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元景二十七年夏日,贤妃娘娘为她所出的五皇子说亲,说的正是郑太傅家的长孙女郑宓。
      几日后恰逢七夕,郑宓受皇后娘娘召见,入宫饮宴。
      
      宫中她是常来,并不生疏,接引的宫人也甚健谈,一路上与她说些宫中新近的玩笑话儿来凑趣。只是天热,骄阳灼灼,晒得人如烈日下的花儿一般,没精打采。于是过了丽正门,进了后宫,那十分健谈的接引宫人也渐渐消了声。
      
      待步入御花园,景物骤然自前朝的庄严端肃转为后宫的旖旎清丽。高大的宫墙消失,宫道变窄,两侧花草遍布,隐隐可见楼台遮掩于绿荫之后。
      
      草木绿得浓烈,繁花盛放娇艳,一派色彩绚丽的繁华盛况。
      
      饮宴之地就在前头的昆玉殿里,那处临水,三面是窗,常有清风入殿,送来阵阵荷香,殿中再摆上冰,便既能纳凉又可赏景,是酷暑里难得的好去处。
      
      郑宓稍稍加快了步伐,欲早些入殿,也好去去暑气。不想拐过一处绿树掩映的拐角,便见前头树荫下,站了一人。
      
      那人瞧上去不过八九岁大小,形容沉静,正出了神地望着一丛开得绚烂的千日红,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想什么事。
      
      郑宓见了她就笑了。
      
      身后那接引宫人低低地诧异了一句:“信国殿下怎在此处?”又与郑宓说道,“殿下在前,需快快上前见礼才是。”
      
      这是礼数,郑宓自然知晓,她加快了步子。
      
      将要走到那棵树下时,明苏听闻步履声,转头望了过来,见是她,目光便不移开了,只看着她,以示她站在这里就是在等她来。
      
      郑宓走近,明苏往后退了一步,空出身前的一片荫凉,好让郑宓也容纳进来。
      
      郑宓走到树下,福了一礼:“见过殿下。”
      
      明苏点了下头:“免礼。”
      
      郑宓时常见她的,并不生疏,于是直起了身,笑望着她道:“天这般热,殿下不在昆玉殿中纳凉,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明苏见了她,听到她的声音,下意识便弯起了唇角,露出脸颊上两个小小的酒窝来。只是笑意刚露出来,她便收敛了,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正色了面容,望向她身后的宫人、婢女们,学着大人的模样,稳重道:“我与她有话说,你们且退下。”
      
      宫人闻言,低身一礼,退下了,婢女是郑府家生子,倒是先看向了郑宓,待郑宓点头,方退去了稍远些的地方。
      
      屏退了下人,这株枝叶茂密的大树下便只剩了她们二人。
      
      有蝉鸣一阵间隔着一阵地传来,阳光漏过树叶,零碎地照耀下来,金色洒落在明苏的发顶,使她的面容格外柔和。
      
      郑宓笑道:“殿下有何事,这下可以说来了吧?”
      
      明苏没有立刻出声,而是看着她,直直地看了一会儿,方开了口:“你不要嫁给五皇兄。”
      
      天热,即便站在树荫里,暑气也是一阵一阵地扑面而来,明苏的鬓角都汗湿了,可见在这儿等了有些时候。郑宓没想到她等了这许久,竟是为与她说这个,不由好笑道:“为何?”
      
      她这般严肃,她却笑了,明苏也没恼,仍旧是她有些古板的严肃神色,语气里带着一抹审慎的意味,道:“他不好。”
      
      郑宓又问:“怎么不好?”
      
      明苏便是一阵沉默,眼睑微微地耷下来,唇角稍稍抿起,显得有些凝重。
      
      郑宓便知为难她了。
      
      信国公主虽是宫中最年幼受宠的那位殿下,性子却极好,且还有些温吞慢热,从未见她生过气,宫人们没有不喜欢她的,于是早早地便有了温良恭俭让的美名。
      
      郑宓与她相识久了,知她生来就是这么一个斯文端方的性子,要她在旁人背后说人坏话,未免为难,更不必说,这位旁人,还是她的兄长。她正要随意说些什么,将这话头绕过去,却见明苏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突然间抬头看着她。
      
      “五皇兄脾气不好,有些冲,沉不住气,而你却爱悠然闲适,从容行事,与他性子合不来;五皇兄好武厌文,文才粗陋,而你博古通今,好读书,手不释卷,你与他说不到一处去;贤妃娘娘只此一子,珍爱逾常,寄予厚望,对儿媳必格外重视,日日教导时时提点,你做了五皇子妃,一定会处处受制,很不快活。”
      
      她一条一条地述说,神色间有一股执拗劲儿。
      
      郑宓本就不愿嫁入皇家,且如今的皇后已是郑家女儿,祖父也无意再与皇家联姻,使得郑家煊赫太过。这桩亲事注定是贤妃母子一头热罢了。
      
      她心中有数,却没想到信国殿下竟为她想了这许多,她微觉温暖,语气也柔和许多,笑着道:“多谢殿下警示,臣女记下了。”
      
      明苏脸上两个小酒窝又冒了出来,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郑宓也跟着笑了笑,却有些心事重重。
      
      明苏看出来了,问:“你因何烦心?”
      
