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你学白上了 ...

  •   
      下午七点半,沈之南把车钥匙扔在门口的柜子上,换了鞋,提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蔬菜水果回到了家里,他曲起指节揉了揉皱着的眉,脸上透露出一丝疲惫。
      
      偌大的房子里除了家具一点多余的装饰都没有,房间里黑白灰的配色都显得冷清,简洁利落的装修风格透露出浓浓的性冷淡风。
      
      沈之南是A大最年轻的物理教授,在学术界也享誉盛名。不过他性子冷淡,也不喜欢多掺和名利场里的事,业界风评也很好。
      
      本来今天可以早点回家出去跑跑步,可今天他受邀出席了一个会议,所以回来的晚。本来他不想去,但是年逾古稀的老院长亲自邀请,他也不好不卖面子。
      
      沈之南平时衣着考究,但不怎么穿正装,多以简洁为主,今天出席会议才穿了西装。
      
      正装让他有些闷得慌,他用骨节分明而又白皙修长的手扯了扯领带,把领带拽下来,解开衬衣一颗扣子,把质地精良的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和领带随手搭在了沙发上。
      
      脱掉西装外套,只穿着白衬衣西装裤,显得他的腿更加修长笔直,透着几丝禁欲冷清的意味,一张冷冽俊朗棱角分明的脸和突起的喉结却有些性感。
      
      不知为何,沈之南突然觉得有些头疼,他平时从来没有头疼这个毛病,忍着疼痛的感觉,他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子接了杯温水,匆匆吞了几粒止疼片,就在躺沙发上睡着了。
      
      *
      
      等沈之南再睁开眼,周围的光影射进他的眼,有些刺痛,沈之南记得他回家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开灯。
      
      他觉得身上有些燥热,舔了舔干涩的唇,他挣扎着想从沙发上起来。
      
      等等…这好像也不是他家的沙发。
      
      伴随着一阵头痛,沈之南有些迟疑地睁开眼。
      
      自己正全身赤.裸地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身体还有些隐隐的不适。
      
      忍着头痛和身体的不适,沈之南从床上爬起来,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找到了浴室,站在洗漱台前,看着那张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却略显年轻的脸,沈之南皱了皱眉,作为一个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人,现在发生的事情明显有些反科学。
      
      镜子里这张脸上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和薄唇有些勾人,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光洁。
      
      他应该是重生到了这具身体上。
      
      他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地上乱七八糟地扔着一堆衣服,应该是原主的衣服没错。
      
      脑子里关于现在的记忆一点也没有,沈之南坐到床上,叹了一口气,打算先把衣服穿好。
      
      刚套上一件衬衫,连扣子都没有来得及扣上,沈之南就听见一阵开门的声音。
      
      咔的一声,门打开了。
      
      沈之南朝门口望去,一个身材挺拔,着黑色衬衣的男人走了进来。
      
      黑色的衬衣款式简洁,把他的身材衬托的完美修长,勾勒出完美的线条,卷起的袖口为他平添了几分凌厉与压迫感,手腕上还带着一块表,看起来斯文又严谨成熟。
      
      他一眼就扫到了正在床上坐着的沈之南,眼神有些冷淡,坐在床上的沈之南刚套上衣服,连扣子都没来得及系,露出大片肌肤,场面看起来有些旖旎。
      
      霍淮北的目光里透着一丝轻慢,嗤笑了一声,抬腿走到床尾,微微俯身看着沈之南,语气有些冷:“谁让你来的?”
      
      因为不了解眼前这个男人跟这具身体到底是什么关系,沈之南决定先按兵不动,只慢条斯理地系着扣子不回话。
      
      “我的性取向虽然不是什么秘密,”霍淮北拖长了尾音,眼神里透着一丝危险,“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爬我霍淮北的床的。”
      
      听完他说话,沈之南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地慢慢系着扣子,心里却默默记下了霍淮北这个名字。
      
      自从霍淮北进来这个门,看见床上的人,他的心里就已经产生一丝厌恶和不屑,他平时一向低调,不怎么出席活动和在媒体面前露面,却还是有人喜欢钻空子。
      
      这次是因为公司旗下一个巨额耗资历时多年的影视基地刚建成,为了配合宣传他才来到这里准备出席明天的剪彩。
      
      看见床上坐着的人始终不吭声,霍淮北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神色慵懒地挽着袖口:“话都不敢说一句,你的胆子也就这么大点?”
      
      “你知道我是谁吗?”霍淮北嘴角轻扯,眼底写满了嘲弄。
      
      听到这句话,沈之南终于停止了动作,微微抬起头,薄唇紧抿,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不知道。”
      
      霍淮北:“......”
      
