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周小可怜 ...

  •   周诚这人理智得很,他并没有因为账目上突然多了这么多钱就心态膨胀到忘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他甚至还清醒地知道,哪怕是在最理想的情况下,这个APP的收入也只会是‘一波流’——每一个购买过会员的用户,之后都不会再为他贡献任何的韭菜与羊毛。这个APP的单日新增下载量应该还会提升,当达到峰值之后就会逐渐下降,市场也会随之饱和,再到最后,只会有零零星星的新增网购用户为这个APP付费,那个时候,这个APP就不会再为他带来太多的营收了。
      
      不过账目上突然多了这么多钱,已经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比如说,将他欠许秀芸的那些钱全部还完。
      
      周诚的个人银行APP上有许秀芸为他转账时留下的银行卡,他将一百五十万全部归还,然后又拿出许秀芸让他签下的那一份断绝关系书拿出来看了看,顺手将所有与覃氏相关的人的联系方式全部拉黑。
      
      许秀芸的亲生儿子不接受他与覃氏有任何的瓜葛,刚好,他也不希望自己与覃氏再有任何的瓜葛,互不打扰就是最好的结局。
      
      手头有了钱,生活自然就有底气了,周诚起先打算给自己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安家,但是他想到现在住的这处租来的房子里面还有很多在他看来可有可无的东西没有卖掉,搬家的时候挺费力,再者,房租刚交了一年的,现在搬走就算是违约,太过浪费钱了,他便没折腾。
      
      身为一个有追求的科研人员,当赚钱不再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后,他想去追逐自己的理想,追逐诗与远方。
      
      而他目前的诗与远方,在深市图书馆。
      
      他确实看了不少与计算机相关的书,但这类知识都是‘技术性’的,入门容易,做好容易,做精通难,做精简更难。他现在充其量就是一个技术比较熟悉的码农,但是同计算机研究领域的研究人员相比,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
      
      对自己有清晰定位的周诚早早去了图书馆,利用假期时间如饥似渴地学习,将许秀芸等人彻底抛在了脑后,一点都没考虑许秀芸的感受。
      
      《论落魄养子前脚才找你借了三万,后脚就还清所有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如果逼乎上有这么一个问题,许秀芸肯定会真情实感地回答:她起先有点担忧养子误入歧途,想给养子发个微信问询一下,但发现自己已经被养子拉黑后,心里难受了几分钟,然后就想明白了,养子已经与自己家再没有任何关,就算误入歧途,那也是养子自己的选择,断绝一切关系的自己无权干涉。
      
      只是道理能想明白,好奇心还是控制不住。
      
      许秀芸抓心挠肺地想要知道,周诚到底从哪儿弄来的这一百五十万?既然有这个本事,当初为什么还要找她借三万?
      
      因为心里揣着这回事儿,许秀芸一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嘴里还嘀咕了好几次周诚的名字,这直接伤害到了她刚接回家的亲生儿子,她那亲生儿子已经许秀芸对那个占据了他的位置享受了十几年优渥生活的养子念念不忘,当场就同许秀芸大吵了一架,本就不算融洽的家庭关系雪上加霜,险些彻底崩掉。
      
      许秀芸心中隐隐有些动摇,为了接回亲生儿子而舍弃十七年的养子,这样做真的对吗?
      
      这种想法在她心中出现了好几次,都被许秀芸用理智给扼杀了,她不允许自己心中有这种想法出现,她也知道,就算自己再后悔,已经发生的事实也无法再挽回了,覃诚不会在原谅她,甚至于说,她喊了十七年的‘覃诚’,这会儿已经有了新的姓氏新的名字,人家已经与过去的十七年彻底告别,开始了新的生活。
      
      ————————————————
      
      高二阶段短暂的暑期一闪而过,高三立马开始。
      
      周诚循着原主的记忆找到了原主就读的高中,申请变更了自己在教学系统中的名字。
      
      他的同班同学尚且不知道喊了两年的‘覃诚’变成了‘周诚’,这消息是在班主任‘李灭绝’在早自习上宣布的。‘李灭绝’原先名叫‘李珏’,因为行事手段强硬,训起学生来字字诛心的缘故,被往届学生们亲切地送上了‘李灭绝’的称号,并且代代流传了下来,她本人也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称号,非但不觉得羞耻,反倒引以为荣,认为这是自己在学生中拥有极高影响力的证明。
      
      ‘李灭绝’在介绍完周诚更名的消息之后,顺带着宣布了一个爆炸性消息——早自习一下,立马进行高三摸底考,为期一天,上午考两门,中午午饭时间稍稍顺延向后,晚上占用一节晚自习的时间,将语文、数学、英语、理综完全考完,用以检测学生们的真实水平,并将根据这次摸底考的成绩请家长,希望家长能与学校的老师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为孩子高考前的最后一年学习时间保驾护航!
      
