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正在群里聊得起劲的众人见状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这就杠上了?
      别吧……
      
      要知道宫鹤被称为“鹤大佬”并不是因为大家中二病爆棚,随意给人起外号,而是因为宫鹤本身实在太强——
      学习能力强,“动手”能力更强。
      
      从入学起,他的存在感就非常高,从高一到高三,每次公布成绩,榜首都是他的名字,全校师生都认识他,但同时他又很低调,总是安静地呆在自己的位置上,不主动说话,也不跟人交朋友,独善其身,来去如风。
      ——这算是正常状态。
      
      不正常的状态发生在高一。
      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起来清冷安静的宫鹤在那时候会是那副模样。
      
      那时的他就像一条疯狗。
      一条躲藏在阴暗角落,红着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跳出来咬人的疯狗。
      
      上一届高二的校霸就是被宫鹤打得转学的。
      到现在学校里都没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甚至校霸本人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惹到了宫鹤,所以莫名被打之后非常不服,来挑衅宫鹤,结果又被宫鹤打了一顿,再挑衅再打,一直挑衅一直打,最后校霸憋屈又丢脸,干脆转学了。
      
      在那之后没人敢主动和宫鹤说话。
      
      直到宫鹤升高二,新的高一进校,有个刺头Alpha不懂事,听了宫鹤的事迹后来找宫鹤单挑,其他在场的人都快吓死了,生怕宫鹤又疯,结果没想到宫鹤理都没理对方,直接走人。
      
      从那之后,众人发现宫鹤好像“正常”了。
      成绩正常了,脾气也正常了,不打架不闹事,问他借东西他会借,问他题目他也会给予解题思路,不是很好相处,但也不难相处。
      
      于是警报解除,班里的人敢跟宫鹤玩了。
      约饭邀请他,打游戏邀请他,会在群里艾特他,偶尔也会开开他的玩笑。
      
      但现在,宫鹤好像又不对劲了。
      
      这个Omega是有点嚣张,但嚣张程度远比不上那个来挑衅的Alpha,对那个Alpha宫鹤连个眼色都没给,而这个Omega却让他一反常态地在从来没发言过的群里冒泡,并且头一次冒泡就使用了管理员的禁言权利。
      只因为不想听他们讨论这个Omega。
      
      ——这个新来的Omega凉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
      
      “尤涟,尤涟。”傅欢压低声冲尤涟招手。
      
      尤涟:“嗯?”
      
      傅欢不说话,就冲他勾手。
      
      尤涟疑惑地凑了过去。
      
      傅欢瞥了眼时间,用做阅读理解锻炼出的超强概括力,把宫鹤曾经的打架事迹以及群里刚刚发生的禁言情况以简洁且精准的文字,传达给了尤涟,并非常友好地在最后给尤涟做了总结——
      千万别惹鹤大佬。
      
      一大串话说完,傅欢在心里给自己的这段论述打了满分。
      言简意赅又突出重点,完美!
      
      尤涟抬起头:“又是鹤大佬,又是打架,就他?”
      
      傅欢点点头:“看不出来吧?”
      
      尤涟若有所思地摇头:“是看不出来,不过听着还挺有意思的。”
      
      傅欢:“……”
      不是,重点是不是错了?听完这些不该诚惶诚恐地夹起尾巴做人么?怎么还有意思了?
      
      “你们那个是什么群?加我一个。”
      尤涟递出手机,“加我好友,把我拉进去。”
      
      傅欢:“……”
      傅欢:“我们是Q群,微信不方便传文件。”
      
      尤涟:“那加我Q。”
      
      傅欢顶着一头省略号,加了尤涟后又把他拉进群。
      接着她眼睁睁地看着尤涟想在群里打字,但因为禁言而打不了后,非常直接地、勇猛地戳了宫鹤的头像,打开私聊,然后发去一大段哈哈哈哈。
      
      尤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鹤大佬?啧,怎么个大?怎么个佬?说来听听![叉腰狂笑/]
      
      傅欢:“……”她默默后退,坐正了姿势。
      虽然班里来了个Omega挺让人兴奋,但长得再好看的Omega脑子有问题还是不行的。
      
      放在课桌里的手机震了下,正在看书的宫鹤放下笔,从抽屉里拿出了手机。
      
      一解开锁屏,一连串的哈哈哈和叉腰狂笑的炮炮兵就跃然眼前。
      
      他抬眼,最上面一行写着“消息来自陌生人”。
      有点碍眼。
      他垂眸忽视,目光落在那个叉腰狂笑的炮炮兵上。
      
      表情包小人笑得见牙不见眼,连喉咙里的小舌头都露了出来,两条小胳膊插着腰,笑得一抖一抖,看起来像是快要撅过去。
      
      再看尤涟。
      背靠着后桌,一眼望去头发似金,肌肤似雪,嘲笑的表情挂在脸上,浅琥珀色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讽刺,可即使作出这番姿态,他也依旧好看到盖过周围人的风采。
      
