排好伺候的人,才告辞出来。
      等屋里只剩两人,趁着酒劲,萧敬岭就啐了崔云泽一口道:“难为我为了你的事尽心尽力,这不长脑子的浑小子怎么就知道拖后腿。你那话是什么意思?康家姑娘的名节重不重要需要你如此尽心?”
      崔云泽面色僵硬了一瞬,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不是那个意思,跟我说有什么用?”说完,仰躺在榻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崔云泽着急。
      崔云泽自然知道自己这个损友的尿性,在屋里转悠了半天,转身出了房门。
      萧敬岭见他是真的着急了,赶忙起身阻拦,“你要干嘛?”
      崔云泽被拉住手腕,着急道:“总得把事情说清楚吧?”
      萧敬岭扶额,“你是不是傻?”见崔云泽不解,萧敬岭赶忙道:“你没见那丫头喝多了吗?现在过去解释有什么用?再说了,你就那么着急?过几天把脉案送过去的时候再解释也来的及!”
      闻言,崔云泽眼神不善的看着萧敬岭,“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身上的差事还没交,不想着抓紧时间回京复命,听那话里的意思,这是暂时不准备走了?
      萧敬岭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这就是此次太了解的坏处。自己但凡有点不合时宜的地方,这小子就能察觉出来。他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这不是听那丫头说了玉米产量的事吗!我就打算再住一段时间。”
      崔云泽了然,这确实是大事,玉米这东西自前朝从西域引进,也只沿海一些地区,有农户零星种植。
      直到前朝末年,农人发现玉米不挑地,不管是良田还是荒地,这东西好成活的很,不用怎么费心管理,收成也不差,种植玉米的才渐渐多了起来。至于大面积种植,还是在本朝建立之后。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
      前朝末年,天灾不断,朝廷不仅没有拨款赈灾、免除赋税、与民生息,却大肆加重赋税,致使民不聊生。
      当年太ZU皇帝起兵平天下,圣驾致鄞州,人困马乏,进城吃的第一口吃的,就是玉米。
      当地乡绅给煮了鲜玉米吃。稍后,村民又奉上了蒸熟的玉米面窝头。经过长途颠簸,三天水米未进的太ZU,顾不得威仪,吃着热腾腾的大窝头,甚觉可口。于是便问这是什么做的,乡绅答曰,“这是棒子做的。”太ZU听罢言道:“这么好吃的东西,为什么叫棒子?观其外在晶莹,象玉石的光泽,又是果腹之物,称‘米’也不为过,就叫‘玉米’吧。”
      有了太ZU的赐名,建国后,朝廷对玉米的推广也就上了心。萧敬岭身为端王世子,关注农事,提高作物产量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因为太ZU的原因,本朝对玉米格外上心,更何况,萧敬岭身为皇子。
      这般想着,崔云泽问道:“怎么跟宋家说?”
      萧敬岭不以为意,“这有什么说头?小爷想留下来多住一段时间,这是给宋家面子……”
      “说人话!”崔云泽白了萧敬岭一眼。“堂堂亲王世子,是想住哪就住哪的?”安全如何保障?这不是给宋家找麻烦吗?这般想着,又翻了个白眼。
      “你这就是关心则乱,就墙外面那个阵法,是谁想闯进来就能闯进来的?”说着,萧敬岭将窗户打开,深吸口气,补充道:“那丫头的本事大着呢!”
