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霸总的快乐 ...

  •   被一通电话叫过来的秘书李霖恭敬地看着那个站在窗边的男人,他身材欣硕举止沉稳,眉宇间有着说不出的凌厉。
      
      透过窗边的玻璃看着楼下的街道上灯火通明车水马龙,霍淮北转过身来,坐到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随意地把那个微型摄像头掷到了桌子上。
      
      “去,给我查查老二最近有什么动作。”霍淮北嗤笑了一声,嘴角勾起冷漠的弧度。
      
      “好的,霍总。”李霖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而后又有些迟疑,“如果确认是老二家的动作,要给他一些警告吗?”
      
      “不用了,你只管查,”霍淮北曲起指节敲了敲桌面,“如果真是他不安分,我自有办法。”
      
      李霖走出房间之后,想到今天在房间里发生的那一幕,霍淮北掏出手机饶有兴致地在手机上搜索了沈之南的名字。
      
      刚才沈之南那种面对着他的漫不经心和顺带的嘲讽,恍惚间让霍淮北觉得站在面前的这个人和自己势均力敌。
      
      这样的沈之南和新闻里传出来的完全不相符。
      
      手机里出来的最新的那条新闻仍然是沈之南爬某位导演的床被拒后两人扭打起来而闹上媒体,所有的评论都是倒向导演,而斥责沈之南不要脸之类的。
      
      看见那个导演的名字,霍淮北不自觉地皱了皱眉,那个导演他也算认识,表面斯文的人模人样,还佯装几分文人风骨。其实私下里带着中年男人的油腻市侩,好色还爱玩,跟娱乐圈很多男男女女的演员和嫩模都搞过。
      
      霍淮北挑了一下眉,这件事里应该藏着什么隐情,如果是沈之南主动的,那么凭那个导演的德行,他没理由拒绝沈之南,毕竟沈之南的脸长的也算过得去。
      
      想到这里,霍淮北的脑中又浮现出沈之南勾着一双桃花眼若无其事地说“你学白上了”的场景,霍淮北烦闷地甩了甩头,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
      
      沈之南慵懒地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眼睫微垂,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他用了三分中的时间消化了自己重生到了一个十八线娱乐圈小鲜肉身上,却消化不了眼前这个滔滔不绝的人。
      
      刚才他在霍淮北房里帮他找到那个隐藏摄像头之后,霍淮北就脸色青白交加地让他走了。
      
      沈之南从他房间里出来之后,刚走没两步,就看见了一个在走廊上焦急地左顾右盼的人,看见自己之后舒了口气,走过来开口道说他是公司派来的新助理,叫张齐。
      
      为了不被察觉不对劲,沈之南不动声色地跟着他回了房间。
      
      张齐刚大学毕业,刚进公司就被派给了沈之南当助理,他第一次工作有些兴奋,于是就有了开头滔滔不绝的那一幕,讲的内容全是自己未来工作的决心和目标,讲了十五分钟不带重样的。
      
      不过顺带也让沈之南知道了点有用的信息:自己的身份是个娱乐圈的演员。
      
      演戏是根本不会演戏的,沈之南叹了一口气,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思考着该如何委婉地告诉这个刚上任的助理自己想退圈,以及他马上要失业的事情。
      
      沈之南掀了掀薄薄的眼皮瞥了张齐一眼,他觉得张齐去给别人洗脑也挺合适。
      
      张齐可不知道沈之南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好不容易激情演讲完,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沈老师,我是不是话有点多?”
      
      何止是有点。
      
      “沈老师,”张齐终于打算回归正题,从背包里掏出一份剧本,“明天新剧就要开机了,您不再看看剧本吗?”
      
      坐在沙发上沈之南顿了顿,“你说什么?”
      
      “新剧啊,”张齐手脚并用地比划着,“就是那个鸿篇巨制的大制作民国剧《民国风云》啊。”
      
      比重生更刺激的是什么,是你刚想着退圈,结果第二天就要去拍戏。
      
      沈之南曲起指节揉了揉眉骨,面无表情地陈述着,“戏能推了吗?我现在没有演技。”
      
      张齐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看着沈之南,“沈老师,你不会临到开拍害怕了吧?你别怕啊,别说现在,你以前也没有演技的啊。”
      
      ......
      