      他总是那么夺目。
      
      宫鹤低头在回复栏打字。
      
      鹤:怎么佬我也不清楚,但有多大,你应该很清楚。
      
      发完,宫鹤侧过头,看着红晕从尤涟的脸颊瞬间蔓延到白净的脖子根。
      
      “草。”尤涟低骂一声,关掉手机扔进桌肚,再不理人了。
      
      很快上课铃响起,班主任抱着两沓试卷走了进来。
      班主任姓唐名恋,是个三十多岁的女性Alpha,进教室后她脱掉了长羽绒服,露出里面干练的黑色职业装。
      
      “都两天了还没收心?我进来的时候有多少部手机亮着?我是懒得收你们手机,但是谁成绩要是滑下去了,哼哼——班委,帮我把昨天做的试卷发下去。”
      说完她看向尤涟的位置,露出笑,“新同学已经来了啊,我早上开了个会,所以没去接你。跟班里的都认过了吗?”
      
      尤涟点头:“差不多了。”
      
      “那就好,我姓唐,教这个班数学,也是本班的班主任。”
      唐老师看了看尤涟四周,“学习上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宫鹤,他是我们学校成绩最好的,他要不方便你就问傅欢或者郑明明,大家要互相帮助。”
      
      尤涟再次点了点头。
      
      “还有你的头发和衣服,算了,晚点再说吧,我们先上课。今天三十分钟讲昨天考的试卷,剩下的时间再做一张试卷,OK吗?”
      
      “啊——”班上一片哀嚎。
      
      “不OK也得给我OK。”
      唐老师拿起试卷,“尤涟,你坐宫鹤或者傅欢旁边,跟他们合看一张试卷吧。”
      
      “好。”尤涟想也不想地把凳子拖到了宫鹤桌旁。
      
      围观了群里禁言风波的人:……这Omega是真的莽。
      
      尤涟:“你坐过去点,我不喜欢歪着头看题。”
      
      围观群众:……莽上加莽。
      
      宫鹤眼皮微掀,看了尤涟一眼后往旁边坐了坐。
      
      讲台上,唐老师开始讲课。
      
      “填空的第一到十二题不讲,这个做错的自己拎拎眼皮,睁大眼把题目看清,这种低级题都错太丢人了。好,我们来看第十三题……”
      
      教室里安静下来,只有老师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尤涟眼睛看着试卷,心思却完全不在试卷上。
      他悄悄地深呼吸,努力捕捉着空气中丝丝缕缕的忍冬花香,气味闻着有些凉,又有些微涩,很淡,不静下心根本捕捉不到。
      
      他不停轻嗅,有些沉醉其中。
      ——这是宫鹤信息素的味道。
      
      宫鹤的手上戴了信息素抑制环,所以他必须靠得很近才能闻到。
      
      不,也不能这么说。
      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Omega,那就算Alpha戴了信息素抑制环,他也能隔着三米远的距离,从空气中敏锐地捕捉到对方的信息素气味。
      
      可他做不到,因为——
      他并不是Omega,他是个Alpha。
      
      而Alpha和Alpha之间,信息素天生互斥。
      
      但尤涟并不讨厌宫鹤的信息素味,反而沉溺又贪婪,渴望呼吸更多。
      
      尤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他知道他喜欢宫鹤,也喜欢他的信息素,即使知道宫鹤是Alpha,知道AA恋不被社会认可,知道AA信息素应该互斥,他也还是喜欢宫鹤。
      
      但是……
      宫鹤似乎并不喜欢他。
      
      正想着,宫鹤忽然出声:“老师喊你。”
      
      尤涟从思绪里抽离:“嗯?”
      
      “新同学,新同学,尤涟?”
      
      尤涟赶紧站起来:“到!”
      
      唐老师笑容和善:“题目已经讲完了,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
      
      尤涟愣住。
      他看了眼手表,这节课才过去二十五分钟,这就讲完了?
      
      “额,我没什么不清楚的地方。”他说。
      
      “真的?”
      
      尤涟嗯了声:“真的。”
      
      唐老师拖长音哦了声:“那好,那接下来我们考试,正好我也好了解了解你这个新同学的水平和进度。”
      
      尤涟:“好。”
      
      唐老师拍了下手:“好,那接下来给你们五分钟,要上厕所的上厕所,书桌上该收拾的收拾干净,考试之后就不允许再走动了,考试时间和以前一样,考到第二节课下课。”
      “五分钟时间,计时开始!”
      
