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狗头人科拓此时一张狗脸已经皱到一块儿,额头上全是黄豆大小的汗珠,红色带着尖爪的手抖了抖。

      科拓的喉结攒动,吞下一口口水,嘴唇上下颤了两下,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正在做手术的霍恩。

      霍恩手上的动作很快,处理完额头的部分后,就开始着手处理妇人面中的皱纹。

      见霍恩缝合完毕,科拓松了口气,以为自己的任务算是结束了,可是下一秒科拓一张狗脸满是惊惧。

      黑暗神在上,这个人类实在是太太太变态了!

      那把刀直接落在女人眼睛的下方,这是要挖人眼珠子的节奏啊!

      科拓见到这一幕顿时不寒而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甚至下意识地用手抚在眼睛上,后怕地向后退了两步。

      霍恩的手术刀当然没有将人的眼睛挖出来,而是落在妇人沿着睫毛向下两毫米的位置。

      他用刀横着切开女人的皮肤,接着小心翼翼地向下分离皮肤和眼睛附近的脂肪。

      温切斯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正认真做手术的年轻人,他的动作极为熟练,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温切斯特压抑不住心里的好奇,看似不经意地随口问霍恩道:“你叫什么名字?”

      “霍恩。”

      霍恩头也不抬地回答,他手中的手术刀顺着妇人的肌里线向下,将面部的皮肤和肌肉剥离,一直到眼眶的边缘位置,手术刀灵巧地避开女人脸上的血管,很顺利的将上颌骨以及部分颧骨和皮肤相互剥离。

      某位女巫暗暗地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因为女人真实年龄并不大,面部脂肪流失不算严重,霍恩简单地固定了几个锚点将软组织上提固定后,又将切除下来的部分眼眶脂肪移植到女人泪沟的位置作为填充,这样一来面部也就差不多处理好了。

      此时霍恩的额头上已经浸满细细密密的汗水,虽然手术简单,但是一点也马虎不得,毕竟这刀子在人脸上,就得为别人的脸负责不是?即便除皱手术霍恩做过无数次,但是现在他依旧拿出百分之两百的专注。

      “给我擦擦汗。”霍恩一边准备缝合一边吩咐一旁的狗头人助手,可是他话音落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帮他擦汗,霍恩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眉头一皱,“你站那么远干嘛?”

      科拓:……

      我为什么站这么远,你心里真的没点数吗?

      科拓腿软扶着实验台走向霍恩,用手里的帕子给霍恩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后又向后退,退到老远的位置。

      奥斯塔见到这一幕,难得地没有呵斥狗头人,因为他实在是表示一万个理解。

      换他,估计也是这样。

      霍恩见状,露出一个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摇摇头后继续进行自己的缝合工作。

      说好的邪恶阵营生物呢?

      怎么会这么怂?

      食人魔那么大一块头,你不也对着人脑袋就是一狼牙棒吗?

      比起食人魔那玩意,整容有什么好怕的?!

      霍恩在心里小声逼逼两句,但手上的动作却极快,毕竟这个世界的手术条件有限,可不能耽误时间,毕竟做手术难免会出现失血的状况。

      “呼——”将下眼睑的皮肤缝合,霍恩这才停下手里的动作,因为女人年纪本就不大,脖子上没有明显的皱纹,所以对女人颈部也就没有做处理。

      他放下手中的手术刀抬头看向血堡女主人,做了一个抚胸礼,道:“美丽的血堡主人,您可以过来看看手术后的效果了。”

      温切斯特一双银灰色眸子看似不经意地撇过着霍恩手中的手术刀,接着视线落在手术台上那名妇人的身上,作为一名魔法师她的记忆力超群,女人手术前的模样早就刻在她的脑海里,近距离地观察,这让温切斯特吃了一惊。

      这把手术刀仿佛有着一种不同寻常的魔法,经过它的触碰后,实验台上的女人的额头变得光洁,眼睛下方垂下的那块肉也神奇地消失不见踪迹。

      女人年轻了至少二十岁,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孩!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奥斯塔当面炼制了这把手术刀给这个叫做霍恩的家伙,她甚至都要误以为青年手中的“手术刀”其实是一件能让人恢复青春的神奇魔法物品了。

      没人发现血衣女巫温切斯特银灰色的眸子仿佛和狗头人的身体一样在轻轻的震颤。

      此时此刻她完全相信面前这个年轻人可以让她永葆青春!

