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末世前 ...

  •   六月,炎热,黏腻。
      
      换了具身体的苏酥,很快就适应了轻松愉悦的大学校园生活。
      在学生会刚刚讨论完大四毕业晚会的细节工作内容后,她优哉游哉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爱穿裙子的修长匀称的双腿,被紧紧裹在淡蓝色的牛仔裤里,闷出了一身的汗。
      
      “咦,苏酥!”
      
      正抱着一大摞教学资料的林晓萧正面撞上了她,笑得酒窝都荡漾了起来。
      细细白白的皮肤,在夕阳的余晖里,闪着柔和的光,整个人仿佛镀金了般,耀眼得很,惹得过往拿着篮球的男生们,吹着口哨,露着胳膊,到处都洋溢着青春的躁动气息。
      
      对于苏酥这样性格果敢,但又不强势,不凌人的女生,林晓萧是打心底里觉得她厉害,想要跟她亲近。
      或许,这便是性格崇拜吧。
      苏酥身上所拥有的的一切,都是林晓萧渴望却不得的东西。
      
      ---
      听见这仿佛是春天里的黄丽一般清脆悦耳的声音,苏酥停下。
      看着眼前这个不久前在学生会工作当中认识的女孩,笑了笑。
      放柔了声音,道:“这么晚了,还要给老师们送东西么?要不要我帮忙,看着挺重的。”
      
      说着,指了指林晓萧怀里的东西。
      
      林晓萧是个标准的江南美女。
      骨架小,身量不高却也不算矮,一头长发总是披着,穿着小白裙的她,看起来格外惹人怜惜。
      眼睛是鹿眼,湿漉漉的,大大圆圆。
      
      那厚厚的一堆资料,叠在她纤细的胳膊上,怎么瞧都会让人觉着有一种危机感,生怕这胳膊一不注意就被压折了。
      
      ---
      林晓萧闻言,却是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能搞定的!倒是苏酥你,早点回去吧,这几天听说学生会挺忙的,你好好休息,别累着了。”
      林晓萧一向不吝啬于释放自己的最大善意,即使眼前这个人,只是跟她认识了十几天的同学而已。
      
      ---
      苏酥听罢,笑了笑。
      她还真是有些累了,便不再强行刷同学好感,凑着上去帮忙,点了点头,淡淡道:“也好,那你自己小心点,”
      
      林晓萧见苏酥长得好看,便多看了会儿,面上不觉有些痴痴傻傻的娇憨模样。
      她只觉,一样是眼睛鼻子耳朵都长在了脸上,为何苏酥看起来就这样吸引人呢?
      
      林晓萧一边看,一边想,跟个愣头青似的。
      
      苏酥:“林同学?你怎么了,看什么呢?”
      见其迟迟不回答,苏酥不由自主地抬手在林晓萧的面前挥了挥。
      
      眼前闪过一道道残影,还带着肌肤的晶莹玉润的光泽。
      林晓萧回神,脸蓦地一红。
      她忙低头,讪笑道:“啊,我知、知道了,我会小心的。那,那我先走了,再见!”
      
      说罢,转身就跑了起来,仿佛苏酥是什么瘟疫病毒,亦或者什么洪水猛兽,一副避而不及的样子。
      身上的小白裙,扬起的靓丽弧度,刹那间勾住了不少荷尔蒙泛滥的精壮少年。
      
      ---
      苏酥噗嗤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像林晓萧这样如兔子一般一惊一乍的小女孩,她一向没什么脾气。
      照她对林晓萧的了解,这会儿,怕是又想起了什么令人害羞的东西,才这样红脸惊退吧。
      
      *
      
      回家的路上,苏酥必须要从学校后门的一条小道上经过。
      那条小道,不宽不窄,刚刚好够情侣手拉手并肩行走。两侧都是生长茂密的野生花草,以及高大的树木,常年不怎么见阳光,有些阴冷。
      
      但夏天来,却是温度刚刚好。
      
      忽然,苏酥脚步顿住。
      她皱眉,神情有些凝重地往四周看了看。
      
      她闻到了血腥味,很浓烈。
      
      她现在穿越的这具身子,天赋异禀,对各种知觉的接受程度远远超过一般人。无论是气味,还是触觉,她都能够灵敏的捕捉到。
      
      苏酥吸了吸鼻子,寻着气味,往小道旁边的灌木丛走了过去。
      扒开有些刺手的枝叶枯草,苏酥一眼就看见了躺在不远处的人影。
      
      那人,身形高大,有着明显的男性特征。衣服破破烂烂,到处都是刀子的划痕,苏酥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因为他现在从头到脚,几乎都是血,红得如一只刚刚出锅的大虾。
      
      苏酥微愣后,忍不住说了句废话:“你.....没事吧?”
      