      “没事沈老师,观众肯定不会对你的演技有期待的,”张齐就是有着刚毕业大学生什么都敢说的精神,“况且这个角色可是费了很大功夫才争取来的,再说合约都签了,要是违约可是要付违约金的,而且违约您以后在娱乐圈的名声也不好。”
      
      “行了,”沈之南被张齐说的有些烦,顿了顿,“你先出去吧,剧本先放这我看看。”
      
      张齐出去之后,沈之南并没有先去看剧本,而是拿起了放在床头的手机,指纹解锁之后成功打开了。
      
      他眼睫微垂,在浏览器上搜索着A大物理教授沈之南,结果却是查无此人,在网上搜不到一点关于重生前的自己的消息。
      
      沈之南眸色深了深,看来以前的那个自己彻底从世界上消失了。
      
      那么,目前看来,他只能用这个沈之南的身份活下去了。
      
      突然想到刚才在房间里那个自称叫霍淮北的人,他稍加思索了一下,顺带搜索了霍淮北的名字,看完之后沈之南明白为什么原主要爬他的床了。
      
      霍淮北的百科上写着香港著名富商,名下拥有众多企业,家族本身就是世世代代的港澳企业家,年少时就开始在各个行业投资,且没有一次失手过,叱咤商场杀伐果断,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霍淮北的性取向一直对外公开,原来的‘沈之南’估计是想一步登天坐享其成才会选择这个办法。
      
      现在自己已经在这里了,目前也找不到什么可以改变的方法,沈之南啧了一声轻揉眉骨,懒懒地躺回了沙发,先混个几天娱乐圈好像也没差,反正张齐说原来的沈之南好像也没什么演技。
      
      关掉手机,沈之南拿起刚才张齐放在桌子上的剧本看了起来,毕竟明天这个什么所谓的新剧就要开拍,总不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剧本的封面上写着《民国风云》四个大字,翻开剧本沈之南大概看了一下,自己在剧本里的角色是个民国时期的德高望重的年轻教书先生,最后为了救一个游.行示威的学生中弹而亡,戏份还行,算是男二号,而且角色还算讨喜。
      
      粗粗看了几遍,沈之南就把台词记了个差不多,放下剧本洗漱过之后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了。
      
      *
      
      第二天天刚亮沈之南就睁开了眼,他前世生活规律,一向有早起运动的习惯,洗漱之后本来打算去下楼去看看,没想到一推开门张齐就在门口站着了。
      
      或许是没有想到沈之南会起这么早,张齐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然后立马反应过来开始打招呼,“沈老师,这么早啊。”
      
      “等了多久了?”沈之南掀了一下眼皮看他一眼,“以后有事直接敲门喊我就行。”
      
      昨天他还看了关于沈之南的一点消息,都是些不怎么好的评论,其中就包括脾气差,虐待助理之类的,想必张齐已经在门口等了一段时间,却因为忌惮不敢贸然去喊门。
      
      被猜中心思的张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确实不敢喊门,听说沈之南上一任助理因为早上喊门太早而被东西砸过,还去了医院。不过张齐看看沈之南的侧脸,好像也没有网上说的那么吓人。
      
      “沈老师,咱们早点去吃饭吧,今天早上要去拍定妆宣传照了,而且晚上还有开机仪式。”张齐拿出手机看了看沈之南今天的行程。
      
      吃完早饭去剧组化妆间的路上,张齐给沈之南解释道,今天晚上要举行新剧《民国风云》的开机仪式,这部剧是著名导演叶导精心筹备了三年的剧作,霍总也算投资方之一,刚好这个影视基地是霍总旗下刚建成的,《民国风云》就将成为在这个基地开拍的第一部戏。今天晚上的新剧开机其实也算是基地落成的剪彩仪式。
      
      张齐还透露说,霍总之所以打算投资这部剧,是因为霍总的姐姐在这部剧里饰演女一号,霍总就卖了个面子。
      
      沈之南坐在椅子上,随意地往后一靠,垂着眼看着旁边那个化妆师小姑娘拿着一堆粉和刷子跟不要钱糊墙似地往旁边那个男人的脸上抹。
      
      他抬眼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拿着化妆品严阵以待的小姑娘,朝那边努了努下巴,压着嗓子,“非得那样吗?”
      
