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后被首富当众求婚了[穿书]》小豹砸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20 19:36: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穿越 ...

  •   “那不是梦。”
      一道女音忽然在郁长洱耳边炸开。
      
      大白天的,她后背发凉。
      
      郁长洱面无表情地呆了半分钟,假装没有听见。
      
      “你装傻也没用,肯定是听见了。”
      
      这女音十分好听,幽幽叹气,兼具江南姑娘的吴侬和软娇。
      句尾的音调里仿佛带着一个个小钩子,听着让人骨头先软了三分。
      
      不说长相,光听这声音,必定是个尤物级别的……女鬼。
      
      “我不是鬼,我是郁长洱,你没有发现你跟我的声音一样吗?”
      
      没有。
      因为郁长洱压根没说过话。
      
      郁长洱慢慢地爬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完全裹起来,躺平。
      “青天白日的,这又是什么梦……”
      
      那声音又说话了,似乎无论郁长洱在什么位置,她都可以离郁长洱最近。
      
      “我是郁长洱,都市升级流小说《富甲天下》的女炮灰。
      现在你想起来了吧?”
      
      《富甲天下》……
      
      这么说的话,那郁长洱就想起来了。
      她秀气的眉头微皱。
      
      《富甲天下》是她最近在追的一本男频小说,讲的是男主霍深见从年少到登顶商界的传奇热血故事。
      
      和其他男频小说一样,男主高出身低起点。
      
      霍深见出身Z国顶级豪门世家霍家,却在高中时期家道中落,父母双亡,从此跌落云端。
      
      两年后被曾经的未婚妻家族收留,暂时寄居在郁家。
      
      “郁长洱”身为男主的未婚妻,极端嫌贫爱富,各种欺辱打压男主。
      
      男主忍气吞声了很长时间。
      直到“郁长洱”当众说出了“霍深见算什么东西,凭他也想娶我,我不过就是玩玩他。”
      
      男主自此离开郁家,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开挂人生。
      开公司,办医院,涉足房地产,进军娱乐产业,投资高科技项目,高瞻远瞩早早进入Z国养老行业。
      
      男主君一路披荆斩棘,从当年跌落泥潭的那个穷小子,再一起变成让人高攀不起的豪门新贵,产业涉及各行各业。
      
      几年后风水轮流转,男主站上权利巅峰,郁家却倒台。
      
      “郁长洱”的最终下场十分凄惨,年纪轻轻一身花柳病,衣不蔽体惨死在暗巷里。
      
      当然这里面少不了男主暗地里的推波助澜。
      
      郁长洱追到更新的地方,男主已经是Z国历史上最年轻摘得“首富”桂冠的人了。
      接下来的方向就是向世界进军。
      
      郁长洱从床上坐起来,一脸茫然,“什么意思呀……我难道穿越成霍深见的未婚妻了?”
      
      和她一模一样的声音,“是的。”
      
      郁长洱心里一咯噔。
      别闹了,这家人很快就要完蛋了!
      
      郁长洱的声音焦急起来,“那现在是什么时间?已经把男主彻底得罪了吗?”
      
      那声音:“还没有,他刚到郁家半个月。”
      
      郁长洱松了一口气。
      
      小姑娘懒懒地靠在床上,丝绸的墨绿色睡衣慢慢从她肩膀上滑下去一段。
      
      这颜色衬托得她皮肤更白皙如雪。
      
      郁长洱撑着脑袋,眼珠子滴溜溜转,歪着头,直长的青丝散散地缠绕在纤细的脖颈里。
      
      “那也就是说,我还没有得罪他。
      我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我可以抱大腿了……?!”
      
      郁长洱的眼睛中闪烁着小狐狸一般的狡捷的光芒。
      
      那声音:“大约是……不太行。”
      
      郁长洱不解:“为什么?难道这半个月已经欺负得很惨了?”
      
      那声音无奈:“我父亲……现在也是你父亲,收留他并不是为了他好。
      而是为了借着曾经和霍家的婚约,最后分一杯羹。
      欺负霍深见现在年纪小,榨干他最后的可利用价值。
      否则要收留早收留了,不会等到两年之后。
      这些事情,霍深见以后都会知道的。”
      
      郁长洱想起来刚才走出去的慈祥中年人。
      原来是个……老狐狸吗?
      
      郁长洱:“那昨天晚上那个梦……?梦里的人就是霍深见吗?”
      
