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春城故事(三) ...

  •   拍摄结束后,傅疏离穿好衣服,过去和张一鹤一起看回放。
      
      看到中间部分,张一鹤皱起了眉:“这里,玄野的表情不太对,太过了。”
      
      傅疏离也发现了,上一场戏,玄野在窗边看他的眼神太深情了,青年眼神中满是炽热的爱恋,仿佛有一种多年渴求终于如愿以偿的感觉。但实际上,这里根本用不着他演得这么深情。
      
      新人演戏很容易出现这种问题,要么是表演不到位,要么是用力过猛。
      
      张一鹤招呼众人再拍一次这个画面。
      
      知道要重拍时,玄野显得很愧疚:“对不起,给各位添麻烦了。”
      
      大个子青年道歉的语气,真是像极了一只大型犬,可怜兮兮的,让人无法责备。
      
      傅疏离心软了,说:“没什么,大家都有这种时候。”
      
      张一鹤给玄野讲戏:“你并没有爱上他,你现在只是对他的身体有一些好奇,更多是欲望的驱使,所以收敛你的爱意,别搞得傅疏离是你的初恋情人似的。”
      
      玄野脸红了红,点头说“好”。
      
      第二次拍摄正式开始。
      
      傅疏离再次脱光了站在窗前,浑身湿透了的玄野正一步步向他逼近。
      
      玄野低低的开口:“老师,你知道你自己的味道吗?”
      
      傅疏离侧过脸,声音沙哑:“……不知道。”
      
      玄野:“那就让我告诉您……”
      
      他左手撑在窗边,右手搂住傅疏离的腰,埋头吻了下去。
      
      “卡!”张一鹤暴躁的声音响起,“不对,还是不对,我是让你克制感情,你露出一种‘压抑深情’的表情做什么?这里不需要你的深情,也不需要你的层次感,就只需要你被齐岢身体激发欲望的表情。看过毛片吗?你虽然会被女.优的身体吸引,但你不会爱上那个女.优!”
      
      玄野的头埋得更低了:“对不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第三次拍摄正式开始。
      
      傅疏离站在窗前,玄野步步紧逼。这一次玄野表现得很好了,他的表情不再深情,只是纯粹的展示了自己对傅疏离身体的好奇,他沉迷,但又不过分赤.裸以至于显得下流。
      
      对上这个视线,傅疏离仿佛是察觉到了危险一般,下意识防备起来,他不由得呼吸一紧,视线也变得锐利起来。
      
      傅疏离在一秒后就调整了过来,但还是被张一鹤看出了端倪。
      
      果然,张一鹤又喊了“卡”!
      
      玄野下意识要道歉,但这次出问题的不是他,而是傅疏离。
      
      傅疏离几乎从不出现失误的,没想到这次也出了差错,张一鹤几乎是在咆哮了:“疏离你又是怎么搞的?那么凶做什么?你现在是在江浩然的想象中,就算反抗也是虚弱的,欲迎还拒的那种。而且这段感情江浩然本来就是处于进攻方,你不要怕被他压戏,弱势一点是正常的。”
      
      傅疏离点头:“抱歉,再来一次。”
      
      这一次终于是过了,大家都被折腾得疲惫不堪,傅疏离穿上衣服离开,玄野小跑着跟了上来,脸有些红:“傅老师,刚才对不起。”
      
      傅疏离摇头:“别太在意,再优秀的演员都有NG的时候。”
      
      他又回想起了刚才那个新人的表现,果然是应了张一鹤那句话,具有可怕的潜力,如果培养得当,真的不比他当年差。
      
      第二天是拍江浩然和齐岢第一次见面的那场戏。
      
      江浩然在初中后就和爸爸妈妈搬到了城里,今年是他大二的暑假,本来他不大愿意回来,但是奶奶最近身体不太好,爸爸妈妈又因为工作忙抽不开身,他不得不在这个小镇上度过这个苦闷又无聊的暑假。
      
      春城真的是太小了,整个镇上只有两条街,半个小时就能走完。没有游戏机,没有游乐场,电影院一周才开放两次,整个镇子无聊得像是被人嚼过后的口香糖。
      
      直到一天早上,江浩然嘴里塞着牙刷,一嘴泡沫,看到身形挺拔的青年从他面前走过。太阳从江面升起,打在齐岢的脸上,青年的皮肤在朝阳下散发出温润的光泽感,美好得像是古希腊出土的雕刻。
      
      江浩然不由得看痴了,张了张嘴,一口泡沫咽了下去。
      
      江浩然进屋问奶奶:“隔壁那房子租出去了?租给谁的啊?”
      
      奶奶:“租出去好几个月了,新来的中学老师住在那里。”
      
      江浩然:“就是大家说的从B大来的老师?他为什么会来我们这儿啊?又穷又小。”
      
      这些天闲逛,江浩然也听到了一些传闻。
      
      奶奶:“吃你的饭,打听那么多做什么。”
      
      但江浩然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这个无聊的暑假,他找到了一件能够暂时打发时间的事情——他要弄清楚齐岢为什么会来这里。
      
      那么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弄清楚齐岢每天都在做些什么。
      
      于是,江浩然开始了跟踪齐岢的日子。
      
      但是十天后,江浩然失望了。齐岢几乎跟镇上每个人一样,他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晚上九点后就准备入睡,日常就是看书,跑步,钓鱼,完全不有趣,枯燥得像一个老头。
      
      第十一天,江浩然放弃了对齐岢的调查,但是他没想到,齐岢竟然主动找他了。
      
      那是一个午后,下午两点多,窗外知了吱吱呀呀叫个不停。奶奶去走亲戚了,江浩然百无聊赖的呆在家里,蒲扇扇个不停。
      
      突然间,他听到了一道冷声音:“请问有人在吗?”
      
