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拉棉花糖的兔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16 21:51: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很顺利,一切都很顺利。
      谢枯荣本就有招揽之意,少年听说了祖师的事迹,以及宗内亦多有修习水法的弟子后,果然主动提出,自己无处可去,想投靠羽陵宗。
      这少年与羽陵宗有着千年渊源,谢枯荣实在无法放任他套着驭灵环在外。
      再者,他可以说服自己,那红袍人修为不俗,少年被他盯上,解开禁制后兴许也是不凡,或者是门内哪位弟子的机缘呢?
      
      羽陵宗道法万千,修水法的是一大类,由当初方寸祖师所创,师法天下水脉。
      所以门内修水法的弟子,很喜欢与水族相师相友。尤其是身怀龙族血脉的,他们天生能感应水脉,如此对修行也颇有裨益。
      不过,以羽陵宗的地位,不需要像红袍人一样,强行抓水族。自有水族投靠,给羽陵守守山门,做点零活儿,打工换好处,连子孙后代也一齐攀附在羽陵宗这巨木上,互惠互利。
      羽陵不论出身,有些天赋绝佳的妖族甚至会拜入宗门。
      
      “你叫什么名字?”谢枯荣柔声问道。
      “小深。”
      小深,谢枯荣默念两遍,“那姓氏呢?”
      王家深黯然道:“唉,伤心事,不提也罢。”
      这属于家丑不可外扬。
      
      谢枯荣却误会了,心道小深如有亲族,也不至于等他来救,看来身世凄惨啊。他不忍心戳小深痛处,便打住不再提了。
      再看小深衣不蔽体,只剩一条玉带完好,他给了小深一套新衣,如此也可遮住银环,照顾小深的自尊。
      
      王家潭边等得片刻,谢枯荣带来的心腹门人也都回来复命。见宗主身侧多了个柔软无力的水族少年,起初还未多想,直到谢枯荣说带少年一起回去。
      方寸真人的遗命是羽陵宗宗主代代相传的隐秘,他们怎会知晓,只想着少年看上去灵力低微,宗主到底看上他什么啊。在羽陵宗,就是想进来打个杂,也不会收这种。
      但口头上,倒也无人敢质疑。
      
      小深则从第一个看到最后一个,又看回来。
      不止是观察一下不同的人族,也是琢磨着,羽陵宗到底多少人呀。待我好了,占领羽陵宗后,要不要把这些留下来打杂呢?
      逻辑是这样:这些人既然在羽陵宗,肯定吃我的(水),用我的(水),所以也全都欠我的!
      他身旁如今是一个臣属也没了,那这些兴许能抵用一阵。
      谢枯荣看着老成一点,或可做个龙宫大总管……
      
      小深正遐想连篇,谢枯荣则吩咐一个随行的妖族,“道弥,你同小深做个伴吧。”
      这小妖族的祖父起,就依附着羽陵宗了,甚至和谢枯荣颇有交情,连道弥这个名字也是谢枯荣给起的。八十岁起,就被打发跟在宗主身边打杂。
      以谢枯荣之尊,平日他也无甚事,反倒是能得些指点,连正经宗门弟子也羡慕不来。
      
      道弥十分勤恳,还拍着胸口自夸道:“您放心,我打小就常同着祖父一起知客,我是巴掌心里长胡须——”
      他眼睛巡看一圈,可惜也没人有想给他捧场的意思,他只好自己说了下半句,“老手啦!”
      
      谢枯荣:“……”
      唉,怎么说呢,他这老朋友一家人,旁的都好,就是有点……聒噪。
      
      眼看道弥团身变作原形,一只巨大的八哥鸟,叫小深踩到自己背上,谢枯荣也御器而飞,投入天际。
      随行的心腹弟子忍不住靠上前问道:“师尊,那小深是水族么?哪一族?”
      不可以貌取人啊,少年虽柔弱,不会其实大有来头吧,才叫师尊看上。
      “你觉得是哪族?”谢枯荣问道。
      弟子思索片刻:“看他身躯娇软,难道是蚌类?”
      一上道弥背上,能趴就不坐,能坐就不站,无骨一般。
      
