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开新坑啦 ...

  •   在干旱的季节,运气好的话,在你居住的水底等待一阵,便会有人族新娘掉落,捡起冲刷干净,就可以谈情说爱了。
      这是几乎每条细龙,都耳熟能详的跨族恋爱技巧之一。
      
      ——把幼龙称为细龙,这也是龙族特有的风俗,代表着长辈们美好的心愿。
      为免幼龙夭折,龙族总宣称族中一个未成年也没有,只不过有的比较细罢了。
      
      因此,小深从长久的沉睡中醒来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自己的身量,是否由细变粗了。
      在沉睡期间,他一直保持道体,形同十七八岁的人族少年,秀美可爱,宛如无暇美玉,眼瞳却是深碧色,眸光流转间,非人的气息愈发明显,绝不会被错认为人族。
      此时化回原形看了看,淡青色的身躯的确增长了很多,多粗不好说,反正小深觉得,也绝不能说细了。
      小深沾沾自喜,立刻想和他的同龄龙比比粗细,这也是龙之常情嘛。
      可他很快惆怅地想到,大家早就不在此界了……
      咦,对了,既然现在人间已经只有我一条龙了,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人间最粗的龙啊!
      小深的心情变得就像海上的天气一样快。
      
      小深又变回了道体,趴在光滑坚硬的床上,心道只怕是睡了太久,尚无力气,脑子好像也有点混乱,觉得水质也怪怪的,一时又难以思考,也无处问询。
      他受封处为兰聿泽,是天下有名的大泽,横逾千里,连接南北州。
      龙族不似人类,多为单名,前头可加上居住之地、封地,更便于记忆、了解,比如小深也可叫做兰聿深。
      他沉睡之处是兰聿泽深处的水底隐秘洞穴,外族难至。
      龙族掌天下水脉,天生对水族有着威慑与吸引,那些有了些修为的水族,更是乐意时刻跟随在侧。以龙族呼吸吐纳皆蕴含水之正法,接近龙族,他们也受益无穷。
      不过,因沉匿洞底,布下迷阵,哪个都不知晓,水族亦进不来,洞内空空荡荡,唯有夜明珠柔和的光辉。
      搞得小深看上去似穷非穷,住处除了夜明珠和一张床,什么也没有,这都要怪龙君……
      
      虽说思绪混乱,但作为一条龙,水波漾动的第一下,小深就察觉到了。
      他盯着石洞入口,下一刻,那里就出现了一名人族的身影,一袭黑衫,外罩红袍,宽大的兜帽垂下来,只露出半张如玉的面孔,身形挺拔高大。
      
      人族,居然是人族?!
      小深见过的人族,屈指可数。
      
      对了,人族,红衣,水底……
      小深瞬间好像清醒许多,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新娘吧?真是古老而美好的习俗啊!
      对未有过这种遭遇的小深来说,惊喜,兴奋,感动,忐忑,百感交集。
      
      新娘却大概极为惊讶,站在原处半晌未动,盯着他看。
      当然,任谁在幽暗的水底看到一个大活人,也会惊吓。
      小深勉强坐直了一些,想来外头的迷阵在他醒来后已经失效了,才会被新娘找进来。
      他也盯着那新娘的半张脸看,鼻子高挺,嘴唇形状优美饱满,是淡淡的红色,以龙族的眼光看也极是漂亮。
      
      当然了,龙族的审美范围向来很广博,他们为天地间的物种繁荣做出了极大贡献。
      和虎族在一起诞生了狴犴,与熊生貔貅,与龟生赑屃,子又有子,子又有孙,不同的种族就出现了……
      所以拥有龙族血脉的族类不知凡几,浓淡不同罢了。
      
