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报丧之鸟 ...

  •   阿苏玛久违地来到了地上。
      放眼望去都是赤红色的石头和大地,没有一颗绿植,天空不是纯正的蓝色,而是蓝灰色。太阳的光辉是如此热烈,阿苏玛长久没有感受过阳光,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头晕。
      
      泽恩微微躬身,双手举着一把沉重的黑色长剑。
      “勇士们在偏西一些的狩猎地里发现了这把剑,它被埋在沙子里。”他声音发涩,“我们寻遍了周围所有地方,没能找到亚撒国王。”
      阿苏玛强忍着悲痛说:“不必再找了,寻找食物更重要。”
      
      阿苏玛抚摸剑身,它上面铭刻了许多符文,是一把非常难得的魔法武器。然而岁月流逝,剑上面的符文失去了光辉,它现在只是一把稍微锋利些的普通武器。
      长剑触感冰凉,它是使用一种特殊的金属铸造的。这把珍贵的长剑已经在人族中流传了上千年,只有国王才有资格持有它。
      亚撒国王失踪前佩戴的剑就是这一把,如今剑被寻回,他却再也回不来了。
      
      天空传来报丧鸟的鸣叫,这只黑色的大鸟轻盈地落在远处的岩石上,用幽深的紫色眼睛注视着聚集在高原上的人族。
      报丧鸟是不祥的象征,传说有它出现的地方就会有灾厄降临。
      阿苏玛的目光不自觉地被报丧鸟吸引。
      
      泽恩在她耳边说:“女王陛下,请回到地下吧。”
      “好。”阿苏玛回过神,“矮人和兽人的商队什么时候到?”
      “算算时间……应该会在半月之内到达。”泽恩不是很确定地说,“今年的黑风暴季持续时间有点长了。”
      
      人族单靠狩猎是无法获取足够的食物的,等黑风暴结束,一些矮人和兽人商队就会前来和人族交易。
      克拉米高原盛产多种魔矿石,商队以极低的价格从人族手中收购这些矿石,他们不会付给人族金币,他们带来的是比金币更珍贵的粮食。
      金币对于人族来说是无用的金属,粮食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
      只有狡诈且唯利是图的商人愿意和神弃者进行交易,商人们花很少的金币就能买到很多车粮食,再用粮食和人族交易稀有的魔矿石。
      魔矿石是昂贵的材料,某些少见的魔矿石品种甚至能卖出一小块几百金币的高价,这些金币足够买下几个农场全部的粮食了。其他种族都不愿意来克拉米高原这个鬼地方挖矿,而人族却守着魔矿石,商队每年往返一次就能获得不菲的回报。
      人族也想过直接带着矿石去高原外的城镇交易,可是神弃者一露面就会遭到驱逐,杀死神弃者是不用受到法律审判的,人族只能把交易希望寄托在商队身上。
      
      阿苏玛明白这样的交易是不公平的,可是她没有办法。
      大陆上的每一个种族都敢于欺压人族,不仅是因为人族是神弃者,更是因为人族太弱小了。
      随便拎出来一个法师或术士都能给人族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种武力的差距才是人族没落的原因。克拉米高原也是人族的避难所,从中央大陆来到克拉米高原需要经过艰难跋涉,人族躲得远远的,才可以远离别的种族的驱逐和屠杀。
      
      要想改变这种现状,人族就要获得强大的武力。
      怎样才能获得强大的武力呢?这简直是一个无解之题!
      也许若干年后,无法改变现状的人族就要彻底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了。
      也许若干年后,统治大陆的种族会在历史书中轻描淡写地写上一句——“失去神明庇佑的人族走向了灭亡。”
      
      “神啊,求求你们宽恕人族的罪。”
      神祷会的人聚集在壁画下祈祷:“求求你们拯救我们痛苦的灵魂。”
      
      面对神的诅咒,阿苏玛也感到无力。
      神明的伟力是她无法理解也无法到拥有的,她这些年反复思考,却始终没有找到破解神罚的方法。阿苏玛并非聪明绝顶,人族之前的一千年里肯定诞生过比她更聪明更伟大的君主,连那些人都没有获得破解神罚的办法……
      只要是人族,就将被神罚约束。
      要想破除神罚,除非人族不是人族。
      
      除非人族不是人族!
      阿苏玛脑海里突如其来得诞生了一个想法——如果,人类被转换成其他物种呢?这样他们是不是就能学会文字了?
      比如亡灵。如果人类转化成亡灵,那么他们就不再是人族,而是亡灵生物。
      可是变成亡灵,人的生命也就消失了,亡灵又不能繁衍后代,到时学不学得会文字又有什么意义呢?
      
      夜晚降临,阿苏玛怀揣着心事入睡。
      她很多天没睡过好觉了,父亲离去的悲伤和人族生存的重担压在她的肩上。她的弟弟杰米很少找她说话了,杰米是怕给她添麻烦,继母琳赛也在努力帮助阿苏玛处理族内的事。阿苏玛想起她前段时间还答应了朱莉一起去地上玩,这个约定恐怕又要延后实现了……
      
      生活还要继续。
      狩猎的勇士们捕获了一群体型可观的巨沙鼠,暂时缓解了族内的粮食危机,这让阿苏玛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好消息传来,矮人的商队出现在高原上了,他们带来了整整十车粮食。
      
      矮人擅长铸造武器,他们对于各种魔矿石的需求更大。
      商队到达时是傍晚,矮人们在人族领地附近扎了帐篷燃起篝火。
      阿苏玛年纪太小,泽恩怕矮人们轻视她,于是建议她派老卢克去和矮人商量交易。
      
