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元景三十二年的孟春,郑宓命丧凤城,再睁眼却是在五年后的仁明殿里,重生到了皇后身上。
      
      这位皇后是皇帝的第二任妻子,郑宓醒来时,是大婚后的第三日,倒在寝殿的榻上,手边是一小小的青花瓷瓶。
      
      她那时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觉胸口发闷,腹间剧痛,还未等她理清头绪,殿门开了,进来了一名宫人,便是眼前这女官。
      
      郑宓扶着床沿起身,云桑蹲下,侍奉她着袜履。
      
      “依娘娘吩咐的,太医院的王院使已在殿外恭候,娘娘用过早膳,便可召见了。”云桑一面侍奉,一面说道。
      
      “嗯。”郑宓应了一声,恍若漫不经心,目光又往窗外瞧了一眼,却不是瞧那树梧桐,而是想着,昆玉殿在仁明殿的南面,不知自此望去,能否望见昆玉殿的一角琉璃瓦。
      
      只一眼,她便收回了目光。她当真是糊涂了,昆玉殿不高,与仁明殿又隔着数十座殿宇,如何能望得见。
      
      袜履着上,她站起身,行至妆台前。
      
      自有梳妆宫女上前。
      
      “娘娘今日要梳什么发式?”宫女拿着象牙梳,站在身后请示道。
      
      郑宓原想说,你看着梳,但转念想起这具身子原主的脾性,改了口道:“梳个……青螺髻。”
      
      宫女应了声是。
      
      郑宓看着铜镜中的面容。能被选为皇后,这张脸自然是极美,只是与她原先的容貌全然不同。穿来有五日了,郑宓仍未看习惯。她心内叹了口气,将眼睛闭上了,盘算起这五日来打听到的事情。
      
      说打听,其实不过是向身边的宫人们套套话罢了。
      
      原来的皇后娘娘在入宫当夜与皇帝起了争执,皇帝盛怒而去,下令皇后闭门半月,静思己过。
      
      入宫的当日,连洞房都不曾,便受了皇帝责罚,郑宓不曾踏出宫门,却也想象得出后宫上下是如何看笑话的。
      
      “娘娘,梳成了。”耳畔宫女轻声细语。
      
      郑宓睁开眼睛,青螺髻、金步摇,梨花妆、远山黛,将这张清婉的面容衬得越发出尘脱俗,即便后宫美人如云,这一副容貌也绝不会逊色于任何人。
      
      但郑宓却摇了摇头,这妆容合她的心意,但未必会合原主的心意。
      
      这具身子原主名棠玉,是前国子监祭酒之女,父母早亡,亲族离丧,早早地便顶门立户,抚养幼弟长大。她家中贫寒,姐弟二人节衣缩食,平日里十分节俭,但于学业上,棠玉却很舍得,家中大半银钱都用以为弟弟延师、买书,只盼他早日成才,光大门户。
      
      这般品行,满长安无不赞誉,也有不少讲究“娶妇娶德”的官宦人家托媒人上门说亲,皆被棠玉以幼弟还未成人为由婉拒。
      
      如此,她的终身大事便被蹉跎,直至二十四岁,犹待字闺中。
      
      今岁岁初,皇帝听闻了她的令名,颁下诏书,将她册封为皇后。这一回,再推拒不得了。
      
      三书六礼,半年准备,到七月大婚,棠玉着凤袍,乘凤辇,入宫门,成了皇后。众人皆以为这是一出贤德女子入宫为后的佳话,兴许不久还能缔造出明君贤后的千古美谈,谁知入宫第一晚,皇后便冲撞天子,引得皇帝大怒,当场下令禁足。
      
      这般有主见的女子,虽生了副极为温婉动人的面容,恐怕不会喜欢这般婉约清丽的妆容。但她并未说什么,她附到棠玉身上,却不打算将自己变作棠玉,幸而大婚才不过数日,宫中对棠玉的脾性知晓得也不多,她也不必事事都揣摩着棠玉的喜好来行事。
      
      妆成,更衣。
      
      郑宓去了外殿,用过早膳,王院使便被宫人领了进来。她尚在禁足,出不得门,却能将御医召入殿来视疾。
      
      王院使留着两撇胡子,瞧上去约莫四十上来,一入殿纳头便拜:“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郑宓道:“免礼。”
      
      王院使提着药箱站了起来,依旧低着头,恭声道:“娘娘何处不适?”
      
      “昨日心口闷,歇了一夜也不见好,劳烦院使替本宫把把脉。”郑宓随口说道。
      
      王院使闻言,跪下来,朝前膝行两步,自药箱中取了脉枕。郑宓将手腕搭在脉枕上,王院使往她手腕上覆上帕子,而后方将手指隔着帕子搭上皇后的手腕。
      
      郑宓全程面不改色,无一丝不适应,仿佛习以为常,倒使得站在她身后侍奉的云桑好一番惊叹。听闻娘娘府上贫寒,不想见了这天家的尊贵做派,却无分毫动容,仿佛再寻常不过,这般气度,当真是中宫之仪。
      
      郑宓身上并无不适,不过是以此为由,召见御医罢了。
      
      王院使是太医院的老人了,行事老成,自不会说娘娘凤体无恙。把过脉,温声道:“娘娘是中了暑气,方才胸闷不适,幸而暑气不深,臣开一副药,娘娘服下,也就好了。”
      