      那声音:“我说过了,那不是梦。
      是我以最后的力量,创造的一个体验结界。
      你所看到的,经历的,将会是你如果乖乖听话,得到的结局。
      这是我给你的警告,也是忠告。
      
      是不是超级可怕?!他们是不是把你给……”
      
      郁长洱:……
      好像不是很可怕。
      
      她甩了谁一巴掌,还轻薄了霍深见。
      霍深见也没反抗呀……
      
      那声音:“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是什么结局。
      可是我不甘心!我就是不甘心!我才是霍深见名正言顺的未婚妻,我才应该是他的妻子,享受他带来的顶级富贵,被他捧在手心上才对!
      
      凭什么一切都要给玉蓝齐那个女人让路,就为了该死的剧情!!霍深见根本不爱她!”
      
      声音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又尖又刺耳,郁长洱的脸上开始浮现痛苦的声音,软软地央求。
      “你小声点嘛妹妹……”
      
      “这一次,你一定要让霍深见爱上你,做他捧在手心的女人!我本该得到却没得到的,你一定要得到!这是郁长洱应该得到的!”
      
      郁长洱越听越糊涂,“你说听话,听谁的话?”
      
      那声音:“万恶的剧情系统。它为要求你照着念台词,照着走剧情,而且不要相信它说你能回……”
      
      郁长洱支起身,“能回什么……?”
      
      那个声音就好像是信号被冷酷地拦截了一样,再也没有了动静。
      
      “系统009号为您服务。欢迎来到小说《富甲天下》的世界。”
      一个冷冰冰的机械声音出现了。
      
      依旧只有声音却看不到人。
      
      郁长洱环抱着自己的腿,低着头,情绪不高,弱弱地打招呼,“你好呀。”
      
      “宿主郁长洱,穿越身份,女配郁长洱,二流世家郁家唯一继承人。”
      
      “发布任务:按照小说走剧情,完成对男主前期的欺凌,以达到让他奋发图强的目的。”
      
      机械音不带任何情绪:“任务完成奖励:回到宿主原来的世界,复活肉身。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
      
      随着一声“叮咚……”
      
      “任务开始。”
      
      机械声音让人听的很不舒服。
      
      郁长洱:“复活肉身,是什么意思?我死了吗?”
      
      系统:“你为了救一个乱穿马路的小女孩儿,自己被车撞了,当场死亡。
      要给你看看那个世界的报纸吗?一整个版面都是你哦。”
      
      郁长洱:“算,算了……我不要看。”
      那个照片一定触目惊心。
      
      郁长洱摸摸自己的脑袋。
      摸摸毛,吓不着。
      
      她试着问,“你能不能换个声音?”
      
      系统:“当然可以,为了完成任务,配合您的一切需求。
      换成童音,您满意吗?”
      
      郁长洱:“可以。”
      
      系统:“长洱姐姐!从今天开始叫我童童吧。我就是你的开挂小天使哦!”
      
      郁长洱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这系统的画风转变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郁长洱:“童……童?”统统的谐音吗?
      
      童童:“任务已经开始了,男主在等您上学去呢。起床吧长洱姐姐!尽情地去欺负男主吧!”
      
      郁长洱:“你确定我完成任务之后,是可以回去的吗?你不会骗我吧?”
      
      童童:“当然啦!童童是好孩子,不会骗姐姐的。”
      
      郁长洱留了个心眼,没有把刚才的事情和梦境告诉系统。
      
      但系统终究是系统。
      刚才的声音也是它驱赶走的。
      
      房间里产生了淡淡的蓝色光晕,以大吊灯为中心,向着周围慢慢散开,扩大。
      
      光晕碰到的地方,仿佛被重新洗涤了一样。
      
      蓝色光晕周围有着七彩的小小光芒,郁长洱被迫缓缓闭上眼睛。
      
      童童:“长洱姐姐,你的任务是什么?”
      郁长洱流利地回答:“欺负男主,走剧情,让他奋发图强。”
      
      童童:“你还记得什么呀?”
      郁长洱的记忆在消退,“……不记得了。”
      
      童童:“要努力地欺负男主哦。”
      郁长洱闭着眼睛:“哦……”
      
      房间里的蓝光消失,郁长洱睁开眼睛,机械地穿衣服,洗漱,出门。
      
      走在恢宏庞大的楼梯上,郁长洱忽然停下来。大厅里明亮的灯光让她睁不开眼,又似曾相识。
      
      她好像记得谁告诉她……要讨好男主……?
      