      他的话不是欺骗或者谎言,他是认真的。

      “缝合的地方需要进行包扎,等伤口愈合之后,就完全看不出来了,放心我的技术很好的,绝对不留疤!”霍恩见血堡主人不说话视线落在妇人的脸上来回转动,想了想补充说。
      “伤口愈合?”银发女巫听见霍恩的话,呢喃着重复了一遍。

      霍恩听此,误以为女巫没理解他的意思,解释说:“没错,等伤口自然……”

      霍恩的话还没说完,只见面前某位女巫伸出食指对着躺在实验台上的女人轻轻一点,一个白色光团出现落在女人的伤口处,接着他刚用线缝合起来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霍恩:……

      霍恩面部肌肉都忍不住抽动起来:要不要这么方便啊?!

      见霍恩发呆,一旁的科拓误以为霍恩不知道这是治愈魔法,虽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女主人施展治愈魔法,但是这不妨碍他给霍恩介绍:“这是主人的治愈魔法。”
      女主人不愧是让教廷都束手无策的存在,不仅会火系魔法,原来主人还会治愈魔法!

      能够追随血堡主人是他们狗头人一族莫大的荣幸!

      霍恩回头瞪狗头人科拓一眼:没见过猪跑,我还没吃过猪肉吗?

      被瞪的狗头人科拓顾不上对女主人温切斯特的崇敬,脚一软,还好他距离实验台近,靠着实验台稳住了身体重心,这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女巫一个治愈魔法,连等待伤口愈合的时间都省了。

      霍恩当即就把妇人脸上的缝合线全都拆了下来,一边拆线脑子里一边想:他必须想办法弄到魔药!该死的魔法,真让人眼馋。

      温切斯特盯着实验台上面上伤口已经恢复如初的妇人,试探性地用手轻轻摸了一下女人的脸颊,看向霍恩问:“这就是整容?”
      “没错,这就是整容,以人体美学为基础理论,对人体在生理限度内的缺陷进行修整,”霍恩顿了一下,接着说,“让人变得更加完美。”

      温切斯特听霍恩的解释,对于整容的这个定义她很认可。

      看看这个因沉睡魔法依旧还没醒来的女人,整容可以让人变得更加完美,这一点她不可否认。
      “这是谁教你的?”温切斯特查看过女人的情况后问霍恩道。
      “这个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霍恩脸不红心不跳地撒了个谎,同时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这种可耻的行为向被称作“整形外科之父”的罗纳表示深切的歉意。

      毕竟没有这位大佬为缺少鼻子的病患做造鼻手术,恐怕现代就没有美容外科这个新兴的医学学科。

      霍恩回答之后,只见血堡女主人看他一眼后,解除了女人身上的沉睡魔法。

      梦里,康妮梦到丈夫正坐在她的身旁,他将采来的鲜花编成一个漂亮的花环,然后将花环戴在她的头上,她抿嘴轻笑,一旁儿子正追着空中的蝴蝶玩耍。

      真是一个美梦。

      梦里的康妮想,如果这个梦是真的就好了。

      接着,她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下臂膀,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喊道:“人类,快醒醒,醒醒。”

      康妮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见一张恐怖的狗头人脸,她猛地想起来她正作为魔法材料躺在女巫的实验台上。

      她怎么还没死?

      康妮刚想到这里,又一个声音响起,“好了,手术很成功,去穿上衣服吧,等会儿你就可以带你的孩子离开了。”

      这道声音和狗头人的声音形成鲜明的对比,十分的温柔,康妮还迷糊,就听见那道声音继续叮嘱她说,“要注意消毒……不对,好像不需要消毒……”

      霍恩背对着康妮一边收拾实验台,一边说话,可是说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他到底在叨叨些什么啊?!

