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7 ...

  •   #7
      
      ——听说了吗,在月圆之夜下见到那一面青铜镜,只要对镜子说出想见的人的名字,镜中不只会倒映出对方的模样,对方还会对你说出心底话。
      
      当天晴见到那面镜子时,方才在町中听见的传言亦同步在她脑海里奏起。
      
      面前的镜子维持着灰黑的镜面,似乎也在等待她开口说出谁的名字。
      
      她却迟迟没有开口。
      
      “名字,给我名字……”
      
      “能见到你相见的人哦……”
      
      “你不想知道,那个远去的人想对你说什么吗?”
      
      一个深沉嘶哑的声音从镜中传来,仿佛含着泥沙的声音让她甚至无法辨明对方的性别。
      
      这些显然都是蛊惑人心的话语,但凡精神力稍微弱一点的,都很容易忽略镜子的诡异,遵从心底欲望把名字给了出去。
      
      天晴驻足在镜子面前,没有开口,反而是抬手一探,强硬又坚定的将身体钻入镜中。
      
      ——毕竟,她又不是精神力弱的货色。
      
      *
      
      这个感觉与她使用梦见能力的时候类似。
      
      同样是一个异度空间,起初是一片黑暗,但只要往前走走,一些她必然要看见的画面终会出现。
      
      天晴睁开眼睛,耳边传来流水淙淙的声音,低头一看,就见这个诡异的空间内,漆黑的水已经淹没到她的腰际!
      
      只是她非但不觉得冷,甚至觉得这个空间特别滚烫,四周的空气被烧得变形,她耳边既有流水的声音,也有火焰烧滚的声响,天晴眯着眼睛,随手摸到一块硬物。
      
      是一面镜子,而镜中是某个合着眼睛的少女。
      
      不只是这样,她左边三面、右边六面,水面上也漂浮着镜子,而这些镜子里头无一例外都装着一个沉睡的影子。
      
      空间的顶层也垂吊着许多面镜子,有的依然空着,有的则是映照着一些陌生的空间,到处都是镜面折射的光,走在这个空间内,就像被无数双眼睛盯着看一样诡异。
      
      天晴眉头蹙起,拨开前方阻挡着她的镜子,吃力的往前走着——终于在空间中感知到她刚才追寻的碎片气息。
      
      ……她的碎片果然在这个空间内!
      
      她抬起湿漉漉的右手,攥紧拳头,下一瞬整个人就被包覆着庇佑之力的风卷了起来,她的双脚轻轻的落在水面上,与那些水保持了两指的距离。
      
      在确认自己能够将这份力量应用自如之后,她就开始循着碎片气息传来的方向奔跑。
      
      终于,她在一面镜子上方见到了某个翠绿的身影。
      
      那人身影颀长,穿着竹叶色的和服。
      
      在水中,他将左半边的身体裸.露着,握刀的手横在矫健的胸前,胸膛上方绽开的红色叶纹形态妖冶。
      
      而他的手与头部,正在流血。
      
      她的碎片就在那个妖怪的身上!
      
      天晴朝万年竹的方向跑去,同时见到几面镜子正从高空向万年竹的方向袭去,她眉头一蹙,就抬手使出灵缚术法中的防护罩,将万年竹保护起来。
      
      同时,万年竹的身体被天晴用灵力从水中捞起,他这回终于注意到她的到来了,第一次看到醒着的天晴,万年竹半天没想好自己该说什么话。
      
      [你……]
      
      天晴跑到万年竹面前,只有九岁孩童般身高的她与万年竹站在一起,差了不止一个头,尤其对方气场孤高冷漠,就让她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万年竹自己也有些紧张,见到天晴站在自己面前,那薄唇展开,竟也只吐出了些破碎的音节:“你…为什么……”
      
      他忽然觉得自己会的一切措辞都不够用,他不理解为何在自己遭难时,她会恰好出现在这里。
      
      天晴不知万年竹心中复杂的情绪,与他对视一小会,只知道要带他离开此处。
      
      [你跟上我,我和你一起找出口,我们要离开这个空间,这空间躁动不寻常!传言都是镜子故意传出来的,这里不适合人类或妖怪久待!]
      
      她伸手去拉万年竹的手臂,冰凉的指尖与他触碰,平常不喜与人接触的万年竹居然毫不讨厌。
      
      他垂眸望着天晴的手,心脏仿佛被她轻轻牵动了一下,但他还是沉声拒绝、抽回了手:“现在我还不能离开这里。”
      
      [为什么?]
      
      天晴问着,与此同时,几声微弱的哭声就从空间某处传来,万年竹马上敏感的回头看去。
      
      “……到底在哪?”
      
      他眉头蹙起一个不耐烦的弧度,往前走了几步,又砍碎了一面镜子。
      
      [你在找哭声的源头?]
      
      “……”万年竹没有否认。
      
      天晴默了默,也只好和他一同寻找。
      
      ……谁让她的碎片在他身上?
      
      只是,那哭声来得突然又断续,假若只是胡乱在此处奔跑,根本不可能找到镜子的所在。
      
      像这样找着找着,她和万年竹怕是要被永远关在这里了,万年竹也显然察觉到这一点,就伸出手臂将天晴拦下来。
      
      “你不要乱跑,这里的镜子很危险,不要远离我的身旁。”
      
      在天晴思考的同时,万年竹带着微愠与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似乎在应敌的同时还打算分神保护她。
      
      天晴觉得奇怪:[难道你……认识我吗?]
      