      这个声音冷得仿佛一汪凛冽的清泉,让人感觉连气温都要低两度了。
      
      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江浩然觉得这就是齐岢的声音。他一股脑翻起来,开门一看,果然,齐岢正穿着衬衫西裤站在外面,看到他出来,有些愕然。
      
      江浩然扫了他一眼,有些兴奋,但又立刻移开了视线,装出一种毫不在乎的态度问:“有事吗?”
      
      齐岢:“我屋里的水龙头没水了,请问是停水了吗?”
      
      江浩然:“我也不知道,你先进来吧,我去看看。”
      
      齐岢走了进来,又问:“你是王奶奶的孙子?之前听她提过,孙子要回来陪她。”
      
      江浩然抬眉:“你和我奶奶很熟?”
      
      齐岢点头:“她很照顾我。”
      
      江浩然拧开水龙头,“哗啦啦——”带着凉气的泉水水流了出来。
      
      江浩然:“没停水,应该是你的水管堵了。”
      
      齐岢:“你知道维修人员的联系方式吗?”
      
      江浩然瞥了他一眼,仿佛有些想笑,说:“没维修人员。”
      
      齐岢皱起了眉:“没有?自来水公司供水呢?他们不负责吗?”
      
      江浩然瞥了他一眼,似乎在说他没常识:“哪里有什么自来水公司,我们都是在山上修水池,各家再接管子牵引到自己屋里。”
      
      齐岢有些茫然:“那我怎么办?”
      
      江浩然:“不过是一些小问题,基本是上游的水管松了,或者是哪一节水管堵了。”
      
      齐岢:“好,我去看看,谢谢你。”
      
      在齐岢走到门口时,江浩然突然叫住了他:“我帮你吧。”
      
      齐苛回头,一贯冷淡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诧异。
      
      房屋后面就是荒地山野,二人沿着水管一路往上排查,一直走到了森林深处。
      
      夏日的森林充满了鸟叫虫鸣,齐岢很少走山路,走得磕磕绊绊的,江浩然走走停停,在前面等着他。
      
      江浩然:“齐老师是在城里长大的吗?”
      
      齐岢“嗯”了一声,因为分神,又差点儿跌了一跤。
      
      江浩然:“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齐岢:“一些私人原因。”
      
      江浩然知道他问不出什么了,也不再说话。
      
      十几分钟后,一条小溪拦住了二人的去路。溪边长着不少芦苇,还有一些野生薄荷。溪水很清澈,能够看到水底的鹅卵石和游鱼。
      
      江浩然停在这里,指着前面:“过了这条溪前面就是水池了。”
      
      齐岢:“我们要过去吗?”
      
      江浩然已经脱了鞋,一脚踩进了水里,溪水刚好在膝盖下方。
      
      齐岢犹豫了一会儿,也脱了鞋挽起了裤脚,试探性伸入水中,然后又猛地缩了回去,皱眉:“好冰。”
      
      江浩然哈哈大笑:“因为是从深山流出来的山泉,这条河在我小时候就是这么冷,那时候我们还经常来捉鱼摸螃蟹呢!”
      
      再一次,齐岢终于适应了水的温度,双脚都踩进了河里。
      
      江浩然视线落在齐岢裸露的双脚,有些挪不开目光。形状优美的小腿肚,圆润的脚指头和脚后跟……当他意识到自己是在看什么时,猛地移开了目光,声音有些不自在:“走吧。”
      
      江浩然从小在山里长大,很快就趟过了这条小溪。但是齐岢不行,河底的鹅卵石常年被流水冲刷,踩上去根本踩不实,齐岢左手提着鞋,右手捞着裤腿,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的。
      
      废了好半天的劲儿,他终于走过了一大半距离,然后他松懈了,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在了水里。溪水不深,但也够他喝一壶了,齐岢身上全湿了,他一只落汤鸡的模样,惹得江浩然再次大笑起来。
      
      江浩然:“齐老师就在这里等我吧,我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齐岢却坚持:“我跟你一起去。”
      
      江浩然:“那行吧,我们快点儿,别感冒了。”
      
      齐岢只得穿着一身湿透的衣服继续赶路。
      
      几分钟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江浩然指着一条山谷说:“水池就在前面,我们都是用这里的山泉水。”
      
      江浩然很快就找到了漏水的地方,水管接口松了,冰凉的泉水正哗啦啦的往外流。
      
      齐岢又累又渴,也顾不得形象了,捧起水就往脸上扑。泉水从他脸上滑落,把锁骨弄得湿漉漉的,最后没入了衣领。
      
      蝉声吱呀,江浩然的表情有些呆。
      
      张一鹤在此时喊了“卡”。
      
      傅疏离接过助理递来的毛巾,擦拭着身体上的水起身离开了。
      
      玄野还愣在原地,似乎彻底入戏了。
      
      有工作人员在叫他:“玄野?玄野!”
      
      玄野猛地回过神来。
      
      “大帅哥,收工啦!”
      
      玄野露出一个爽朗的笑,说:“谢谢提醒,这就走。”
      
      但他没有立刻走,反而是站到了之前傅疏离在的地方,捧起一捧水,把自己的脸弄得湿漉漉的。青年许久都没有动,他把脸埋在手中,忍不住笑了起来,和刚才那个爽朗的笑完全不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