      故事里没有提到捡人族新娘的细节,小深只能自己试探,主动打破沉默。
      “你既穿着红衣入水,是来做我的新娘么?”
      “新娘?”红衣新娘的音色低沉,带着几分慵懒,因在水中,有些模糊失真,也因此,模糊了其中的情绪。
      而且怎么听,都像是男的。
      这应该是故事里没涉及的细节,新娘有男有女,好像也说得过去。
      但此时小深也不好反悔,只能故作娴熟地道:“不过,我也不是随便收下新娘的。”
      新娘面色古怪:“?”
      小深:“所以我得先问问你……”
      这么蒙着纱,加上对人族认识不多,没见过几个人族,小深想了解一下对方的年龄,毕竟,据说人族成婚早,但他们龙族可是相反。
      
      只是,介于前文已介绍过的种族习惯,小深开口说的是:
      “你有多粗?”
      
      ——开口问粗不问细,这是礼貌!
      不能说你多细吧?
      
      新娘:“…………”
      不知道为什么,水中的新娘身形都好像晃了晃。也可能晃动的只是水波。
      
      新娘恍惚:“你说什么?”
      “就是,”小深这才想到对方可能不太懂,他人族语言远不能说精通,想想人族的措辞,“你多大?”
      好像也没错,但是……
      新娘身形剧烈一晃。没错,这回可以肯定了,的确是新娘在晃,不是水在晃。
      
      但很快,水也开始晃了,晃得厉害,白海砂床都摇动了起来。
      也不知何人在动手,怕是了不得的修者,动静这样大。
      新娘本是气息淡漠宛如随处可见的水草毫无存在感,几乎形同凡人,这一瞬间却倏忽凛然宛如出鞘利刃!
      “……夫君,”他说到这两个字时,嘴角微翘,声音中已染上几分暧昧的笑意,抬手旋了旋手腕上一只素银环,“你先等等。”
      说罢,他又往外头去了,真是来去匆匆。
      
      小深听到“夫君”两个字,身体已酥了一半。
      哇,人族这么奔放的。
      但很快,小深就发现了,身体是真的酥了一半。
      低头一看,两只细细的足踝上,不知何时各套着一圈素面银环,和新娘手上的一模一样,看似平平无奇,甚至一点灵力波动也没有,却禁锢着他的力量。
      调动灵气,已不听使唤!
      他原本以为,是睡了太久,才会乏力……
      
      不妙。
      
      这样的法器,形制很多,名称也各不相同,作用是一样的,将对方镇压,然后收服,成就不平等的从属关系。
      且要把这法器悄无声息套在一条龙身上,绝非一日之功,迷阵恐怕早就被破了。
      新娘不老实……不对,那根本就不是新娘!
      是个早就潜入这里,想对他不轨的家伙,银环和他手上的相同,绝不会错,他竟以为是刚掉下来的新娘。
      常人应当看不出小深的龙身,但总归看得出是个强大的存在,而这人竟胆大包天,趁虚而入。
      只是小深忽然醒来,禁制还未完全成功,否则,那人完全不用顾忌,直接命令他跟随自己离开就是了。
      
      小深眼圈都要红了,被新娘欺骗了感情,还身受禁锢,气得捏拳,柔嫩的手一砸,身下整块白海砂做的大床被磕得四分五裂,楚楚可怜地道:
      “我已经是条废龙了……”
      
      按理说,正因为是水上随便掉下来的,也不能保证每一个新娘的质量吧,这大约也是故事里无暇提及的细节。
      但对于一条刚脱离细的龙来说,还是不大能平静接受。
      
      如果让同族知道,一定也难以置信,小深还有这一天。
      从他只巴掌那么粗起,就无师自通抢其他细龙的食物,还要把人家打成死结了。俗称霸王龙。
      
      .
      
