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我迷上了死对头的信息素》
      文/非期而然
      2020/01/28
      
      -
      
      冬天的江苏格外冷。
      阴冷的寒风仿佛有意识似的往窗户缝里钻,站在饮水机前等热水的女生缩了缩脖子,伸手把窗户使劲怼了怼,“嘭”一声,丝丝缕缕的寒风总算消停了。
      
      “热水好了没?”有人问。
      
      女生摆手:“没呢,还在烧,应该快了。”
      
      一到冬天,热水就是整个教室必抢的资源,很多人下课铃响之前就悄么声地往杯里倒好了咖啡或者奶茶粉,只待老师宣布下课,就倾巢出动,奔向饮水机。
      
      上一波烧好的热水已经被接完了,这是第二波。
      干等着也无聊,女生跟第一排的人唠起了嗑:“转学生是不是今天过来?”
      
      被问的女生看了眼手表:“对,就是今天。”
      
      “都快八点半了怎么还没见着人,不会是不来了吧。”
      
      “谁知道呢。”
      
      话音刚落,门就被咣地一声打开,只听洪亮的男声爆炸式地响起——
      
      “卧槽卧槽!你们猜那个转学生是谁?!”
      
      原本还昏昏欲睡的教室顿时嘈杂起来:“你看到了?谁啊?我们认识?”
      “这哪猜得到?”
      “猜尼玛猜!晨狗快说!”
      “我只想知道是Alpha还是Omega?”
      
      被叫做晨狗的男生深吸一口气,高调又大声地一字一顿道:“是!尤!涟!”
      
      全班静了一瞬,接着嗡地交头接耳起来。
      “尤涟谁啊?”
      “不认识。”
      “啊我想起来了!是尤孔雀!”
      “尤孔雀?”
      “是啊,你不记得了?那尤莲花,尤甜甜呢?哦——对,你跟我不是一个初中的。不过他是疯了吗?都高三下学期了还转校?”
      “有人知道他分化成啥了吗?”
      
      虽然已经上了两天课,但大家的心思还没能从寒假里彻底抽离。
      知道尤涟的开始跟周围同学科普,不知道的端着水杯东凑凑西凑凑,嘴里重复地念叨着“谁啊谁啊”、“我也想听”。
      
      就在班里嘈杂一片的时候,“嗒”一声,饮水机上红色指示灯暗了下去。
      热水烧好了。
      
      刚还在这排队的女生已经凑热闹凑到班级末尾去了,此刻饮水机前空无一人。
      
      一道颀长的身影静静地从嘈杂的人群穿过,伸出手指在热水键上轻轻按下。
      热水注入杯中,水雾袅袅升起。
      
      白皙的指侧被热气熏出薄红。
      薄红之下,藏着两枚微微凹陷的牙印。
      
      -
      
      教务处办公室里。
      尤涟看着眼前堆成一摞并且还在不断增高的书和练习册,眼神飘忽且松散。
      
      终于,侯主任拍了拍手,笑得无比慈祥:“好了,书和练习册就这些,你可以对着书单再点一遍。”
      
      尤涟道了声谢,认命地把书往行李箱里扒拉。
      来之前他还纳闷呢,他又不住宿,干嘛要他带行李箱,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侯主任又说:“我非常了解一中文理班的教学进度,但不怎么清楚国际班的,你要是有什么学习上的困难,比如课本衔接不上之类的可以跟你的班主任说,也可以来找我,大家都会想办法帮助你。”
      
      尤涟点点头:“谢谢老师。”
      
      “不用客气。学生手册也给你了,记得看,看完后签字交给你们老师。”说完,侯主任和蔼的目光落在尤涟金灿灿的脑袋上。
      很好,不光染了金发,还在头顶扎了个小揪揪。
      
      尤涟忽然觉得脑袋有点凉。
      
      “有些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我已经告诉了你的班主任,她会详细告诉你。其他我就不多说了,你收拾好了就去上课吧,教室就在六楼,出去直走就行。”侯主任笑眯眯地说。
      
      “好。”尤涟加快速度把书本全塞进行李箱,拉链咻地拉上,“谢谢侯主任,侯主任再见。”
      
      侯主任笑着点头:“好,去吧。”
      
      一出办公室,尤涟立刻被冻得拢了拢领子。
      他伸手摸了摸脑袋上扎着的小揪:“也不知道还能保你几天。”
      
