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你身上好香 ...

  •   方才刚针对过谢宁的几人闻言,除了顾子真外都变了脸色。
      
      楼梯就在一班后方,但这会儿几个人脚步踌躇,愣是没敢继续往前走。
      
      阳澄的学生几乎没人不知道,学校这位祖宗有多重的洁癖,靠近半米是极限,再近点或者敢直接上手的,挨踹都是轻的,除了打架时段绫会伸出拳头,平时基本没机会碰到他一根手指头。
      
      当然,有些发了疯的颜狗故意找揍是另一说。
      
      表面上说是系领带,听着旁人耳朵里,跟再次宣告谢宁的身份没什么差别,别人兴许没瞧见,但段绫方才扫来那一眼警告,顾子真本人却是瞧了个真切。
      
      他身侧拳头攥紧,温厚的面具崩开了几道缝隙。
      
      “什么?”
      
      谢宁看了看那条递来的领带,又看向保持这个动作的段绫,脑袋彻底短路了。
      
      他对主角的了解比起旁人只多不少,自然清楚主角的洁癖,而且这种洁癖主要针对于人,对东西反而没有那么敏感,早在第一次在校门口接触时,段绫就表现出了对他靠近的排斥。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为了把他这工具人利用的彻底,主角这么拼的吗???
      
      “谢宁。”
      
      段绫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这次语气显然不耐烦了。
      
      一时间,谢宁的神情变幻莫测,心里的纠结困惑都写在了脸上。
      
      思来想去,为了分手后自己的小命着想,他非但没过去,反而后退了一步。
      
      段绫:“...!”
      
      “…上课了,我回去了。”
      
      篇幅两行字的戏份实在没必要拓展出这么多的剧情,正值上课铃打响,谢宁厕所都不上了,转头就往回跑。
      
      身后传来阵阵倒抽凉气的声音,如炬的目光仿佛要戳穿他的后脑勺。
      
      何漫卷本来只是瞪圆了眼,见状连嘴都张开了,心情比知晓小娘炮的存在时还要凌乱崩溃。
      
      尼玛看这情况,敢情是他们绫哥倒追的?!
      
      小娘炮这是甩脸子,因为刚才没帮他出头闹脾气呢???
      
      要不是八哥的头顶在反光,何漫卷都要以为自己正在课堂上做梦。
      
      其他人的想法和他七七八八,只有吴培对着谢宁的背影目露赞赏,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培养的优良品种似的。
      
      “…绫,绫哥,他是故意的吗?!”
      
      有些人心情一般糟的时候会浮现于脸上,心情特别糟的时候反而越发冷静。
      
      被无视的段绫一言不发揣回领带,如果熟悉他的人瞧见他这副嘴角含笑的诡异模样,一定能看出如今他心情差到了极点。
      
      “他最好不是。”
      
      ……
      
      回了教室,谢宁无视四面八方的视线,因此错过了个别人震惊之余,目光中隐晦夹杂的几缕崇拜。
      
      他逼着自己沉迷学习,表面沉着冷静,实则小灵魂机警得像个兔子,就怕段绫冲进来揍他。
      
      不过他又估计着,这会儿段绫八成也松了口气。
      
      原书中,段绫说是洁癖,实则对外人接近都有了应激反应,对他这个没感情的工具男友自然也不例外,谢宁可不想以身犯险。
      
      然而他忘了,段绫除了有洁癖,还有更臭的脾气。
      
      接下来整一天,没人再来招惹谢宁,很多人都刻意避着他走,就跟怕沾染上什么麻烦一样。
      
      只有何漫卷每个课间都会准时‘路过’三班门口,脖子抻成长颈鹿,瞧他活像瞧见了什么稀有动物,脸上就差写上‘可把你牛逼坏了’几个字儿了。
      
      谢宁压根没想到,他白日的举动会被部分人解读成情侣闹别扭,心中对他们关系的揣测拔高了几座山峰。
      
      男朋友果然待遇不一样,上午犯得事儿,下午竟然还活着!
      
      随着时间平静度过,谢宁只觉得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奇怪,却又找不到原因,他如今在学校没什么朋友,能平平常常和他说话的人都屈指可数,可别说闲聊什么八卦了。
      
      反正段绫没反应就好,想不明白,谢宁索性暂且放一边,放学铃声响起,老师离开教室后,他熟稔地戳了戳前桌的黑眼镜学霸。
      
      “叶宣同学,第二节课前五分钟,老师讲什么了?”
      