      谢枯荣但笑不语,并不作答。
      妖族自有忌讳,毕竟有时原形与弱点也相关,人家不说,旁人也不好直问。
      虽说谢枯荣作为宗主,询问新人根脚也属应当,可他待小深到底不同,想慢慢交流。
      且他已自有一番猜测,小深听到羽陵,脸色也没变,这倒还可以说是心思深沉。但他连方寸祖师的事迹都不知道,甚至作为一个水族,竟不知兰聿泽五千年前便没了——这可不是深居偏僻处能解释的,天下水脉相通,兰聿泽改变可是大事。
      看起来,更像是错过了五千年时光……可年纪还如此青春,稍一思索也知道。谢枯荣笃定地想,多半是龟。
      
      ……
      
      道弥还不到百岁,在妖族,在修者中,都还算年轻,修为也低,幸好谢枯荣等人没有刻意赶路,他勉强缀在最后,向羽陵宗飞去。
      小深现在没甚灵力,反而要搭道弥这顺风鸟,看着身畔白云掠过,只觉奇慢无比。
      道弥正是活泼的年纪,搭讪道:“小深哥,您现在是什么境呀?”
      
      小深都被驭灵环给套住了,哪有心情提什么境界,再则,这名儿都是人族起的,龙族和人族身体不一样,对境界看得也不那么死,随性天然。
      对龙族来说,还是比粗细比较有意思。
      道弥看他不答,也不介意,自己笑嘻嘻地介绍:“我已经快认金龙了!”
      小深顿时吓了一跳,低头震惊地看着道弥。
      认金龙?这年头人族都能认出龙了?只能认金龙吗?能不能认出我是青龙??
      
      “看不出来么……其实我还是挺厉害的。”道弥羞涩地道,“已经快突破玄关境了。”
      小深听到玄关境,这才从震惊中恢复一些,缓缓问道:“认金龙……是一个境界?”
      这玄关境他知道的,人族所订修行十二境中的第三境。
      所谓“过得玄关才是仙”,玄关又叫玄窍,是人身阴阳分判之处,玄关通则百窍通,百窍通,寿命就大大增加。
      不像前两境,其实还是打基础,许多天赋不够者在前两境折戟沉沙,以至于有修真者认为,玄关其实才是真正的踏上修仙途的第一步。
      但是小深记忆中,玄关之后那个境界,应该叫“参天地”啊,他不至于连这也记糊涂了。
      
      道弥比小深还震惊,“小深哥,你,你不知道啊?”
      常识中的常识。
      修仙之道,从入门到飞升,小关小坎不提,共有十二个大境界。
      撄宁,涤初,玄关,认金龙,听雷,巡天,飞仙,归真神,不伏,不却,不昧,以及不归日,至此,一去飞升再不归此世!
      
      装得了一时,装不了一世,小深听到什么羽陵之类的,还能糊弄,但一万年过去,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已经太落后了。人族又花哨,这也起名,那也有典故,好难。
      小深干脆不加掩饰,点头道:“我世代隐居,没听过!”
      “可是一千多年前,大家就都以认金龙来称呼了。”道弥呐呐道,想不到还有人隐居得这么彻底,连这样的基本常识都没更新,学得都是过时的消息,也太封闭了吧。
      道弥忍不住偷看小深。鸟的视野是很广的,道弥左边眼珠子往后溜,去看背上的小深,自以为是机灵一瞥,其实看上去相当智障。
      在嘀咕之后,他随即语气中带上了骄傲地道:“而且,这和我们羽陵宗也有关。三代祖师余照真人在这一境沟通天地时,竟隐隐听到了龙吟声。龙族早在万年前,就举族升入仙界了。
      “所以大家都说,这是余照真人修到了大圆满,动及仙界,引得金龙长啸。于是,往后大家都将这个境界成为认金龙,又叫叩金龙,也是讨个好兆头,想效仿余照真人,叩问金龙何处。”
      
      小深的神色在道弥看来是非常认真的,在聆听。
      其实,这主要是因为小深对人族语言并不精通,自己说话都还略带些口音,道弥这么长篇大论,他必须凝神细听。结果就听得很不屑。
      ……吹牛逼呢,听龙吟声你还能听得出人家什么色儿了。
      让本龙听都听不出是青是紫。小深想。
      
      再者说,全天下就他一条龙了,千多年前他还在睡觉,除非听到的是他鼾声。
      嗯?鼾声……
      不可能吧,小深心道,同族都说我的睡相绝佳!
      