      万年竹没有回答。
      
      [你想找到声音的源头吧?我帮你便是了。]
      
      天晴也没有强求答案,反而是从衣袖中掏出一张空白的灵符,再于上面用灵力写下了追踪用的术法,在最后一笔落下之后,灵力在符咒上发出湛蓝的光芒,再往黑暗中飞去了。
      
      [我们马上追上!]
      
      天晴指着那边,与万年竹一同朝符咒消失的方向奔跑起来。
      
      在这期间,更多面镜子从四方八面袭来,但那些都被万年竹的竹刀砍断了,跑到半途,他甚至回头将天晴一手抱起,往前冲去。
      
      终于,二人越过许多面景色不同的镜子,在符咒消失之前停在一面低调的镜子面前。
      
      那是一面映照着小农村的镜子,里头还有一片竹林,而在宽敞的空间内,果然传来压抑委屈的哭声,万年竹眉头蹙起,二话不说就弯腰钻了进去。
      
      天晴自然一同跟上,与他一起到了与方才截然不同的地方。
      
      *
      
      二人的身体没入镜子中。
      
      “……喂,你在哪里?”
      
      在温度奇异地稍高的农村场景中,万年竹皱眉握着刀,伸长脖子朝着空旷的竹林问道。
      
      他从刚才开始就在找人,为了找到对方,他无意识的挥着刀、将无关的事物全都砍断。
      
      而在他挥刀的瞬间,天晴亦在万年竹的刀刃上看到了——那上方有一块不明显的白色光芒,毫无疑问就是属于她的碎片。
      
      但她也没有问的空隙,万年竹已经朝竹林中跑去了,她只好拼命跟上。
      
      [等等我!]
      
      窸窣的急促脚步声在林中此起彼落,因为体力不及万年竹,天晴很快就被抛下了,她留在原地喘息着,又突然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似乎正从她身后来势汹汹的袭来。
      
      是万年竹回来了吗?还是镜中的妖追上他们了?
      
      不,两边都不是!
      
      因为她感觉不到这股靠近她的气息存在妖怪的灵力,反而都是杀意与戾气!
      
      天晴回过头,看到的竟是一张急促接近她的诡异面孔,那张脸与人类很像,就唯独瞳孔的部分,竟写着让人不舒服的“下六”。
      
      是鬼!为什么鬼会在妖界夹缝的怪异空间当中?!
      
      她辨认出来者的身份,因为躲避不及了,自然反应下是马上举高双手交叠挡在身前。
      
      鬼急速接近,她也只知道屏息静待鬼的毒手……只是,她料想中的意外都没有发生。
      
      “……蠢货!愣站在那边做什么?!”
      
      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从后方伸来揪住她的衣服后领就将她扔在一旁,哐啷的一声,翠绿的身影取而代之的用刀刃为她挡住了鬼的利爪。
      
      刀剑铿锵的声音在竹林间响起,天晴仰头望着万年竹,没想到他居然折返了。
      
      不,比起这个,为了对抗鬼,必须先召唤日和坊,日和坊……
      
      天晴从袖口袋中摸到日和坊的符咒,只是不论她如何驱动,那符咒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是这个空间灵力稀薄的缘故吗?还是因为她不是这个空间的主人,所以无法在此处使用高阶阴阳术?
      
      天晴再尝试了几遍,还是徒劳无功——看来以她现在的灵控能力,无法在此处召唤出日和坊。
      
      铿——!
      
      又一声近乎刺耳的刀刃相接声在竹林间响起,那只穿着浴衣的鬼凭空召唤出火焰,挥手就将万年竹身旁的大树烧成灰烬,更将万年竹衣服的下摆烧焦了。
      
      [你……!你不要和他缠斗,对方是鬼,不是妖怪,以你之力是无法与之匹敌的!]
      
      天晴将心音传递到万年竹心中,同样的道理万年竹也是懂的,毕竟他身上已经增添更多伤痕了,血液从额上流下模糊了他的视线,面前拥有怪力的鬼他确实无法招架。
      
      只是他也无法后退,毕竟天晴就在他身后,是他非要找人把她牵扯进来的,他怎么可能不护她?
      
      天晴跪坐在地上,霎时间也没有办法为万年竹制造出突破口。
      
      能召唤的式神都召唤不了,她会的阴阳术在鬼身上都不奏效,这个镜中空间也像一个结界那样限制了妖怪来往,雪童子肯定听不到她的呼唤……
      
      这只鬼也不像她在熊守镇遇到的低阶鬼一样能以砍头解决,他左右手都能驭火,尤其右眼上烙印的“下六”文字,让天晴直觉并非寻常的证明。
      
      这个空间的温度越来越高,热得她满头大汗,体内的血液流淌速度似乎加快了,终究是半人之身,待在这片地方她的承受能力有限。
      
      “喂,你还好吗?!”
      
      万年竹的嗓音从另一边传来,唤得天晴清醒了些,她勉强睁开眼睛看着万年竹。
      
      [抱歉,我想想办法……]
      
      她抿着唇搀扶着东西爬起,万年竹也察觉到她只是在硬撑了,心里既想去救她却又走不开,分神之际甚至被鬼用滚烫的爪子划伤了手臂,瞬间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啧!”万年竹眉头拧紧,用意志力挡下攻击。
      
      难道他也要不行了吗?
      
      就在万年竹怀疑着自己时,一个焦急的声音从竹林四方八面传来。
      
      “……大人!”
      
      那是一个万年竹听过的少女声音,如同银铃一般的清脆声响突然响起。
      
      下一瞬间,这片月下的竹林就像突然筑起了一片结界——
      
      同样是被竹子萦绕的空间,但少女筑起的结界,却比鬼控制的要清凉许多。
      
      ……
      

  • 作者有话要说:  竹子×竹子的场合
    留言会掉落5-10个红包,不留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