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春城故事(二) ...

  •   第二天开始正式拍摄,不料夜里下了一场雨,这就是实景拍摄的缺点,极容易受到天气的影响。大雨阵阵,工作人员都躲在屋里等待进一步指令。
      
      张一鹤一边翻剧本找下雨的场景,一边问两位主演:“你们之前有合作吗?”
      
      二人摇头说没有。
      
      “基本算是陌生人啊,”张一鹤顿了顿,一拍大腿,“那这样吧,先拍段亲热戏拉近感情。”
      
      傅疏离没什么表情,他能够接受任何戏份。
      
      倒是玄野有些慌张,他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的问:“亲、亲热戏?是哪一场?”
      
      《春城故事》有四五场亲热戏,这些亲热戏是推动人物心理变化的重要场景,随着齐岢、江浩然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二人亲热戏也从最先的试探到水乳.交融,齐岢也在一次次的亲热中,和江浩然产生了浓厚的感情。
      
      张一鹤想了想,说:“现在正在下雨,就第一场亲热戏吧。”
      
      这是促进剧情发展的一场重头戏,一场暴雨引发了江浩然对齐岢身体的渴望。但这场亲热戏其实不是出现在现实中,而是出现在江浩然的想象中。
      
      张一鹤给二人说戏:“江浩然撞见齐岢洗澡是个意外,这时候江浩然还没有对齐岢产生感情,只是被他的身体吸引了。齐岢代表的是一种不分性别的人体之美,所以玄野,你在拍摄时别流露出太多情绪,因为你是被他身体的美感吸引,而不是被他裸.体刺激情.欲。”
      
      玄野似乎有些不太理解,又问:“能再解释一下吗?”
      
      张一鹤:“就是说,江浩然现在只是单纯的欣赏人体美,而不是想和他发生关系那种。”
      
      “可我觉得这只存在于理想设定中,”玄野皱眉,“我们都知道傅老师有多受欢迎,如果是一个gay见到傅老师的裸.体,绝对没人是单纯的欣赏,肯定都想和他发生关系的。”
      
      张一鹤皱着眉,似乎在思考中,然后他叫了暂停,和编剧讨论了起来。
      
      傅疏离看了玄野一眼,似乎有些意外他这样的看法。
      
      玄野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露出一个羞赧的笑:“傅老师别误会,我之前有个组员是gay,我这些都是听他们说的。”
      
      傅疏离收回视线,淡淡道:“我没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张一鹤回来了,似乎是同意了玄野的观点:“先按照你这种理解演一次,然后再按照我的方法演一次。”
      
      玄野点头。
      
      张一鹤:“至于疏离,你的一个挑战是侧面全.裸,我知道你之前没有拍过这种戏,放松点儿,别太扭捏了。”
      
      傅疏离点头,然后跟着美术指导走戏。
      
      为了符合齐岢中学老师清隽的形象,傅疏离拍戏前还特意瘦了几斤,现在身上的肌肉都消得差不多了,穿上白衬衫黑西裤,乌黑的头发散在额前,那个外表沉默寡言但内心敏感的齐岢,几乎在他身上活了过来。
      
      玄野扮演的江浩然是一个大学生,身材高大,穿着宽大的T恤和棉布短裤,剃着毛茸茸的寸头,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但因为不是自愿来乡下,他身上透着一股懒洋洋的劲儿。
      
      最先拍的是傅疏离的个人戏份,这是一个长达1分58秒的长镜头。
      
      雨下得很大。
      
      傅疏离左手提着鱼桶、右手拿着吊杆往家里跑,他穿过了绿色的稻田,走进开着红色紫薇花的小径,踏上被淋得湿漉漉的石板路,最后终于跑到了小楼里。
      
      这是一栋二层木质小楼,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傅疏离把水桶和吊杆放在一楼屋檐下,桶里一条鱼摆出了一尾水花,然后他湿着衣服进入厨房,从蜂窝煤灶上提了小半桶水上楼,放在了二楼的房间里。窗外雨下得更大了,他身上的白色衬衫和黑西裤已经完全被打湿。
      