      尤涟原本是在市一中上的。
      市一中是全龙城最好的高中,但他不在实验班也不在平行班,而是在国际班。
      
      国际班默认不参加高考,因此虽分文理科,但教学这块没有其他参加高考的班级抓得紧,高二“小高考”结束后管理更加松散,课程也更多地和国外高中衔接,并且教师多为外教。
      染发、不穿校服等,在国际班属于常态。
      
      尤涟左手拉着行李箱,右肩挂着书包,顶着一身潮牌以及一头惹人眼球的金发在百分百回头率中来到了教室门口,伸手敲门。
      
      门从里面被打开,教室里听不到一丝声响。
      尤涟有些奇怪地往教室里看去,只见除了趴在桌上睡觉的之外,其他人的目光全都直直地落在自己身上,眼神有惊讶,有好奇,也有赞叹。
      
      他勾起唇:“大家好啊。”
      “嘿,让我进去。”又对门口看呆了的男生说。
      
      “哦哦哦!”男生激动地冒出了鸡叫。
      他脸通红地把门拉到最大,“请进快请进!”草草草,他闻到了,是Omega的味道!他们A到爆炸的理科一班终于来了个Omega!而且还长得超好看!
      
      “大家好,我是尤涟。”
      打完招呼后尤涟扫了眼教室,“我坐哪儿?”话才说完,他就看到了一个空位,在教室右后方靠着窗的最角落里。
      
      那个空位的前面坐着……
      目光顿了顿,尤涟微抬下巴,拉着行李箱就往那个空位走。
      
      “唉唉你想坐前面吗?我可以跟你换个位置。”替尤涟开门的男生道。
      
      尤涟:“不用。”
      他拉着行李箱在空位旁站住,先看了看角落里放着的拖把和扫帚,接着又看向坐在前面一个位置的男生。
      
      男生微垂眼眸,正在看书。
      他肩背宽阔,身形挺拔,握着笔的手指冷白如玉,安静学习的模样和嘈杂的班级格格不入。
      
      尤涟微扬下巴,居高临下的脸上写着大大的找茬二字:“喂,你跟我换个位置,我要坐你这,你坐后面去。”
      
      A爆的三年A班讨论组
      宋西楠:这新来的也太嚣张了吧?一来就挑衅我们鹤大佬?
      江伯贺:啧,看来是个刺头。
      傅欢:贺贺搞他!
      肖颂声:贺贺搞他!
      高亚楠:贺贺搞他!
      郑明明:别别别,我以前跟尤涟一个初中的,他就看着嚣张,性格其实挺好的。
      
      “嘭”一声,全球限量款的A锥踹在课桌腿上,桌子上的书震了震,其他围观的人也怔了怔。
      
      被叫做“鹤大佬”的男生总算有了点反应——
      他微抬起头,面无表情地、漠然地看了眼眼前找事的男生。
      
      尤涟单手插兜,眼神睥睨:“怎么,我跟你说话你听不见?”
      
      A爆的三年A班讨论组
      宋西楠:@郑明明,性格很好?
      傅欢:@郑明明,性格很好?
      肖颂声:@郑明明,性格很好?
      ……
      ……
      郑明明:……贺贺搞他!
      江伯贺:看我的。
      ……
      姜阳:可他是Omega啊,Omega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啊。
      
      此时班里气压低沉。
      尤涟昂着下巴,气势傲慢,“鹤大佬”坐在位置上不为所动,两人的外形都极其俊美,虽然气氛紧绷,看起来一触即发,但画面依旧赏心悦目。
      
      倏地,坐在“鹤大佬”旁边的男生猛然站起,打破了班级里僵硬的氛围。
      他赤眉怒目地瞪着尤涟,气势汹汹。
      
      尤涟察觉到了,可他刚扭头看过去,就见男生旁边的人拉着他说了什么,然后男生一秒变脸,上一秒还像要打他,下一秒又偃旗息鼓坐回了位置。
      
      “没事,我就看看你。”
      男生友好地冲尤涟露出笑,“我叫江伯贺。”
      
      “……”尤涟莫名其妙。
      
      江伯贺又说:“啊,那什么马上要上课了,就别站着了,你坐我这吧,我坐后面去。”
      说完不等尤涟反应,他轻松搬起装满书和试卷的桌子放到最后面,再把空桌子放到他原本的位置上。
      
