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重霄宫位于天界中心——重霄山颠,金色的晨光洒在重霄宫的琉璃瓦上反射出一层夺目的金光,重霄宫在这层金光的笼罩下显得更加富丽堂皇,重霄宫周身用金砖搭建而成,四根上古神木支柱在四角,宫殿正正方方,显得威严壮丽。重霄宫顶部悬浮着一气势恢弘的金钟,金钟每个时辰敲响一次,声音沉重悠远能传到天界每个角落。
      
      昙梵大清早是被苍梧用铜锣敲响的,那铜锣绝非凡品,铿锵有力,余音不绝,令人听着有种“空山玉碎芙蓉泣露”之感...
      
      不过锣是好锣,就是已经被昙梵碾成了粉末,连带着敲锣人一起丢下了崇吾山。
      
      昙梵压着一脑门的官司一路没好气地来到重霄宫,还未进门就被殿内“神山兽海”花花绿绿的场景给吓了一跳,她抬头向牌匾上的“重霄宫”确认再三,确定这确实是自己昨日才来过的重霄宫而非菜市场闹市才谨慎地抬脚走了进去。
      
      但凡大人物可能都有一个臭毛病——只能迟到不能早到,所以辰时未到,天帝也未到。
      
      昙梵扫了眼前面天梯下的十八把金椅,见主神们差不多已经入座,她略一琢磨,觉得自己平日装孙子是逼不得已,赶着上前去卖笑就是病得不轻,于是索性找了个墙角靠着,假装自己是朵蘑菇,等时辰到了再去前面。
      
      许是对比起殿中其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谈论的神官们她一人缩在角落孤独味十足,令一些天生自带热情又同情心泛滥的神于心不忍。
      
      “难得见这么多人,不习惯吧?”一位绿裳飘飘的女神官含笑道,“平日里串个门都得飞几十里,也就只有在朝会的时候才能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了。”
      
      昙梵平日不是待在哪个深山老林里捉鬼就是和一群奇形怪状的妖斗法,骤一见美人,顿时觉得眼前一亮,于是少见地将身上那股“滚,别烦我”的气质给收了起来,态度和善地点了点头。
      
      绿裳神官见昙梵听得认真,笑得亲切,最重要的是话少,顿时觉得这是一个完美的“交谈”对象:“天界地广神稀,就说我们住的府邸,前前后后加起来十几间房间,刚住进去的时候还觉得新鲜,住久了却觉得空落落的,你说是不是?”
      
      昙梵闻言有些心酸,她想起自己那金玉其表败絮其中,昨日还又塌了一间的危房,实在没什么脸接这个话,于是只能尴尬地一笑。
      
      绿裳神官瞧她长得虽然眉清目秀,但一身灰色布衣,从头到脚无一件装饰,连束发用的也是最寻常不过的布绳,心中了然:“看你的模样有些面生,原来没参加过朝会吧。”
      
      “近些年是甚少参加。”
      
      绿裳神官撇了撇嘴,觉得这小神官在打脸充胖子,没参加过就没参加过吧,还近些年甚少参加,说得好像曾经参加过一样,她当神官近百年,真正能这么说的也就只有九大司战主神之一的昙梵神君。
      
      不过她也明白,虚荣不是什么大错,做人做神都讲究三分留情,当面拆穿不仅尴尬还没必要,而且扯个谎都扯得这么假必然是个刚升上来的低阶神官,无门路,无背景,无朋友...她看昙梵的眼神不由又添加了几分同情。
      
      “我也算是你的前辈了,今日既然有缘我就提点你几句,做神官可是一门很讲究的学问,你得要明白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昙梵:???
      
      绿裳神官见她既不感恩也不道谢,表情还颇有些勉强,不由感叹这样的性格无怪乎五百多岁还只是个低阶小神官,以后的路想必也难走,算了,谁让自己人美心软,就当日行一善吧。
      
      绿裳神官指着金椅对她说道:“你看见前面天梯下那十八把金椅了么?”
      
      昙梵:“我...”
      
      绿裳神官打断道:“我知道你是第一次见。”
      
      昙梵:...
      
      绿裳神官生怕昙梵看不见,伸手将她往自己身边扯了扯,给她指道,“左边九把背雕青鸾的是为九位司文主神而设,右边九把背雕梼杌的是为九位司战主神而设,神族大朝会,除了天帝也就只有这十八位主神有资格坐着,他们在天界是一神之下万神之上,是你万万不能得罪的。”
      
      昙梵瞥了眼她的手,觉得她不会想知道拽的是谁的胳膊。
      
      绿裳神官继续自说自话:“但你别看这十八位主神明面上一团和气,实际上却各有各的嫌隙与不和,你得弄清楚了才不会马屁拍到马蹄上。”
      
      昙梵两次被打断索性也就不再插话,饶有兴致地听了起来。
      
      “你看见右边末尾的那把金椅了么?那把金椅常年无人,那是九大司战主神中唯一一位女武神——昙梵神君的,她不到三百岁便继任武主神之位,神族古往今来这个年龄担任主神的不超过五位。”
      
      昙梵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
      
      绿裳神官对昙梵的态度非常不满意,不感恩不道谢是不知道礼数,阴阳怪气的是个什么意思?
      