      叶宣:“…”
      
      过去十几年的人生,谢宁连脾气都很少发,更别说用小本本记仇了,穿书之后,他的记仇本却添了个新鲜人名。
      
      刚传来那会儿,要不是前桌突然插嘴说出他的名字,谢宁总觉得自己肯定早就梦醒了,绝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样角色扮演的地步,所以明知道叶宣对他避不可及,他这几天还是不厌其烦地戳他问题。
      
      这算是他小小的报复,还有一个原因,黑眼镜学霸是年级第一,脑子里确实有点东西。
      
      不过按照以往经验来说,学霸不会搭理他,被逼急了也只会回头骂一句你烦不烦,但今天有些例外。
      
      谢宁刚问完,叶宣就转头丢来了一本笔记。
      
      “明早必须还我。”
      
      猝不及防得到回应,谢宁有些愕然。
      
      东西确实是他需要的,刚上课那五分钟他注意力都在门口,根本没听进去课。
      
      “不用?”
      
      叶宣扶了下眼镜,身周依旧是阴郁内敛的低气压,作势就要把笔记收回来。
      
      谢宁赶紧将其按住:“谢谢,明天一定还你!”
      
      心中堆了几天的郁气云开雾散,谢宁翻开字迹整齐内容详尽的笔记,记仇本上叶宣的名字忽隐忽现,到底还是抹了。
      
      …算了。
      
      他肩膀一垂,爬在课桌上无奈想,穿书这种离奇事件说到底也怪不得谁,只能怪他倒霉看错了书。
      
      下课铃响过十分钟,教室里的学生已经离开大半,叶宣收拾好书包,佯装无意般回过头,正看见谢宁对着他笔记发呆的脸。
      
      以为是明早还回来太赶,所以谢宁才留在学校啃书,叶宣纠结片刻,硬邦邦开口:“你问题那么多,干脆多借你两…”
      
      话说到一半,余光扫到后门进来的人影,叶宣面色一变,拎起书包转身就走了。
      
      “喂…”
      
      刚回过神的谢宁没听清他说什么也没拦住人,正迷惑着呢,后背寒毛倏地竖起,他打了个冷战,僵硬回头。
      
      “我等了你十分钟。”
      
      不知何时,段绫出现在他身后,明明眼底黑压压一片,殷红的嘴唇却挑着弧度:“你打算住学校?”
      
      “...!”
      
      别人被男朋友等待是什么滋味谢宁不知道,他只觉得毛骨悚然!
      
      前两天段绫都没找他,唯独今天来了,用脚想也知道,这还能有好事儿?
      
      他试图挣扎:“我能自己回去。”
      
      段绫冷笑一声,无视他的话:“收拾东西,走了。”
      
      目光掠过他手里的笔记本,段绫先一步走出了教室,朝后门处看去,谢宁能看到他插着口袋的手肘,甚至能想象到他依靠在墙边等待的姿势。
      
      …这也躲不过啊。
      
      慢吞吞收拾好东西,在段绫快忍不住拆门前,谢宁怏怏走出教室。
      
      和几日前的场景差不多,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学校,路遇不少滞留学生的围观,再次坐上段家的豪车,谢宁又成了石膏精。
      
      这次段绫没摆弄手机,而是单手拄着车窗,生生让他体验了一把暴风雨前的宁静。
      
      段绫嘲弄道:“这就是你说的很听话?”
      
      就着他的话,谢宁涌出原主告白时的羞耻回忆,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没吱声。
      
      记忆里,在答应之前,段绫说自己喜欢听话的,原主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确实这么说过。
      
      “听话但耳朵不好使?还是故意玩我?”
      
      谢宁:“...”
      
      “呵,装哑巴是吧。”
      
      段绫眉目沉得快要滴水,指节在车窗上敲了两下,嘴角笑容蓦地消失:“李磊,找个荒郊野岭,把人扔下去。”
      
      一路目不斜视犹如机器人的司机大叔方向盘一转,下一秒,便定位去了城郊。
      
      谢宁猛得转头,石膏是装不下去了。
      
      别墅区离他住的小区就够远了,这回直接荒郊野岭,这什么男朋友???
      
      他打小不会撒谎,一撒谎,脸就红得冒烟,不然也不至于一直装死,可眼下也没别的办法。
      
      “我当时就是太紧张,没听清。”谢宁随便扯了个理由。
      
      然而如今两人角色调转,段绫看着窗外没搭理他。
      
      窗外的风景越来越陌生,谢宁这会儿是真慌了,他手机没电,身上现金也不多,要是段绫真把他放到荒郊野岭,那可真求助都无门。
      
      最重要的是,主角那丧心病狂的脾性,真干得出来这种事儿!
      
