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陆谨之蹲在一个小炉子前,撑着脑袋心不在焉地摇着蒲扇,白雾缭绕下,药香盈满屋内,清风也拂不去那阵苦味。
      
      侍婢们无法,只好守在小主人身后,用眼神隔空交流。
      
      “翠儿,公子好像不对劲啊?”
      
      名叫翠儿的侍婢指了指脸,然后有指了指衣服上的红色,笑得十分诡异,但小虹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一双圆溜溜的杏眼瞪得老大:“你是说公子脸红了?是何原因脸红?莫非是西厢房那位?”
      
      自从昨日大名鼎鼎的肖道长住进府内,这些个怀春少女谁没有偷偷跑去一睹芳容,无一不是红俏了小脸,却没想到,自家俊朗如月的公子竟也栽在了肖道长的白袍下吗?
      
      翠儿点到为止后闭紧了嘴,低眉垂目不再理会身旁姐妹们蠢蠢欲动的八卦之心,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女孩子们想象力十分丰富,不一会各种版本的小册子就已经在脑海中成型了,是以当陆谨之站起身时,面对一双双欲语还休的眼睛,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
      
      “你们......这是作甚?”陆谨之后退了一步,如果要他形容面前这些侍婢们诡异的笑容,他只能说,感觉和他姨妈笑得很像。
      
      陆谨之向来温和,对府中下人们也很宽厚,时不时会教大家一些防身术,所以下人们跟他混熟了,也都不怕他。
      
      小虹见他弯着身揉蹲麻的腿,便笑着调侃道:“公子可是在为西厢房的肖道长熬药,即便是心中挂念着那边,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小虹语落,又是一阵低笑声,陆谨之一张小脸霎时红了个遍,低声呵斥道:“不要乱说,是我自己想事情想得太久了。”
      
      “是想肖道长......”小虹尾音飘得老高,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陆谨之赶出了厨房,关了门靠在门板上揉了揉热乎乎的脸,一颗心跳得七上八下的。
      
      他只是挂念师叔中的毒而已。
      
      上清门身为上元第一大派,而身为上清门一宫之主的肖倾身上之毒却迟迟未解,恐怕这毒并不是寻常的毒吧。
      
      观脉象虽并无大碍,只是体虚加风寒之症,但陆谨之依然不放心,倒药时都因心不在焉烫伤了手,他吹了吹手指烫起的水泡,等药温热不烫舌才端去了肖倾的房间。
      
      而肖倾,并不在房中。
      
      陆谨之唤来陆家弟子一问,才知刚刚傅明秋回来了一趟,跟肖倾说了什么后两人一道出去了。
      
      陆谨之看了看手里端着了汤药,他怕药苦师叔不肯喝,还特意加了蜜糖,只怕是要浪费了。
      
      -
      
      盛安城,清风楼,肖倾倚窗而立,秋风拂起一袭白袍翩翩欲飞,端得是一派倾城独立,却生生被忽如其来的一个喷嚏给破坏了。
      
      傅明秋兀自倒了杯热茶推到肖倾面前,笑道:“恐怕是有人在想着师弟,此间事了,我们就早些回上清门吧。”
      
      见肖倾不答,傅明秋叹了口气,轻声劝道:“上清弟子千万,唯有师弟天赋卓绝,最有望修得大道,还是勿要沾染太多俗事扰了道心。”
      
      “我还有何道心可稳?”肖倾嗤笑了一声,懒得在这件事上跟他多作纠缠,见傅明秋正拿着小刀雕刻一支精美的玉簪,便随口问了句:“师兄弄这玩意,可是要赠予何人?”
      