      “书桌和椅子都擦过了,你可以直接坐。”江伯贺说。
      
      尤涟顿了顿:“谢谢。”
      人位置都已经让出来了,他也不好再非要跟这个“鹤大佬”换位置。他不怎么爽地睨了对方一眼,然后走到位置上整理东西。
      
      气氛轻松了一些,班里又开始骚动起来。
      
      尤涟两耳不闻,低头从行李箱里拿出书本,结果把桌肚塞满后还在桌上堆出了两座高高的小山丘。
      
      坐在尤涟右手边的女生道:“书堆不能高于十厘米,你可以把这些书放在桌子下面。”
      
      “下面?”尤涟往桌子底下看了眼,这才发现了桌下乾坤,原来桌子前端和两边都是封起来的,桌脚上有块板,在桌下构成了一个超大号的桌肚,难怪他进门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一样。
      
      “谢谢。”尤涟说。
      
      “不客气。你旁边那个叫宫鹤。”
      女生朝那个安静看书的声音抬了抬下巴,“他是我们班学神,有点儿高冷,不过人挺好的,可能是……额,太突然了,所以他才没同意跟你换位置,你别介意啊。对了,你是Omega?”她顺势转移话题。
      
      尤涟收拾书的动作几不可查地停顿了一下:“嗯,是。”
      
      女生眉眼弯弯:“我叫傅欢,是个Alpha。你长得真好看。”
      
      “谢谢。”尤涟冲她点了点头。
      
      “你之前是哪个学校的?为什么这个时候转校啊?”
      
      尤涟道:“市一中国际班的,不想出国了,打算参加高考。”
      
      “市一中过来的?那你也太有眼光了!我们龙外可比一中强多了!”
      
      “是挺强的。”尤涟随意附和了句。
      
      傅欢有些得意:“那是,他们不过就是注册早,又在市中心,所以顶了个‘市第一中学’的名头罢了,论成绩还是我们南区的龙外最强。”
      
      龙城也继承了江苏的优良传统——散装。
      虽然都属龙城市,但其各个区之间谁也不服谁,尤其是南区,属龙城最富裕的一个区,这儿的人根本不把东西北三区放在眼里,也从不叫自己龙城人,介绍时都说自己是南区人。
      而龙城外国语高中就在南区,是所有南区人心中的龙城市第一高中。
      
      说话间,尤涟把书收拾完了。
      他在位置上坐定,过了半分钟才忽然想来似的又有了动作——先是从书包里掏出了小镜子和小梳子,接着又在桌上放了一把五颜六色外壳的水笔,最后拿出一个小而精致的香薰灯放进桌肚。
      
      “你的东西都好可爱!”傅欢道。
      
      尤涟扬唇笑笑:“那是当然。”
      
      A爆的三年A班讨论组
      傅欢:啊啊啊啊他真的是个Omega啊!还用小镜子和小梳子,天啦噜他也太可爱了叭!我宣布这个奶凶奶凶的Omega是我的了!
      宋西楠:滚滚滚什么你的,明明是我的!
      肖颂声:@郑明明,你什么时候跟宋西楠搞一起了?
      郑明明:呕!
      宋西楠:……滚!
      江伯贺:这个Omega老子看上了!
      
      宫鹤单手托腮,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桌上有节奏地轻敲。
      眼前的书本从转校生进入班级那一刻起就再没有翻动过,视线无数次地落在食指指侧的红印上。
      
      手指轻搓,已经完全不觉得痛。
      但他记得那种痛,是细密的,麻痒的,像一簇火苗,能轻而易举地钻进他心里,点燃他全身的火,再把他的理智一把烧光。
      
      他眨了下眼,收敛眼中锋芒,然后拿出手机,打开八百年没冒过泡的班级讨论组——
      
      【管理员开启了全员禁言,只有群主和管理员才能发言】
      
      [管理员]宫鹤:认真上课。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作话不要屏蔽哦。
    1、关于受性别:受目前是假性分化,分化成了Alpha,但其实分化还没有彻底完成,最后的分化结果是Omega。[这个算私设,勿较真]
    2、总而言之是两个看似炸毛/爆娇/腹黑/偏执等高端形容词,实则笨拙憨憨的大可爱们谈恋爱的故事。
    3、文里江苏高考参考我参加过的3+2模式/还有散装江苏梗,只是好玩,不要代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