      ---
      在跟一个社会小团体血拼过后,留下一身伤,跌跌撞撞跑到小树林的古城辛,正在闭目养神。
      
      忽然,他听见有人的脚步声靠近。
      那脚步声,很轻,很轻。
      
      常年在外高调地得罪人的古城辛,不敢放松警惕,下意识地,他握紧了捏在手上的锋利的刀片。
      
      静待其动。
      
      优秀的狩猎者,懂得怎样把握狩猎的节奏。
      
      ......
      ......
      
      “你......没事吧?”
      
      古城辛身子僵了一瞬。
      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女人?
      
      他眉间轻轻蹙了一下,并没有回答什么,依旧躺得认真,胸膛起伏的频率跟幅度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
      苏酥见地上躺着人一动不动,好似肚子上还有一道较深的刀口子,在不断地吐着新鲜的血液,带着铁锈味道的冲鼻的腥味,凶猛地往她鼻子里钻。
      
      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几步。
      试探性喊道:“你还活着么,能说话么?”
      
      一边说着,她一边掏出了手机,开始拨打救助电话。
      
      ---
      古城辛躺着,脑子转了几圈。
      
      他很快就确定了,来的这个女人,真的只是个纯粹的路人而已。
      而且,还是一个怀着“善心”的天真的路人。
      
      他唇角提了提,心情放松,紧绷起来的肌肉也没了那股子骇人的张力,
      听见那个女人打完电话后,他睁开了眼。
      
      那双眸子,黑得暗无光明。
      仿佛是深深不见底的洞,就算是你抛出了星河塞在里面,也不会见到一点的亮。
      
      古城辛歪歪脖子,看向了苏酥。
      
      那是个背光而立的女人。
      长得狐媚,仿佛是妖精。
      身上披着的夕阳血光,衬得她仿佛是乱世里踏着将士沙场的血液而来的祸国之臣,罪孽深重。
      
      见到苏酥的那一刻,他只有一个念头。
      
      ——这是一只,美丽的猎物。
      
      只一个瞬间,他便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到让他自己都惊讶的狩猎欲望。
      这念头疯狂地在心肉里扎根发芽,很快就长成了一棵参天大的大树,将本就没什么阳光照耀的心田,遮蔽得更加黑暗,更加冷森。
      
      ---
      放下电话的苏酥,偶然一抬头,就见一张脸正对着自己。
      
      她心砰砰一跳,呼吸错乱。
      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几百部的鬼片可不是白看的。
      该有的心理素质,她还是有的。
      
      光看脸型,这人长得应该还是不错的,只是那满脸的血污,将他的样貌盖了个完全,无法端详。
      
      苏酥有些紧张。
      没来由的紧张。
      
      但她敢肯定,这样无措的情绪,是眼前这个躺在血泊里的男人给自己带来的。
      
      因为,他的那双眼睛,实在是太可怕了。
      
      黑得纯粹,毫无杂质。
      仿佛是两颗黑曜石,看着珍贵,却又不断地散发着刺骨严寒,不似活物,没有生机。
      
      ---
      她下意识举起手机,晃了晃,傻不拉几地道:“我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同时还报了警,你坚持一下,马上就有人来了。”
      
      那人点了点头。
      依旧望着她。
      
      真......像个魔鬼。
      还是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
      
      苏酥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不知是不是错觉,做完这个只是无意识属于自我保护的动作后,她仿佛看见了地上躺着的那人眉头皱了一下,眼神更加凌厉阴沉了。
      
      苏酥不敢靠近,只站在了不远处站着,时不时地拿起手机企图刷刷网页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并试着放松自己的紧张情绪。
      
      ---
      古城辛将苏酥的一切行为都看在眼里。
      
      要不是现在他舌头被自己在砍人的时候,因为情绪激动而咬破了,他真想笑着跟她打声招呼。
      
      *
      
      救护车来得很快。
      
      苏酥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人被抬上担架,并一点点往车里送去。
      
      她松了口气。
      正打算转身离开,做个无名英雄的时候,一只手带着红色粘稠的血猛然伸了过来,精准无误地抓住了她的衣角。
      
      苏酥:!!!
      
      她想要强行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要被扯碎了,那人也不放松一刻的力道,就好似蛇缠住了猎物,死死不撒手。
      
      一个护士见状,着急道:“哎呀,你赶紧跟着你男朋友一起上车吧,别耽误了治疗的时间!”
      
      苏酥:“......”
      你是怎么看出来她是他的女朋友的!眼睛瞎了啊!
      
      “来来来,快点跟着走!”
      
      一群医务人员,根本没有了解苏酥意愿,直接拖着拽着她就将她带上了车。
      
      苏酥:“......”
      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个收藏
    求个么么哒
    警告,男主变态,前期操作没有节操
    后期操作,更是没有节操!
    介意者赶紧后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