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轰——”巨大的轰塌声从西北传来,整个大地都跟着震动了几下。
      
      昙梵虚指一划劈断垂直向她砸下来的房梁,猛地睁眼。
      
      “呸呸——”,昙梵急急忙忙从床上跳开,手胡乱地在眼前扇了扇,捏了一个净室诀,终于让满室飞扬的尘埃落地。
      
      “天!主…主子,那是鹿台山吧?它…它…它怎么塌了?!”苍梧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还未等站定就被昙梵提着领子给揪了起来…
      
      “苍…梧…”,昙梵咬牙切齿,“你有多久没有打扫这个屋子了?!”
      
      苍梧被衣领勒着满脸通红,用力挣扎:“主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屋子,你是天生不知道什么叫做着急么?鹿台山塌了!是鹿台山!鹿台山塌了啊!”
      
      昙梵面无表情地将苍梧丢在一边:“去打扫房间,顺便把房梁装好,上次枭阳来看出我这府邸从前到后就剩两间残房,什么雕梁画栋什么碧瓦朱甍,全是障眼法施出来的,我足足被他取笑到了现在。”
      
      昙梵眯眼对苍梧笑得亲切,“你最好在我回来之前弄好...”
      
      苍梧狠狠打了个寒颤,苍梧连滚带爬跑到门口才反应过来,他咆哮道:“主子!鹿台山塌…”
      
      “塌就塌了,有你什么事情?你爹的坟在山上?”
      
      苍梧被打断,一口气憋在气管里,上不去下不来,差点成为开天辟地以来第一只被自己憋死的神龟,苍梧不知道应该先反驳自己爹还健在还是应该先给自家主子讲一讲鹿台山的重要性。
      
      “行了,”昙梵淡淡地打断道,“天塌下来都轮不到你来扛,何况鹿台山,干你的活去。”
      
      苍梧瞧见自家主子脸上隐隐有些不耐,将未出口的话噎了回去,抱着威武就得屈的心态气急败坏地去找扫帚了。
      
      苍梧走后,昙梵凝眉看了眼窗外,拿起搁在案桌上的长刀大步向外走去。
      
      平日里静谧的天界上空停着许许多多的神官,西北边的云层如同被血浸染了一般,曾经高耸入云霄的鹿台山坍塌,大地裂开了一道巨大的沟崖,一眼望去深不见底,大片受惊的鸟儿从林间飞起,黑压压的一片向四处飞逃。
      
      昙梵左手压住腰间不断振动呻鸣的佩刀,眉头紧锁望着鹿台山坍塌的地方。
      
      当年鸿沟大帝于鹿台山斩杀妖王,结束了神妖两族千年的战乱。
      
      据记载,那场混战尸殍遍野业火千里,鸿沟大帝用尽各种办法都没能将妖王的魂魄除尽,万般无奈之下鸿沟大帝只能将妖王的魂魄锁在妖宫中封印在鹿台山下。
      
      妖王曾立下血誓,来日他冲出封印必将血债血偿。
      
      所以现在鹿台山塌了,妖王要冲破封印出来了?
      
      昙梵感觉袖中九州镜震动,急忙将其拿出,镜内天帝面容严肃地命令道:”鹿台山坍塌妖王现世,所有司战主神立即前往,务必将妖王困在鹿台山,如有可能,杀之。“
      
      昙梵接到命令后迅速向鹿台山飞掠而去,鹿台山上雷电嘶鸣着划破如血染般的赤云,死寂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坍塌的废墟上遍布堆积的天兵和妖族的残尸,土壤被血染成了赤红色,大地开裂的深渊中传出阵阵红光。
      
      深渊的底部是一座黑瓦赤砖的宫殿,殿顶的屋脊四方各有一金猊兽雕,宫殿周身散发着不详的血光。
      
      殿门大开,殿内中央锁妖链散落一地,殿中空无一人。
      
      昙梵赶到后不久,其他武神也陆续抵达。
      
      “昙梵!怎么回事?妖王呢?”
      
      昙梵拾起地上断裂的锁妖链摇了摇头。
      
      “妖王这一逃,三界之中怕是再难寻其踪迹。“
      
      “若是让妖王修整恢复,三界怕是又要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讲了这么多有的没的所以现在怎么办,不追么?”
      
      “追?三界这么大你告诉我往哪追?”
      
      “你!”
      
      “够了,该不该追怎么追是天帝才能决定的事情,在这里争论有什么用,先回重霄宫复命。"
      
      ----
      
      四个时辰后,昙梵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嗡嗡作响的耳朵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昙梵的府邸坐落在崇吾山之巅,崇吾山位于天界西之尽,终年仙云缭绕积雪不化,每日日落时分,落霞在雪地上流光,和漫山的红梅交相辉映,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崇吾山是昙梵师父合虚曾经居住的地方,小的时候昙梵曾问过合虚为什么要在这里建府,合虚说做人做神都要体会这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高处不胜寒的感觉,然而昙梵住了这么多年,别的没能体会出来,但是冷是真的冷。
      
      崇吾山上终年积雪不化,不利于植物的生长,合虚曾经用仙法维护,在这山上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仙气缭绕在花丛之间,流光在皑皑的雪地上反射,确实称的上是仙界美景。
      
      然而昙梵没能继承到她师父这点细嗅蔷薇的侠骨柔情,她的那一点微乎其微的耐心几乎全用在忍住不弄死那些整日和她扯皮的妖族那了。
      
      于是崇吾山交到她手里后,奇花相继凋谢,异草也渐渐枯萎,也就剩那红梅,许是适应这里的气候,一年开的比一年繁盛。
      
      “主子——您回来了!”苍梧远远瞧见昙梵走来,急忙从门槛上跳了起来,向昙梵跑去。
      
      昙梵面无表情的推开苍梧的脑袋道:“别叫魂,我没死,也没聋。”
      