      有治愈魔法,他的这位“患者”根本用不着所谓的术后注意事项。
      “您是说,我可以带我的孩子离开这里?”浑浑噩噩从实验台上坐起来的康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看向霍恩问道。
      “当然,我们之前可是说好了的。”霍恩回答女人的问题,又吩咐一旁的狗头人科拓:“科拓,你带她下去找她的孩子。”

      科拓下意识地点头,可他刚上前一步,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一脸的懵逼。

      不对啊,他干嘛要听这个人类的?!

      他是女主人的仆人,可不是这个人类的仆人!

      这个人类虽然变态了一点,可伟大聪明的科拓才不会听从面前这个弱小人类的命令!
      “怎么不动?”霍恩扫了身侧的狗头人一眼,发现狗头人正低着头,那双眼睛显然正盯着某位女巫的鞋子尖。

      霍恩:行吧,忘了正主在这里了。

      霍恩收拾好,处理掉自己手上的血迹,对温切斯特行一个抚胸礼,说:“美丽血堡女主人,请问这样可以吗?”

      温切斯特盯着霍恩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有些看不明白面前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在“整容”的时候既残忍又嗜血,对于人体的血肉有种出乎寻常人的理解,可他同时拥有一颗“善良”的心,从年轻人提出以面前这个女人做“实验材料”开始,她就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是想要帮助这个女人以及这个女人的孩子。

      温切斯特眉头微拧,对正看着她鞋尖的科拓道:“去吧,带这个女人下去找她的孩子,放他们离开血堡。”

      听见温切斯特的话,一直低着头的康妮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向温切斯特。

      她听见了什么?!

      他们要放了她和她的孩子?!

      科拓听见女主人的声音,整只狗都不好了,垂在身后的尾巴疯狂地摇动,这可是女主人第一次亲自向他下达命令,他很有可能是第一个接到女主人亲自下达命令的狗头人!
      “遵从您的意志,我的主人。”科拓绞尽脑汁才说出这么一句文绉绉的话,这还是他看过一本骑士游记书内的某个骑士对他主人说的,被他借用过来了。

      康妮跟随着科拓的脚步穿过黑暗幽深的监狱通道。

      一直守候在通道内的狗头人们见到科拓带着女人出现,猥琐狗头人再次迎了上去,关心地问道:“怎么样了?”
      “你看看她!”科拓将康妮拽到前面,推到几名狗头人面前。

      康妮一脸的莫名其妙,看她做什么?

      只见她面前长相略显猥琐的狗头人张大了自己的狗嘴,还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如果不是因为害怕这些怪物,她一定会躲开的!

      猥琐狗头人真的是懵了。

      天啊,就在半小时前他可是见过这个女人的,这个人类女性可不是现在这个模样,女人的皮肤原本和他这张狗脸差不多啊!

      可现在,女人看上去至少年轻了二十岁!

      那个人类,说的竟然是真的!

      黑暗神在上,他刚才都已经准备给科拓安排后事了,甚至已经想好如何劝说鲁斯放过科拓孩子们了,看来是不需要了!

      狗头人收回自己的手,康妮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面前激动的狗头人,最终她退到一旁,等待着科拓和几个狗头人同伴说完话。
      “就在刚才!女主人还亲自对我下达了一个命令!亲自!她一定是记住我了!”科拓扬起下巴,骄傲地说道,就好像这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一样。

      猥琐狗头人一笑,脸上的表情更加猥琐了,他给了科拓一个拥抱,“太好了,我的兄弟,这次你一定能接替老族长,这个魔纹骑士一定是你的!”

      血堡第五层,将霍恩和奥斯塔留在实验室,温切斯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中,此时她正站在房间那面落地镜前。
      “全知全能的奥尔德斯告诉我安塞姆大陆上所有会‘整容魔法’的人的名字?”

      在温切斯特说出自己的问题后,镜子上呈现出两个血色古代文字。

      “霍恩·比尔斯”。

      温切斯特没想到奥尔德斯只给出了霍恩的名字,微微愣了一下,但是她很快就收拾好了面部的表情,对面前的说道:“好吧,按照规则,该你问我问题了。”

      镜子上再次出现用鲜血书写的古代文字:美丽的血堡女主人,您今天心情如何?

      温切斯特脑子里浮现出霍恩以及被霍恩拉皮后的那个女人的模样,难得地露了一个微笑:“还不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