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生》玉紫笛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12 21:18: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男孩 ...

  •   古来非常庆幸刚才因为厨房有问题,他一直拎着东西探查房间,蜡烛和火柴都带在身上。他将蜡烛点燃,又关了灯,门口的脚步声瞬间消失。
      
      顺着窗户往外看去,外面的路灯却没有亮起,整个城市仿佛被切断电力供应,只有周围相邻的楼房寥寥几户跟着点起了蜡烛,烛火摇曳,像是在黑暗中唯一安全的港湾。
      
      自由之城的电依旧在供应,刚才卧室里还亮起了灯光,现在没人开灯恐怕是不能开,古来没有作死试试的打算,他手中小心护着蜡烛,将西瓜刀别在后腰,犹豫着走出房间。
      
      他现在所在的卧室窗户外面安装了防盗网,如果出了事,他只会被堵在屋中逃不出去,所以他必须移到门口,那个时候是跑是战都有可选择的余地。
      
      更重要的是,他要找到王老三,从他口中得到更多的信息。
      
      屋外,一切变了样子。
      
      原本被灰尘覆盖的客厅变得整洁如新,餐桌上多了三盘菜,因为角度问题,他没有看到是什么菜,似乎看起来刚做好,正在冒着热气。厨房处传来切菜炒菜的声音,还有一些不太正常的咀嚼声。
      
      蜡烛的火苗突然猛地跳动一下,咀嚼声停下,古来只觉得在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转过头盯着他,目光如刺,寒冷阴森。
      
      古来贴着墙壁站直,他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这时厨房的门被拉开,一个虚幻的身影从里面出来。
      
      是一个女人,赤着脚,露出纤细的脚踝,她的手中端着一大碗汤,汤水很热,她走的也急,赶紧将其放到了桌上。
      
      女人的容貌普通,脸上有些雀斑,与电视墙上挂着的女主人容貌一致,她看向古来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略弯下腰,抬起左手拍在空处,口中微张,说了句话,又指着厨房,随后开始朝着卧室走去。
      
      但她没走几步,整个人就像被抹去了痕迹一样,瞬间消散于空中。
      
      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会突然消失?
      
      这座城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消失的吗?
      
      古来的眼前浮现出女主人最后吃惊的表情,顿时心中一凛,他猜测自己可能在看这屋子曾发生的事情,可是这并不能给他解密,反而有更多的疑惑。
      
      他大着胆子往餐桌那里走去,没有几秒钟,屋内的景象又在变化,整洁的房屋迅速被灰尘掩盖,桌上的菜逐渐腐朽生虫,一股若有若无的恶臭也随之而来,他后退了一步,试图远离餐桌。
      
      就在这时,一只孩童的右手突然出现在空中,伸向已经腐烂的菜汤,抓住里面的东西往黑暗中塞去。
      
      咀嚼声再次响起。
      
      昏暗的客厅中,古来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的额前冒出了一些汗水,耳边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那到底是什么?
      
      比起刚才的女主人,这只手更让他恐惧,冰冷的氛围刺激着他的神经,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他的眼中,原本橙黄色的烛火变成惨绿,幽幽暗暗地惹人发冷。
      
      手将桌上的东西吃光,开始在屋内搜寻食物,不管是变质的生肉还是生了苍蝇的水果,它都来者不拒。
      
      食物再次没有,手似乎很不甘愿的扭开房门走了出去,很快它就艰难地拖着一个少年走了进来。
      
      少年大概十五六岁的模样,身上还穿蓝白的校服,表情惊恐,脸色青白,眼睛大大的睁着。他的头顶被重物砸了个窟窿,露出鲜血淋漓的狰狞伤口,手欢快的在他脸颊边跳动着,突然猛地抓住少年的头发,将其拖入黑暗中。
      
      咀嚼声响起。
      
      渐渐地,黑暗中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古来也终于看清手的主人。
      
      与他想的一样,那是个七八岁的男孩,身上的衣服沾染着黑红的血迹血疤看不清原本的样子,他没穿裤子,露在外面的小腿被划开一个口子,流下的却不是血,而是黄色的脓水。
      
      男孩脸上还有着婴儿肥,长相并不好看,与刚才消失的女主人有几分相像,但他的样子却比照片上的孩子要大许多,他张开嘴,咧开一嘴白牙,红黑的血块粘在牙齿上,抱起少年的手臂舔了两口就扔到身后的黑暗中。
      
      古来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他眼睁睁看着男孩把少年全部塞进背后的黑暗,那里就像是有一只深渊大口。震撼,恶心,和对未知的恐惧让他的胃里一阵翻腾,莫名的想吐。他的脸色越发难看,只觉得呼吸困难,好像有一双手正在掐着他的脖子,一点点收紧。
      
      过了一会,男孩对着黑暗点了点头,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重重吐了口气,似乎很满意这次的“食物”,开始频繁出门寻找人类。
      
      大多数是身材纤细的女人,也有中老年男子,还有两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青壮年很少见。他拖进来的每个人都是被打穿了后脑,后来他带来的人越来越多,男孩也越来越挑剔,开始只带小孩子和年轻女人过来,全部将其拖入黑暗中。
      
      古来强迫自己盯着那个男孩的一举一动,这不是他有特殊癖好,而是他发现男孩的长相越来越成熟。
      
      他竟然还能长大……?
      
      这个认知让古来难以接受,尤其是他非常不想承认男孩杀死的人类越多,身体就会越成熟,大概每杀死十个人类,他就会长大一岁。
      
      看着男孩从六七岁一直长到十七八岁,眼睛神态依旧是孩童的天真,但脸部轮廓已经有了属于男人的硬朗,因为他一直重复同样的场景,看的多了,古来也由最初的恶心恐惧变得可以适应,他甚至靠在墙角坐下,把蜡烛放在身旁,猜测下一个被拖过来的人是男是女。
      
      直到晨曦微亮,当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时,男孩的身影迅速消散,只不过他在消失前似乎朝着古来的方向瞟了一眼。
      
      这一眼,让古来的惊出一身冷汗。
      
      那眼神……
      
      刚才是看错了吗?
      
