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 ...

  •   #6

      明媚的阳光倾泻在空旷的园子里。

      头扎武士小辫子的黑发男孩盘腿坐在树荫底下,抱着那一把仿佛与他同高的刀刃,合着双眼。

      和煦的风吹拂着他额前的刘海,长在脑袋上的两只红色小鬼角,恰如其分的证明着他非人的身份。

      “鬼切。”

      一个低沉的嗓音自院子另外一个角落响起,那人黑色长发披散在脑后,一阵风吹过,捡起了他的几根发丝。男人身上的和服绣着渡边家的家纹,与鬼切身上的源氏家纹呈现不同的形象。

      那个被唤到的式神抬起脑袋,赤色的瞳仁倒映着男人的容貌。

      “又在进行冥想练习?你……”

      亲自唤醒鬼切的渡边纲视线扫过鬼切,身为鬼切的主人,他一眼就觉察出鬼切有所不同了。

      “你身上似乎多了一缕不属于你的力量。”

      “什么意思?”

      “你自己察觉不到吗?”

      “什么?”

      身形稚嫩的鬼切狐疑地挑起眉头,自从被唤醒、得到了肉.体与生命,他感觉自己不像从前那样,能直接了解眼前这个曾经把他紧握在手心、用他砍掉鬼王茨木童子右手的男人的心意与想法。

      不过,搞不懂的事情他也懒得去深究,鬼切有些不服气地站起,抱着刀说出了自己一贯的台词。

      “主人,你今天终于要来和我决斗了吗?”

      渡边纲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抹浅得近乎透明的笑意自他眸中一闪而逝,他缓缓开口:“下次吧。今天我还有要事待办。”

      抛下这句话,俊逸的男人就转身离去了,只留下那个黑发男孩守在原地。

      他目送着那颀长身影,再一次被拒绝,他只得闷闷的回到树林边,拔刀将树上飘落的叶子一片片劈开。

      不论是什么形状的叶子,鬼切都能在叶子飘落地面之前,精准的顺着叶脉将叶子分成对称的两半。

      一簇、两簇、三簇的叶片在他身旁堆起。

      天晴看着那被阳光晕染得好看的侧影,正打算往后退,穿着的木屐却踩在地面的树枝上,发出了清脆的咔嚓声。

      正在练刀的身影马上停下,视线敏锐的望向身影传来的方向,他警惕地问:“谁在那里?!”

      他拔刀伸手敏捷的前往,可就在他赶到断枝旁时,那边已是空无一物。

      现场就遗留着两个轻浅的脚印。

      但鬼切却分明感觉到,一股熟悉又微暖的气息。

      “到底是谁……”

      *

      黄昏,妖界夹缝。

      在幻紫色的天空底下,是一栋栋紧挨着、装潢风格各异的木雕高楼,橙红色的灯笼将几间店串联起来,被照亮的小半片天空下全是妖怪的身影。

      他们有的聚集在屋顶之上,有的挂在屋檐之下,也有的穿着款式独特的和服在大街上走动、正经的和其他妖怪摊贩交易。

      “喂,我要一辆胧车,去六町。”

      在进入妖怪夹缝之后,万年竹领着背着天晴的雪童子走到一个随性坐在店门前的妖怪面前。

      “喂喂,我可不是什么‘喂’哦?我可是堂堂正正的首无,好歹记住别人的名字啊。”

      “胧车。”万年竹毫不配合的将关键词重复。

      “……”首无哀怨的瞪了眼冷漠的万年竹,耸耸肩:“刚好都出租了,你到隔壁的客栈住上两天,我的车就回来了。这不是刚好碰上地狱的节庆嘛,我有的胧车都被地狱辅助官大人借用了。”

      万年竹眼神清冷的扫过首无背后空无一物的店面,知道对方没在骗他,就转身领着雪童子往客栈走去了。

      后方的雪童子跟上:“万年竹,其实我们也不一定要租胧车,如果你知道方向的话,我直接背着天晴大人走去就是了。”