      没办法,谢宁继续绞尽脑汁:“而且…教导主任在你旁边,我就没敢过去。”
      
      段绫依旧没搭理他,眼皮都没动一下。
      
      车还在开,外面的景色越发荒芜。
      
      谢宁急得呼吸都乱了拍,顶着张通红到让人误会的脸就要拉他的手臂,在被段绫反射性甩开时,联想到什么,面色一松。
      
      “你看,段绫,你不是有洁癖么,所以我才没过去!”
      
      这虽然不是实际原因,却是不争的事实。
      
      没想到会被反咬一口,段绫眼神一顿,落在谢宁被甩开的手上。
      
      可不过须臾,瞥见谢宁骤然放松的表情,他桃花眼微微眯起,怀疑道:“因为我有洁癖?”
      
      谢宁用力点头。
      
      “所以你的意思是怪我么?”
      
      谢宁刚点了两下,又拼命摇头。
      
      车厢内再次趋于平静,静得人头皮发麻,五分钟后,路线好像还是荒山野岭,谢宁忍不住提醒:“车快开出市外了,我想回去。”
      
      段绫眼底夜色更浓,凝视着谢宁的脸,就像在等着他自己露出什么把柄一样。
      
      他没让司机调头,而是忽然丢过去一条领带。
      
      “系上,在这。”
      
      看着那条红色领带,谢宁一时失语,表情又开始变幻莫测。
      
      “你不是有…”
      
      “你再废话一句试试。”
      
      谢宁抿了抿嘴,完全不能理解主角在想什么。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至于么!不就没搭理他么,这什么臭脾气啊!
      
      不过,眼下车厢里除了他们和司机外再无他人,换个角度想,既不用担心被其他男主瞧见,又是个间接刺激段绫提上分手日程的好时机。
      
      谢宁眼珠微动,拿起了那条领带。
      
      主角反感别人靠近是不争的事实,他朝段绫挪近了点,头一次给近距离给别人系领带,其实自己也很紧张。
      
      果然,随着他的靠近,段绫反射性地朝后斜身,谢宁见状,一咬牙,抬手自他颈后穿过领带,有些笨拙的系了起来,姿势竟像是将人堵在了车厢一角。
      
      他精神高度集中,生怕段绫突然动手给他一拳,好在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赤红色的布料缠绕在白皙的手指间,随着他的动作,衣领来回摆动,锁骨边一颗红色的小痣猝不及防闯入谢宁的视野。
      
      他赶紧垂下视线,喉咙莫名有些干涩:“…我没给人系过,不太熟练。”
      
      又过了五秒,段绫才咬着牙僵声回:“你到底会不会!”
      
      亲密的动作使然,两人距离很近,近到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嗅到对方身上的味道。
      
      段绫身体崩得很紧,制服之下是随时可能爆发的肌肉,让他这么咬牙切齿地一催,谢宁动作又乱了。
      
      “我都说了没给人系过。”
      
      段绫隐忍着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所及,正好能看见谢宁颤动的眼睫和通红的耳尖。
      
      他别开脸,浑身叫嚣着排斥的细胞略微安分了点。
      
      …又过了十秒,段绫眼角狠跳:“你他妈快点!”
      
      等到一个领带系好,不止他俩,就连前方的司机都跟着如释重负,抬手抹了一把额角的虚汗。
      
      身体退开后,谢宁精神一松,总算喘了几口均匀气。
      
      人从高度紧张的处境里放松下来,思维不免会有些松懈,他无意识说了句。
      
      “你身上好香。”
      
      也不知道喷的什么牌子的香水,竟然嗅得他有点头晕。
      
      哪知道闻言,三两下又扯下领带的段绫脸一黑。
      
      “香你妈!滚远点!”
      
      谢宁被骂得呆住,随即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还没来得及懊悔呢,他突然意识到,这不正是个被分手的绝佳时机吗!
      
      竖起耳朵等了半晌,遗憾没有等到下文,轿车七拐八拐又将他送回了别墅区,下车前,谢宁总觉得有点可惜。
      
      他舔了舔嘴唇,到底按捺不住询问:“咱们还在一起吗?”
      
      半个小时过去了,段绫脸仍黑得像锅底,连头发丝都凶得像刺儿。
      
      “你他妈再管不住嘴,明天就滚!”
      
      ……
      
      谢宁眨了眨眼,眼珠骤亮。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03 10:32:38~2020-01-04 11:08: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鲟 2个;月银、团宝宝、選配、果然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山上一只熊 27瓶;鲟 18瓶;团宝宝、選配 10瓶;西呱皮、叮咚、Kuroko Tetsuya 9瓶;榴莲赛高 5瓶;冰块加可乐 3瓶;月银 2瓶;精神病院n号床、一笑望千年、肖小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