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王族圣剑 ...

  •   阿苏玛回到地下,第一时间拿出固化了通讯魔法的木雕。
      她对着木雕念出约定好的咒语:“人族永存。”
      木雕绽放出淡淡的蓝色光晕,一个优雅好听的女声传了出来:“人族的女王陛下,我是暗夜精灵通讯官艾丽娅……”
      “今天有个矮人商队来了克拉米高原,商队中有位术士,他对我们图谋不轨。”阿苏玛语速很快,“人族对抗不了术士,我想请暗夜精灵帮助我们。”
      通讯官艾丽娅沉默一瞬,然后说:“这件事我会通报给我们的精灵女王,请你和你的子民待在安全的地方,我们会尽快赶过去。”
      “要多久才能赶过来呢?”阿苏玛焦急地说。
      “很快。”艾丽娅回答,“我们有空间传送法阵,启动它只需要耗费一小会儿的时间。”
      
      魔法通讯断开了,阿苏玛总算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暗夜精灵到来。
      阿苏玛认为自己需要拿件武器防身。石室的角落里立着亚撒国王的长剑,她挥了两下觉得不顺手,又翻箱倒柜找出了一只锋利的铁匕首揣进怀里。
      她告诉过泽恩今晚要加强警戒。
      阿苏玛希望那位矮人术士有一点耐心,不要急着动手,最起码不要在暗夜精灵没到的时候动手。
      
      但现实总是与她的期望截然相反。
      
      阿苏玛转身,看到浓郁的红色雾气从石室门缝里钻了进来,她嗅到了一丝细微的血腥味。
      红色雾气的流动速度非常快,阿苏玛惊慌地看着它渐渐蔓延过来,她脱下斗篷使劲挥舞,想把这些诡异的东西扇走,可是它丝毫不受影响。
      这显然是用魔法制造出来的红雾,微弱的气流根本无法改变它的流向。
      阿苏玛只能用斗篷捂住口鼻,红雾成分不明,一不小心吸入肺里可能会导致可怕的后果。
      
      很快,阿苏玛就被不断接近的红雾逼到了石室角落。
      她紧握木雕,正要再联系一遍暗夜精灵请求救援,石室紧闭的门却突然开了。
      一个穿着灰袍子的矮小身影踏了进来。
      矮人术士举着一根黑漆漆的法杖,他丑陋干枯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人族的女王,纯净的王族血脉……弥萨尔大人一定很喜欢这样的祭品。”他裂开嘴,露出参差不齐的黄色牙齿。
      矮人术士挥了下法杖,红雾翻涌着包裹住阿苏玛。
      红色的雾气像有生命一样争先恐后地钻进阿苏玛的身体里,然后她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某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痛感遍布全身,阿苏玛感觉自己的骨头仿佛在被人用凿子敲打,她视线昏暗,耳边传来乱糟糟的嗡鸣,像是耳鸣,又像是报丧鸟的叫声。她想要尖叫,却连张嘴都费力。
      她胸前传来坚硬的触感——那是她不久前揣进怀里的铁匕首。
      
      矮人术士走到阿苏玛面前弯着腰仔细观察她。
      他似乎是颇为不解地说:“你怎么还没昏迷呢?”
      
      泽恩和老卢克没跟商队透露阿苏玛是人族的女王,矮人术士又是怎么知道的?他是不是知道了人族和精灵的联系才决定提前动手?
      魔法是阿苏玛一辈子都无法学会的神奇把戏,她艰难地保持清醒,思考是哪里出了问题。
      术士可以使出很多威力很强的法术,那么会不会有一种奇妙的法术能偷听别人谈话?
      
      “不应该啊……”矮人术士眼神疑惑地盯着阿苏玛,“你怎么可能在红魔吸食生命的时候保持清醒?”
      
      红魔是一种没有具体形态的魔鬼,它的本体是一团绯红色的雾气,被红魔寄生的人生命力会逐渐衰退,最终衰弱而死。只有心术不正的人会和这种黑暗生物签订契约,驱使它们作战。
      
      阿苏玛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飞速流逝,她在剧烈的痛苦中咬紧牙关,尝试控制身体。
      她的怀里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她要握住它,然后把它捅进矮人术士的心脏。
      阿苏玛的指尖轻微地抽搐,她绝望地发现就算她费尽全力也无法挪动一根手指。
      
      “太可怜了,小女王。”
      恍惚间,阿苏玛耳边又传来了报丧鸟古怪的声音,它在笑。
      “我可以破例帮你一次。”
      
      突然,痛楚消失了。
      红魔产生的雾气飘荡在她身体周围,但她的手指却能动弹了!
      
      矮人术士还在困惑地围着阿苏玛转圈,他嘴里念叨着:“没道理啊……这玩意儿又不是意志力能抵抗的……”
      
      他转到阿苏玛身前时,阿苏玛抓住时机左手撑地弹了起来,同时她右手拔出匕首猛然前刺——
      咚的一声脆响,阿苏玛的匕首被一层忽然出现的黑色屏障挡了下来。
      
      矮人术士慌乱地后退几步,惊魂未定地看着阿苏玛,他声音尖利地叫道:“你怎么可能挣脱?这根本不可能!”
      他的防御法术救了他一命。
      
      阿苏玛心中充满了怒火,此刻她想的不是暗夜精灵族的救援也不是族人的安危,她现在只想干一件事——杀了眼前的矮人术士!
      商队里足有几十个矮人,也许那些矮人已经进到了地下,也许他们就守在门外……也许泽恩叔叔和别的族人也因为红雾失去了行动能力。
      如果不杀掉矮人术士,她的族人依旧会死!
      
