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整容?”温切斯特重复着霍恩说出的新名词,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细微的表情变化。

      霍恩连忙解释整容的意思,“整容就是通过手术的方式修复人的外貌!”

      眼看自己解释后,女人露出了一个更加迷茫的表情,霍恩想了想说:“美丽的血堡女主人,我知道我这样和你解释,你很难理解我所表达的意思。

      “我想我可以用更加直接的办法向你展示整容到底是什么,但是我需要一个‘实验材料’,我……想要地牢里的那个女人!”

      听完霍恩的话,温切斯特面露疑惑,不过最终她点了点头,应允了霍恩的要求。

      血魔法的实验材料哪里都能找,比起这个,面前的年轻人倒是引起了她一丝兴趣,当然准确地说她感兴趣的仅仅是年轻人口中所谓的“整容”。

      这是西大陆那边新研发出来的魔法吗?

      温切斯特只看了奥斯塔一眼,奥斯塔就已经知道他的女主人表达的意思。

      “尊敬的主人,很乐意为您效劳。”奥斯塔对血衣女巫温切斯特行了一个抚胸礼,接着转身大步迈开。

      见奥斯塔要离开,霍恩连忙叫住他,转头对温切斯特说道:“我还没说完!除了这些,我还需要手术刀!不是你们平时用的那种刀,美丽的血堡主人这种刀需要找人定制!”

      温切斯特看了霍恩一眼,接着她迈步向外,管家奥斯塔微笑着对霍恩道,“跟上。”

      “啊?”霍恩一愣,这么效率的吗?现在就出去找人订制手术刀?

      大门被打开,门口正忐忑不安的科拓听见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看见是走出来的女主人,赶忙又垂下自己的狗头,生怕惹恼这位漂亮的女主人。

      温切斯特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自己的实验室,路过的奥斯塔对科拓吩咐道,“你去地牢把那个人类女性带上来,送到主人的实验室。”

      奥斯塔管家大人的命令,科拓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耽误,他急急忙忙转身跑步下楼,一分一秒都不敢耽误。

      温切斯特脚步停在实验室大门前,奥斯塔快步上前打开实验室的大门,然后恭敬地站在一旁。

      温切斯特语气毫无波澜地扫了霍恩一眼说:“进来吧。”

      跟随两人进入实验室内,霍恩还没来得及打量女巫的实验室,奥斯塔就将一张柔软泛黄的纸张以及一支羽毛笔放在他的面前。

      奥斯塔说:“把你要的东西画出来。”

      手术刀的尺寸以及使用的刀片型号霍恩记得一清二楚,很快就在纸张上绘制出了手术刀的样式和尺寸,并且还标注了相应的长度、以及材质。

      管家奥斯塔接过霍恩绘制的手术刀图纸,扫了一眼。

      接着霍恩就看见这个英俊的中年男人打开一个抽屉,稍微挑选了一会儿,男人似乎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奥斯塔从抽屉里取出一枚金属矿石,“黑钢矿石,符合你备注金属的所有特性要求,用这个做手术刀可以吗?”

      奥斯塔提到黑钢矿石,霍恩的脑子就像被什么东西激活了一样,脑子里瞬间浮现关于黑光矿石的信息。

      黑钢矿石——一种极为稀有的矿石。

      如果能在武器里加一点这种矿石,能大大提升武器的坚韧度。

      黑钢矿石是无数骑士梦寐以求的好东西,当然它的价格也贵得离谱,就奥斯塔手里这个拳头大小的黑钢矿石价值应该超过上千枚金币!

      要知道一位准男爵一年的收入也未必有一百枚金币!

      这可还是贵族!

      “当然可以,你们找工匠做的手术刀一定要和我画的这个一模一样,就算多等一段时间都可以,做工一定要好,任何的误差都会影响手术效果。”

      霍恩的话音刚落,就见奥斯塔的手心突然燃烧起炙热的火焰,火焰的中心甚至隐隐发白,那是燃烧到极致温度时才会出现的色温。

      奥斯塔手中的黑钢矿石逐渐融化变成一种流动的液体,然后又在奥斯塔的手中慢慢成形……

      霍恩:???

      这就是魔法吗?

      有魔法很了不起吗?

      呜呜呜,真的好了不起!

      他真的一点也不羡慕嫉妒!

      所以,到底怎么才能成为魔法师呢?

      似乎是听到了霍恩的疑惑,脑子里竟然又多出几个记忆片段。

      霍恩抓住原主这几段记忆的重点。

      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魔法天赋,任何一个物种想要成为魔法师只有服用魔药这唯一一条途径。

      奥斯塔用火系魔法很快就将一套完整的手术刀弄了出来,将手术刀递给霍恩,奥斯塔立于一旁,问霍恩道:“你除了手术刀,还需要什么?”。

      霍恩沉默几秒钟:“啊……还需要一些羊肠线,这个有吗?”