      她语气里满是关切。
      
      蝉鸣声渐起,显得悠长而响亮,却意外地不使人觉得吵闹。
      
      郑宓就在这蝉声中想了一会儿,说道:“只是觉得无人靠得住,无人说得来罢了。”她到了婚配的年岁,可却不知有谁能相配,也不知何人可共白首。近日里,除了五皇子,还有不少人家托了媒人上门,可这些媒人口中的佳公子,她一个都不识得。
      
      想到将来要与一未曾谋面的男子过一生,她便茫然烦扰,倒也不是惧,只是多少有些觉得无趣罢了。
      
      她回过神,便见信国殿下正努力地挺直腰板,努力地显得成熟稳重,为了显得高些,连脚尖都几乎踮起来了,期待地望着她。
      
      郑宓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解地看着她。
      
      明苏眼中闪过一抹急色,口中却力图镇定道:“我前几日将《国策》读完了,先生夸我见解独到,天赋异禀,悟性好。父皇也夸我读书快,假以时日,一定能比肩大儒。”
      
      郑宓知道她读书很在行,点了点头,笑着道:“殿下刻苦勤学,臣女也很佩服。”
      
      明苏听得唇角微翘,可听她一句说完,就没有了,没再说些旁的,又急了,想了一想,再道:“我性子慢,好相处,悠然闲适之人与我一处,一定会过得很自在的。”
      
      郑宓再是迟钝,也明白她想说什么了。她忍着笑意,道:“殿下确实从容不迫,很有古人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风采。”
      
      明苏听她夸她,可还是没有听到想听的,咬了下唇,又道:“我母妃虽有些严厉,但从不爱为难人,也不……”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远处一声惊呼打断了。
      
      “殿下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叫小的好找!”数名宫人小跑着赶来,为首那位急声说道。
      
      一看便知,信国殿下必是使计甩了身边的宫人,跑到这里来等她的。
      
      按宫中的规矩,皇子公主们年未满十岁,身边是不能少宫人侍奉的,这一条宫规防的是小殿下们年幼,照顾不好自身,遇事身边没个使唤的人。
      
      明苏顿时偃旗息鼓,像是正在装大人模样的孩子当场被人揭穿,打回了原形。她低下头,露出几分尴尬与丧气来。
      
      宫人们来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身前。他们自烈日下赶来,身上带着阵阵灼人的热浪。郑宓不由往树荫外望了一眼,炽热的阳光与墨绿的草木光影交织,昆玉殿的一角飞檐从树后横刺出来,黄色的琉璃瓦在烈日下光芒刺眼。
      
      这一幅景,成了盛夏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这夏日,仿佛永无止境。
      
      “你有我啊,我很可靠的。”明苏稚气的声音在耳边轻柔地响起。
      
      郑宓回头看她,看到了一双执拗的双眸。
      
      后头发生了什么,她们是怎么入殿,又是如何饮宴的,就全部没有了。
      梦就断在了那双执拗的眸子里。
      
      郑宓醒了。
      
      她坐起来,倚着床,偏首望窗外,天方蒙蒙亮。夏日昼长夜短,看天色怕是左不过寅末。
      怎么梦到那日的事了。郑宓抬手捏了捏眉心,头有些疼。
      
      她也没想到,事隔经年,那一日的事她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那一年她十四,明苏九岁,都还是少不更事的年纪。
      
      明苏极力显得可靠,也不过是九岁孩子的喜欢,想要与她时常一处玩罢了。
      
      郑宓想着,面上却不由自主地带出了笑意,笑意还未完全展开,又消失了,随即是长久的沉默。
      
      睡是睡不着了,郑宓也没躺回去,倚床靠着,不知出了多久的神,殿外有一声音响起:“娘娘可醒了?”
      
      是她贴身的女官,来唤她起榻了。
      
      郑宓出神被打断,口中说了声:“进来。”思绪却犹停留在那一年的夏日。
      
      女官名云桑,是宫中的老人了,行事最是妥帖。她领头入内,身后跟着数名宫女。几人先行了一礼,而后按着规矩在殿中忙碌。
      
      南侧的窗被打开了,呼吸吐纳间骤然清爽起来。
      
      郑宓望向窗外。
      
      天已大亮,阳光普照,窗外的那树梧桐生得枝叶繁茂,很具生气。郑宓却想起梦中烈日照在树叶上的灼热,想到阳光明亮得刺目,想到昆玉殿檐上金灿灿的琉璃瓦。
      
      同是夏日,同是这座宫禁,今年的盛夏却远不及那一年的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那是五年前的事了。郑宓在心中细数岁月。
      
      冷不防耳边响起一声:“娘娘,早膳已备下了。”
      
      郑宓猛地回神,看到床前恭敬福下身,等着伺候她起榻的宫人,她神色恍然,仿佛回到了那场梦中。
      
      不是五年前,是十年前。
      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海子《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七月盛夏,给大家讲一个从盛夏开始的故事。
    来来来,点个收藏,留个评论,每天晚上,不要迷路。
    恭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