      刚才为了防止被发现不对劲,一直是低着头的。抬起头回答那句话之后,沈之南神色微顿,他才看真切地清楚霍淮北的脸。
      
      他面容冷峻,五官立体而又深邃,轮廓硬朗,一头黑色的短发干净沉稳,深暗的眼底充满平静。
      
      与此同时,霍淮北也看清楚了沈之南的脸。那是一张勾人心魄的脸,此刻皮肤在灯光的映衬下更显白皙细腻,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更是让人过目难忘。
      
      霍淮北微怔一下,抿了抿唇,几乎立刻就认出床上那个人是谁。
      
      因为对他那双细长微挑而又勾人的眼睛有点印象,霍淮北一眼就认出他是那个娱乐圈里绯闻缠身的小鲜肉。
      
      好像叫什么沈之南。
      
      霍淮北一向没有什么闲工夫记这些娱乐圈莺莺燕燕的名字,不过这个沈之南确实“出名”,霍淮北偶尔扫几眼娱乐报纸都能在上面看到他的名字。
      
      不过这些新闻都是些负.面.新闻罢了。
      
      上一次在娱乐报纸上看见他,好像还是不久之前,新闻上说沈之南为了博出位,爬了一个知名导演的床,结果被赶了出来,沈之南恼羞成怒还跟那个导演扭打起来,事情爆出来之后还被网上群嘲。
      
      霍淮北嘲讽地勾了勾嘴角,这个沈之南是有多让人瞧不上。
      
      想到这里,沈之南今晚来的目的霍淮北立马就清楚了,他性取向一直对外公开,不算是什么秘密,沈之南深夜爬到他的床上无非是为了炒作或博出位。
      
      霍淮北站在床尾,看着沈之南坐在床上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竟然还有几分勾人的意味,看的他突然有些口干舌燥的,他挑了挑眉,收敛了自己的情绪。
      
      “沈之南是吧?”霍淮北沉着嗓子,嘴角勾起薄凉的弧度,冷冷地看着他:“想爬我的床,你还不够格。”
      
      听到他喊出“沈之南”这个名字,坐在床上的沈之南顿了顿,照目前这个状况来看,自己应该是重生到与自己同名同姓的这个“沈之南”身上了。
      
      沈之南觉得大概率是原主人打算爬这个所谓“霍淮北”的床,不过现在的‘沈之南’恐怕不能完成他的愿望了。
      
      沈之南穿好衣服,动作悠然地从床上爬下来又穿好鞋子,连眼神都不给霍淮北一个,低着头就准备往外走。
      
      走到霍淮北身边的时候,霍淮北似乎并没有让道的意思,而是带着审视的意味看着他,定定地站在原地挡住沈之南出去的路。
      
      沈之南微微揉了揉眉间,轻轻蹙起的眉头昭示着他现在有些不爽,他的身体现在还是有些不适,能从这走出去就不错了,面前这个霍淮北真是有够让人烦,刚才说让他不配的是他,现在挡住路不让走的也是他。
      
      因为霍淮北身高要比沈之南略高一些,沈之南懒懒地抬眼看着他,蹙眉轻啧了一声:“你想做?”
      
      不知为什么霍淮北从沈之南的眼神里看出了嘲讽和几分轻慢。
      
      “你想多了。”霍淮北冷冷地瞥了一眼沈之南,嗤笑了一声。
      
      沈之南慢吞吞地哦了一声,然后伸出他白皙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食指,指了指旁边,声音寡淡而又冷清:“那你让让,挡路了。”
      
      在霍淮北看来,沈之南这种装着不屑而又冷淡的自命清高模样,同样也让自己不爽,他抬手就拽住了沈之南的手腕,一把将他摁在墙上,眼神里带着凌厉声音却很平静:“你可以走,但是今天的事情不要让我在明天的新闻上看见。”
      
      话音刚落,房间里的灯倏地关上了,屋里顿时变成了漆黑一片,所有东西都隐匿在黑夜里。
      
      黑暗中,霍淮北立马松开了沈之南,眸光里透着一丝危险,先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然后就准备给助理打电话。
      
      这个酒店设施完善,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故,所以刚才绝对不可能是停电导致的。
      
      “喂,”手机手电筒发出的光晃了一下沈之南的眼,让他的眼睛觉得有些刺痛,沈之南只好眯着眼看着他,彷佛猜到了他的意图:“你不用给人打电话了。”
      
      “你刚才把我摁墙上的时候,电灯开关就在我背后,”沈之南说着揉了揉脖子,就是他的脖子刚才把灯的开关给关上了,“还有点疼。”
      
      “.....”
      