      “他们的商队首领名叫拉格,拉格希望我们把黑风暴季开采的魔矿石全部卖给他。”老卢克说。
      “不行。”阿苏玛说,“往年的价格可不是这样的,他想要的太多了。”
      老卢克摸了摸胡子说:“拉格说今年风暴之神喜怒无常,大陆天气格外诡异,很多地方粮食减产了。”
      “丰收女神在打盹吗?她也没有庇佑农民?”阿苏玛挑起眉毛。
      
      风暴之神是掌管天气的神明,丰收女神则是掌管大地与丰收的神。
      这个世界的神明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经常降下神迹,像今年这种粮食减产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
      
      “另外,”老卢克压低声音,“我注意到商队之中有一个术士,他穿着法袍,要小心他。”
      兽人和矮人更适合成为近战职业者,人族和精灵才是施法者最多的种族。
      阿苏玛正要说话,却听到坐在篝火旁边的一个矮人大喊大叫:“你们这些畏畏缩缩的人类怎么总爱遮掩来遮掩去的,我要和你们谈生意!人族的王呢?我要和他谈!老子想早点谈完离开这个破地方!”
      老卢克平静地背对篝火和阿苏玛说:“我没告诉他人族有了新王。”
      “你去继续和他谈,不能让他把魔矿石全拿走。”阿苏玛看了一眼围坐篝火旁的矮人,“之后还会有别的商队来找我们交易,食物够撑成一段时间,不要那么快答应他们。”
      “遵命,女王陛下。”老卢克说。
      
      高原昼夜温差很大,阿苏玛披着一件厚斗篷,仰头望着天上的星星。
      她周围坐了一圈族人,泽恩和朱莉在她旁边,杰米受不了寒冷的温度待在了地下。
      泽恩把一块烤好的肉干递给阿苏玛,她咬着肉干费力地咀嚼。老卢克在远处和矮人们扯皮,她听着那些嘈杂的交谈声,心底有些烦闷。
      
      一道黑影突然从阿苏玛头顶掠过,黑漆漆的羽毛飘了下来,她敏捷地抓住眼前飘落的黑羽,发现有只报丧鸟停在了她面前的石头上。
      它在石头上灵活地跳跃,幽紫色的眼睛观察着阿苏玛。
      
      矮人拉格也看到了报丧鸟,他举着一杯麦酒粗声大气地嚷嚷:“克拉米高原上居然有这玩意儿?太晦气了!”
      
      泽恩挥舞手臂想把报丧鸟赶走,阿苏玛制止了他。
      “一只鸟而已,它等会儿就会飞走,没必要赶它。”她说。
      报丧鸟在阿苏玛身前跳来跳去,她以为这鸟是看上了她手里的肉干,就撕了一小条扔过去,结果报丧鸟看了一眼地上的肉干,没有吃,而是继续在阿苏玛身边蹦跶。
      
      老卢克和矮人拉格为了魔矿石交易争论不休。
      最后拉格说:“别争了!这样吧,我们矮人最擅长喝酒,你找一个勇士和我比拼一下酒量,如果人族的勇士赢了,我就只要一半魔矿石!”
      老卢克一愣,“这……”
      “怎么,你们怕了啊?”拉格哈哈大笑,“不如你们人族的勇士全都上?我能把你们所有人都给喝趴下!”
      
      阿苏玛听后皱起眉头。
      她身旁年轻的人族勇士们有些跃跃欲试,泽恩询问地看着阿苏玛,问她该怎么处理。
      
      报丧鸟忽然扑棱着黑色的翅膀飞到了离阿苏玛更近的地方,她吃了一惊,有些奇怪这鸟为什么不怕人。
      它尖声鸣叫了起来,它的叫声是如此诡异,听上去就像一个疯癫的男人在狂笑,又像吊死鬼临死前的哀嚎……怪不得它叫报丧鸟,没人会喜欢这种叫声。
      
      “太他妈难听了,你们这些人类就不能把这臭鸟赶走吗?”拉格高声说。
      
      “不要和那些矮人喝酒,女孩。”报丧鸟歪了下头,幽紫色的眼睛在夜色下闪着光,它喉咙里发出含混的声音,“除非你想遭受噩运。”
      
      阿苏玛目瞪口呆地望着这只鸟。
      她看向泽恩……然后这只鸟立刻说:“只有你能听见我说话,女孩。”
      
      报丧鸟再次发出了那种古怪的叫声,它说:“那个术士在酒里下了毒,他想杀了你们……要是你们不喝酒,他就会把毒放到那几车粮食里,你们吃了照样要死。”
      它的声音里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阿苏玛后背沁了一层冷汗,她抿着嘴盯着报丧鸟看了一会儿,扭头对泽恩说了几句话。
      泽恩表情疑惑,但他忠诚地执行了阿苏玛的命令,站起来说:“诸位,夜晚已至,矮人族的客人们长途跋涉来到这儿应该很疲惫了,今晚请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商量交易的事。”
      
      阿苏玛不知道报丧鸟为什么会开口说话,也不知道术士要毒杀他们的事是不是真的。
      她只能清晰地认识到一点——人族赌不起。
      假如这件事是真的,她的族人就会被那个术士杀死。
      
      报丧鸟拍打着翅膀,慢悠悠地说:“明智的决定,小女王。”

  • 作者有话要说:  阿苏玛:今天也是全世界都想迫害人族的一天呢。
    记住这只鸟,它有用。
    ……
    这篇文章目前是日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