      算了,忍一次是忍,忍两次也是忍,今日若不多教她一点,来日不知道会被穿多少小鞋,也是怪可怜见的。
      
      “你知道昙梵神君的师父是谁么?”绿裳神官自问自答道,“合虚神君!合虚神君是我们神族的战神,神族数千年以来虽然有许多司战主神,但配称为战神的,也就只有已故的合虚神君一人,如今四海臣服天下天平合虚神君当居首功,而昙梵神君就是合虚神君生前收的唯一一个徒弟。”
      
      “说来也奇怪,我当神官近百年,少说也参加了三百多次朝会,可是却从未见过昙梵神君,不过听她手下的神官说,昙梵神君凶狠彪悍,行事雷厉风行,向来是说一不二,尤其讨厌废话多的人。”
      
      “我再和你说一件昙梵神君的事情,不过你自己知道就行,千万别说出去。”
      
      绿裳神官凑到昙梵耳边神神秘秘地低声道:“昙梵神君在成为主神之前,曾被幽禁在无色天中五十年。”
      
      昙梵垂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绿裳神官没有等到预想中的吃惊有些疑惑,随后恍然大悟:“不是吧!你连无色天也不知道?!”
      
      “那是天界惩罚所有穷凶极恶之神的地方,那里没有一丝声音也没有任何气味,放眼望去天地只有白这一种颜色,明明五感俱在但除了自残不会有任何活着的感觉,神族从古自今所有被关进无色天的神不是死了就是疯了,而昙梵神君,是唯一一个全须全尾走出来的。”
      
      绿裳神官不给昙梵说话的机会继续道,“当年她公然违抗天帝的命令,你可知天帝派人去捉拿她的时候她在干嘛?”
      
      “屠城!”
      
      昙梵指尖下意识地弯曲了一下。
      
      绿裳神官压低声音道:“整整五座城,她没留下一条活口,全是无辜之人,派去捉拿她的神官亲眼看着她提着刀从业火与废墟中走出,身上沾染的鲜血顺着她的衣摆滴了一地...”
      
      绿裳神官拍了拍昙梵的肩膀:“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今时已非昨日,我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位神君脾气不好,你能不去招惹就尽量别去招惹,若不幸真被分到她手下一定要谨记三点,别谈论刚刚我和你说的那件事、别废话,别当着她的面提及白泽神君。”
      
      绿裳神官对危险一无所知,虽然身上的寒毛君们争相起立想要提醒她,不过她心宽似海,一一忽略了。
      
      “白泽神君今日还没来,那是他的座位,”绿裳神官指着天梯左侧司文主神的第六把金椅道,“白泽神君是上任天帝君道天君的儿子,因为幼年丧父,他叔叔也就是现任天帝十分偏爱他,向来是凡他所请无有不应,结果宠着宠着可能有点宠过了头。”
      
      “白泽神君就成了现在的,”绿裳神官掩袖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天界纨绔们的头头。”
      
      “昙梵神君和白泽神君不睦是天界众神皆知的事,他们也是主神里面唯一一对明面上撕破脸皮的,不过是昙梵神君单方面。”
      
      “据说当年昙梵神君刚被擢升主神,天帝设宴祝贺,宴会上昙梵神君当着天帝的面将白泽神君敬她的酒连酒带杯泼到他的脸上,白泽神君额头被砸出了个大口子,流血不止,心疼得天帝差点不顾形象当场和她动手。”
      
      “不过对于昙梵神君不待见白泽神君的理由至今成谜,很多人猜测...”
      
      绿裳神官突然止住了话音,她指着一身着劲装脚著皮靴手带银质浮雕护腕看起来爽朗热情的武神道:“那不是九大司战主神之一的枭阳神君么?他怎么往这边来了?”
      
      绿裳神官话音刚落就见枭阳笔直地走到自己前面,十分不见外地兄弟似的勾住面前这个粗布灰衣小神官的肩:“哟!这不是昙梵么?!难得在朝会上看见你,怎么不去前面,杵在这儿做什么?调戏美人儿?”
      
      ?
      ??
      ???
      
      所以面前这位没让她滚,也没让她闭嘴,最初的时候还对她笑了一下的就是鼎鼎大名能令小儿止哭的昙梵神君?
      
      “...”
      
      不是,身为昙梵神君您笑什么?您不知道您的形象是冷言厉声不苟言笑么?
      
      绿裳神官抱着侥幸地心情回想刚刚自己都做了什么,越想越觉得可能见不到明日太阳...
      
      今夜的星星也是...
      
      天啊!她都做了什么!她能不能回到半刻钟前找个花瓶砸晕自己...
      
      现在跪下还来得及么?
      
      昙梵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我手下正缺一个会讲故事的神官,朝会结束后你便去我那里报道吧,也和我那里的神官们说说,若“不幸”分在我手下,该如何做事。”
      
      “...”
      
      看来跪下是不顶用了,只有自刎谢罪才能弥补一二...
      

  • 作者有话要说:  求喜欢的小可爱收藏评论鸭~
    [捂脸]好让我知道我不是单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