      楼下餐桌边,郁父在吃早饭,旁边站着两个阿姨。
      
      郁父放下报纸,无奈地看着郁长洱,招招手,“朵朵,快点下来,深见等了你快一个小时了。”
      
      郁长洱一听,立刻跑起来。
      
      郁父吓得站起来迎向她,“朵朵慢点,慢一点,不要摔跤了。”
      
      郁长洱直接奔向门口。
      郁父在后面追,“啊呀宝宝,你要吃早餐的,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
      
      郁长洱挥手推拒,“我不吃了,霍……深见等了很久了。”
      
      郁长洱双手推门而出。
      
      早晨的别墅区,空气干净清新,一阵风吹来,让人倍感清新。
      
      更让人倍感清新的是站在玻璃门边的白衣少年。
      
      少年唇红齿白,身材颀长,右肩轻靠在玻璃门上,额前纯黑色的短散发被轻轻吹起,头发修理得很干净,两边的耳朵完整地露出来。
      
      他身着一件白衬衫,领子扣到最上一颗,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纤长有力的手臂来。
      
      修长的手指捏着一本书,视线正低垂于书本上。
      
      不知道读到了什么,他鲜红的唇角边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鲜艳得压下了玻璃房外,藤架上大片大片的紫罗兰花串的美丽。
      
      微风,花朵,少年,构成了这一幕如画的场景。
      
      这一切都冲击着郁长洱的视觉。
      
      郁长洱看他,他也抬头看着郁长洱,嘴角还带着那抹淡淡的笑意。
      
      最好看的就是这双眼睛。
      
      散漫的眼波流转间,尽是说不明道不尽的风流意味。
      但偏偏那双眼睛却生得气质清冷,硬生生压下过了这股风流,使得清冷成为他给人的最主要感受。
      
      如他的名字一般清冷。
      周身围绕着淡淡的不易靠近的气质。
      
      清澈如山间清泉小溪的少年。
      
      郁长洱愣住了。
      这……这就是霍深见……?
      
      长成这样,怎么可能会有人舍得欺负他……?
      
      见到郁长洱,少年嘴边的笑意在慢慢淡去,恢复了面无表情。
      他把手里的书本放起来,向着郁长洱走过来。
      
      郁长洱下意识倒退了两步,正好跌坐在换鞋凳上。
      
      郁家的这间玻璃房实际上是特意设计的玄关。
      
      郁长洱的脚还有点疼。
      也为了挡住自己大约鲜红如血的脸颊,她低下头揉着脚踝。
      
      男主长成这个样子,身为未婚妻却要侮辱他,难道原著小说里的“郁长洱”是个瞎子吗?
      
      令郁长洱没想到的是,少年走到了她面前,单膝跪下,握住了她的脚踝。
      
      郁长洱只是个正常的女孩子,面对如此难得一见的极品美少年,羞涩得说不出话来。
      
      郁长洱坐着,霍深见跪着,玻璃房门打开着,阵阵清风依旧送入。
      
      郁长洱脑袋里有一个小刷子,刷刷刷刷……
      构图。
      
      霍深见拿起一双淡粉红色的小皮鞋。
      他在给郁长洱穿鞋……
      
      郁长洱羞涩得不敢看他,“我,我自己来就好了……”
      
      要死了……太刺激了……
      
      霍深见头也没抬,继续给郁长洱另一只脚穿鞋。
      
      天气晴朗的时候,玄关的顶部会打开。
      
      树上飘进来一个红花瓣,晃晃悠悠地落在了少年的发旋上。
      
      郁长洱偷偷地捏起了花瓣,藏在掌心里。
      
      如花少年,古人诚不欺我。
      
      郁父大煞风景地追过来,手里拎着一个盒子,一见这个情景,一个跪着一个坐着,叹气。
      
      “朵朵,怎么又欺负深见?他是我们家的客人,不是下人,不要逼人家给你穿鞋。”
      
      哦……?!
      逼的呀……!
      