      这时候,镜头从他身后摇到正面,录入了他白皙清秀的正脸,然后傅疏离转身,去衣柜里拿出干净的衣服,继而开始脱掉身上湿得滴水的衣服,用毛巾开始擦拭身体。
      
      下雨天的傍晚天空阴沉沉的,屋内没开灯,老宅子的光线极为昏暗,只有微弱的自然光打在傅疏离身上。半透明的雨水,深蓝色的天空,苍翠欲滴的树叶,白瓷般的肌肤……这些意象加起来,营造出了一种冷清孤寂的氛围。
      
      这是傅疏离第一次拍裸戏,该挡的地方都做了防护措施,现场也做了清场准备,但他仍然不可避免的觉得没有安全感。
      
      傅疏离眼中流露出来的些许不确定性,很好的和角色齐岢的迷茫联系在了一起。
      
      25岁的齐岢,作为B大中文系高材生,原本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却突然来到了这个落后的小镇上当中学老师。他为什么会来这里?他会一直在这里工作生活吗?书桌上放着一本外文书是否是在暗示什么?
      
      傅疏离做了简单的清洗后,擦干了自己的身体。
      
      就在此时,一身湿的玄野闯了进来,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打湿了,头发还在滴着水,看到赤.裸的傅疏离明显一愣,有些慌乱的解释着:“我、我看到下面门没关就上来了……”
      
      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齐岢身上。
      
      这是江浩然的主观视角,摄像机借此扫过了齐岢全身,从背部到腰线,从臀部到双腿,全都无从遁形。
      
      傅疏离没回头,声音平稳的说:“你先出去。”
      
      玄野却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样,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然后,他听到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傅疏离似乎有些不满,转过了头,目光责备。室内已经全黑了,没有人开灯,傅疏离的身影在黑暗中勾勒出一个剪影。玄野盯着这个剪影,缓缓走了过去。
      
      傅疏离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儿,扬声道:“你干什么?”
      
      玄野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只是身体下意识想过来。等他走到傅疏离面前时,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一瞬间有些茫然。
      
      大男孩儿黑亮的眼神望着傅疏离,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傅疏离冷着脸:“出去。”
      
      玄野置若罔闻,他现在距离傅疏离只有一步远,他终于看清楚傅疏离的身体了。
      
      青年面色有些发白,身体也算不上强壮,脸上还带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但不知怎么的,就是特别吸引人。
      
      看着傅疏离,玄野似乎是做出了某个重要的决定,他不仅没有出去,反而又靠近了一步,继而问道:“傅老师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傅疏离转过头:“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
      
      “现在?现在怎么了?”玄野说完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我都忘了,老师您还没穿衣服,”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要不老师您先穿上?我不介意的。”
      
      傅疏离沉默地站着。
      
      玄野压低了声音:“我都说了不介意,老师您怕什么?”
      
      傅疏离冷着脸:“能请你先出去吗?你在这儿我不方便。”
      
      玄野:“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不方便的?……难道说,老师害怕了?”
      
      傅疏离不动声色用毛巾遮住下半身,面色防备:“大家都是男人,我怕你做什么?”
      
      玄野继续往前逼近:“既然不怕,那老师你慌什么?”
      
      傅疏离往后退了一步:“我没慌。”
      
      玄野继续往前,声音低沉充满了引诱的气息:“那你躲什么躲?”
      
      “因为你距离太近了。”傅疏离继续后退,直到后背撞到了窗户,退无可退。
      
      玄野越走越近,然后低下了头,做了一个他从进门时就想做的动作——他在闻,从傅疏离的头发一直闻到耳朵,然后停在了脖子左侧。
      
      傅疏离被迫抬起了下巴,身体绷得紧紧的。
      
      玄野停留在他脖子边上,低低的开口:“老师,你知道你自己的味道吗?”
      