      “胧车运送是最便捷安全的方法。”万年竹垂眸望向天晴,薄唇轻启:“妖界夹缝很安全,就让她在此休息一晚上也没关系,刚好能让食梦貘来给她看看。”

      他难得一口气说了颇长的话,雪童子仔细地听,觉得万年竹也有道理。

      毕竟天晴在来路上发烧了,怎么唤也唤不醒,他们都猜测她正在“做梦”,既然如此就得找专家处理了。

      坐言起行,在两个式神与天晴以及狐之助走到客栈房间内后,万年竹与雪童子转头就在市集内找到了食梦貘,将对方挟到天晴面前。

      那像貘一样的妖怪用鼻子嗅了嗅天晴的身体,脑袋歪了歪,发出了奇怪的哼哼声。

      “这位大人的梦境,我似乎进不去也吃不到哦?”

      食梦貘这样一说,叫万年竹疑惑地抬眉,奇怪的望着天晴。

      “这是什么意思?我的主人是在遭遇什么状况吗?”雪童子担忧地问。

      “该怎么说?这位大人的梦,似乎能通往比我们想象中更远的地方。”

      食梦貘再次靠近天晴,尝试用自己的妖力入侵天晴的梦境,却统统被隔绝了:“真厉害,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呢。”

      “不过依我说看,那个梦还是相当安全的,梦做完了,你们主人自然醒来了。我也不会吃好梦……”

      “真神奇,真神奇……不过,既然是吃不到的梦,那就没我的事情了……”

      食梦貘再连着碎碎念几句,万年竹感觉也没有听的必要,就把他打发了。

      食梦貘走后,房间马上回归了安静。

      万年竹若有所思的看着沉睡的天晴,想起下午时配刀的炽热感,那个讯息似乎在提示他与天晴有着特别的联系。

      旁边的狐之助还在研究铃铛通讯的系统、和雪童子一起商量之后的事情,至于他自己——天晴不醒来他也无事可做。

      既然要在这里呆一个晚上,他干脆就起身到夹缝市集找相熟的店家喝一杯算了。

      *

      “万年竹,你来了呀?怎么不通知一声?”

      “今晚要来我们这边喝酒吗?”

      穿着漂亮的妖女小姐姐在酒馆门前招着手,画着艳丽妆容的脸上尽是对万年竹光顾的期盼。

      毕竟虽同为妖怪,万年竹也确实长了一张比其他妖怪出众许多的脸,加上他那冷漠孤高的气场,更是让人对他有更高的征服欲。

      身穿翠绿浴衣的万年竹目光微斜,没有应答,兀自走向街巷最末那家低调的饭店,不吭一声的走到二层包厢坐下。

      “今夜还是想喝竹叶酿是吧?下酒菜需要安排吗?”

      “不必了。”

      他淡淡地回应,年迈的老板娘低着头退出包厢,万年竹随性的曲起左脚,手肘撑在膝盖之上,视线逐渐飘向了窗外。

      妖界夹缝的幻夜总是有着某种妖冶的美。

      在紫蓝色的夜空上,那轮圆月安静的散发着幽幽的光芒,与五光十色的繁华街道相比,万年竹是更喜爱这边景色。

      他也有些时日没见到妖界的月亮了,他薄唇微抿,甚至心血来潮的从袖袋中掏出了竹笛。

      既然月这么美,就吹一曲《辉夜姬》吧。

      悠悠扬扬的曲子自竹笛中传来,万年竹狭长的眼睛视线往下,修长的手指在竹笛上起舞。

      周边的空气突然变得安静清凉,万年竹陶醉于演奏之中,都不发现自己身旁突然多出了一面诡异的青铜镜子。

      直至一曲终了,他才发现包厢内竟出现那突兀的存在。

      只见那面破旧青铜镜上不存在任何影像,只诡异的悬空在他面前,美好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