      郁长洱后背一凉,“对对…对不起,我自己……”
      
      小姑娘的小手立刻去推少年的肩膀,却硬邦邦的,完全推不动。
      霍深见一点反应都没有。
      
      郁长洱吓得心中再无半点旖旎。
      
      郁父道:“深见不要这么惯着朵朵。”
      
      霍深见抬头向郁父极浅地微笑,“没关系。”
      
      郁长洱总觉得在哪里听过霍深见的声音。
      但现在的声音比印象里更加侵润,还带着少年独有的青涩。
      
      皮鞋是有鞋带的半高帮,霍深见修长漂亮的手指,指尖灵活地挑着一根一根鞋带给她寄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被逼迫的,样式特别复杂又好看。
      
      郁父:“哦对了,深见也带一些去学校。”
      说完又急匆匆地进去了。
      
      郁长洱看着男主君跪在她面前的那个膝盖,只觉得眼睛都疼。
      
      这可是未来的大魔王啊……怎么可以跪在她面前……
      
      郁长洱快急哭了,死死推他肩膀,“你放开,我自己来……”
      “我自己来嘛……!”
      
      大约是郁长洱推的力气大了一点,少年被推倒在地。
      
      而他指尖还绕着小姑娘的鞋带。
      
      于是……
      
      郁父再出来,就看见这样一幕。
      
      他女儿那个小霸王把人家深见压到了地上。
      小姑娘整个人躺在人家怀里。
      
      郁父捂住眼睛,退到门口,捂住眼睛,另一只手拎着袋子。
      
      “长洱快起来。总是欺负深见,你再这样爸爸生气了。”
      
      郁长洱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主君的俊脸,白皙,一点毛孔都看不到的完美肌肤。
      
      “我……”
      
      郁父依旧捂着眼睛,语气变得更加严厉了,“快点起来你个熊孩子。”
      
      最后还是霍深见凭借着自己的腰力,坐了起来。
      
      两人都躺着的时候,看着是郁长洱压着霍深见。
      
      但霍深见坐起来之后,两人之间的味道就变了。
      
      看起来就像是郁长洱坐在霍深见的怀里,被他圈着身子一样。
      
      少年低头,怀里的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他。
      仿佛在研究什么问题一样。
      
      郁长洱不明白,她推他,怎么会自己也倒下去了呢。
      
      霍深见是故意的吗?
      
      少年问:“你起来吗?”
      
      郁长洱摇摇头。
      应该不会吧……小说里写男主对女配之前完全是逆来顺受呀,大爆发都是以后。
      
      郁父无奈:“朵朵你还摇头,快点起来,要迟到了。今天转学第一天,要早点去。”
      
      霍深见总算把郁长洱扶起来了。
      她连忙自己系鞋带。
      
      系完了看着霍深见。
      
      郁父笑了,“朵朵今天怎么了,像是第一天看见深见一样。”
      
      闻言,霍深见投过来的目光,也带着极淡的,难以察觉的探究。
      难道又是什么新花招?
      
      郁长洱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有点走神。”
      
      按照系统的要求,要念的台词必须念,没有台词的地方,她就可以自由发挥了吧?
      
      郁父把两人往门外推,“深见麻烦你照顾一点朵朵。这孩子没心没肺的,她对你没有恶意的。
      以后你俩一个班了,要好好相处。”
      
      郁父对着郁长洱故意装着板起脸,“郁朵朵,听见没有?不许再欺负深见。”
      
      郁长洱认真地重重点头。
      漂亮的眉毛炯炯有神。
      
      霍深见:“伯父你放心,我会照顾她的。”
      
      郁长洱对于恶毒未婚妻转学到男主学校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
      似乎小说里这两人就是同班同学。
      
      郁父说是为了让她培养吃苦耐闹的精神,特别把郁长洱从贵族学校转到了普通高中。
      
      而上学的交通工具,就是霍深见的自行车。
      
      以后他的后座就是郁长洱的地盘。
      
      出了门后,霍深见脸上看不见一点表情。
      
      对郁父,他会微笑。
      对郁长洱,没有任何表情。
      
      郁长洱咬牙,她和男主的关系看来已经挺糟糕了。
      
      但……
      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刚出门,别墅区里拐了个弯,郁长洱还没坐上自行车。
      
      “哟!这不是霍大少爷吗?!骑自行车上学啊,真是寒酸!
      我们朵朵倒了什么霉,非要收留你啊,还被你害得转学?”
      
      两人的前面十米处,四五个头发烫成彩虹的少年,手里捏着棒球棒。
      
      在手里拍呀拍。
      
      “朵朵你等着,我们这就给你出气!”
      
      郁长洱忽然绝望地注意到,霍深见的手臂上有不明淤青。
      
      郁长洱好不容易挽救了逼迫男主给她穿鞋的修罗场,现在又来!
      
      而且一场比一场难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