      “什么样?”小姑娘愣了一下。
      
      “粉刷匠那样的。”
      
      小姑娘听见之后没忍住笑了一声,这个沈老师好像也没有风评说的那么难相处,她挤了粉底液就开始给沈之南上妆,沈之南虽然看起来不太愿意,但还是任由小姑娘开始化。
      
      化妆师小姑娘一边抹匀粉底液,一边笑眯眯开口,“沈老师您平时不经常化浓妆吧,所以才这么抗拒,我可以给您化的稍微淡一点,您皮肤底子比较好。”
      
      “因为是定妆宣传照嘛,所以肯定妆要稍微浓一点拍出来精修过才好看。”
      
      化完了眼线眼影,沈之南的眼睛有些微微不适,眼里泛红,轻皱了一下眉。
      
      感觉到沈之南有些难受,小姑娘立马开始道歉,“不好意思沈老师,我不知道您的眼睛这么敏感,您再坚持一下。”
      
      “没事。”沈之南摆了摆手,“你化吧。”
      
      好不容易化完了妆,沈之南的眼睛还是有些不适,眼角泛着红,但是为了妆效还不能上手擦。沈之南不停地眨着眼,想要抑制着这股难受,准备去隔壁服装道具组换衣服。
      
      沈之南只能低着头快步往服装组走,想赶紧把照片拍完把刚妆卸了,刚走没两步却撞上了一个宽厚的胸膛。
      
      沈之南皱着眉抬起头看了一眼撞上的人,看清来人是霍淮北之后,眉头皱的更紧,准备绕过他去换衣服。
      
      这番情景落在霍淮北眼里却变了味,眼前的人一双桃花眼本来就勾人,因为化了妆的缘故五官更加深邃精致,眼角泛红眼里还含着雾气,一双眼不停地对着他眨。
      
      看起来像是在对着他撒娇。
      
      可偏偏眼前这个人媚眼如丝,神态勾人,霍淮北竟然有些心动。
      
      霍淮北手掩做拳状,放在手边假装咳嗽了两声,嗓音有些冷漠强装自持,“跟谁撒娇呢。”
      
      沈之南有些无语,按着跳着的太阳穴看了霍淮北一眼。
      
      “根本不吃你这一套。”
      
      沈之南:“......”
      
      霍淮北看见沈之南表情有些僵硬,内心暗暗爽了一下,昨天的仇总算是报了。
      
      霸总的快乐,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个基友文,真的超超超超超好看:《软香在怀[娱乐圈]》by工人阶级
    【双向暗恋丨双初恋丨小甜文】
    严肃霸道专情大导演攻VS温柔乖顺慢热演员受
    片场雨势渐浓,秦越鸣面色沉郁垂睫看着显示器,声音冷冽:浪费时间,再来一条。
    偌大的剧组没人敢说不,秦导是圈内出了名的完美主义工作狂,冷清寡言要求严格。
    在一旁淋着雨搬道具的助理叶思栩头晕脑涨,喷嚏连连。
    秦越鸣正在调设备的指尖顿了顿,不动声色移过视线。
    傍晚,冒雨回家的叶思栩浑身湿漉,餐桌上搁着热气腾腾的姜茶。
    秦越鸣窝在沙发上抿唇:喝完,再过来陪我看电影。
    次日出门,管家请他上车。
    叶思栩迷糊眨眼:我不会开车。
    管家垂首:先生吩咐,以后你出门,司机接送。
    *
    两年后。
    电影节颁奖礼上,叶思栩厚积薄发,荣摘影帝桂冠。
    台下,秦越鸣姿态仍漫不经心,却能看出眉眼噙笑。
    回到家,
    秦越鸣丢掉冷静自持,将叶思栩圈在怀里,语气满是哄诱:这次打算表白了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