      霍淮北竟然从他的语气里读出了一丝无辜。
      
      “不过,”沈之南又皱着眉叹了口气,拖着嗓音,“让不让它上报纸可不是我能决定的事。”
      
      霍淮北面无表情地等着沈之南的下文。
      
      沈之南却一句话也不说,突然转过头面对着墙壁,在墙上轻敲了几下,然后抬手费了一番周折地把开关壳子卸了下来。
      
      “你,”沈之南发号施令般对着身后的霍淮北开口:“把你的手机手电筒对着开关。”
      
      霍淮北抬了一下眼,借着手电筒的光看着镇定自若的沈之南,然后缓缓地把手电筒对准了灯的开关。
      
      然后他看着沈之南在开关处稍加思索地观察了一会,皱着眉兀自伸出手从开关处抠出了一个小型的电子设备,沈之南把那个电子设备放在掌心摊开给霍淮北看,那是一个小型的隐蔽摄像头。
      
      霍淮北脸色瞬间有些难看,竟然有人在不知不觉间往他的房间里放了微型监控,而自己却浑然不知。
      
      他又下意识摸了摸下巴,沈之南怎么会这么知道这里有个摄像头并且找了出来?
      
      他抬眼看了一眼沈之南,转念一想如果是他安的摄像头,那么他没必要大费周章地替自己找出来,想到这,他对沈之南的态度稍微好了些:“你是怎么看出来这里有微型摄像机的?”
      
      沈之南啧了一声看着他,眼神里竟然带了一丝嫌弃:“你没学过物理?”
      
      “学过。”霍淮北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镜头本身是曲面玻璃,所以其反射特性比其他物体的自然反光敏感度高你知道吗?”沈之南叹了口气。
      
      霍淮北:“......”
      
      回答他的是霍淮北的一阵沉默。
      
      沈之南看着霍淮北挑了一下眉,“刚才灯关的时候,你打开的手机手电筒投射的持续光线,让隐蔽摄像头玻璃镜片反射出了光斑,所以我才发现了。”
      
      ……
      
      霍淮北觉得事情好像发展到了他不可控的局面。
      
      沉默中他听见这个十八线全网嘲小糊明星用略带嘲讽和嫌弃的语气,给自己这个叱咤商场的豪门总裁下了结论:
      
      “你学白上了。”
      
      “物理重修吧。”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我被霸总骗钱那些年[穿书]》求预收!!
    本文又名【我有很多钱但是不敢告诉老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为了追老婆我要假装自己没有钱的样子我好难】
    当红顶流全能爱豆裴已巡演时意外摔下舞台,醒来后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本狗血文里即将被全团雪藏的十八线小糊团里的队长。
    裴已表示这都不是问题:当爱豆我是专业的!奶团也是!
    公司不给团专歌曲资源?裴已自己创作写歌,歌曲爆红出圈,长期占据热歌榜第一。
    没有宣发打歌舞台?裴已带领队友去公路街演,被路人拍下视频上传,视频里他气场全开台风炸裂,高燃踩点A到爆,视频播放量瞬间过亿,收获大票迷妹。
    爆红的他们影视资源时尚资源广告活动接到手软,并在年末音乐节颁奖礼上斩获“年度最具人气男团”的奖项。
    正当红的裴已却突然被爆出恋情,而恋情对象竟然一穷二白又名不见经传,整天花着裴已的钱还住着裴已的房子。
    网友们表示:绝对是心机白莲骗钱骗感情,裴已好单纯好不做作好可怜!
    #裴已,娱乐圈的傻白甜#当红顶流裴已被骗钱骗感情#一时登上热搜高居榜首。
    裴已还没表态,人们却发现年度福布斯富豪榜首、亚太地区总裁宋祁…和裴已的穷男友长得一模一样!
    反应过来的众网友:卧槽!有钱人真会玩!
    沉着脸看着报道,裴已冷哼一声:亚太总裁,你不是跟我说你是卖房子的吗?
    宋祁心虚地摸摸鼻子:我确实有涉及房地产业…我算是卖房子的…吧…
    裴已冷嗤挑眉:那你当过煤矿工人这事怎么说?
    宋祁咳嗽一声:我们家…有那么几处矿产…
    裴已微笑:送外卖呢?
    宋祁低下头:餐饮行业也略有涉猎…
    裴已:你他娘的有钱还给我装,拿着你的臭钱,给我滚!
    【你我本无缘,全靠你骗钱】【你是塑料袋儿吗这么能装】【霸总装穷碰瓷三线小明星,这背后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