      “你怎么一点不惊讶?”坐在尤涟前方的郑明明转过身问。
      
      尤涟奇怪道:“惊讶什么?”
      
      “国际班的强度应该很低吧,你来我们班能跟得上?”
      
      “可以啊,我成绩还挺好。”尤其是理科,好到尤涟一度怀疑自己就是传说中的数学天才,学起来特别快。
      
      “这么自信?那你厉害了。”
      郑明明冲尤涟竖起拇指,“高二的时候偶尔也有一两个普通班的Omega考进我们班里,但没一个敢说跟得上,事实证明他们也确实跟不上。”
      
      尤涟忽然想起了什么:“所以班里除了我全是Alpha?”
      
      郑明明点点头:“是啊,理科还是Alpha比较擅长,Omega成绩好的都在文科呢。”
      
      “啊——”
      尤涟眨了下眼,“谢谢提醒。”
      
      “提醒什么?”
      
      尤涟笑了笑,没说话。
      
      江苏的考试制度与其他省不同,高一时所有学科都必学,高二时分文理班。
      语数外是必修,另外再选两门选修。
      两门中,理科必选一门物理,文科必选一门历史,剩下一门可以随意搭配,而剩下没选的学科,会在高二进行全省统考,也就是在江苏学子常说的“小高考”中全部考完,必须全部考过,否则无法参加高考。
      
      尤涟所在的班级是物化班,也就是选修物理化学,是彻头彻尾的纯理科。
      
      而Omega,天生不擅长理科。
      
      他们心思细腻,比较感性,更容易在文学方面作出成就。这是Omega天生的优点,所以很少会有Omega抛开自己的长处,投向不怎么擅长的理科。
      
      尤涟环顾了下四周,心里很快有了数。
      
      五分钟后,全员到齐。
      试卷如雪花般洒落,尤涟拿到卷子后大致地扫了眼分数比例,然后提笔做题。
      
      时间关系,没有考附加题,所以卷子一共160分。
      全年级一共六个物化班,他们一班是实验班,在三百多个学生中全员排名前50,所以答题速度和正确率自然高得惊人。
      
      要保住实验班的位置,又不掉出这50名,160的卷子考130肯定不够,那考140好了。
      
      写着写着,尤涟的笔尖顿住。
      
      140好像也有点少,毕竟刚才唐老师讲题只花了二十五分钟时间,大家看起来又都能接受,想来题肯定刷了不少,水平也都挺高。
      算了,考150吧,不是太好也不是很差。
      
      水笔在纸上唰唰掠过,班里不时响起翻试卷的声音。
      时钟滴答,铃声响了又响,在全班的奋笔疾书中,考试时间渐渐只剩下十分钟。
      
      忽然,唐老师出声道:“那个——我打扰一下大家,有个事情我忍不住想说一下。
      后面的大题我讲过很多次,不管你会不会写,都尽量把题目中能找到的信息都列出来。考试是按点得分,它不管你前后答案对不对,写到了它的得分点就能得分,所以除非你非常确认你写错了,否则不要把已经写上去的东西划掉,万一你是对的呢?”
      
      唐老师在尤涟旁边站定:“反正不划掉放那也不会扣你分,划掉了反而可能因此失去得分点,所以还不如不划,对不对?”
      
      尤涟习惯性地附和老师,点了点头。
      
      还是考145吧。
      Omega考150有点惹眼,考145应该正好。
      
      “呼——”
      
      耳边传来一声叹气,尤涟迷惘地抬起头,正对上唐老师的灼灼目光。
      
      “尤同学,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尤涟点点头,眼神天真又无辜:“听到了啊。”
      
      “那你倒是改啊。”
      唐老师终是忍不住了,伸手在尤涟的试卷上点了点,正是刚才被尤涟划掉的答案,“我说的就是你!一划划了五分,一分全省就能差一千个学生,五分就是五千名,我在旁边看着都心痛!”
      
      班里霎时响起一阵哄笑。
      
      尤涟摸了摸后颈,尴尬地“哦”了声。
      
      “嗤。”
      
      笑的人不止一个,有的还笑得很大声,但尤涟偏偏察觉到了这声夹在其中的、毫不起眼的低低轻嗤声。
      
      他立马瞪向宫鹤——
      笑屁啊你?
      
      唐老师双手环胸:“还瞪人?还不快改?Omega的文字理解能力那么差吗?非得指名道姓。”
      
      尤涟低下头,小声咕哝:“这个锅Omega不背。”
      
      “你说什么?”
      
      尤涟摇摇头:“没什么。”
      就是忽然有点想让你见识一下文字理解能力差,但数学考满分的Omega。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好多眼熟的读者,开心!!
    感谢大家的支持,本章留言前100掉落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