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天花板上的女婿 ...

  •   ...如果段绫这么说得话,他可就不急着走了。
      
      可惜段绫好像再看他一眼都心烦,说完就将人赶了下去,为了不显得过分刻意,谢宁强忍住继续作死的冲动,原地目送轿车离开。
      
      “管不住嘴...不喜欢话多的?”谢宁嘟囔道。
      
      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大的收获,这样下去,估计分手也是这两天的事儿。
      
      最多不会超过一个礼拜,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再‘催化’一下进度,最好能在这两天就和主角断掉来往。
      
      日子有了盼头,从别墅区绕回庄林小区的路程好像都近了很多,谢宁神清气爽地漫步回家,已经迫不及待设想离开主角后的新生活了。
      
      七点半,小区里的老人吃过晚饭出来闲聊,见他背着书包回来,都热情地停下话茬和他打招呼。
      
      由奢入俭难,原主本来是个还算阳光的少年,自从家境败落,从别墅区搬到这里后,原主便越发消沉木讷。
      
      然而没过几天,谢宁穿越而来,他比原主心态乐观的多,能用笑容回应的事情,不管是对待身边的人还是陌生人,他都不吝啬一个微笑。
      
      没什么攻击性的外表本来就被老年人喜爱,没用上两天,他就成了庄林小区的新晋外孙,倒是与在学校的处境截然相反。
      
      时间不早了,告别几个老人,谢宁快步朝家走去。
      
      破旧的小区环境简陋,防盗门年久失修,即便合上也会露出条缝隙,刚走到楼门口,谢宁便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糊味。
      
      不仅糊,还糊得很熟悉。
      
      沉重迈进二楼糊味的源头,谢老爹正灰头土脸地从厨房钻出,手上还端着一盘又像煤炭又像鱼的东西。
      
      “宁宁啊,今儿个有好事!我们吃顿好的!”
      
      谢宁:“...”
      
      他有点想不通,就谢老爹这个自理能力是怎么单身生活十年的,要是没有儿子,他会不会食物中毒,哪天死在自己的手上?
      
      不过看情况这担心纯粹多虑,谢老爹心宽体胖,还是个童心满满的暴发户!
      
      别的暴发户都金链子金手表的,就他整日带个‘钻石’戒指,闲的没事就吃了。
      
      没错,就是他家买的钻石糖,有戒指包装的经典款。
      
      “是吃...鱼么?”
      
      “烤鱼!不过家里烤箱不太好使,老冒烟。”谢老爹一咧嘴,小白牙在灰扑扑的脸上格外闪亮。
      
      谢宁微不可查地抽了抽嘴角,没有打击他的热情,很配合地坐到餐桌前,在谢老爹期待的目光下,打算尝一口。
      
      不管怎么说,都是辛辛苦苦准备的...
      
      劝慰自己的谢宁正准备下筷子,在看到盘子里没剃干净的鱼鳞后,半空的手指一僵,又慢慢放了下来。
      
      “爸爸,今天有什么好事?”他放下筷子,扑闪着清澈的杏眼问。
      
      怎么看都是单纯的好奇,绝不是转移注意力。
      
      谢老爹眼睛本来就小,经他这么一问,笑得直接成了两条缝:“本来不是啥好事儿,陈飞那王八蛋当初把工厂给抵押了,我手里的钱都拿去给工人开了工资,这几个月就没还上,这不,电话不算,今儿个银行的人就找去了。”
      
      谢宁一愣,记忆里谢老爹只和原主说被骗了,他没想到竟然骗得底裤都不剩,白手起家成立的糖果厂都给人偷了去,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所以陈飞是抵押了工厂,然后拿钱跑了?他不只是个经理么?”
      
      谢老爹老脸一红,摸着鼻子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难关暂时解决了,厂子又能多撑一段时间。”
      
      谢宁眼皮一跳,心中莫名涌出股不好的预感:“什么意思?”
      
      “今天段家的人来了!一个酷哥,来人的时候当时我俩正聊天呢。”
      
      谢老爹满面红光,欣慰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你们感情相当不错啊,段家都知道你!我说我是你爸,那酷哥好像还不太信哈哈哈。”
      
      谢宁微微睁大了眼睛,一时失语。
      
      “嗨,酷哥出手真大方,上来就把这几个月欠的贷款加利息都给还清了,要不是他,老爸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
      
      谢宁依旧沉默,谢老爹笑呵呵地夸了好一阵段家,可他都没有搭话,谢老爹这才后知后觉到气氛不太对劲儿。
      
      他脸上笑容渐退,沾上了点小心翼翼:“...宁宁,你怎么不说话?”
      