      万年竹屏息摸刀,镜面的灰暗却忽然像水面涟漪般晕开,一个影子逐渐在上方凝聚,逐渐变成一个女孩子的模样。

      那女孩子披散着一头长发,肤白貌美、头上戴着金色冠饰。

      万年竹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他认得这个女孩,她曾多次在月圆之夜出现在竹林旁边,安静的听他演奏。

      万年竹薄唇微张,还没开口,就见里头那女孩突然抬起头来,一双泫然欲泣的眸对着他。

      声音亦同时从镜中传来。

      “大人,我——”

      *

      在万年竹气息于妖界夹缝消失的瞬间,天晴终于醒来了。

      偌大的包厢中没有别人,雪童子与狐之助都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她察觉到自己身处的空间妖气浓度非比寻常,于是披着粉白的羽织走到窗外,果不其然,见到了满大街妖怪的景色。

      此处有的妖怪在叫卖,也有的妖怪像寻常老百姓一样在购物聊天,若不是这里的“老百姓”形态都与人类有出入,这里倒真像是他们白鸟家附近繁华的平易町。

      雪童子到底去哪了呢?她感觉出他还没回到自己的召唤符中,应该是和狐之助走到别处了。

      她抬起手来想将雪童子召回探问究竟为何自己会到了妖界夹缝当中,下一瞬间,她就感觉到空气中出现了一缕微弱的气息,她瞪大了眼睛,马上反应过来。

      ……是这个气息!她就是因为这个气息而醒来的!

      这个气息,和狐之助出现那时一样,这个气息的尽头,毫无疑问就是她的碎片之一,只是那碎片的气息实在太薄弱了,仿佛随时就要消失……

      天晴眉头凝重地蹙起,担忧自己会错失找寻碎片的机会,就二话不说的爬到客栈的栏杆上,正想调动灵力把自己的身体变轻,她又察觉到自自己自从进到这个区域,体内的灵力似乎变得凌乱了。

      她作为阴阳师的灵力在这个空间显得稀薄,但取而代之的,她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并未完全转醒的力量,她握紧拳头,一阵与平日不同的庇佑之力就像风一般吹来,将她的身体无碍的送到地面。

      身旁是无视着她、在她身边经过的各类妖怪。

      天晴抬头望着那一轮雪白中带着一点妖冶的月亮,一边在市集奔跑,一边听见许多说着怪异传闻的声音。

      “听说了吗?最近现世出现了鬼,鬼王的操控打破了世界的平衡……”

      “听说了听说了,据说距离这里很近的熊守镇,就被鬼袭击过。”

      “不只是这个,你听说最近夹缝中的异闻吗?”

      “你说的是青铜镜的怪异吗?”

      “对呀,就是……在月圆之夜下如果见到那面特别的镜子,在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后,镜中人会改变并且对你说出对你的真心话……”

      “即是说,如果我想知道谁对我的真心话,只要找到那面镜子再说出名字就对了?”

      “对对,就是这个故事,只是,这故事怎么突然就在妖町中流行起来了呢……”

      白鸟天晴还是循着那抹气息奔跑着,终于,在道路的尽头见到了漆黑的小巷,里头渗出怪异的气息。

      她脚步停住,在那幽深诡异的地方内,见到一面青铜制造的可疑镜子。

      就和传闻中那一面镜子,同出一辙。

      ……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涉及花子君的设定:传闻的力量会产生出妖怪的境界
    境界的内容和妖怪的内心世界和力量有关,这一次是镜姬的境界
    传言内容是:只要对镜子呼唤出想见的人的名字,镜面就会出现那个人的倒影,到时候不论问镜中人什么问题,都会得到解答。
    万年竹的确没有呼唤辉夜姬,但他吹了一首辉夜姬!所以镜中就出现辉夜姬的模样了
    ——
    宝贝们要时常给我留言噢噢噢~每章评论区掉落5-10个红包,勿失良机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