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不如不说 ...

  •   唐偌的表情就仿佛被迫服毒一样,他飞快地跑去卫生间漱了口,又将自己吐出来的东西收拾干净,这才同周诚说,“你吃的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味道这么难吃?可别吃了,我请你去吃炸鸡。”
      
      “不用了,这个味道虽然不怎么样,但我觉得还行,没你表现得那么夸张。身体需要的各种营养物质,这营养糊里面都有,唯一的缺点就是口感差了些,但我又不追求口感。摸底考的时候,我感觉不太满意,想多花时间在学习上。”
      
      唐偌不好再说其它,周诚的成绩下降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尽管摸底考的成绩还没出来,但各科老师已经在课堂上明确警告过周诚,说周诚最近的作业情况表现得不太好,让周诚尽快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重新回到学习状态的正轨中来。
      
      老师们说这些的时候,周诚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可坐在这间教室里的人没一个觉得周诚是在真笑。
      
      “他还不到十八就被养父母给遗弃了,这样大的打击,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住?我要是周诚,绝对崩溃了。周诚只是成绩下滑,每天都还能看起来比较正常的上课,这真的很不容易了。”
      
      “哎,他也就是看起来还算正常。你看他吃的东西,每天就是拿着一个保温杯,唐偌不是说那保温杯里的东西很难吃么?原来的生活水平那么多,现在……这种差距搁在谁身上都受不了。”
      
      周诚将大家的窃窃私语尽收耳底,心中奇怪,有心解释一两句,他是真的在笑,他也是真的没那么在乎成绩,因为他知道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别说是查漏补缺了,就是女娲补天式学习,他都能做到,可大家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
      
      人真是一个奇怪的生物,你和他们说认真的事情,他们却觉得你是在说谎,觉得你是在隐瞒。他们只相信自己认为的那些东西,而不是客观的现实、真实。
      
      好在周诚有一颗坚定的心,不管别人说什么,他认准了自己的方向,就不会轻易改变。
      
      埋头复习了三天,一张高中知识网的雏形渐渐搭建好,周诚感觉自己好像能跟得上老师们讲课的进度了,就开始像其他学生一样,以学校下发的复习资料为主要材料,开始进入严格意义上的第一轮复习,摸底考的成绩出来了。
      
      原先能排在劝年纪前百分之十的周诚这次掉到了全年级前百分之三十,在他们这个优等生汇聚的班级里,成绩更是从前二十掉到了第四十七名,倒数第四名。
      
      ‘李灭绝’意识到周诚身上发生的问题有多么严重,在晚自习上单独将周诚叫到了办公室,联合其它极为任课老师给周诚做了一个思想辅导暨精神鼓励的小会。
      
      ‘李灭绝’问周诚,“周诚,你的成绩看到了吗?你意识到现在的问题有多么严重了吗?你的成绩,下滑十分严重。理综是你的强项,单单是这一门就掉了四十多分,简直是断崖式下跌。还有你的数学、英语、语文,全部都是下跌。有的科目跌的不是很明显,只是十几二十分,有的科目掉得简直就是令人发指,你的英语单科成绩掉到九十七,高二期末月考的时候,你的英语单科成绩是一百四十三,掉的分数将近五十分。”
      
      “我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事情,你的状态不好,但我知道你心里也清楚,英语是最不受状态影响的一门科目。你的基础放在那儿,怎么可能考出这样一个堪堪及格的分数?周诚,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问题,老师希望你能讲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帮你。同时,老师也希望你能明白,别人将你打落了悬崖,你应当做的是自救,是去考一个九八五,是去冲击国内名校、国际名校,活出一个牛逼的样子给自己看,也给那些放弃你、轻视你的人看,让他们后悔,而不是拿自己的前途撒气,让自己后悔。”
      
      周诚不知道该怎么同这些任课老师解释。
      
      说实话吗?
      
      说他自己真的没有受到那件事的影响,只是对这些知识生疏了许多,很快就能赶上来吗?
      
      就算他这样说了,别人会相信吗?
      
      不如不说。
      
      周诚低着头没有吭声,沉默以对,‘李灭绝’对上周诚这油盐不进的模样,空有一身招数也不知道该怎么使出来,只能摇头叹气,让周诚先回教室。
      
      英语老师突然说,“李姐,你说周诚是不是因为遇到的事情受了刺激,出现了什么心理疾病?”
      
      ‘李灭绝’若有所思,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生物老师说,“应该不是吧,我看他平时脸上一直都有笑,应该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可能就是一时偏执了些,有点自暴自弃吧……这孩子的基础放在那儿,哪怕闹一阵子的情绪,也不难补上来。我们应该做的,是尽快让他从情绪中走出来,千万不能自暴自弃下去。”
      
      英语老师并不认可生物老师的这一套说辞,“笑并不能说明心理健康,不笑也不能证明一个人心里就不健康。周诚脸上一直都有笑,这是面对这种情况时的正常反应吗?他的笑一直都那样,上课的时候,我看着他脸上的笑都觉得毛骨悚然,总感觉他是在憋什么大招。”
      
      一直都沉默的物理老师吭了声,“我赞同你的观点,这孩子脸上的笑,给我一种四大皆空看破世俗的感觉,就好像随时都有出家或者是寻短见一样。他之前的笑,我们可都见过,笑是一种突然的表现,是情绪起落的表现,不应该是持续的。周诚这孩子脸上的笑一直都是持续的,这不是情绪起落的表现,反倒像是装出来的,是假笑。”
      