      自从被骗走工厂,背负上巨额的债务后,谢老爹在生活里便常常会注意着谢宁的脸色,想方设法地照顾他,生怕他也嫌弃自己。
      
      前些日子,听说谢宁谈了恋爱,还是跟自己喜欢的人,对方又是位高权贵的段家独子,谢老爹着实打心底里高兴了好一阵,觉得虽然自己倒霉,但架不住儿子运气好又长得好看。
      
      这世界不分什么同性异性恋,谢老爹也没觉得谢宁和男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对,段绫的照片就在谢宁房间天花板贴着呢,他是挺喜欢这俊俏女婿的。
      
      当然,今天之后更喜欢了,所以压根不能理解怎么谢宁这会儿表情看起来跟天塌了一样。
      
      “难道...你和段少爷出什么问题了?”谢老爹胆战心惊地问。
      
      深呼吸之后,谢宁扬起轻松平常的笑脸:“没有啊,我们什么问题都没有。”
      
      谢老爹还不放心:“难道是他变心了?”
      
      “怎么会呢!他只喜欢我,我可是他初恋!”
      
      一撒谎,谢宁脸颊又泛出了浅浅淡淡的红晕,这会儿倒是看得谢老爹大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说嘛,我儿子这么好看,没人不喜欢,今儿个隔壁张姐还打听你年纪呢。”
      
      谢宁没心思听他说小区里的八卦,打断问:“爸...段家大概帮忙还了多少钱啊?”
      
      “...陈飞卷走了五千多万。”
      
      几个月的拖欠,谢老爹早已记不清具体金额:“十年来还的话,每个月算利息大概是六七十万吧,我欠了三个月还是四个月来着...”
      
      谢宁扶额,蔫吧成了霜打的茄子。
      
      这哪还有什么食欲,草草扒了几口饭,在谢老爹忧心忡忡的注视下,他躲回了房间,关门后直接埋进了被子里。
      
      过了半个小时,谢老爹端着盘水果敲门进来,看见天花板上的女婿还贴着才算彻底放心。
      
      “宁宁,过段时间你生日,要不请段少爷来咱家做客啊?”
      
      谢宁趴在床上闷闷说:“他叫段绫。”
      
      “嗨,行行,请段绫来咱家啊,说好了,老爹这段时间好好研究研究厨艺。”
      
      谢宁没力气说话了。
      
      到现在段绫还以为他住在别墅区呢,这怎么往回请,再说了,他生日在下个月,下个月他和段绫早分道扬镳了。
      
      等到谢老爹离开,谢宁才翻了个身,不翻还好,一翻正对上天花板的人脸,噎的他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差点自闭。
      
      一开始,他只是担心主动提分手会导致剧情崩溃,从而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再加上太过了解主角的脾气秉性,担心甩了他的举动反而会被对方盯上。
      
      可如今身负巨债,这分手他更没法提了,万一段绫拿钱说事儿,他上哪找几百万还啊。
      
      要是把工厂交给银行拍卖,返来的钱倒是可以,但谢老爹一生的心血,他实在不忍心毁在自己手上。
      
      ...更何况,自己都不是他儿子。
      
      原书里并没有提过谢家,但后期的许多剧情里,都提到过钻石糖,这是某些角色很喜欢的糖果,也间接表明了谢家并没有在前期走投无路,反而再次发展了起来。
      
      “难道是分手费?”谢宁不禁发散思维推测。
      
      利用过原主这个工具人后,段绫出于歉意,扶持谢家一把是很有可能的,但他真的会感到抱歉吗...?
      
      这一晚上,谢宁不光没睡好,连学霸的笔记都没心思看。
      
      要不是今天找到了促使分手的方法,以及肯定原书只有两行字的戏份,现在他脑子里可能就只剩下几百万了。
      
      结果好不容易睡着,凌晨一点半,楼上再次传来开锁后关门的声响。
      
      咔嚓...砰!
      
      老旧小区的隔音相当于摆设,楼上的邻居这几天总是要凌晨一点开外才回来,谢宁本来睡觉就不安稳,如今换了新环境还没适应,一丁点声音都能惊醒。
      
      他缓了缓神,蒙住被子试图再次沉入梦乡,结果反而越躺越精神,最后索性开了灯,坐在书桌旁拿起了笔。
      
      随便抽出本本子,谢宁托腮沉吟片刻,表情好像上战场一样落下几个字。
      
      【万人迷的实况分析】
      1,身上很香,但不承认,也不准说。
      
      ......
      
      熬夜做了一晚上计划,第二天,谢宁斗志昂扬,准备再激怒段绫一次,让冲动暴躁的主角直接提分手。
      
      无奈天不遂人愿,段绫一整天没搭理他,晚上也没来送他回去,为日后考虑,在人前谢宁要避免和段绫交往过密,他们不同班,这样一来根本制造不出什么独处的机会。
      
      就这样,进程不得不又拖了两天,学霸敲桌子要笔记时,谢宁正望着窗外操场走神。
      
      一班下午第一节课是室外体育,不喜欢和他人身体接触的段绫没有参加什么运动,而那个总和他站在一起,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男生正在篮球场上。
      
      站在球场旁看了几分钟,段绫便转身走了,旁边立马有学生想凑过去,被他眼一横,又讪讪退了回去。
      
      谢宁望着那个连走路都目中无人的身影,正思忖着段绫要去哪儿,耳边突然响起叶宣冷硬的嗓音。
      
      “笔记,还我。”
      
      他回头,对上叶宣略显阴森的目光,这才想起笔记的事。
      
      “抱歉,你等等...”
      