      小深躺在一堆白海砂的废墟中,试着解开银环,却是徒劳无功,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设计,看似毫无花俏,却巧妙地阻挡着他,以他自己的灵力对抗他,外力摧残不得,只会伤了自身。
      水底仍在晃动,外头有修真者在斗法,也不知是新娘和什么人对上了。唉,希望他被打死。
      小深尝试许久,晃动已停止,他心中蓦然一松……
      那人输了。
      小深心头一闪而过这个念头。
      禁制还未完全形成,但他也有些许感应。
      
      小深脚下轻踩,身体已随着水波游出洞外,速度极快。虽无灵力,但龙族游水是天生自然的本事。
      他隐隐觉得周围的环境不大对,水底沉着不少人族的东西。在他入睡前,他的大泽周围是没有人族聚居的。这么多年过去,世事变迁,又搬来了人族也有可能。
      只是,这些人族难道没事就喜欢带着东西在大泽上丢么?
      看,居然连新鲜菜根都有。
      
      小深才游到一半,自水上也下来了一个人族,双方一相遇,皆是一愣。
      对方穿着青衣,两鬓霜白,身形清瘦,面容却是年轻清俊的,他仔仔细细打量小深。
      眼前的少年浑身只穿着一件残破的玄衣,腰间一条玉带倒是完好如新,玉带甚宽,束在腰上也就更衬得少年人的纤瘦了。
      少年眉宇间好似还有几分稚气,但那双深碧色的眼瞳,因仰看过来,折射着水底的光与碧波,摄人心魄。
      虽是人形,却无人气。
      少年赤着双足,细细的脚踝套着两只驭灵环,简洁甚至朴素的银环衬着雪白的肌肤,竟叫人觉得惊心动魄,银环形制和方才的红袍人手上的一般无二。
      看他在水底也呼吸自如,应当是水族,只是化作了道体,看不出原形,又被驭灵环压制,气息微弱得可怜,实在惹人怜爱。
      这必然就是祖师在遗言中所说之人,为首的青衣人心道。
      
      “小道友,可是要逃?别怕,那个给你套驭灵环的人布下的法阵为我所破,已逃遁而去了。”青衣人压抑住内心的波动,朗声道。
      小深刚刚才被混蛋新娘欺骗了感情,正是警惕的时候,他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人族修者,“这么说,是你救了我?真巧啊。”
      放在早一天前,他见到人族,也不会是这个态度。
      青衣人听他语带怀疑,腔调还有些古怪,听不出哪里的口音,并不介意,知道少年逃过一劫,必然正惊魂未定,只爽快地道:“鄙人可以心魔起誓,对小道友毫无恶意,你无需担忧。”
      小深讶异他的坦诚。
      青衣人又道:“但其实也并非巧合,说来都是机缘,我乃羽陵宗主谢枯荣。五千年前,本宗开山祖师方寸真人飞升前曾留下一卦,叫后世继任宗主于此年,此日,此时,来此地搭救一受困者。我应言而来,果真发现有人在此设阵。”
      他语气波动,引以为傲。
      方寸真人大才大德,五千年前的预言,到今日,半分不差!
      
      远隔时光,他受祖师指点来到此城,还就真的遇到了一个需要搭救的水族少年。
      谢枯荣态度好得出奇,也正是因为这道遗命来自祖师,少年与羽陵宗,渊源颇深啊。
      
      羽陵宗?方寸真人?都没听过。
      小深只觉莫名其妙,我跟这人族的什么祖师无亲无故,他干嘛特意叫子孙来救我。
      此人术算倒是出神入化,可为什么啊。
      不可能连他是龙也算得出吧,何况此人的传人也不像知道他真实身份。
      “多谢。”小深不大想和他打交道,即使他立了誓。继续向上游,相比起这些莫名其妙来救他的人,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疑惑,他的水域到底怎么了,那才是真正至关紧要的。
      
      小深这么浑不在意地往上游,谢枯荣心中暗道,天下人听到羽陵宗,鲜有平静无波的。偏偏祖师指定的这少年,竟无动于衷。
      “咳。”对方没邀请,谢枯荣却也跟着踏波向上,“小道友,你现在被驭灵环所缚,可有去除之法?还有,继续留在这里,也不太安全吧,那红袍人行踪隐秘,术法古怪……”
      叫外人看到羽陵宗的宗主这样厚颜,大概会怀疑是幻境吧。
      
      对少年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但对谢枯荣来说,从他继任宗主起,知晓代代相传的、和这少年有关的隐秘遗命,已经数百年了,也想过了无数次自己到底要救什么人,为什么。
      虽然祖师寥寥数语,只留下搭救的任务,眼下,谢枯荣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转身就离开。
      这个他等待了几百年的人,到底是怎样的?
      