      办公室内一片沉默。
      
      身为话题中心的周诚回到教室后,看了半个小时的书,用刷题的速度将试卷做完,又拿出学校发的那本英语教辅来,仔细看这本教辅上提到的生词、固定搭配和语法,等放晚自习回家的时候,他将理综发的三本教辅全都带回了家里。
      
      伦理丧失的果蝇在疯狂的杂交,带电粒子像是抽风一样在电磁复合场内画圈圈诅咒出题人,各种元素在试剂桶里谋划着毁灭世界的大事……理综老师的脑洞实在太大了,将四维世界来的周诚都给震惊得不轻。
      
      在掌握了那些基础知识后,刷题就没什么难度了,简单的题目一眼扫过就知道该怎么做,难题稍微思索一下,高中知识网也会随着拓宽一点,如果遇到什么不会做的题目,那正好可以在自己的知识网上打一个补丁。
      
      周诚租住的那间房子楼上的夫夫在彻夜通宵地啊啊啊,楼下的小夫妻貌似在因为该怎么教育孩子而吵架,周诚听着天花板上、地板之下传来的声音,眉头微皱,笔尖在纸上划过,沙沙作响。
      
      这点儿噪音,虽然扰民,但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干扰。
      
      秋老虎依旧在十月的深市徘徊,周诚房间里的灯亮到了深夜两点。
      
      隔壁那栋楼上比周诚住的高一层的那一户人家窗帘拉着,有一个中年妇女站在阳台上抽烟,目光紧紧盯在周诚的窗户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抿熄烟,骂道:“许秀芸真是脑子有泡还炸了,这么小的孩子就给丢出来,当初领养的时候干什么去了?看看这孩子多自律,听远仔说这孩子每天都是吃什么鸡胸肉和蔬菜打成的糊糊,许秀芸的良心真是跌到茅坑里腌坏了!”
      
      这中年妇女名叫何华,是许秀芸的朋友,深圳本地人中最先发家的那一批,早年的时候认错了人,嫁给了一个软饭男还被同妻了,发现那软饭男的秘密后,直接把人扫地出门,自个儿守着当初拆迁拆出来的三栋小区,在这一平米十二万的地方靠收租金过日子。
      
      何华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家孩子能够有点出息,没想到如今这小区看着有些想到自己家儿子,烦躁地回了房间,直冲他儿子卧室,见他儿子这会儿正抱着书睡得酣香,哈喇子留在书上,把大半页的书都给打湿了。
      
      何华怒火中烧,冲着正在酣睡的自家儿子大吼,“程远,你能不能争气点!”
      
      程远被吓了一跳,瞌睡虫都被吓死了,他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用手背蹭了蹭脸上的哈喇子,问何华,“妈,几点了?”
      
      “你说几点了?两点了!”
      
      想想别人家的孩子,再想想自己家的孩子,何华感觉自个儿像是看到了专柜正品和九块九包邮的区别。
      
      脊背刚支棱起来的程远又软塌塌地趴了下去,他坐回到床上,扯了扯盖在身上的毯子,咕哝着同何华抱怨道:“这都两点了,你咋还不睡?我明早还要体训呢,要是睡不好,明天得累趴在操场上。”
      
      “程远,你说都是高三学生,你看看租咱家房子的周诚,人家现在还在学习呢!你看看你,十点钟和我说眯五分钟就爬起来看书,结果一觉睡到了两点。你缺的是那点儿体育分吗?你差的是文化课!”
      
      程远嫌何华在耳边叨叨得烦,抱怨道:“他又不体训,你就不说人家在教室里吹空调的时候,你儿子我在操场上累成死狗?”
      
      何华黑着脸坐在程远的床边上,拍了一把程远的腰,见程远没什么反应,又推了两把,道:“远仔,妈看周诚日子过得也挺难的,都靠卖他的东西换钱花了,房租也是他自己扛着,要不妈明天和他去商量一下,让他做作业的时候带上你,妈给他免了房租。反正每天中午我都给你送饭去学校,顺带着给他也送一份过去。他那点儿房租,对咱来说不是什么事儿,对那孩子可能就是山一样的经济负担。还有吃饭,我听小区里的李姐说那孩子自己去超市买东西,可能是自己做饭吃,他之前在覃家也是娇生惯养的少爷,哪懂得怎么做饭啊……”
      
      说到‘做饭’,程远有了点精神,他揉着眼坐了起来,用已经睡着一半的脑子勉勉强强地回想了一遍自己在学校里听说的那点事儿,同何华说道,“妈,我好像在学校里听说过,他确实是自己带饭,就是把肉、蔬菜什么放到料理机里打成糊,自己瞎对付着随便吃。有个和他关系挺好的二愣子尝过一次,听说当场就吐了,我们年级还有人传言说他吃的东西和屎一个味儿……”
      
      何华见程远说正事没精神,一说八卦就来劲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甩了程远一巴掌,“睡你的觉!和周诚对比一下,是不是觉得有妈管你特幸福?”
      
      何华又说,“那许秀芸不做人,养了十七年的孩子,说不要就不要了,那孩子的学习那么好,还正在念高三,他们两口子就不怕把人给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周六周日双更~
    感谢在2020-04-03 13:39:26~2020-04-04 16:20: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锦璃 2个;Jc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ermaid82、被子没盖好冷 20瓶;韭菜猪肉饺 11瓶;宝宝猫、天门夜雪 10瓶;万年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