      “对了,小深哥,你就独个儿来羽陵么?有没有什么亲朋旧故,可以一起叫来住啊。我们全家就是都住在羽陵。”道弥已笑着换了个话题。
      小深沉思间听得他问,满不在意地道:“不用,我全族都不在了。”
      就像刚刚道弥提起的,全族都不在人间界,上天了。
      道弥:“啊……”
      道弥顿时带上了不好意思的神色,“对不起,节哀。”
      “??”小深,“哦哦,谢谢。”
      道弥有点尴尬,索性又说回自己身上,“不过咱们羽陵宗能人辈出,奇才遍地,我不过百余年过玄关,放在宗内,实在是乞丐跟龙君比宝——”
      
      小深又给吓了一跳,单听着龙君两个字,他就浑身不自在,那是他们族长。
      虽然龙君如今也不在人间了,他还是有些敏感。
      不过这句话小深还从未听过,以他对人族语言的了解水平,情不自禁问道:“怎么?”
      
      道弥狂喜!
      他头一次遇到如此真情实感给自己捧场的人,当即洪亮地道:“不值得一提啊!”
      小深:“……”
      
      道弥对小深一笑,“小深哥,实不相瞒,平素也没人像你这般对我好,我真是雷婆找龙君谈心——天涯海角觅知音。现在好了,可算有人能跟我聊了。”
      小深:“……”
      这个人是不是故意的??
      
      小深冷静地道:“你说点别的吧,羽陵宗很有名吗?”
      这关系到他占领羽陵宗的难度。
      对了,占领下来后这八哥绝不能留。
      
      道弥含羞点头,他知道小深哥久居乡下,对羽陵不像外人那样,多少知道些许,饱含自豪地介绍道:“当然,修真界有句话,叫道自天然,术效羽陵。
      “寻常小门小派,守着几样功法修习。咱们羽陵,万千术法,名满天下。修真界好些门派的道法,也是上羽陵求取而来,所以说,大道,乃自然天成,但术法却要遵效羽陵。
      “您说,这是不是龙君放屁——神气!”
      
      小深:“………………”
      小深:“?????”
      
      .
      
      “你别说了!!你闭嘴!!!”
      隔着老远,谢枯荣都听到小深在后头吼,不用回头,他也知道肯定是对道弥说的。
      毫不意外啊。
      就是修得了道体人身,也是本性难移,想让一只八哥学会安静,太难了。
      
      从兰聿旧地到羽陵宗,千万里之遥,但在修真者足下,片刻可至,
      无需多时,已到一处无人之境,万山之中,群林环抱。
      当然,这里不可能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就是寻常凡人的屋子外头,还知道扎几道篱笆,这当然只是羽陵宗的障眼法,以防外人擅闯。
      道弥在某处盘旋两圈后落下,面前有两座阙楼,除此之外,后头两座山夹着一条小道,壁立万仞,隐约可以看到山外还是山。
      阙楼金碧辉煌,单看这就知道,羽陵宗的确很有家底。
      
      呵呵,谢枯荣,想不到吧,你带回来的是债主,是随时准备抢劫你全宗门的凶恶霸王龙……
      小深冷酷地想。
      
      小深已经思考借水五千年需要还多少利息了,结论是利滚利,有多少算多少,他现在看什么都像自己的,对道弥道:“咱这楼用的广岭木不错,要记得时常上漆保养!”
      道弥:“??”
      咱?怎么新人认同感来得这么快的?
      
      道弥嘀咕着,介绍道:“这里进去便是宗门了。”
      小深也按捺住喜悦,我的水,就是在此处吧……
      我来了!
      
      道弥领着小深,跟在谢枯荣身后过了阙楼,眼前景色一变,诸峰秀立,重重叠叠的楼阁掩映草木之间,山脚下亦有大片屋宇,甚至间或有茅屋农田,颇具野趣。这可是个繁华之处。
      最为殊奇的是,一条玉带般的晶莹河流,悬浮于空,环绕诸峰,萦回期间,连接了每座山峰,这悬空之河,波光粼粼,水流湛湛,从这下方也能清晰看到其中快活游动的水族,河上更有小舟载人,远远看去,如叶片般轻荡。
      道弥:“这是离垢河,是当年方寸祖师从兰聿泽带回来的水哦。”
      
