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后被首富当众求婚了[穿书]》小豹砸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9-21 21:11: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处处欺负男主 ...

  •   早晨的微风,吹拂起来很舒服。
      这片别墅区,随处可以闻见花香。
      
      这样的场景,用来郎情妾意你侬我侬,且不知道有多好呢。
      
      可是……
      
      “朵朵,我们来帮你教训他!”
      
      彩虹头毛少年们意气风发地冲过来,眼底闪烁着兴奋。
      郁长洱还看着霍深见手臂上的不明淤青,心口直跳。
      
      霍深见的眼底没有丝毫的波澜。
      仿佛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自行车和书包被他甩在了地上,在清凉的早晨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
      
      双拳难敌四腿,更何况对方人多势众还带了武器。
      
      霍深见的视线,丝毫没有停留在郁长洱身上。
      他的指尖轻轻抚摸着自己依旧稍稍范疼的手臂淤青。
      
      那么一双好看的手臂上,淤青难看得刺眼。
      就仿佛是最精美的艺术品被粗笨的学徒不小心沾上了不该有的颜色一般。
      
      眼看着彩虹头毛们越靠越近,马上就要打起来了。
      郁长洱忽然从霍深见背后跳出来,挡在他面前,张开手臂。
      
      “住手!”
      少女软软的声音带着恼怒。
      
      彩虹头毛们紧急刹车,不解地问她,“怎么了朵朵?我们没有迟到啊,你是让我们这个时间来的。”
      
      郁长洱:……
      
      噢……她让来欺负男主的呀……
      
      俊雅少年低头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少女,眉眼一抬,那双如淬星辰的眼睛闪过一丝极淡的嘲讽的意味。
      
      贼喊捉贼。
      
      郁长洱尴尬地收回手臂,声音娇软,磕磕巴巴地辩解。
      
      “我……我……我没让你们打他……谁让你们打他了。
      对了,你们还带武器,我没让你们带!
      没有!”
      
      不讲道理这件事情,越讲越让人底气充足。
      
      淡淡的阳光下,少女叉着腰,扬着下巴,鼻子里还冷哼,十足的富贵人家娇蛮小姐的做派。
      
      不良少年们被郁长洱弄得十分摸不着头脑。
      
      明明是朵朵让他们来的……
      说每个人都要带上武器,把霍深见教训一顿。
      
      现在却……
      
      其中领头的少年恍然大悟,“朵朵,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霍深见手上了?你别怕,我们帮你!”
      
      郁长洱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不是把柄那么严重的事情,只不过是小命捏在人家手上而已。
      
      郁长洱退后一步,勾起霍深见的手臂,“我们要去上学了,你们让开。”
      
      郁长洱记得,小说里写,女配在这个圈子里的少年中间很吃得开,因为有一张极为漂亮的脸蛋。
      
      这张脸就是女主玉蓝齐也是比不上的。
      
      因为这张脸蛋,哪怕她再不讲道理无理取闹,喜欢她的人也觉得她是娇蛮可爱。
      
      霍深见低头看着挽在自己手肘衣服处的白嫩小手。
      眉头微皱。
      
      她又要耍什么花招?
      
      但人来都来了,哪有那么容易说走就走。
      
      “不行,朵朵,我们都来了,不揍他一顿,以后爬到你头上怎么办?
      不是你说的,霍深见现在就是你们家的一个下人……”“我没说!!!”
      
      郁长洱听到这话,头皮发麻。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我爸爸说了,霍深见是我么家的贵客,不是下人!!”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尴尬。
      
      这群“郁长洱的好朋友”,是要把她架在火上烤死算了吗?
      
      郁长洱突如其来的爆发吓到了这群不良少年,一个个看着向来以娇蛮可爱示人的郁长洱叉着腰大声反驳。
      
      虽然声音依旧也硬不起来。
      
      不良少年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郁长洱,弱弱地喊。
      “朵朵……”
      
      郁长洱顾不上他们,脖子僵硬地转过头,抬头对上了男主深邃的眼睛,含着淡淡的探究。
      
      霍深见这样的男主,城府很深。
      
      前期的时候,无论你如何欺负他,他都是一副没关系的样子。
      
      等他发作,基本上对手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郁长洱声音干涩,“我……我如果说不是我说的,你会相信吗?”
      
      霍深见没有说话,低头,视线落在了郁长洱挽着他手臂的小手上。
      
      意思再明确不过。
      
      郁长洱懦糯地松开了手。
      
      霍深见捡起地上的自行车和书包,推着往前走。
      
      一场危机,以一种不太圆满的方式,被郁长洱解决了。
      
      霍深见走了,郁长洱连忙跟在后面。
      
      彩虹少年们面面相觑,“这还是我们那个没皮没脸,光长得好看,其他地方都很欠揍,但我们依旧喜欢她的朵朵吗?”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郁长洱忽然回头龇牙咧嘴。
      
      少年们立刻大松一口气,异口同声。
      “是她!可爱的朵朵!”
      