      阿苏玛瞥到墙角立着的黑色长剑。
      她听到报丧鸟在她耳边说:“握住它,女孩。”
      
      阿苏玛深呼吸,她后退一步,双手握住剑柄。
      这一次,她的手指触碰到长剑的时候,这把剑并没有向她传递以往那种冰冷的触感,相反,它的剑身温度灼热,阿苏玛甚至觉得她握着的是一根烧红的烙铁。
      
      一股奇特的力量通过她的双手注入剑柄、流入到剑身之中。
      下一秒,长剑上铭刻的魔法符文竟然全都被点亮了!
      
      “腐蚀之箭!”矮人术士咆哮着释放法术。
      
      阿苏玛下意识将长剑横挡在身前,腐蚀之箭击中了长剑,却没有在它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她回忆泽恩叔叔交给她的战斗技巧,压低身体向侧面前冲几步,而后使出全身力气由下至上挥斩。
      魔法符文光芒大放,剑刃爆发出耀眼的银光,一道无形的风刃被激发了出来,它轰的穿过了矮人术士的身体,在他身后的石墙上留下了深刻的斩痕。
      
      这把黑色长剑实在太重,阿苏玛没控制好力道,只发出了一击就让剑脱手了。
      它掉在地上,剑身上的魔法符文熄灭,又变成了那把普普通通的黑色长剑。
      武器在战斗时脱手,这是重大失误。
      但是,阿苏玛和矮人术士的战斗在她挥出那一剑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矮人术士的法杖咣当掉在地上,一朵血花从他胸前喷溅出来。矮人术士低下头,呆呆地看着横贯了整个身体的巨大伤口,接着他丑陋的身躯摇晃两下,仰面倒在地上,不动弹了。
      
      阿苏玛腿一软,直接跌倒了。
      暗色的血蔓延开,染红了阿苏玛的裙子。她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实在没力气动弹。红魔在石室里飘荡,它原先的主人已经死了,可它依然在渴求着她的生命力。
      红魔凑近了阿苏玛,然而它触碰到阿苏玛皮肤的一瞬间就像遇见了天敌似的溃散了,它紧紧地凝聚成一小团在石室里飘来飘去,就是不敢接近阿苏玛。
      
      阿苏玛把掉在地上的长剑捡起来,撑着它站直了。
      在王族手中流传的长剑不是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失去了魔法吗?为什么那把剑刚刚在她的手中展现出了与以往不同的威力?
      还有那只报丧鸟……它到底是什么邪门的东西?
      
      阿苏玛想到外面去查看族人的情况,她的手脚不听使唤,移动速度非常慢。
      泽恩、卢克和朱莉怎么样了?杰米还活着吗?
      最重要的是,商队里的矮人会不会在外面?
      阿苏玛停下了脚步,她身体状况很糟糕,如果再来一个敌人肯定无法应对。
      
      石室里的血腥味令人作呕,阿苏玛尽量不去看矮人术士的尸体,他几乎被长剑剖成了两半。
      她焦灼不安之际,暗夜精灵终于来了。
      
      前来救援的是两个熟人——弗雷萨和希姆。
      
      “红魔!”弗雷萨警惕地说。
      他手中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魔力球,红魔毫无反抗之力地被魔力球吸了进去。
      
      希姆冲进石室扶住阿苏玛紧张地说:“你受伤了吗?我来为你治疗……”
      治愈之力源源不断地涌入阿苏玛的身体里,她心神一松,差点站不住了。
      
      “我的族人……”她意识模糊地说。
      “截止目前,我们见到的那部分人类都还活着。”希姆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欲言又止,“他……是怎么回事?”
      “是你杀了他吗?”弗雷萨直接地问。
      希姆有些责怪地看着他的双胞胎哥哥。
      “是的,我用这把剑杀了他……我握住剑时,剑上的魔文突然发光了,我只挥了一下,矮人术士就死了。”阿苏玛虚弱地说,“我有点走不动路,能帮我离开这个石室吗?我讨厌血的味道……”
      
      听到这里,弗雷萨和希姆对视了一眼,表情有些古怪。
      
      希姆声音温和地对阿苏玛说:“当然可以,女王陛下。”
      他动作很小心地把她搀扶到外面。
      “矮人商队呢?”阿苏玛说,“他们有没有进入地下?”
      “他们都死了。”弗雷萨说,“我们来的时候他们就死了,很可能是这个术士杀了他们。”
      希姆说:“请你放心,和我们一起来的还有别的精灵,他们会保护人族的,艾丽娅去找你的弟弟杰米了,所有人都会安然无恙。”
      阿苏玛努力保持意识清醒,她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为什么我父亲的长剑会变成那个样子?”她向希姆和弗雷萨描述当时的情景,“我感觉有什么力量在剑里流淌,它还发出了风刃,石墙上的痕迹就是风刃造成的……”
      
      “据我所知,往剑里注入魔力的时候,魔文才会发亮。”希姆谨慎地说,“也就是说,你往剑里注入了魔力。”
      “什么?”阿苏玛一愣。
      “你大概是觉醒了天赋之环,女王陛下。”弗雷萨说,“只有这个解释了。毕竟在这之前,你根本没有接触过魔法。”
      

  • 作者有话要说:  阿苏玛觉醒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