      从调查的资料来看,宋家这位大姑娘可是个妙人。其人不仅医术了得,酿酒、农事更是样样有所涉猎。甚至就连一些农具改良,也算的上得心应手。
      而且自从宋家老夫人去世后,这位大姑娘一改往日的性子,大刀阔斧的买地置产、种果树、改善土地、种植冬菜,这一桩桩一件件,做什么成什么,简直不要太简单。
      他从不怀疑这世上有天才,但妖孽到这种程度的,确实太少见了。他就是好奇,这宋家大姑娘,到底还能带来什么惊喜。
      宋佳琪不知道这位世子爷的打算,她确实是醉了,等到第二天早上知道这位世子爷要在宋家休整一段时间,也没觉得意外,毕竟是自己先给人家下了饵,人家按照之前预想的剧本来,没什么好惊讶的。
      宋佳琪叮嘱福宝仔细照看,又把王婶安排过去,专门伺候这位爷的衣食,也就放了手。
      毕竟伺候人的伙计,还是那些王府出来的,更擅长一些。
      谁知,萧敬岭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等到暑天快要过去了,家里的玉米都成熟了,产量也出来了,他都没有一点要打道回府的意思。
      萧敬岭虽然这段时间住在宋家,看起来无所事事,但也真没闲着。不仅将套种的好处看了个清楚明白,就连宋家的一些情况也没放过。
      但越是观察,萧敬岭对宋佳琪的态度就越是慎重。
      谁让这丫头本事太大,鬼主意又多呢。
      这一个多月,宋家简直刷新他对农家的认识,先是那丫头让人把相近邻的两座荒山买了下来,就算那两座荒山上可耕种的土地实在不多,也只两座山之间那狭长的山谷里有几十亩地开出来,可耕种。
      但偏偏的,宋家不到没请人开荒,反而在山谷的两头用盖了高高的围上,围墙两边更是种上了藤蔓,而山谷里的地,就那么荒着,宋佳琪也只让人将里面的杂草随意的收拾了一遍。
      至于那两座荒山上,请人稍微开垦了,就种上了花木和果树。
      萧敬岭对此很是不解,询问陪着他闲逛的福宝,“好好的良田就那么荒着,反而去开垦荒山种花木、果树,你大姐到底是怎么想的?”
      福宝但笑不语。大姐的想法有时候他也不是全都明白的,但荒山种果树和花草,还是为了酿酒。
      大姐说过,指着种粮食发家致富,在现在看来那是做梦,但种植经济作物的收益还是很可观的。
      萧敬岭见人家不愿多言,也不勉强,就等着看看,这宋家大姑娘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这一等,还真让他等到了。
      宋家旁边的作坊开始酿酒的时候,萧敬岭才发现,里面酿造的酒还真不简单,不止单纯的酿酒,就连一些果酱、果子露这里也有。还有一些果子酒和鲜花酒,像是宋家春上酿造的桃花酒、杏花酒、梨花白,这几天酿造的葡萄酒,还有过段时间的桂花酒,菊花酒。
      也就是到了现在,萧敬岭才明白,宋佳琪为何会选择买荒山种花种果树。不过,他最好奇的还是山谷里那块地的用处。
      这天,萧敬岭跟崔云泽在外面钓鱼的时候,又说起了那几十亩地的用处,实在是忍不住,让人去请了宋佳琪。
      
      宋佳琪看着悠闲自在的几人,心里谈了口气,这段时间,也算是把该看的不该看的看了个遍,这时候找自己,不一定又在打什么主意。
      没让宋佳琪多等,萧敬岭开门见山的问道:“那片荒地,你有什么打算?”
      “这跟世子爷有关系吗?”
      萧敬岭咬牙,“没关系,我就是问问。”
      宋佳琪好整以暇,“不好意思,这属于商业机密……”
      萧敬岭憋气,“你宋家不是耕读传家吗?也想涉足商贾之事?”
      宋佳琪定定的看着萧敬岭,“世子爷这是看不起商贾?”
      萧敬岭摇头,“没有,我一直觉得管子的四民之说很是中肯,只是……后世的读书人为了提高身份刻意曲解了这句话。”说着,别有深意的看了宋佳琪一眼。
      宋佳琪深吸口气,起身行礼,“是我误会世子爷了。”
      萧敬岭被她的这番做派惊到了,“别别别,有话说话就好。”这死丫头明知自己身份,却一直装傻充愣,能不行礼就不行礼,现在突然对着自己行了一礼,他觉得这不是惊喜,更像是惊吓!
      宋佳琪翻了个白眼,“行吧,咱们言归正传。您亲自来找小女,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萧敬岭也翻了个白眼,“我就是想知道,那块地的用途。”
      闻言,宋佳琪痛快的道:“养牛!养羊!养猪!养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