      傅明秋的神色浮现出淡淡的温润:“七师弟快要及冠了,我想雕一顶头冠送与他。”
      
      “那个白眼狼可不会念着你的好。”
      
      肖倾不屑得哼了一声,端起桌上的热茶浅饮了口,眼角余光瞥见楼下一人,眸光微动间人已将一柄长剑袭了去,不偏不倚刚刚好插到那人脚尖一寸处,剑锋发出嗡嗡的震晃。
      
      嘴角的笑意越扩越大,眼底的寒意却凝结成冰,他靠着窗栏懒懒站着,语气十分亲热地对抬头看来的那人道:“哟,我当是谁呢,远看像只猴,近看又像只猩猩,再仔细一瞧,这不是陶旭兄么!”
      
      肖倾一展折扇,端得是光风霁月。
      
      “狂妄!” 陶旭剑眉倒竖,拔出长剑,当即就跟他打了起来,一时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高楼都险些倾塌。
      
      陶旭,肖倾的死对头,同为反派,但这个人坏得不露声色,是以狗屁作者弃坑的时候陶旭还活得好好的,结局是被剥皮抽骨的肖倾自然是也跟原身一样,十分看不惯此人伪君子的做派。
      
      毕竟反派也是分等级的,不像他,就坏得光明磊落。
      而陶旭偏巧这个时候出现在盛安城,肖倾势必要怀疑一二的。
      
      岌岌可危的大楼里,傅明秋晃得刻玉冠的手都不稳了,只好放下了刻刀,朝打斗的两人看去,眉宇间顿时多了分无奈。
      
      说来,他们在此等候的人,也跟陶旭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呢。
      
      上元四大世家,除了三年前被灭门的方家,还有陆家、陶家、温家。
      
      站在他们面前脸黑如锅底的,正是世家太子爷之一的陶家大公子,陶旭。
      
      傅明秋咳了两声:“师弟,别闹了。”他虽然话是对着肖倾说的,但眼神却看着陶旭。
      
      肖倾听话的收了剑,陶旭自然也不敢再当着上清门第一人的面出手,但虽然剑收了,嘴却得了闲:“肖倾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插手我的事,你跟上清门门主苟且之事我就要闹得全天下都知道!”
      
      肖倾的回应是一杯滚烫的茶水,一滴不少得全泼在了他身后,尔后歉意一笑:“抱歉,手滑。”
      
      陶旭恼得拔剑直指肖倾,却被傅明秋一指弹开了:“陶兄注意言辞,我师弟和师尊之间一清二白,可容不得你在此污蔑!”
      
      一向温润的人生起气来,也很是唬人的,陶旭冷笑着收回剑,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猛灌了口,眉宇间很是不耐烦。
      
      既见对方收了刀剑,傅明秋再次恢复了翩翩佳公子的模样,替他续了一杯茶,问道:“陶兄眉宇间似有焦急之色,可是在为何烦闷?”
      
      陶旭也是个生得气起也熄得下火的人,从怀里摸出张画卷,展开放在桌上,道:“你们若是见到画上这人,麻烦知会陶府一声。”
      
      傅明秋闻言往画上看去,挑梢一挑,确是笑而不语。
      
      肖倾也懒洋洋将目光瞥了过去一瞧,只见泛黄的画卷上画了一个身形纤瘦、临水而站的病弱青年,他腰间佩了一把七星长剑,衣带随风翩飞,似要乘风而去。
      
      琢磨了一下原文,肖倾明悟,原来画上之人正是挑起正邪大战的温公子,温如玉。
      
      人如其名,貌美如玉。
      只不过这画,却没画出温如玉万分之一的风骨。
      
      原文中前几十章温如玉虽没有在主角面前露面过,但戏份却照样不少。
      
      陶旭因为温如玉一事几乎疯狂成魔,将整个上元找了个天翻地覆也没有找到温如玉的踪迹,而当他们终于找到温如玉的时候,却面对的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既然是尸体,那为什么之后还能挑起正邪大战呢?
      