      郑宓便是一笑:“有劳王院使。”
      
      王院使忙谦称:“臣分内之事。”而后取出纸笔,写了药方,交与云桑。
      
      这一回视疾便算善始善终了。王院使正要告退,郑宓忽想起什么一般,自袖袋中取出一小小的青花瓷瓶,道:“这瓷瓶中的药是本宫昨日收拾妆奁时看到的,瞧着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是何时放入,又是什么用途,王院使医术高明,想是用药的好手,便替本宫瞧瞧吧。”
      
      说着,将瓷瓶交与云桑,云桑转呈给王院使,王院使忙双手捧过,拧开瓶塞,从中倒出一粒药丸,脸色就变了,再低头一嗅,更是容色大改。
      
      郑宓屏息,这瓷瓶是她醒来时就在手边的,她猜想瓶中恐怕不是什么好药,方寻了由头,召了一太医来验,现观王院使的神色,果然不是什么好药。
      
      “这、这是钩吻炼制的药丸,娘娘快收起来,千万别误食了!”
      
      “钩吻?”
      
      “便是断肠草。”
      
      第一回来便是让他验毒。
      
      王院使回完话,忙不迭地走了。皇后娘娘新入宫,又惹恼了陛下,尚在禁足中,与这边搭上太多干系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方才的老成一扫而空,离去时带着几分急色。看得郑宓莞尔,心想恐怕这位院使再也不肯踏入仁明殿的大门了。
      
      连云桑都瞧出来,面上显出几分不虞。
      
      “将瓷瓶收起来罢。”郑宓说道,她醒来时想棠玉大约是服用了瓶中之药不在了,她的魂魄才能附上这具身子。一验这瓷瓶中的药丸果真是毒药,只是不知是棠玉自己服下的,还是被迫服下的。
      
      云桑接过瓷瓶,妥帖地收了起来。
      
      郑宓想知道那夜棠玉与皇帝为何争吵,她早就向宫人们套过话了,可惜当夜寝殿中只帝后二人,如何争执,因何争执,无人知晓。郑宓也就不得而知了。
      
      “娘娘怎会有这东西。”云桑放完了瓷瓶回来,问了一句。
      
      郑宓道:“我也不知道。”她哪儿知道呢,她自己都如隔迷雾,瞧什么都不真切。
      
      穿过来镇定了五日,算是接受了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能活着,怎么都好,郑宓感恩,自然想要好好地活一回。
      
      “我初入宫,宫中的情形,我全然不知,你若不忙,便与我说一说罢。”郑宓侧倚在迎枕上,望着云桑说道。
      
      云桑今朝二十七岁,在宫中待了二十年,见过的听过的,自不在少数,用以辅佐一名新近入宫的皇后绰绰有余。
      
      郑宓从小就长在宫里,许多事心知肚明,她要云桑提点的,是这五年的空白。她是元景三十二年遇害的,一醒来就穿到了五年后,这中间五年发生了什么事,她一点也不知道。
      
      她倚靠在窗边,窗外有老树,老树壮硕,树冠茂密,在树下遮掩出一圈大大的树荫,郑宓一个失神,又想起了那一年,明苏站在大树下等她的情形。
      
      “婢子入仁明殿侍奉,自然任凭娘娘差遣,娘娘要知道什么,婢子知无不言。”耳边云桑郑重说道。
      
      郑宓收敛神思,她想问一问信国公主而今如何了。可信国二字梗在喉间,犹如近乡情怯,怎么都说不出来。她只得说起旁的,温声道:“你我主仆,也不必见外,你随意说一说,不拘想到什么讲便是。”
      
      说罢,示意云桑坐下。
      
      榻前有一绣墩,云桑恭敬地谢了坐,挨着边缘坐了,身子依旧挺直,仿佛准备随时起身侍奉。
      
      她想了一想,组织了言语,方开了口,道:“便与娘娘说一说这宫中的人吧。”
      
      郑宓点头,万事由头皆是人,从人说起,正合宜。
      
      “后宫的娘娘们,娘娘往后慢慢熟悉,且不必急。最要慎重以待的,是信国殿下。”
      
      信国殿下四字就这么轻飘飘地从云桑口中说出来了。郑宓的心重重地一跳,竟辨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连手都在颤,她立即用左手按住右手,交握到一起,仿佛漫不经心般问道:“怎么说?”
      
      云桑回道:“信国殿下是淑妃娘娘所出,在宫中最是得宠,这几年,在宫外也很得势,于陛下跟前甚至比几位皇子殿下还有脸面。她……”
      
      云桑迟疑了一下,小心地觑着皇后的神色,仿佛难以启齿。
      
      郑宓正听得入神,她却忽然没了声,郑宓不由催道:“她如何?”
      
      见此云桑也不知皇后娘娘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只得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信国殿下好女.色。”
      
      郑宓愣住了:“好、好女、女.色?”
      
      说罢,脑海里只剩了一个念头,莫非她与明苏的事广为人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猝不及防地出柜。
    谢谢支持,请点一点收藏,留一个评论吧。
    不要让我一个人码字,很无聊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