      龇牙咧嘴都那么可爱。
      
      霍深见原本就是沉默寡言的性格,不管跟谁,没有他主动搭话的时候。
      
      如今经历了家族巨变,这种性格更加明显。
      
      霍深见身为原本的顶级高富帅,各方面全面碾压同龄人,现在一朝落魄了,总有人想在他身上找到存在感。
      
      面对别人的为难,霍深见也不会手软。
      
      但也许是寄居郁家的缘故,他对于郁长洱的为难,丝毫不反抗。
      
      郁长洱在他身后小声嘀咕,“我没说你坏话……真的没有……”
      
      少女的音色有着天然的示弱感,乍一听,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姑娘多么委屈呢。
      
      郁长洱有点话唠属性,霍深见越是不搭理她,她越是来劲儿。
      
      “总而言之,我以前欺负你,那都是已经为我喜欢你,想要引起你注意而已。
      
      我的手段很幼稚,但是我的心是真挚的,我……”
      “上来。”
      
      郁长洱的话被少年清润的嗓音打断。
      
      “啊?”
      “上来。”
      
      郁长洱跳到自行车后座上,眉眼弯弯,“走吧。”
      
      霍深见的情绪,让郁长洱捉摸不透。
      郁长洱大眼睛滴溜溜溜转,她蔫坏地想要打碎霍深见稳定的情绪。
      
      早晨的十字路口,行人如织,车辆排长龙。
      鸣笛声肆起。
      
      郁长洱原本拉着自行车的手,素质芊芊地忽然缠上了霍深见的腰。
      
      一开始只是虚虚地揽着,渐渐地,连人都靠到了霍深见背上去。
      
      他的腰和她想要中的手感,一模一样。
      甚至还要好。
      
      红灯路口,忽然……
      
      “嘎吱——!”
      自行车骤停,两人差点摔跤。
      
      郁长洱的手撞在霍深见脚尖的皮带上。
      她收回来一看,红了。
      
      就算这样,另外一只手也没有松开霍深见的腰。
      
      少年恼怒地转身,漂亮的眼睛严厉地看着郁长洱,“松手。”
      
      郁长洱红了的手在霍深见腰上继续摩擦了一下,自己看了一眼,鲜红的小嘴轻启,吐出一个字。
      
      “不。”
      软软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少年看了一眼红灯的倒计时秒数,低头看着自己腰间的细嫩的手臂。
      
      “我再说一遍,你松开。”
      “不。”
      
      霍深见犹豫了一下,去捏住了少女的手,以力量压制迫使她松开自己的腰。
      
      阳光下,自行车上的白衣少年,侧颜十分精致,周身围绕着不可忽视的这个年纪的纯洁的气质。
      
      干净得十分吸引人。
      
      少年大掌用力却又克制地拨开少女的手,生怕弄疼她,眼睛完全落在她的手上,专注得仿佛这是唯一值得他注意的事情。
      
      少年的眼睛再恼怒,也盖不住他略略泛红的侧脸。
      
      仿佛精致的人物画像上被再一次添上了一摸鲜艳的粉色。
      
      旁边的好几名路人默默偷看着霍深见和郁长洱。
      
      “我说弟弟,你女朋友要抱你,你就让她抱好了。
      我女朋友要肯这么粘着我,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周围一名大叔善意的调笑,让这个忙碌清晨的红绿灯路口,有了短暂的愉快氛围。
      
      他只见少年后座上的那个小姑娘认真地转头。
      “我不是他女朋友。”
      
      大家都笑起来。
      这个年纪的小年轻们都爱否认。
      
      却听见小姑娘骄傲地仰头。
      “我是他未婚妻!”
      
      路人哄笑。
      显然没人相信。
      
      郁长洱的手被霍深见放回她自己身上,她又孜孜不倦地缠上去。
      
      “郁长洱。”
      郁长洱从霍深见的声音里听出了无奈。
      
      郁长洱软软地撒娇,“你答应不我气,我才松开你。”
      
      霍深见看了看那双纠缠间已经有些红肿的小手,叹了口气。
      “我不生气。”
      无奈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郁长洱笑眯眯地收回手。
      
      快到学校的时候,郁长洱主动提出自己下来走。
      她怕缠得太紧了让霍深见反感。
      
      暂时也不需要让同学们知道他们的关系嘛。
      
      但……
      欠扁的童音忽然在郁长洱的脑海中出现。
      
      “阳光总在风雨后。亲爱的宿主,下面我们开启第一,第二个任务。
      
      叮咚——
      
      第一,请在入学第一天,向全班当中宣布你是男主未婚妻,引起男主反感。
      
      第二,请在入学第一天,完成无脑炫富,当众撒钱,引起众怒,树立恶毒女配基础形象的任务。”
      
      祝宿主玩得愉快哦!
      
      任务失败或避开任务,获得电击惩罚哦亲。”
      
      郁长洱:“撒,撒钱?!”
      童童:“是的,撒钱。”
      
      郁长洱:“哪里有钱?我今天出门带了一百块……”
      童童:“长洱姐姐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你的书包那么重,里面是什么?”
      
      郁长洱连忙拉开拉链一看。
      
      要死了……
      里面一本书都没有,一书包的红票票!
      
      童童:“不仅如此哦,你的大水杯里也都是钱哦,要通通撒出去,让所有人都讨厌你才可以哦。
      
      加油加油!”
      
      郁长洱:……
      “我服气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