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生》玉紫笛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2 1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黑夜 ...

  •   古来觉得阿茴的思路真的很奇怪,他没法理解因为不信任就拒绝别人的好意,按照他的想法,应该先和明灵搭上线,把这个副本里的事情全部搞清楚,到时候真的出了问题就找机会开溜,哪里还用像现在这样,全靠一个人单独开局。
      
      而且她拒绝的太快,明灵或许没有撒谎,但如果她真的很小气,刻意隐瞒了一些消息,那么他们也会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死掉。
      
      但阿茴又不是他,他的想法人家也未必会认同,古来自己也没搞懂这里发生了什么,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
      
      他走的是和阿茴相反的方向,按照明灵所说,他想先去找好食物,然后再找蜡烛。
      
      喷泉广场附近的大厦全是写字楼,公司倒是不少,但是商店不多,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转了大半圈才找到一个地下商场,刚进去就被里面的场景惊呆。
      
      这里面密密麻麻站着几十个人,每人手中都拿着刀棍等武器,见有人下来,纷纷扭头看他。
      
      ……这是什么下马威?
      
      古来跟他们对峙了一分钟,才冷静下来,他面色平静的人群中走到里面,装食物的货架果然不出所料的被拿空,他又转了几圈,趁手的武器也没有,只从商场里找到一个小熊背包,里面有一包糖果,也不知道是谁装进去的,虽然和他的画风不搭,聊胜于无。
      
      地下商场似乎是个停战区,他乱逛的这段时间,看见了数个眼神不善的男人,但他们都没有动手,古来估计可能要等到他走出商场,才会被人追上狂揍一顿。
      
      是要先立威,还是要苟下去?
      
      古来有些犹豫,他走到了生鲜区,与零食区不同,这里的猪肉生鱼摆的满满当当,没有人拿。他过来一看,最底层的猪肉已经被压的很扁,粘糊糊的油和血水渗透了整个柜台,还有股奇怪的味道,也不知道放了多久。
      
      他试着把最上面的肉拽了下去,这块肉还很新鲜,应该是现宰杀不超过一天的猪肉,这个时间和明灵告诉他们的差不多。
      
      “如果超市里有锅和火的话,我可以把肉做成油渣带出去。前提是找个方法把肉给切成小块。”古来的厨艺还不错,油渣是小时候做过,可以放很长时间,超市里有油和盐就更好了,那样可以做的选择更多,可惜他刚才看过,油盐酱醋这些勉强能吃能用的东西全部被扫光了,锅和火就更不用想了,那群人都是土匪,只要是有些杀伤力的,就算是拖把都拿走了。
      
      古来刚要走,脚下不经意碰到柜台底下,有个金属的声音响起。
      
      他趴下去看,发现在冷柜的最下面有一把刀,心中一喜,赶紧伸手够了出来,可真正看到这把刀的时候,他笑不出来。
      
      “获得物品,生锈的剁骨刀。”古来苦中作乐的想着。
      
      这把刀长约四十厘米,刀面宽约十五厘米,长约三十厘米,刀背厚度有两厘米,是很典型的剁肉屠夫用的大刀,古来试着拿了下,可能有四斤,这还能接受,长时间拿着会觉得有点沉。
      
      刀刃发卷还有几个豁口,刀面上有着黏糊糊的一层血迹肉块和大片锈迹,古来用冰块简单清洗了一下,试着在猪肉上切了一刀,没切下来,硬是用了三分钟才勉强划下一块肉。
      
      “拿来唬人还不错。”古来想回到刚才的喷泉广场,之前过来的时候他注意到四周的绿化草坪周围有着粗糙的红色沙石,虽然不能算作磨刀石,但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能用就行。
      
      他继续费力的用刀切了很多肉块,又拿了几条海鱼和扇贝,在塑料袋里放上许多冰块裹着,又把刀放进小熊背包里收起来,这才打算离开商场。
      
      出去的路比之前顺利,那群堵在门口的男人看了看他提着的生肉和生鱼,忍不住露出了嘲讽的眼神,其中一个光头男拿下嘴中叼着的牙签,对他挑了挑下巴说,“小子,给你个忠告,在这里还想着做饭你怕是活的不耐烦了,赶紧找蜡烛才是正事!”
      
      古来停下脚步,问道:“为什么不能做饭?”
      
      “两天就能来食物,你根本没必要做饭,更重要的是,吃太饱可跑不快!”光头男意有所指,他见古来依旧一副懵懂的样子,顿时生气的骂了句操,抬手勾住古来的脖子把他领到角落,“你是不是傻b,你问那么多屁事干什么?!这种事重要吗!重要吗!!”
      
      古来还是想问为什么不能做饭。
      
      “老子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你这么傻b的。”光头男气的差点爆锤他一顿。“为什么不能做饭?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你他妈不是自杀死的,是不是笨死的?就在这种地方做饭,你哪里来的火?你哪里来的电?你就算找到一家有煤气罐的,难道要吸煤气做饭?!”
      