      奥斯塔摇了摇头,“不过你可以详细说一说这种线的特性,我可以给你找类似的材料。”

      霍恩简单说了一下材料特性后,奥斯塔很快就拿出一种可以替代羊肠线的材料给他,解决了这个问题后,霍恩又说道:“还得想办法让那个孩子的母亲感觉不到疼痛,昏睡过去,这个你能办到吗?”

      “我不能,”听见奥斯塔否定的回答,霍恩心里终于好受了一点,至少魔法也不是万能的,然而下一秒奥斯塔的话音一转,“但是主人可以施展沉睡魔法,我想效果是一样的。”

      霍恩:……

      魔法真的很牛逼。

      他必须得想个办法,搞到魔药,成为魔法师才行!

      ……

      科拓得到奥斯塔的命令后,就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地牢将女人带了过来。

      霍恩抬眸看向这个走进实验室后浑身都在瑟瑟发抖的女人。

      女人几乎是进来的瞬间就跪倒在地上,她并不知道谁才是血堡的主人,只是跪在地上对所有她能见到的人哀求道,“仁慈血堡主人,求您放过我的孩子吧,他才十岁,他还那么小,我愿意做您的魔法材料,求您放过他!”

      她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哭腔,被狗头人拽出牢房,她就已经知道她即将面对什么了,她想她马上就要死了,此时此刻她唯一能乞求的就是请求血堡的主人放过她的孩子。

      奥斯塔皱眉看向带着女人上来的科拓以及另外两名狗头人,眼里满是不悦。

      科拓被看得一个激灵,正打算上前呵斥女人,可是有人却先他一步上前去。

      霍恩将女人从地上扶起来,用手心轻拍女人的肩膀,说道:“女士,不用哭泣,仁慈的血堡主人已经答应我,不仅会放了你,还会放了你的孩子,只要你能帮我一个忙。”

      妇人的身体一震,她抬起头,那双眼睛含着的泪水顺着脸颊向下滑落,满怀希冀地看向霍恩。

      “只是一个小忙,配合我做一次手术,你只需要在沉睡魔法的辅助下睡上一觉,等你再次醒来的时候,你就可以带着你的孩子离开这里。”霍恩想了想说。

      然而妇人似乎只抓到了一部分重点,她猛地抓住霍恩的手激动说:“真的吗?你们真的会放了我的儿子?”

      “是的,我保证,你要相信血堡主人是一位遵守承诺的魔法师。”霍恩安慰妇人的同时,也不忘拍拍某位女巫的马屁,毕竟他的小命在别人的手里,违背良心拍马屁算什么?他甚至能彩虹屁股吹!

      说话间,霍恩偷瞄了温切斯特一眼。

      温切斯特没有理会霍恩的马屁,只是淡淡道:“你可以开始了。”

      霍恩安抚过女人后,看向狗头人科拓,对科拓耳语了几句,科拓接过霍恩扶着的妇人,没有和另外两个狗头人一起离开实验室,而是留在了实验室内。

      霍恩这点小动作自然瞒不过温切斯特,温切斯特却不在意,她现在是只想知道什么是“整容”,至于狗头人留在自己的实验室这不过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霍恩叫科拓给他打下手,一方面是想帮科拓在温切斯特面前留下一个印象,以后好成为狗头人的族长,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确确实实需要一个人打下手,血堡的这位女主人以及穿得像贵族老爷的管家这两人谁也不像是会给他打下手的人。

      按照霍恩的要求,科拓打水给女人简单地清洗过面部和脖子以上后,女人很配合地脱掉了上衣,裹上霍恩让科拓准备的一块白布遮挡住胸部以下的部分。

      “好了,在这里躺下吧。”霍恩拍了拍光滑的实验台。

      女巫的实验台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很干净,他摸了一下,上面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这个操作台的环境让霍恩很满意。

      “美丽的血堡主人,您可以施展沉睡魔法了。”霍恩对漂亮的女巫做了个贵族抚胸礼,说道。

      霍恩等待着温切斯特施展沉睡魔法,可是温切斯特却没有动,而是优雅地坐在管家奥斯塔搬来的一张铺着柔软皮草的贵族椅上。

      “你……”霍恩本想催催他面前这位血堡女主人,却被一旁的“助手”科拓打断了。

      科拓看向已经陷入沉睡的人类女性,站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地问,“请问……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霍恩回过头,目光扫过的同时发现那名妇人已经进入昏睡状态。

      原来已经弄晕了吗?