      傅疏离侧过脸,声音沙哑:“……不知道。”
      
      玄野:“那就让我告诉您……”
      
      玄野低头吻住了傅疏离的嘴。
      
      傅疏离猛地瞪大了眼睛,他敏感又慌乱,这不是演技,而是他初次被人触碰的真实反应。
      
      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和齐苛的角色重合起来了,不管是做为剧中的齐苛还是他本人,眼前这个年轻人让他害怕起来。
      
      一股慌乱袭击了他们,他开始挣扎起来,但是体型差距让他的挣扎变得微弱起来,他很快就瘫软在了玄野的怀中。
      
      天已经快黑了,窗外微弱的自然光打在二人身上,两人一大半身体都被夜的阴影笼罩。
      
      玄野的手顺着傅疏离光滑的背部往下,融入在一片黑暗之中。
      
      傅疏离伸手推玄野,但是收效甚微。
      
      玄野进一步动作。
      
      傅疏离的喘息声变得急促起来。
      
      “哗啦啦——”屋外雨声更大了,几乎淹没了一切声音。
      
      镜头转向了窗外,透过雨帘、越过窗户在偷窥,偷窥两具身体在黑暗中纠缠。
      
      “江浩然,江浩然?”一阵声音由远及近,突然拉回了玄野的理智。
      
      玄野猛地回神,发现傅疏离正站在窗前,浑身赤.裸,温和但坚定的问:“你能先出去吗?”
      
      玄野愣了愣,似乎终于察觉到刚才那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臆想,他脸上露出尴尬神色,往后退了一步,从外面关上了门。
      
      过了一分钟后,他听到傅疏离喊:“可以了。”
      
      开门时,傅疏离又穿上了衬衫和西裤,而不是他先前放在床上的那套轻薄的亚麻睡衣。
      
      剧本研讨时,有人不理解这里的安排,现在已经是晚上了,齐岢为什么还要穿着正装,头发都梳得一丝不苟的呢?
      
      张一鹤:“玄野,你说说是为什么?”
      
      玄野想了想,然后道:“我觉得是他想在江浩然面前保持好形象,因为齐岢对江浩然是很有好感的,只是他比较内敛,把这种好感藏了起来。”
      
      张一鹤又问傅疏离:“你怎么看?”
      
      “这暗示了齐岢对江浩然的防备,”傅疏离缓缓道,“剧中的齐岢是一个防备心特别重的人,衬衫西裤是正式的,锋利的,这是齐岢的外在形象。而睡衣则不同,它们是柔软的,私密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齐岢的内心。在目前这个阶段,齐岢和江浩然只是点头之交,他绝不会让自己穿着睡衣就出现在别人面前。”
      
      张一鹤点点头,又说:“我不评价你们谁对谁错,从你们角色的视角来看,这两种看法都有一定道理,你们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诠释。”
      
      拍摄还在继续,玄野再次进来时,显得有些拘谨:“齐老师,我奶奶不在家,我能在你这呆一会儿吗?”
      
      傅疏离点头:“可以。”然后他转头开始看书。
      
      江浩然身上湿哒哒的,头发的水湿漉漉往下滴,他伸手擦掉,过一会儿立刻又滴了下来,迷了眼睛。
      
      傅疏离丢了一块毛巾过来:“擦擦吧。”
      
      玄野抬起头,看着神情寡淡的傅疏离,突然又回忆起了刚才的臆想,不由得脸一红,一阵口干舌燥,忍不住咳嗽起来。
      
      傅疏离皱眉:“感冒了吗?”
      
      玄野一把接过毛巾,摇头,“……没什么。”然后他把脸埋进了毛巾,瓮声瓮气的说了声“谢谢”。
      
      张一鹤在这里喊了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