      大概就是有这种人,生来就是要当祸害的,肖倾是主动当祸害,温如玉却是被动带上的祸国殃民这头衔。
      
      与肖倾不一样的是,温如玉这个祸害,十分受读者喜欢追捧。
      
      温如玉的一生十分坎坷,他虽为四大世家之一温家的公子,但因是贱婢所出,自小就遭到了诸多白眼,可哪怕出生淤泥,他依然冰清玉洁心怀正道。
      
      这个世界对名门名士十分追捧,温如玉十五岁独身掀翻了邪派窝点,至此小有名气,后又连着制服了祸乱一方的邪神妖灵,名声传播了出去,各大门派竞相朝他抛去橄榄枝,就连温家也重新接纳了他。
      
      但温如玉犯了一个错,三年前方家灭门案的错,从此闭门谢客,再也未曾露面,直到现在,更是失踪了,再此之后的文中,屡次出现过温如玉的踪迹。
      
      有人说温如玉依然是曾经那位仙气飘飘的道长,有人说温如玉被邪派报复,成了食人血的妖怪。
      
      关于温如玉的这件事同样也是原文中的一个未解之谜,本来在作者解决完肖倾的后事后已经有解谜的征兆,提起了正邪大战的由头正是温如玉引起,可这事也就刚露了个苗头就被作者无情完结了。
      
      肖倾觉得,大概是因为作者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填这个坑吧。
      
      傅明秋装作不知情的模样再三承诺有了温如玉的消息会第一时间告诉他,陶旭这才裹了画卷急匆匆走了。
      
      待人走得不见了影,傅明秋才慢条斯理拂开茶沫呷了口茶,道:“陆家别院的事看来并不是陶兄所为,师弟你仔细想想,除了陶兄外,最近可有得罪什么人?”
      
      肖倾却颇是不以为意,懒洋洋靠在躺椅上晒着秋日太阳,眯着眼一副惬意的样子:“三师兄为何认为那人是冲着我来的,或许幕后之人只是单纯想对付陆家,或者是单纯想屠个别院玩玩?”
      
      淡淡的阳光下那张美艳至极的脸莹莹似在发光,由于他闭着眼睛唇畔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恬淡得仿若不食烟火的仙人,傅明秋看得愣了神,一时忘记了回答。
      
      肖倾睁开眼望了过来,明眸晃出一汪秋水,上挑的媚眼尾自带潮红,媚骨慵态撩人得很,顷刻间便从仙人升级成了魅惑众生的狐仙。
      
      “师兄?”
      
      傅明秋回过神,咳了一下后,道:“昨日我去看过,有些人被拔光了衣服,脖子上有一道封喉的剑伤,豁口十二股,这天下只能用你的忘念才能制造出这种伤口,背后之人既然大费周章,不知用何手段弄出了这些伤,自然是想栽赃你的。”
      
      “是倾太过孟浪,一向不注重名声,导致他们一个个总想把黑锅往我头上戴。”
      
      肖倾虽是叹息着说,但他眉梢眼角都是懒洋洋的笑意,并不像突然悔改要注重言行的样子,果然,下一刻就听他道:“既然如此,我何不坐实了阴狠这顶帽子。”
      
      同时,系统在他脑海里响起。
      
      【目标人物温如玉,任务:了解三年前方家灭门案一事,奖励陆家别院剧透线索,时限三天。】
      
      肖倾不动声色地接受完任务,转而问道:“说起来从一大早等到现在,师兄要等的人是谁?”
      
      傅明秋看了看时辰也确实不早了,叹息道:“原本想让师弟与他见一面的,看来他或许被什么事绊住来不了了。”
      
      在肖倾询问的目光中,傅明秋总算说出了那人的名字:“你我等候的,正是温家公子,温如玉。”
      

  • 作者有话要说:  虽说是修真,但是世界修真体系的设置并没有什么筑基、金丹、元婴什么的,很简单,就大家修修心法、练练剑,境界到了功法也水到渠成会有进阶,这个世界也没什么魔族妖怪什么的,小怪分为幽魂、腐尸、怨尸、走尸、凶煞、阴煞、邪灵等等。
      然后派别分为邪派和仙派,邪派目前不成气候。
    注明一下,肖倾骂人那句话,是改编自鲁迅先生语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