      手忙脚乱地在课桌里翻找,谢宁一脸懊恼,这几天他满脑子都是怎么惹火段绫,笔记都还没来得及看。
      
      好不容易找到,他赶紧换了回去,已经不敢厚着脸皮再借了。
      
      接过笔记本,叶宣问:“你看完了么?”
      
      谢宁不想撒谎,尴尬地笑了笑:“其实还没看。”
      
      话音刚落,叶宣握着笔记的手指一紧,好像要说什么又憋了回去。
      
      “你没打开么?”
      
      “嗯...还没。”
      
      这次,叶宣没再说话,直接背身坐回了座位,感觉到他背影散发出的怒意,谢宁有点不知所措。
      
      学霸难得好心借了他笔记,他却不领情,着实有点不识抬举。
      
      犹豫须臾,谢宁自后轻轻戳了他一下:“叶宣同学,这两天没耽误你用吧?我不小心忘记了,不好意思。”
      
      隔了得有一分钟,叶宣才说话。
      
      “嘁,爱看不看,下节课考试,你蒙的准就行。”
      
      “...?”
      
      如叶宣所说,下一节数学课,老师没有讲课,而是分发了一沓试卷,说是突击测验。
      
      而这一次测验,谢宁答的惨不忍睹。
      
      成绩当天就出来了,饶是谢宁清楚这只是个意外,谁能想到耽误的五分钟课堂会占据试卷一半的知识点,但在外人看来,他成绩差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同学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写着:‘让你谈恋爱!活该!’
      
      这些个富二代平时不算多看重成绩,这会儿倒是格外关注起来,有的分数高的,动不动就拎着卷子在他旁边晃悠两圈,不敢找麻烦,显摆起来倒是很有底气。
      
      可书呆子谢宁并没有想同学所料那般受到打击,反而两眼发光,亮晶晶地看着手里差点没及格的试卷,看了一整个晚自习。
      
      当天放学,谢宁半点没拖延,拎起书包就走了,叶宣怒意消停,本打算回头给他个台阶,结果余光只扫见了谢宁飞扬而出的背影。
      
      “急什么?差点撞到我!”
      
      隔壁桌的女生娇声抱怨,很快就有人搭腔:“急着约会呗,段绫今儿个不是没上晚课么?”
      
      “他没睡觉?”女生有些意外。
      
      “今天没,好几个都逃了自习,好像又是南高找麻烦,欸...那他急什么?”
      
      后面的话叶宣没有再听,原本鲜活了几分的表情逐渐沉淀为麻木,他慢慢收拾好东西。
      
      往日他都会从距离较近的后门离开,今天为了绕开谢宁的座位,特意走了前门。
      
      ......
      
      这么多双眼睛呢,谢宁没傻到直接去一班找人。
      
      冲出教室后,他手里拿着那张卷子冲出校门,一路跑到了段家司机常停的位置。
      
      “呼...幸好。”
      
      车还没走,说明段绫还没过来。
      
      六点刚到,李磊看了眼手表,正打算对着后视镜端正一下形象,一转头,正对上窗外笑眯眯朝他摆手的谢宁。
      
      车门解锁,谢宁立刻钻了进去,嘴上还不忘道谢。
      
      “谢谢。”
      
      回想起前几天经历的李磊眼角一抽,公式化点头,飞快打量谢宁几眼后,又变回了目不斜视的机器司机。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段绫的身影才出现在街道尽头,自学校大门的反方向缓缓走来。
      
      不止是他,同行得还有几个熟面孔,远远便能听到几人在吵闹着什么,唯独段绫沉默无言,脸上是谢宁从未见过的阴霾,嘴角还有几道浅浅的伤痕。
      
      拉开后车门,正要上车的段绫动作定格,一时站在原地没动。
      
      跟在他后面的几个身着阳澄制服随即走近,透过缝隙看到后排的谢宁后,刚才还火焰燎天的氛围霎时无声。
      
      几人先是目瞪口呆,面面相视后,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默契离开了,直到走出五百米才更大声地吵闹了起来。
      
      车厢里,谢宁半扬着头,路灯落下的光影倒映在水色眸底,无形放大了其中的惊诧和担忧。
      
      他微微抽气,目光落在段绫嘴角渗血的伤口上。
      
      “你怎么受伤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谢宁:惊了,谁敢打主角受的脸?!
    感谢在2020-01-04 11:08:16~2020-01-05 16:02: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霁归归啃瓜皮 19瓶;月银 13瓶;宇智波沈腾、夏天 10瓶;披个马甲叫领带、小满、山上一只熊、囗皿囗、返璞、一只生醉大闸蟹 9瓶;繎 6瓶;奶盖么西 5瓶;李卿歌中 4瓶;比小烛 3瓶;大橘为重、南风不二 2瓶;我多喜欢你,你会知道、肖小遥、番茄酱、27681700、木偶脑袋、精神病院n号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