      “主子主子,妖王捉住了么?您们打算怎么处理妖王?听说妖王的魂魄不死不灭,连鸿沟大帝都无可奈何,我看见笳耀神君带着一众文神赶去鹿台山了,是不是只能继续将他封印起来?”苍梧跟在昙梵身旁手舞足蹈地喋喋不休。
      
      苍梧是个“龟”才,一龟一嘴就能将整个崇吾山从阳春白雪的冷艳拉成下里巴人的闹市。
      
      昙梵揉了揉自己隐隐耳鸣的耳朵:“没有,我们赶到鹿台山时并未见妖王踪迹。”
      
      苍梧愣了好一会儿:“什么?!什么叫没有??“
      
      昙梵颇为糟心的看了苍梧一眼,心想这王八不仅懒而且啰嗦,如今怎么还听不懂人话?
      
      苍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激动得声音都有些打颤:”怎么会这样?不见妖王踪迹?那岂不是说妖王逃了?“
      
      “是。”昙梵拖着疲惫的声音道。
      
      苍梧急道:“那可如何是好?!传说妖王凶残暴戾杀人如麻,它出来必定会造成生民涂炭!而且当年封印他的就是鸿沟大帝,如今它破封印而出必定会先拿神族开刀!”
      
      “主子您们怎么就让它逃了呢!主子您们司战主神不是全部赶去了么?怎么就没能留下他?要我说您们当时应该不等司命神君命令直接去的,如果...”
      
      昙梵生无可恋的拍在苍梧肩上打断道:“劳驾,你这个话你主子我刚刚在重霄宫已经听了四个时辰,你看在你主子快耳鸣的份上,求你!闭嘴吧!”
      
      苍梧急得直跺脚道:“主子啊!您都不着急么?妖王跑了啊!那可是妖王!妖王啊!”
      
      昙梵叹了口气:“妖王就妖王,又不是你老婆跑了,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什么。”
      
      “妖王这次回来,势必会向神族宣战,主子你作为司战的主神...”
      
      昙梵面容疲惫一手撑着门框侧头看着苍梧,“你操个什么心,天塌下来也轮不到你去扛。”
      
      苍梧道:“主子...”
      
      昙梵耐心告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苍梧道:“我已经三年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了,我现在不管妖王还是鬼王,只想安安静静地睡一觉,你若再多说一个字,我保证把你打回王八再也化不回人形!”
      
      昙梵言罢,不再搭理苍梧向自己房间走去,她顺着自己从小走到大、走了无数遍的路来到了一片坍塌的废墟面前...
      
      昙梵久久无言...认为自己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苍梧在一旁嘟着嘴,食指对搓委屈道:“人家不是王八,是神龟!而且我想说的是...主子您房间塌了...”
      
      昙梵抹了一把疲惫的脸,似笑非笑地等着苍梧解释。
      
      苍梧“嘿嘿”了两声尴尬笑道:"不怪我啊!鹿台山塌的时候三界都跟着震动,主子您想,房梁都掉了下来,房子能不塌么?"
      
      哦,有理有据,真是挑不出毛病!
      
      苍梧偷偷望了一眼昙梵磨牙狞笑的表情,怀疑自家主子可能想把自己炖成乌龟汤,它非常识趣地及时讨好道:“明日是三月一次的大朝会,这也没几个时辰了,要不主子您先去我那将就一下,到时辰了我叫您?”
      
      昙梵上下三路打量了苍梧一圈,开膛破肚是自己的强项,但洗手作羹汤还是有些困难。
      
      她抬脚向苍梧房间走去:“大朝会不缺我一个,去给我告个假,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苍梧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急道:“主子!您这些年不是在哪个深山里捉妖就是在哪个阴沟里抓鬼,平日朝会您在外面也就算了,这次好不容易在天界,怎么都得去露个脸!如今天界除了几个平日和您有事务上来往的主神都没几个神官认得您了!”
      
      昙梵正好走到苍梧的房门口,闻言反手将房门拍上,琢磨着是不是要给着房间下一道隔音术。
      
      苍梧在外拍着门,继续大声说道:”而且天帝说了,明天大朝会主要是商量应对妖王逃脱的策略,主子您身为九大司战主神之一,不能不去啊!“
      
      昙梵叹了口气淡淡道:“行了!到时辰叫我。”
      

  • 作者有话要说:  就,就推荐下枣枣岩专栏中的接档文O(∩_∩)O
    《不!我不是白莲花!(穿书)》(穿成作死女配后我成了人生赢家)
    一觉醒来,苏文卿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大女主重生复仇爽文中。
    而她就是那个外表柔弱内心阴狠、动不动就落泪博同情的女主的伪白莲庶妹。
    这个世界没有系统也没有任务,有的只是一到关键时刻就控制不了自己
    简而言之就是,她是背锅侠,一人负责背起所有反派的锅。
    初次见面,
    苏文卿双手紧抓谢世安的胳膊:“我来不及解释,但可否请公子帮我个帮,我等会可能会哭,你能不能阻止我?”
    话音刚落,苏文卿眼眶盛满泪水,还没来得及张嘴...
    “砰——”谢世安一脚将她踹进了池塘...
    苏文卿在初春的冰水中:......
    神tm天下第一谋士!
    后来
    苏文卿:“五皇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我自小便钟情于你,可是你从来都没正眼瞧过我,我...”
    五皇子:???
    谢世安一把拽住苏文卿:“抱歉,我夫人脑子有病。”
    只想活命伪黑心女*性向成谜伪高冷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