      古来下意识站了起来,他惊魂未定地盯着男孩消失的地板,又等了一会,确定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时,他才回头吹灭了蜡烛。
      
      这个蜡烛应该是那三个被阿茴反杀的男人特别制作的,拿在手中也不滴蜡油,燃起来时有种特别的清香,而且烧的很慢,一个晚上才只烧了一半。
      
      把蜡烛小心收起来,古来回到卧室去拿他的肉,幸亏现在天气不太热,肉在屋里放了一夜也没有坏,只是生鱼和扇贝不能吃了。
      
      白天是安全的,现在屋里的景象已经跟他刚开始进来时一样,到处都是灰尘,地板上只有他自己的脚印。
      
      他借用了这家人的厨房,柴米油盐这些东西也不在乎过没过期,现在这种情况,有就行了,煤气灶试着也能点燃,古来洗了洗手,开始做饭。
      
      冰箱里所有的东西都结了厚厚的冰霜,挨个翻找,只拿了一盒鱼罐头和一大坨冻的已经看不出来本来面目的腊肠。
      
      能吃就行……能吃就行……
      
      古来拼命安慰自己。
      
      因为这家人的菜刀生锈,只能用水果刀切肉,这时候他总是想起男孩沾染着红白色肉块的牙齿,越切越恶心,干脆随便剁了几个大块,直接下锅熬油渣。
      
      趁着这空档,古来还翻出了磨刀石,犹豫了一下,他还是选择把剁骨刀磨光滑。
      
      不为什么,剁骨刀够沉,够大,够硬,拿在手里就是有底气。
      
      磨刀,做饭,全部弄完已经快要十点钟,他直接在厨房吃完,把剩余的食物用饭盒装好,又在他们家把热水器烧上。
      
      这期间,王老三一直没来。
      
      来的是另外一个人。
      
      看着她熟悉又冷漠的眉眼,古来笑了笑,“我做了菜,过来吃吧。”
      
      “老三,你昨天带去的新人咋样了?”说话的男人长相像只老鼠,眼睛极小,说话时还圆溜溜的转,看起来莫名惹人生厌,他略抬高了声音问:“‘肥羊’好吃不?”
      
      王老三一改昨天那副外暴里热的大哥模样,臊眉耷眼的,嘴里叼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谁知道呢,他有根蜡烛,能不能活全看他的命了!”
      
      “他有根蜡烛?!”问话的男人立刻高声叫了起来,“你没去抢!你他妈没抢过来!”
      
      “没法抢,那小子手里有两把刀,我当时就一把匕首,拼不过。”自由之城虽说会隔一两天就刷新食物和药品,但这些东西大多数是要往上“上供”的,底层的混混们平日拿着刀也多是吓唬人,他们比谁都在乎这条命,要是受了伤,在缺少医药的情况下万一得了破伤风,就只能等死了。
      
      更何况他有些忌惮那个身手可怕女人,害怕古来和她一样,也深藏不露。
      
      男人“哦”了一声,满脸的可惜,“啧啧,这种时候真希望他死了。”
      
      “这好办!”王老三嘿嘿笑了一声,“一会你跟我去一趟,要是那小子死了,就捡走他的刀和蜡烛,他还有打火机和火柴,正好够咱俩用上好几天。”
      
      “行!我先眯会觉,等中午再去!”
      
      王老三鄙夷地看了眼这家伙谨慎的模样,不屑的吐了口烟圈。
      
      “等中午可就黄花菜都凉了,那地方附近都是流浪者,我昨天踹门动作又大,难保没人看见,估计一早就有人往里探头了。”
      
      “不会不会,那只……可凶的很,除了老哥你,谁敢往里去?”男人瞪着眼,就是不肯同意现在去。
      
      胆小怕事,畏畏缩缩,要不是会见风使舵,早就被人杀了,不过没关系,今晚就宰了你这头“羊”。
      
      王老三心里想着,眼中闪过一丝暴虐的情绪,哼哼两声,倒也没有再说话了。
      
      干这种事,他不急。
      
      男人笑了两声,搓着手拿出两包泡好的方便面,王老三直接一把抢过,蹲在墙角吸溜吸溜吃了起来。
      
      男人刚吃了两口,表情一变,捂着肚子就往门外窜,“我靠!我肚子疼,先撤了!”
      
      “懒驴屎尿多!”王老三骂道。“你给我滚去二楼拉!”
      
      “靠靠憋不住了!”男人一边大喊一边往楼上跑去。
      
      “滚!!”
      
      王老三皱着眉,他把泡面端起,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去看包装盒上的日期,果然已经过期一年了。
      
      “这瘪犊子的王八玩意儿!他妈的又是过期!”王老三恨恨骂了两句,对着这碗面又大口吃了起来。
      
      “哟,王哥吃着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王老三抬起头,见到古来的身影,微微皱着眉,随即笑了起来,“你没死就好,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咋地,你要不也来一碗?”
      
      “吃过了。”古来笑了笑,他从包里拿出了包着肉渣的便当盒,打开之后,满屋子飘香。
      
      王老三下意识咽了下唾沫,他把方便面放下,看着古来没出声。
      
      “怎么不吃啊王哥?这我特地做好给你带来的。”古来的眼睛也盛满了笑意,他伸手抓了一块肉塞进嘴里,“我说了请你吃肉,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吃吧。”
      
      “吃完了就上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