      周诚的脸当场就黑了。他原先觉得高中知识肯定不怎么难,开学后学一阵子就能补起来,所以那个假期里一直没看高中的课本,哪能想到,这高中居然要突击搞一个摸底考?
      
      放眼教室里的同学,甭管是一脸兴奋伴随着跃跃欲试的好学生,还是一脸忐忑伴随着愁眉苦脸的差学生,人家心里好歹都有一个底,知道自己大概能考多少分,但他没有底啊!
      
      准确地说,他心里有一个无底洞。
      
      周诚慌得一批,赶紧利用剩下的时间翻书,临时抱佛脚,可这马上就要考试了,别说是抱佛脚,就是佛的腿毛都抱不到啊!
      
      周诚满脸绝望地参加了考试,第一门语文就给他泼了一大盆凉水,给他来了个透心凉,尽管他不断地从原主留下的记忆数据库中调用记忆,可做题的手感还是相当生涩,而且没有一道题是他有把握能够完全做对的。
      
      这种感觉相当得不好。
      
      后面开考的数学、理综与英语同样如此,周诚开始从学校背着教材回家,偶尔还能背几本复习资料,索性他学习能力强,原主打的基础也不错,复习起来不算太费力气,只是有些知识需要基础,而他的基础等于空白,需要花时间在夯实基础上。
      
      考完的第二天,与原主关系好的那几个人就来关心,“覃诚,你怎么突然就改姓了?放假前还是姓覃啊,怎么突然就变成周了?”
      
      周诚情绪稳定,如同说着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一样,“我是孤儿,覃是我养父的姓。假期里,我养父母找到了亲生孩子,我这个领养回家的孩子自然得变回自己的本姓。”
      
      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觉得难过或者是心痛,但他的那些同学却觉得周诚的心都要碎了。
      
      看周诚那面无表情的脸,肯定是心里难过,脸上却不想表现出软弱吧。
      
      与周诚关系好的那个男生拍了拍周诚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橙子,你要是有什么困难,随时同我说。要是缺钱的话,我借给你。”
      
      周诚笑着摇头,“不用,我暂时不缺钱。”至于钱的来源,他没同这些同学解释,也没必要解释,好意心领了就好。
      
      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有些学生们是从家里带来的营养餐,有些学生去食堂吃,周诚在早上来的时候就做好中午抽时间学习的准备,保温杯里装了满满一杯的‘营养糊’,这会儿从书包里拿出来,咕咚咕咚灌了几口,原本已经可以习惯忍受了,但坐在他后排的那个女生拿了一份色香味俱全的午餐,香味不断地往周诚鼻子里飘。
      
      周诚突然觉得自个儿做的这些‘营养糊’越发难喝了。
      
      强忍着不适喝了几口,周诚将杯盖拧上,打算过一会儿再喝,现在喝的话,差距太明显了。
      
      可那位与他关系好的男生唐偌不放过他,唐偌因为周诚的事情担心了一上午,中午见周诚不吃饭,只是拿着保温杯‘喝水’,同情极了,拿着自己的饭就过来,说是要扒拉给周诚一份,让周诚与他一起吃。
      
      周诚不想分之唐偌的‘口粮’,给拒绝了,还拿出自己准备的‘营养糊’来,证明自己有饭。
      
      唐偌闻了闻那营养糊的味道,没太大感觉,但能确定那不是白水,问周诚,“我能尝一口么?”
      
      “拿你的杯子过来,我倒给你一些。这可是我自己配的,里面有鸡胸肉,有新鲜蔬菜,蛋白和碳水是黄金比例,再配合上两粒复合维生素,比营养餐还要营养。”
      
      纵使周诚将自己的‘营养糊’夸得天上仅有地上绝无,按稀黄色的品相就让唐偌失去了信心。出于对朋友的信任,唐偌将信将疑地喝了一口,当场就‘呕’的一下吐了。
      
      “呕……”
      
      “周诚,你吃的这都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么难吃?屎都比这个好吃吧!”
      
      周诚的表情立马就变得复杂起来,他的两条眉毛都快纠结得拧成一对儿了, “唐偌,你口味怎么这么重?连排泄物都不放过?”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4-03 11:47:35~2020-04-03 13:39: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襄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