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末世前 ...

  •   凌晨,医院走廊。
      
      苏酥抱着医生给的一长串账单,做了个深呼吸。
      而后抬手,轻轻敲了敲门,放柔了声音,道:“请问,先生您现在醒着么?”
      
      病房里许久没有回话。
      
      正当苏酥打算转身继续回去坐冰冷的长凳时,门却从里面被打开了。
      
      那个拥有一双彷如深渊般幽暗的眼睛的男人,浑身裹着绷带,就是脸,医生也没放过,照样把人家给包了严实。
      
      男人拄着拐杖静静地看着她。
      
      苏酥心一跳。
      ——被吓的。
      
      她下意识扬起笑容来,细腻的皮肤在医院冷冷的灯光下,奇异的散发着柔白。
      
      苏酥:“那个,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我只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儿......这个是账单,您看看吧。”
      说罢,苏酥将账单递到了男人面前,笑弯了眼瞧着他。
      
      向一个正在养病当中的伤残者,讨论钱这样现实到令人反胃的事情,确实有些不太厚道。
      但苏酥现在的这具身子,无父无母,全靠着微薄的国家资助金活着,实在是没钱。
      而且,因为原主挥霍无度的生活习惯,导致了她的存款并不算多,甚至可以说非常少,少得可怜。
      
      今晚只是给这个陌生男人暂时填补了一下医疗账单而已,就已经足以让她吃不起明天的热饭了。
      所以她才舔着脸,想要早点让这个男人,或者说这个男人的家人,将钱还给她。
      
      ---
      古城辛看着苏酥,半晌没说话。
      
      就在苏酥尴尬的笑容都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他动了。
      
      并没有接过账单,而是转身往病房里一瘸一拐地挪了去。
      每挪动几步,男人就要回头看一眼苏酥,好似一条狗,在为人引路。
      
      苏酥会意,立刻跟上。
      而且十分好习惯地将门给轻轻带上了。
      
      ---
      当门“砰~”地发出细微的响声,走在前头的伤残人士猛地回了头,一双眼在略显黑暗的病房里显得格外有震慑力。
      
      匍匐在黑暗里等待时机扑食的饿狼!
      
      幽闭的空间里,只一个浑身都带着暴虐气息的男人,跟一个仿佛待宰羔羊,毫无反抗能力的女人。
      
      气息的相互侵蚀,让苏酥有些不自在。
      
      僵着身子,苏酥没骨气地暗地里咽了口唾沫星子。
      讪讪笑起来,道:“先、先生,您这病房,有点黑啊,要不......我给您开开灯?”
      
      男人定定看了苏酥一眼,没什么表情波动地点了点头。
      
      苏酥松了口气,将房间里的灯都打开了。
      
      冷白的光突兀地亮起。
      
      这明亮得没有一丝暗角存在的病房,让一直觉得备受压迫感的苏酥,好受了些。
      
      ---
      古城辛躺回到病床上,看着明显放松了许多的苏酥,嘴角轻轻勾起,内心的躁动因子开始活跃起来。
      ——本该祸世的妖姬,却持着不该有的善良拯救了他这头疯犬,真是一件新鲜事。
      
      他真想,狠狠地咬一口那鲜嫩的脖子。
      
      古城辛眼睛微微眯起,暗色的瞳仁里闪着危险的光芒。
      
      ---
      才打开灯的苏酥一转身,便没来由得觉得有些冷。
      
      下意识地看向房间里的空调。
      
      26℃。
      
      正常。
      
      她疑惑了一阵,没将这件事儿放在心上,而是立刻笑起来,对病床上的男人温声细语道:
      “先生,因为我现在还是个学生的关系,所以手头上的钱并不多,替您交的医药费,我希望您可以尽快地还上。毕竟,我明天还要吃饭呢。”
      
      最后一句话,虽然苏酥是用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但不可否认——
      
      这他么的就是事实啊!
      
      穷苦学生苏酥表示,没钱真的活不下去!
      
      ---
      古城辛嘴巴轻轻蠕动了几下,但舌头上的疼,让他歇了开口说话的心思。
      
      他就是这样。
      ——打架无畏疯狗狂吠,养伤气弱一触就废。
      
      没了杀戮时候的激情作麻醉剂,事后一丁点儿的疼,都会让他忍不得将自己抱住,躲在阴暗里静静舔舐伤口,直到痊愈。
      
      庆幸的是,他的手还是好的。
      
      于是,他对着苏酥做了个“你过来”的手势。
      
      苏酥虽然疑惑这人为啥不说话,但为了早点拿到钱,还是听话地走了过去,在离病床不但十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苏酥:“先生您......啊!”
      