      小深凌乱了,“不可能!兰聿是自古以来的大泽,横无际涯,你们宗门能有多少人,每人每天喝一桶水洗五次衣服,也不可能用到只剩这条河!!”
      道弥摸着下巴,“咦,说得也是,我在这里百来年,还真未想过,这水量合不合理。”
      这河虽大,倒的确不满一泽之量呢。
      
      我水呢我水呢我水呢……
      小深急了,几步冲上前找谢枯荣对质,还要强按住心焦,“宗主,你不是说,兰聿泽剩下的水被带了回来,怎么只剩下一条河了?”
      他还想伺机把水抢回去,就这么点,能干什么啊。
      “后头还蓄了个深潭呢,够宗内的水族栖息了,你原形再大,也有地儿装,放心吧。”谢枯荣好脾气地解释道。
      
      小深失魂落魄,心里想的都是方寸这混蛋到底把剩下的水弄哪儿去了。
      他都没心情打量自己未来的财产了。
      
      恍惚间,小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跟着谢枯荣到了其中某处山峰,穿行在依山而建的宫殿列柱之间,他被套着驭灵环,本就有些乏力,这下更是步履踉跄。
      途经之处,不知多少人盯着他。
      大家都不知祖师遗命,但宗主轻易不出山门,今日宗主带着几名心腹外出,回来后便带着这少年,这就足以叫人瞩目了。
      
      “好小……”
      “看起来,不是人族吧。”
      “难道是刚化形,还不习惯?”
      “气息好微弱啊,走都走不动,感觉碰一下就要倒下了。”
      “宗主捡回来的么?”
      羽陵宗最不缺天才与强者,这模样的,倒稀奇,忍不住围观。
      
      少年身姿娇小,身上宽大的衣袍是宗主喜爱的款式,极有古风,但也更让他显得柔韧纤细,腰肢不堪一握,略显凌乱的头发间,露出来秀致的耳朵,耳尖一点轻红。
      他深色的眼眸在日光下闪动着妖异的碧色,四肢又很无力的样子,就像柔软的藤萝,走得摇摇晃晃,可怜又可爱。那小八哥想去扶,却被他凶了一下。
      唉,可是那一点点虎牙露出来,哪里像是凶。
      四下里的窃窃私语不知何时,竟慢慢止住了……
      大家屏息盯着那好像随时要摔倒的少年看,感觉,被可爱到了。
      
      我恨方寸,方寸你宗没了。
      小深全神贯注地诅咒方寸,希望他在仙界走一步摔一跤。
      可惜这么走神,摔跤的只是他自己而已,踏过门槛时,小深脚下一绊,彻底失去平衡,向前扑去。
      摔肯定摔不死,不过……
      开天辟地以来,有龙因丢脸羞愧而死吗?
      小深闪过这个念头,但他并未摔倒,而是坠入一个带着冷冽淡香的怀抱。
      
      小深抬头,原来是个人族青年,一身白衣一尘不染,面容堪称俊美,神情淡漠,清冷得好似海上月,山巅雪。
      如此来看,这人族的手与清冷的气度就全然相反了……揽着小深的手臂竟是力道极为深刻。
      不过龙鳞何等坚硬,小深毫不在意地盯着对方,他很少见人族,眼前这个,他忍不住拿过去遇到的每个人族来对比,都不一样,再拿同族来比,也大不相同。
      青年定定看着小深,好似一瞬,又好似半晌之后,才缓缓松手。另一只手不知何时端着一盏茶,递给小深。
      
      “喝茶。”
      青年的声音果然也同气质一般清冷无波,但这一举动实在贴心。
      
      我对人族又恢复信心了……
      小深心中凉凉的——凉凉的,龙族舒适的温度。甚至心情都没那么差了,豁然开朗起来。
      接过茶,他想,这个人就不像感情骗子、水域小偷和吹牛逼宗主,又善良又给我水喝,长得还好看。
      不错,适合还债。
      
      现在是旱季吗?小深看了一眼殿外,就像回自己家一样自然地坐下,心不在焉地喝了口茶。
      也不知道先踹,不,送下水,然后迅速回水底等着,捡起来的,算不算新娘……
      

  • 作者有话要说:  为破产小龙募捐!伸出您温暖的小手,撒下一朵小花,等我们龙占领羽陵宗,您就是股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