      “没有火?”这个问题倒是让古来惊讶了。
      
      “有火,但你手里有吗?”光头男说。
      
      古来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在光头男面前打了火。
      
      “我操!”光头男怒骂了一句。
      
      “你知道哪里有住的地方吗?或者哪里有锅煤气的地方?”古来晃了晃塑料袋里的肉,笑了一声,“我请你吃肉。”
      
      光头男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又看了眼古来,猛地一拍光头,继续勒着古来的脖颈朝着出口走去,边走边大声说道:“这个家伙我王老三看上了!谁要是跟他过不去,就别怪我王老三不客气!”
      
      “不用加看上了三个字。”古来说,停了停,又开口道:“谢谢。”
      
      他当然知道王老三这番举动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也在他的身上贴上了王老三的标签,但他并不在意,只要能活下去,标签想贴多少就贴多少。
      
      “你是个娘们不?你做肉,我吃肉,有来有往天经地义!你叫啥?”
      
      “白宏图。”
      
      “哦,老子叫王根宝,你也可以我王老三!”王老三本性不坏,也有可能是真馋了,一直催着他快走,当走到商场拐角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阿茴。
      
      她正在用脚踹着三个男人的脸,见到他们到来,脸上没有变化,只对着古来点了下头。
      
      古来笑了笑。
      
      他看到那三个男人的胳膊全被往后折成90度,其中一个人的左腿被利器砍断,大片的鲜血浸湿整个地面,阿茴的手里还拿着两袋食物,除了面包牛奶还有罐头火腿。
      
      大丰收啊。
      
      怪不得她看不上明灵,原来她自己本身的实力就很强大。
      
      古来没圣母到去指责阿茴伤人,这个世界本身就很奇怪,没有执法者,道德又不能充当约束别人行为的准则,阿茴想做什么,想干什么,外人根本管不着。
      
      “他们想杀了我。”阿茴解释了一下,她对待古来并没有恶意,看着在他旁边面色紧张的光头男,想了想,从倒地的其中一个男人身下抽出一把长约40厘米的西瓜刀扔给他。
      
      “送你了。”她说。
      
      这个瞬间,古来觉得阿茴帅的犹如天神下凡。
      
      他想了下自己有的东西,赶紧从背包里把那包糖果拿出来,“我没有能立刻吃的东西,这个给你……”
      
      说完,古来还有点不好意思。
      
      西瓜刀和糖果根本不能放在同一水平上,阿茴怔怔的看着他,古来怕她误会这里有毒,自己先吃了一块糖,口齿有些含混不清的说:“那个……我打算一会做饭,如果有机会我会把做好的给你留一份。”
      
      阿茴垂下眼睑,她接过那包糖果,轻声说道:“谢谢。”
      
      她没有动手杀死那三个男人,而是把他们身上的东西搜刮一番,找出两把匕首,三根白色蜡烛和五盒火柴,她分了古来一根蜡烛和两盒火柴后就走了。
      
      王老三一直目送她远去,言语间有着遮掩不住的艳羡,“这是个好女人啊……”
      
      古来也点了点头,心中感激,“是的。”
      
      “你为什么不把握住这个机会呢?”
      
      古来被他的语气弄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他跟阿茴一共认识还没三个小时,说的话都不超过一百字,人家愿意给他分东西也是看在他们是一块进来的同期上,跟男女之情没关系。
      
      王老三边说边摇头,他也没去管昏迷的三个人,领着古来继续走。
      
      “这种人在这里多了去,杀人之前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你不杀人,人就要杀你。”他说。
      
      古来点头,没问为什么人类不团结在一起的屁话。
      
      人这种生物,只有在对方有合作的资本时,才会放下争斗。食物就这么多,人类却不少,得到了食物的人就会想要屯更多的食物,强大的人会指挥弱小的人得到食物,抢夺,偷盗,杀人,在这里随处可见。
      
      就连他刚才进入商场,如果不是拿着生鱼生肉,可能就已经被抢了一次。
      
      弱小的人没资格在这里活下去。
      
      又走了许久,在黄昏时分,王老三终于带他来到目的地,那是一处破旧公寓楼,他随便找了一家,一脚把门踹烂,用下巴指着里面示意说:“东西就在里面,进去。”
      
      这是一家两室一厅的简单公寓,里面布置温馨,地板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一进门就可以看到电视墙上挂着一家三口的大幅照片,沙发椅子餐桌都摆放的整齐,并不像是灾难来时逃难的突发情况,找了下厨房,古来刚要进去,却在门口停住。
      
      他看到料理台前有一双粉色的家居拖鞋,尺码很小,拖鞋呈八字状,这就好像是一个孩子正踮着脚尖想要洗东西,却突然消失留下的痕迹。
      
      他又四下看看,越看越吃惊,除了这双拖鞋,在卧室的床上还有人睡在上面压下的痕迹,如果是起身离开,痕迹不会是这样。
      
      “这到底是……”
      
      背后响起脚步声,他回过头,却没有王老三的身影。
      
      脚步声还在响着。
      
      哒。
      哒。
      哒。
      
      这声音不紧不慢,像是在门口响起,可是从门口到卧房也就是三两步的事,没必要走这么多。
      
      除非……他是在门口踏步。
      
      可王老三为什么要这么做?吓唬他吗?
      
      古来皱了皱眉,他看向窗外,突然一愣。这才注意到,屋内不知何时开了灯,而天边最后的一缕阳光已经消失。
      
      黑夜来临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