      就不能说一声嘛!

      霍恩仔细打量一下实验台的女人,根据女人孩子的年轻判断,妇人的年龄应该不超过三十岁,但是因为常年风吹日晒,女人的皮肤老化松弛得吓人,看上去至少有四十岁。

      霍恩研究了片刻后,就确定了拉皮的方案。

      霍恩吩咐科拓将女人的头发分组用绳子扎起来,露出头顶上的皮肤,同时转头看向奥斯塔,“那个……帮我把东西都消个毒吧!”

      “消毒?”奥斯塔一张脸上露出一个迷惑的表情。

      “就是用你的火,把这把刀烤一下!”

      奥斯塔:“……”

      完成这一切后,霍恩终于拿起了手中的手术刀。

      薄如蝉翼的手术刀倾斜顺着额颞部平行于毛根切开头皮直至帽状腱膜下疏松的结缔组织,霍恩小心翼翼地分离开皮瓣,接着手中的手术刀顺着颞浅筋膜线下分离……

      “美丽的血堡主人,您请看,这一步是在处理眼睛周围的鱼尾纹,接着下来是分离他额头上的头皮,这一步要一直到鼻根的位置。”霍恩解释的同时,用手指卷起女人被分离的头皮,如同卷纱布一样将头皮一直卷到女人的鼻根处。

      站在一旁的科拓此时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头皮也在跟着疼,就好像被卷的不是躺在床上的妇人,而是他自己一样。

      这个人类比他们狗头人还恐怖!他们最多也就吃人,这个人类却剥人皮,剥的还是自己的同类!

      这都是什么人啊?!

      狗头人看了都害怕。

      太恐怖了,人类果然是最最最邪恶的生物,他们一旦坏起来,就没他们这些邪恶生物什么事儿了。

      他现在很想回家,要妈妈抱!

      不仅仅是狗头人,就连一旁的管家奥斯塔此时此刻也背对着实验台避开那让他生理不适不舒服的画面。

      实在是太血腥了!

      奥斯塔不由感叹道。

      避开血淋淋的整容画面,奥斯塔感觉自己活了过来,可是偏偏那做整容手术的混蛋就好像不放过他一样,居然在向他们一一讲解,虽然用的话语一点也不血腥,可是他的脑子里却自动为他补出了鲜血淋漓的画面。

      霍恩当然不知道科拓和奥斯塔的心情,他此时此刻正专注地处理着那人的表情肌肉,这东西可马虎不得,做完这一步,霍恩继续向温切斯特解说,“最后一步拉紧头皮,然后缝合,这样额头的部分就处理……”

      “你给我闭嘴!”

      突然遭到呵斥,霍恩一脸茫然地抬头看向说话的奥斯塔。

      我这不是怕你的主人看不懂吗?你干嘛凶我?!

      奥斯塔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满怀歉意地看向主人温切斯特,“主人我……”

      然而女主人却摆手打断他的道歉,淡声对霍恩说道:“你不用讲解了,我可以自己看。”

      听见温切斯特的话,霍恩哦了一声,也没在意,不用讲更好,他也懒得费口舌,他转过头继续做缝合手术。

      看似平静的某位血衣女巫却是悄悄的在心里松了口气。

      其实她也快忍不住了,甚至有点想吐,还好奥斯塔开口让这个家伙闭嘴了。

      虽然她被称作血衣女巫,她杀过很多人,但她可从没剥过人皮,而且还是这么细致入微地剥人皮……

      听这个家伙的口气,一听他就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

      她敢保证这所谓的“整容”绝对不是西大陆的新魔法。

      她看了都不适应,这东西放在光明教廷的势力范围,绝对是妥妥的邪恶魔法代表。

      温切斯特心情复杂地看向正专注于缝合的霍恩。

      虽然这家伙说的她大部分都听不懂,但是感官上的刺激,她可真实的感受着!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如此平静地描绘剥人头皮这种事情的?!

      某位血衣女巫看着霍恩手上的操作,手臂上不知不觉出现了一层鸡皮疙瘩。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尽力了,不会太血腥吧?但是拉皮手术真的是这么做的!】
    拉皮手术可能出现的后遗症:1损伤面部神经,血管,面瘫。2手术中可能导致肺栓塞,脑栓塞,心肌梗死。3切口感染。4切口留疤
    ppps:本文整容手术都有魔法配合,男主技术贼好,所以怎么做都完美,但现实生活中没有魔法,请不要冲动哦,当个科普文来看就好!并且真的真的不推荐整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