      话没说完,苏酥的一只手就被一团炽热给包裹了起来,引起一阵惊呼。
      
      男人粗糙的皮肤肌理,轻轻的,缓慢地摩擦着苏酥的细腻柔滑,这让感官及其敏感的苏酥,一时间心跳飞快,浑身鸡皮泛滥成灾。
      甚至是呼吸,都停滞了一瞬。
      
      身子有些热。
      
      五指都在颤抖。
      
      ---
      古城辛一手托着苏酥的掌,一手为笔在其上写写画画。
      
      当他视线触及到苏酥透着粉,且晶莹玉润的指尖时,他产生了欲望。
      一种想要触碰,想要拥有的欲望。
      
      轻颤的眼睫投下的阴影,也被吸收进了黑色的眸子里。
      
      ---
      苏酥忍着这本不该如此强烈,却无故被身体感官放大了好几倍的,只属于普通肢体接触的刺激,咬着唇,拧着眉,终于知道了这个男人想要传达的信息。
      
      他写到——
      
      我,古城辛。
      舌头,有伤。
      钱,会还,放心。
      留下,等我的人来处理这件事。
      
      苏酥脑子里的一根弦,忽的仿佛被什么东西弹了一下,让她有些发懵。
      
      古城辛?
      这个名字......
      还有,前不久认识的林晓萧......
      
      为什么两人的名字,她无缘无故会感觉这么熟悉?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不,是见过!
      
      可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
      古城辛看着苏酥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陷入了沉思,并没有第一时间撤回自己的手,便也就没有主动松开束缚。
      
      想起方才无意识的发现,古城辛有些想笑,但嘴角的伤口却让他不得不面瘫。
      
      他发现了个秘密。
      
      这个被自己握着的一只手的女主人,很敏感......不,可以说是,分外的敏感。
      
      当他的手指,在其掌心画着歪歪斜斜,扭扭捏捏的汉字时,这个女人,颤抖了。
      
      他随意往上一撇,就可以轻易地看见她发红的脸颊,以及浴血的耳根。
      
      真是诱惑。
      
      ---
      “呀,真是对不起!”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苏酥,回神。
      发现自己还被一个男人拉着手,本着中华民族自来的谦逊跟习惯,她说了句对不起。
      
      当然,她其实根本就不需要道歉。
      
      “哦,对了,我叫苏酥!”
      说着,苏酥提笔在一张草稿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将纸张递到了古城辛面前,好让他看清楚。
      
      凝神瞅了瞅那白纸上工整娟秀的两个字,古城辛点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
      
      ......
      ......
      
      古城辛让她等,其实并没有让她等太久。
      
      凌晨大概两点多的时候,一群身穿黑色西装,眉目都带着冷然杀意的魁梧大汉们,踩着无声的BGM,一领风骚地来了。
      
      苏酥其实,又被吓了一跳!
      
      她现在,其实很有理由,很有证据地可以猜测——古城辛的身份,很可能是黑帮太子!
      
      她看着古城辛顺手拿起床头桌上的纸跟笔,对着领头的黑衣人交代着事情,恍惚间她心中升起一个疑惑。
      
      ——刚刚他为啥不也拿笔跟纸和她交流?非要碰她?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很快就被苏酥自己给抛在了脑后。
      
      ——或许,是情急之下忘了吧。
      
      ......
      ......
      
      当晚,苏酥在跟古城辛莫名其妙交地换了联系方式后,就拿到了自己的那笔钱,而且,还多了一些所谓的“见义勇为的奖励”!
      
      她看着手机短信里银行方面发来的那一长串儿的数字,顿时有些腿软。
      
      五十万啊!
      
      她这个星期的临时工她都想翘了好伐!
      
      ---
      回到家的苏酥清洗完身子后,疲惫又兴奋地躺在床上,纠结着这笔钱,到底该不该拿。
      
      这也不算什么不义之财,但就是......让她有些过意不去。
      
      或许是数额太大的原因吧。
      
      如果古城辛只是给了她几百块,或是只请她吃了顿饭,她可能就不会这样想不开了。
      
      ......
      ......
      
      “唉,还是找个时间把钱还给人家吧,这么多......拿着心里也不安啊。”
      苏酥嘟囔了几句,调好闹钟后,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过,今晚的梦,惊奇得有些让她三观崩塌。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更新
    好了,今日份的更新来了~~请享用!
    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