      言语间,小深已到了水面,他踩在水面向四周一看,傻了。
      周围岸边尽是民居,距离近到能看清门上的春联,远处更有城楼,巍巍峨峨的宫殿,雕梁粉壁,分明是座人族聚居的大城。
      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能清晰地看到人族居住的痕迹,而非广阔的水面。
      当年浩浩渺渺的兰聿泽,竟成了口小小的寒潭,旁边还有石碑,上写:王家潭……
      
      ???
      我水呢?我水呢??
      龙君分封给我的水域为什么只剩这么一点了洗脚都不够……!
      
      便是沧海桑田,也不至于如此。再说,龙族还能不知道自己的水脉几时干涸么?
      现在想来,恐怕这也是被新娘得手的原因之一。
      作为大泽之主,水没了,小深的力量多少也被影响了。
      他失魂落魄地想,我以后再也做不成兰聿深了,是王家深……
      好难听的称呼,小深哭了。
      
      “小道友放心,这满城百姓只是被红袍人迷倒了,我带了几名弟子前来,正在破法,过后他们自然会苏醒,想来是那红袍人怕正式收降时动静太大。”谢枯荣道。
      他还以为小深盯着民居看,是在疑惑这样一座大城没有丝毫人声,太过安静,故此出言解答。
      小深颤声道:“这里……不是兰聿泽么?”
      谢枯荣看了他一眼,略带疑惑,不动声色道:“你说古兰聿泽?此城在五千年前,确实还是一片汪洋大泽。说来与我羽陵宗也颇有渊源,祖师爷方寸真人途径一州,发现那里连年天灾不断,百姓苦不堪言,他便做了一件好事。”
      
      小深木偶般转过来,定定看着他:“……什么?”
      “你没听说过?祖师将大泽之水抽去十之八九,成了一片沃土,把一州百姓皆安置于此,他们休养生息,连绵数千载,繁荣至今,已成一国之都。”
      谢枯荣傲然道:“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这山河地理皆是生成于天,却发挥于圣!方寸祖师,以人身逆天地而行,可堪为圣啊!”
      小深:“………………”
      
      把分封水域都弄丢了,还被人族在他的地盘上建国,他还算什么龙……
      都怪人族,人族真不是好东西,一个偷我,一个偷我的水。
      
      难怪大家素不相识,方寸却留言让人来救他……这样就够了吗?够了吗??
      方寸你欠我的用什么还!!!
      
      谢枯荣说罢,只见小少年一副心潮澎湃的样子,心说少年再冷艳,也是水族。凡是水族,听到祖师这般事迹,哪能不激动佩服。就是不知少年身为水族,怎会连这件事也没听说过。
      “呵呵,如今凡人间流传,此地有龙脉,当年真人才会叫他们移居此处,后成十朝古都,其实不过穿凿附会罢了。”
      他淡淡指点,总算是恢复了宗主的丰采。
      少年:“……”
      少年怕是见识不多,大受震撼,接着发问:“那当初抽走的水……去哪儿了呢?”
      谢枯荣一笑,“这千里之水,乍然装在哪处水脉,也会引起触天巨浪,甚至改变周遭地貌啊,再者说,我宗门中多有修习水法的弟子,祖师就将大泽之水都带回羽陵了。”
      小深:“哦。”
      

  • 作者有话要说:  迟了一些些开坑,不好意思……_(:з」∠)_
    希望大家不要养肥,康康这条可怜的龙啊!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接档新坑已开,欢迎来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